观察者网

沈逸:特朗普签署制裁法案,最大输家是谁?

2017-08-04 08:12:3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美国时间2017年8月2日星期三,《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Countering America’s Adversaries Through Sanctions Act)在通过国会两院审核后,由特朗普总统签字生效。明白人都知道,虽然这里面提到了俄罗斯、伊朗、朝鲜,但真正的矛头是指向俄罗斯的。

特朗普总统虽没如人们预期的那样正面硬怼把法案给否回去,却也在签字的同时放了狠话,称此法案是个“严重的错误”(seriously flawed)。当然,站在国会屠特帮的立场来看,这是非常不容易的——给那个怎么看都可能亲俄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套上了个制衡的链子。

于是,问题来了。如果这是屠特帮取得的重大成功,那么谁可能是最大的输家呢?

其一,特朗普签字认怂虽然难看了点,但未必真就算是输家。特朗普这么爽快地签字,可能出乎不少人的意料,但实际上是特朗普这种走貌似狂野路线的实用主义领导人的必然策略。托马斯·谢林在分析小鸡游戏的博弈模型时就指出,赢家策略之一就是装疯卖傻,然后通过让对手以为自己真是个疯子,从而在“正常人不和疯子一般见识”的心理暗示下,不自觉地做出让步。特朗普本质上是个精于算计且敏感的实用主义者,他只会在有赢的可能时才会采取边缘策略。

签署的法案(图/白宫官网)

这次签字的原因很简单,不能给国会行使二次否决的机会:通过法案的数量已超过国会的三分之二了,这意味着如果特朗普否决法案,国会可以通过三分之二再度表决的方式,让法案越过总统签署环节直接生效,到那时就直接损毁特朗普的权威形象了,因此必须主动签字,再做计较。

签字的同时,特朗普也已经精明地把帽子给国会准备好了:掣肘总统外交事务决策权;把中国、朝鲜、俄罗斯几家给推到一起去,不利于解决朝鲜问题。特朗普有损失,但因为没有跳到坑里硬怼国会,所以其本人的实质损失有限,至少不如预期的大。

其二,国会屠特帮似乎拿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拿到。这法案的通过,可能是特朗普宣誓就职美国总统以后,国会山内的两党建制派在怼特朗普的进程中取得的最大成果,也是为数不多能够拿得上台面来公开说说的成果。

这成果中,最大的成就,一方面,是堵上了建制派念兹在兹的特朗普总统可能擅自松动对俄罗斯制裁的漏洞,让干涉美国总统选举的俄罗斯没法从特朗普身上拿到任何形式的积极政策;另一方面,是真正意义上通过国会自己倒腾出来的东西,给特朗普这个总是反建制的总统好好上了一次三权分立、分权制衡的政治理论和实践课;一如特朗普本人,以及俄罗斯方面包括梅德维杰夫等的表态所指出的,制衡总统在外交事务领域的权力,“羞辱特朗普”,是这个法案最终实际达到的两个效果。

国会两党事实上存在的屠特帮,即两党基于默契的反特朗普联盟网络,确实在程序和形式上收获了一个对特朗普政治斗争的胜利,但要把他转换成实质,无论是共和党内的换人,还是推倒之后民主党上位,都还比较远。象征性收益多过实质性收获,应该是比较客观的评价。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

其三,华盛顿失火,布鲁塞尔遭殃,欧盟与俄罗斯的天然气贸易可能躺枪。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华盛顿上演府院之争,布鲁塞尔的欧盟发现自己躺着中了枪:在法案通过前后,欧盟表达了坚定的反对态度,原因很简单,因为制裁法案让欧盟和俄罗斯的天然气贸易躺了枪。

比如,名为the Nord Stream 2的天然气管道项目,旨在从俄罗斯经过波罗的海给德国供应天然气的项目,就会受到影响;这个项目中51%股份归属俄罗斯的俄罗斯天然气公司(OAO Gazprom),15.5%股份归属德国意昂集团(E.ON),这是一家位于杜塞多夫的能源康采恩,9%的股份归荷兰的Gasunie公司,还有9%的股份归属ENGIE公司,这家公司源自2008年7月22日法国燃气集团和苏伊士集团的合并,其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58年成立的用于兴建苏伊士运河的通用苏伊士运河公司。

需要说明的是,对这些大家伙来说,此前因为俄罗斯吞了克里米亚之后欧盟和美国对俄罗斯实施的金融制裁,并不影响他们的事业;但是,此次美国国会的制裁决议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如果美国当了真,那么这些公司在俄罗斯的天然气生意就会成为被制裁的对象。那么,这些历史悠久的老牌资本是否会真正变成遭殃的池鱼,躺枪的凡人,为华盛顿的政争买单呢?显然也是不会的,因为那样就违背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规律。所以呢,美国国会已经有消息放给欧盟那边了:真动手之前,还是会事先打招呼,以及认真处理不同个案的。

其四,华盛顿的喷嚏打出来了,莫斯科会感冒或者肺炎么?理论上说,超级大国美国要发飙制裁某国,怎么着也是一件让人怕怕的事情,以前也有华盛顿打个喷嚏,东京就得感冒,而曼谷则变成肺炎的说法,但奈何莫斯科的体量放在那儿,皮糙肉厚的俄罗斯战斗民族凭借强壮的熊体格,以及在天然气和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交易体系中与欧洲扯不断的链接,说实话真的不是很在乎这些新的制裁。

当然,普京还是有些失望的,原先以为特朗普还能做点什么出来弄下美俄关系改善什么的,现在法案过了么,普京也就不客气了:限制美国在俄罗斯外交人数的招数已经憋了很久了,现在自然就轻松写意地放出来作为大招直接往脸上招呼了。

特朗普与普京在德国汉堡首次会晤(图/@东方IC

其五,就是美国自己了。这里的美国,不是作为政治党派的美国,而是作为一个整体的美国。

从国际体系的力量对比视角看,一如在特朗普就职宣誓之前很多的都市传说和坊间流言描述的那样,真正应该做的事情,是大幅度缓和与俄罗斯的战略关系,从而形成俄罗斯版本的尼克松冲击,进而以比较紧密的美俄关系平衡来自中国的挑战。显然,无论因为何种原因,最终的事实是美国的决策者并不认同这种坊间流言水平的战略建议,尽管据说是基辛格出的主意。

在他们看来,国际体系的力量均衡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白宫的那张椅子,以及中期选举国会的席位,才是真的。中国的力量接近、赶上乃至超过美国,对民主国家任期制的政客来说,只是谈资而已,除非能够带来选票,否则理性、精明、客观、冷静到极点的美国政客们才不会正眼看待这些事情呢。当然,这也是难得的机会,让人们亲眼看到民主政治教科书上永远不会教的秘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中国的国运,或者用中国古代的话语来说,这是天命所归。面对国会山送给中国的大礼包,中国当然不能仅仅停留在笑纳的阶段,还应该在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的伟大征途上砥砺前行,用自己的努力和中国的和平崛起回报国际友人的丰厚馈赠,一如当初回报原名蒋志清的运输大队大队长的辛勤工作一样。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