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从四张时空错乱的“大牌”看美国是如何走向衰落的

2017-11-08 08:00:0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2017年11月2日“软实力”的首倡者约瑟·夫奈教授为《金融时报》撰文反驳美国衰落论,指出地理位置、能源、贸易与美元是美国的四张大牌,其威力可能持续到特朗普下台之后,预言美国衰落的人应该根据这四张牌的威力重新考虑自己的选择。

这四张牌如果要发挥奈教授预期的威力,还需要附加一个时空环境:如果今天我们所处的是2000年前的伯罗奔尼撒半岛,亦或者,我们继续生活在20世纪50-90年代的冷战时期,奈教授的判断毫无疑问将帮助人们重新认清世界形势的发展态势,并形成新的认识。但可惜的是,或许情况正好相反,奈教授看重的四张牌正是美国走向衰落的原因,而非解药:

其一,地理位置和能源自给自足是表象,本质上是美国继续将强大的常规军事力量及其单边主义的运用作为美国的霸权优势。奈教授所说的美国两洋优势,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发挥了关键的作用,所谓中国地理位置导致邻国制约中国发挥软实力,本质上说的是美国从冷战时期建立并遗留的地区军事同盟,能够代替美国发挥牵制中国的作用。

奈教授指出美国通过页岩油、致密油等技术实现能源自给自足所具有的战略价值,背后的含义是指美国拥有强大的海军,能够威胁乃至切断中国的海上石油生命线。这一论断要发生效力,意味着中美之间要进入某种激烈冲突甚至是战争的状态,而且,似乎在奈教授看来,到了那个时候,中国还会因为克制而不去使用自己全部的军事力量,而是乖乖配合美国,让美国尽情地发挥自己的海上战略优势。

其二,贸易牌发生作用的时空环境大致是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奈教授对于中美贸易不平衡关系的认识,停留在中国需要美国超过美国需要中国的刻板印象上。需要说明的是,中美双方现在的相互依存,是产业链和价值链深度嵌套形成的依存关系;这种关系,已经超越了中国对美国出口低附加值产品,从美国进口高技术工业制成品的早期阶段。今天中美的所谓贸易不平衡,有超过50%来自于在华的外国企业,包括美国企业。

中美两国如果来上一场贸易战,美国面临的真正困难,不是承受经济损失,而是说服美国盟友,尤其是中国周边邻国中的美国盟友,和美国步调一致地采取行动,切断和中国的贸易联系。实现这个目标的难度超过了现在美国的能力。中国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开发银行的时候,包括美国的欧洲盟友在内,大量国家选择站在中国一边,而不是美国一边。除非时空倒转,否则贸易牌真的打出去之后,会发挥和奈教授预期完全相反的作用。

其三,美元作为世界货币体系中优势储备货币,或者说,金融体系中的美元霸权,是美国霸权的结果,并不是能够用于美国霸权的工具。没错,当今世界的金融体系中美元确实是具有霸权地位的,但是,不说今天的美元和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前的美金相比已经贬值了多少,真正的问题在于,奈教授把美元的霸权地位错误地看成了一种可以用来衡量,甚至维护美国霸权的工具。

资料图(图/凤凰财经)

本质上,美元的霸权地位是对美国霸权地位,或者说主权信用认可的结果,但是,问题在于,美国正在透支这种信用。根据debtclock的数据,1944年美国债务对GDP的比值是104%,冷战时期美元确立霸权的同时,这个比值从104%下降到了1980年前后的32%;冷战后期至今,这个比值一路走高,奥巴马政府时期,回到102%,目前特朗普政府回到了104%。

美元继续享有霸权地位,不是其他国家真的还相信美元足够坚挺,而是像人民币、欧元、特别提款权等替代性的产品还没有足够成熟。但从大趋势来看,奈教授应该要回答的问题是如何用其他方式来巩固美元的霸权,而不是把美元霸权当成一种维持霸权的工具,这样做会加速其他国家选择替代性金融产品反制美元霸权的冲动。

奈教授的文章里说到了一个关键,牌局最后的胜利取决于牌手;何为大牌,本质上是由对弈的牌手的能力所共同决定的。奈教授的文章,从一个侧面揭示了美国未来如果真的输掉这场牌局的真正原因。

牌手的世界观和视野,已经远远滞后于这个时代;在今天这个开放的高度相互依存的世界,按照冷战乃至更加古老时代的游戏规则来判定牌的价值,来制定行为策略,那么除了从失败走向更大的失败之外,几乎不可能有任何一种其他结果。

奈教授对牌的选择,显示出对美国超级强大的军事力量的情有独钟,对美国金融霸权的特殊偏好,对中美经贸关系复杂变化的还原主义认识。坦率地说,奈教授暗示的解决方案,大概有这样几种可能,简述如下:

第一,动员美国军事盟国代替美国承担牵制中国崛起的任务和成本。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开发银行的案例看,除了像日本这样对于美国在心理上有特殊情结的极少数国家,没有任何正常且理性的美国军事盟友愿意这样做。

第二,直接使用美国的常规军事力量用一场有限的非核冲突,包括用海军切断中国能源供给线等方式,打掉中国挑战美国的战争潜力。这个解决方案发生作用的关键要素,是中国完全愿意自觉地配合美国的方案,用自己的短处去对美国的长处,从而心甘情愿地被美国击败。就实践来看,大概把希望寄托在《变形金刚》等好莱坞电影变成现实的概率还会更高一些。

第三,用各种理由和中国来一场贸易战,用七伤拳打消来自中国的威胁。这个方案的效果,奈教授可以简单问下通过盒马鲜生对中国出售龙虾的波士顿商人为代表的美国农业利益集团怎么看,估计从方案变成现实的周期可能会比预期的要长很多。

第四,用美元的金融霸权迫使世界各国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做出一种选择。说实话,如果美国真愿意走出这一步,或许会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加速贡献意料之外的力量。

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奈教授的文章可以看做是欧美精英释放战略焦虑,重建战略自信的重要尝试,但坦率地说,除非真正让头脑进入21世纪,而非继续停留在冷战时代,否则,任何试图巩固和维护美国霸权的举措,最终都将走向自己的反面,成为美国霸权加速走向衰亡的催化剂。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