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欧美刚从霸权优势中梦醒,又滑向新的错误方向

2019-04-11 13:15:15

【文/ 沈逸】

自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爆出所谓黑客干预选举以来,一向高举“互联网自由”旗帜的欧美发达国家,近似在一夜之间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开始强调起对互联网,以及特别是对互联网内容的管控来。

在此背景下,各类治理实践纷至沓来,2019年4月1日,新加坡国会对《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控法》提出一读,这被看作是各国政府强化网络空间管理的又一新举措;全球最大的网络平台脸书公司的创立人扎克伯格,也指出对有害内容、选举公正性、隐私和数据流动性等的管理是各国政府的职责。

有人认为这意味着全球网络空间由此进入了强化主权管制的年代,也有媒体结合强化管制,以俄罗斯此前表示要实施的“断网”演习,悲观地认为全球网络空间将进入一个“被主权壁垒分割”的“碎片化”时代,也就是所谓的“全球网络空间巴尔干化”。

这种认识是片面的,扭曲的,也是不符合事实的。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辩证来看,规范化管理是对一个时期内因为过度膨胀而被扭曲和滥用的所谓互联网自由的修正,是全球网络空间下一阶段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是全球网络空间发展驱动机制发生重要变化时期的必然产物。规范化管理的目标,不是切断数据流动,更不是切碎全球网络空间,而是促进全球网络空间从自发走向自觉,实现有序、健康、良性、稳健的发展。

当地时间2018年4月10日,美国华盛顿,脸书公司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出席美国参议院商业、科学和运输委员会及司法委员会联席听证会,为脸书公司“泄密门”作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片面强调互联网自由,不提甚至否认国家主权在网络的适用,是互联网和全球网络空间发展早期的特殊产物。互联网脱胎于冷战时期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局的军用研究项目,早期互联网的发展和运用聚集于西方发达国家内部,20世纪90年代冷战以苏联解体为标志而告终,所有这些客观事实,造成的结果是:从20世纪90年代初,到21世纪的前十年,欧美发达国家的技术、能力、资源以及观念,在网络空间事实上占据着主导地位。

2010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明确提出了互联网自由的概念,并将其上升为美国国家战略,促成美国奥巴马政府发表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就是这种主导地位在国家战略领域的投射。这种主导地位,就是美国的霸权地位。

当美国在网络空间处于霸权地位时,欧美战略决策者、技术精英和媒体界普遍相信,互联网和全球网络空间处于欧美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绝对掌控之下,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应该、可以而且必须成为欧美外交政策的工具,可以用低成本、单向度、绝对可控的方式,在非欧美国家,尤其是被欧美视为非民主的地区,实施“颜色革命”、“民主变革”的利器。所谓不提和否认国家主权,不是欧美国家自己放弃在网络空间的主权,不是欧美国家允许其他国家用社交媒体来威胁本国主权,而是其他国家不许利用国家主权来对抗欧美国家的颜色革命和渗透。

换言之,在互联网和全球网络空间发展早期的互联网自由,是一种建立在美国霸权基础上的“只许州官放火”的互联网自由,其中即使蕴含了互联网和全球网络空间治理的合理诉求,也是不自觉的,非常有限的。这种对互联网自由的片面认识,这种用充满道德色彩和普世价值的语言,将单一或者少数国家谋求凌驾于其他国家之上的不合理诉求包装成普遍真理的做法,本质上是对互联网和全球网络空间发展规律的扭曲,最终会遭到惩罚。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发生的事情,在欧盟主要国家出现的所谓民粹主义的复兴,以及所谓恐怖主义对网络和社交媒体的滥用,就是互联网和全球网络空间的深层规律,对欧美发达国家的战略决策者、研究者,以及媒介的错误认识做出的惩罚。

但是,基于机械的、形而上学的、简单的认识论的指导,欧美发达国家掀起的所谓对互联网有害内容进行管控的思考和实践,截止目前为止,不过是从一个错误继续前进到了一个新的错误:这种管控的指导思路,是建立符合欧美国家利益的管控体制,继续强化其对全球网络空间的驯服,并在一定程度上,将这种管控视作为欧美发达国家的特权,视作为那些被判定满足了欧美普世价值和意识形态的国家才能享有的某种特殊的权利,而非国家主权在信息时代背景下的天然组成部分。

正确的思路,首先是对全球网络空间内生规律的准确认识,除非认识到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全球网络空间发展必须造福世界人民,为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服务,为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服务,否则是不可能确立正确的观念,去指导对网络空间的规范化管理的。

对全球网络空间来说,数据的自由流动,普遍的接入权利,与规范化的管理体系,是并行不悖;联合国宪章中确立的尊重国家主权平等原则,同样必须实质性的适用于全球网络空间治理体系的变革进程之中,一如中国国家领导人在2015年的江南水乡小镇向世界发出的倡议那样,只有以尊重网络主权平等原则为基础,才能够真正建立一个网络空间的命运共同体。

互联互通,共享共治,让世界各国人民切实感受到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福祉,才是全球网络空间治理发展的正确方向。相比刚刚从霸权优势中梦醒,又滑向新的错误方向开展实践的欧美发达国家,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或许有可能在全球网络空间发展的新阶段,为人类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本文首发于《环球时报》,作者授权观察者网全文发布。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作者赐稿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网络战线
网络战线
作者最近文章
阿桑奇扯掉了美国版互联网自由神话的底裤
欧美刚从霸权优势中梦醒,又滑向新的错误方向
9102年了,赵立新们为什么还会有汪精卫式疑问?
美国霸权正在往下掉,如同波音一样
“华为真的可以这么干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