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美国霸权正在往下掉,如同波音一样

2019-03-20 14:00:5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5个多月,2架新飞机以高度相似的原因先后坠地,不仅酿成全员罹难的悲剧,而且让人看到一个步履蹒跚的巨人:作为全球航空霸主的波音公司,似乎并不知道如何真诚回应远超其意料之外的冲击。

埃航坠机当日,公司CEO的推特更多是站在有同情心的第三方视角,为家属祈祷,为调查提供技术支持,随后是在全球停飞的“反叛风潮”中保持近一周的沉默,以及在黑匣子初步信息解读成功后的再度发声,但这个11次提及“安全”的声明,并没有人们最希望看到的道歉,更不要说赔偿了。

波音并非一家普通的公司,美国人将华为看作中国的缩影,那么波音在相当程度上可以看作是美国的象征:在全球航空界,波音一如美国,是业界的霸主。当人们在各地的机场上看到穿梭不息的波音机群时,自觉或者不自觉的,会将其与美国这个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联系起来。

而波音的辉煌,几乎是与美国霸权的崛起之路同步的:B17空中堡垒,B29超级空中堡垒,B52同温层堡垒,三代机型,伴随并支撑着美国走出孤立主义的传统,以超级大国姿态迈向世界舞台的中央。B29在广岛和长崎种下的蘑菇蛋,遮天蔽日的B52轰炸机集群,在印支半岛如洒水搬投放炸弹实施的地毯式轰炸,在几代人心理烙下了美国霸权的深刻印记。从1956年问世并魔改超过半个世纪的B52,同时展现的,也是一度让人叹服的工业和技术能力。

2018年,特朗普视察波音公司。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和B52很相似,波音737在民用航空界也是波音的传奇之作,从20世纪60年代问世以来,至2018年,737系列生产超过10000架,另外还有5000架的订单等待生产交付;在2000年,737系列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架飞行时间累积超过1亿小时的飞机。

同样的,从最初的737-100到这次出现问题的737M8,在50多年的时间里,737持续处于魔改状态,伴随着与空中客车公司竞争的加剧,在保持总体设计不变的情况下,737不断被加长,局部气动设计不断调整,发动机变得越来越大,装的位置不断靠前,然后为了平衡发动机前移带来的飞行姿态问题,新的飞行控制系统里加上了在仰角过大时自动压低机头的模块,也就是已经广人为之的MCAS。然后人们突然发现,这成为了悲剧的开始。

一如波音支撑并见证了美国的霸权之路,波音飞机出问题的时候,人们看到的不仅是波音公司在创新、安全、技术标准以及公关回应方面的迟缓,也隐约可见波音背后那个步履蹒跚的老大巨人:被当成全球业界标杆的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显然无法置身事外,因为在印尼狮子航空的空难之后,没有及时明确指出MCAS可能存在的问题,导致或许可以避免的埃航悲剧仍然发生了;而且,越来越多的细节乃至证据,指向了当初在审核737M8的安全性时,FAA允许波音走了快捷通道,而在设计时期就已经被技术团队提及的,防失速系统可能带来新的安全风险,被低估了,而且在飞行员手册和培训中都未突出相关训练的特殊重要性。

具体来说,这种对MCAS风险的忽略可能是多种原因共同造成的,但整体来看,无论是波音,FAA乃至美国本身在航空业以及整个国际体系中的霸主地位,由长期垄断优势造就的傲慢,以及不可言说地对保持商业优势地位的追求,都对狮子航空以及埃航的悲剧,做出了相当的贡献。

除开垄断,美国特色的“官商关系”也做出了相当重要的贡献:为了支持波音和空中客车的竞争,理论上应该扮演社会利益“看门狗”角色的FAA将部分安全认证外包给了波音,而这不过是波音和美国政府之间旋转门机制运行的冰山一角。

相关资料显示,2018年,波音在游说方面的支出超过1510万美元,自1998年以来,波音始终雄踞华盛顿游说活动排名前十。据波音公布,在游说资金支出最多的2015年,其设立的“波音政治行动委员会(BPAC)”在美国给出“政治献金”超过215万美元,捐献对象包括国会及州议员、州长、市长等。

而波音和美国政府的人际关系虽然复杂,却也是一目了然,在这一点上双方似乎都不避讳:代理国防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在2017年进驻五角大楼前,在波音公司工作了近31年。他的上一个职位是波音商用飞机公司的资深副总裁,在他的管理下波音公司进行了737、747、767、777和787机型的研发与销售。此前引发广泛关注的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辞职之后,波音宣布提名黑莉为董事。在欢迎信中,波音CEO丹尼斯·米伦伯格称:“黑莉会给波音带来政府部分卓越的成就、促进产业合作,并且将成功地推动经济利益。”[1]——这种结构的负面影响,显然不会仅仅局限于某个单一的事件,或者是单一的公司。

当地时间2019年3月16日,埃塞俄比亚比绍夫图,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坠机现场清理工作持续进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更值得关注的,是埃航出事后各方的应对反映:中国民航局率先做出了全部停飞737M8的决定,由此引发的全球停飞风潮,被欧美媒体定义为“全球反叛”;而美方相关部门最初的反映是以部长亲自乘坐的方式,继续为737M8的安全性背书,直到特立独行的特朗普签署了停飞令。

实话实说,波音的运气还是不错的,一则是在欧美发达国家,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因为同样的原因,出现灾难性的事故;二则是特朗普果断踩下了刹车,至少暂时切断了悲剧第三度上演的可能性。说是中美共同挽救了百年老店波音,也并不为过。

虽然埃航事故的最后报告还没有出现,但各方对事故原因的主要技术解析,已经大致可以提供一个可以接受的解释,具体来看,大概率的原因,就是MCAS系统本身的不完善,导致了飞行姿态的失控,最终导致灾难性的后果。从更加宏观的角度来看,波音的垄断地位,大力支持波音公司的美国霸权,没有继续保持突破性创新的动力,对可能的风险因为各种原因,没有保持必要的警惕,应该是比技术原因更加根本的问题。

任何一本基本的西方经济学教科书,都会对自由竞争和垄断的利弊,进行深度的剖析;因为垄断而失去进取的动力,导致被取代,无论对公司,亦或者对国家而言,也从不缺乏实际的案例。这是某种被反复验证的普遍规律,不会因为任何行为体的特殊性,而出现例外。

对美国而言,如果足够明智的话,波音的问题,不仅仅是飞机的灾难性个案,而且应该成为美国霸权正持续滑向某个危险境地的最显著征兆:造成美国霸权衰落的主要威胁,并不是中国的崛起,更不是华为这样优秀的中国公司,而是源自美国内部。长期处于超级大国地位的美国,如果继续满足并沉迷于霸权带来的优势,满足于基于利润最大化计算的各种微小改进,失去了颠覆性创新的能力和勇气,那么历史上曾经出现的交替,就会不可阻挡的出现。这是不以人的主观喜好而变化的客观必然。

很显然,如果没有断然行动,从天上往下掉的,将不仅仅是波音的飞机,还有美国的霸权。

或许是某种巧合,在2018-2019年间,人们见证了《流浪地球》的火爆,华为面对美国政府绞杀的勇敢反击,以及波音的黯然与蹒跚,中美两国展现出的不同态势值得引人持续的思考。毫无疑问,对正走在崛起道路上的中国,包括腾飞中的中国航空工业来说,这也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借鉴和参照,警示人们,只有不断奋力前行,开拓创新,而不能有丝毫的自满与懈怠。

[1] 世界说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5750653/answer/622750799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波音危机
波音危机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霸权正在往下掉,如同波音一样
“华为真的可以这么干么?”
特朗普终会意识到,美国并不能“为所欲为”
俄罗斯“断网备战”,这是要干什么?
《流浪地球》意外成了……试金石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