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沈逸:面对特朗普极限施压,中方:不退!——中美贸易战观察(十四)

2019-08-29 07:30:4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近日,随着中美贸易战层层加码,美国股市也跟随着跌宕起伏,让原本就捉摸不透的特朗普更加显得章法错乱。

往前追溯的话,7月31日,中美代表在上海进行了一轮磋商,这轮磋商是中美首脑大阪峰会的产物。磋商只持续了半天的时间,但各方仍然有理由在当时保持了相当程度的乐观,因为根据各种消息显示,在技术层面上,美方的出价,与中方的还价,都已经放在了谈判桌上,并且从2018年开始,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了较为充分的较量和讨论。合理的猜测,甚至可以比较乐观地指出,在技术层面上,能够达成和能够接受的谈判,已经事实上告一个阶段性的结束。在那个时候收获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其实应该是符合双方收益的。

但是,名为特朗普的地产商人,在华盛顿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内,孤独但坚定的否定了磋商的结果。彭博、华尔街日报等各方媒体的消息显示,参与讨论的顾问组里,莱特希泽、库德洛、姆努钦、罗斯、马尔瓦尼都表示了坚定的反对,只有长期被排斥的非主流非经典非正统“鹰派”纳瓦罗坚定地支持特朗普的决断,那就是撕破协议,威胁在9月1日对中国输美3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10%的关税。

从已有的消息看,特朗普似乎是不满意美方从上海带来的农产品进口承诺:时间不确定,数量不确定,难以成为一份总统连任竞选的有效礼物。彼时,已经全面进入连任状态的特朗普总统,急切的需要一个超级大礼包,确保他能够在即将成行的俄亥俄州竞选造势大会上安抚其农民支持者满目疮痍的钱包和内心。

显然没有人能够预料到特朗普可以真的任性到如此的程度,但全球市场,无论是经贸还是金融市场,都没有兴趣真的去无限制包容一个具有显著巨婴特征的超级大国领导人的无知与任性,8月初,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跌破了重要的心理关口7;作为一个对国际贸易有朴素认识的地产商人,特朗普当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汇率的变化,足以有效的在经常项目贸易中,对冲由关税带来的负面影响,在汇率弹性的作用下,走强的美元不仅会导致经贸领域美国继续无法弥补逆差导致的豁口,还有可能进一步消耗本就已经异常有限的美国经济强劲上升的动能。对一个谋求连任的总统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和更有风险的了。

但在一个缺乏有效制衡者的白宫决策环境中,特朗普后续的做法是顺应其内心的某种强烈冲动,用赌徒加注的性格,选择继续施压,而非理性转圜;在其政治压力下,美国财政部事实上以中国没有按照美国的意愿调控汇率为理由,将“汇率操纵国”的标签贴在了中国的身上;这引发了进一步的反弹,不仅是市场的反弹,而且还包括了来自中国坚定和清晰的反制措施。这种措施中毫无疑问的包含了中国决策者的愤怒,因为从没有在中美最高决策层直接介入的谈判中,看到如此厚颜无耻的举措,看到如此没有下限和不负责任的出尔反尔。

顺延着这股惯性,特朗普发现自己正在走向没有选择的墙角:如果放弃加注,接受方案,那么可以交换的是美国整体利益的收益,但代价则是强硬的极限施压的人设崩塌导致的严重政治后果:基层支持者的离开,以及政治对手的疯狂攻击;如果继续加注,或者,一如诸多政策分析所指出的那样,塑造某种极其严峻的冲突场面,迫使迄今为止特朗普无法掌握的最后一张牌,就是美联储,能够按照特朗普的需求和指令,使用利率工具,进行大规模的放水,也许能够在选举期间,让美国经济呈现某种近似“回光返照”的亮色,虽然中长期之后可能付出更大的代价,但短期选举用来给选民一个简单交代,或许就是可能的。

特朗普再次选择顺从内心深处的想法,持续的进行施压,尤其是当中国宣布了对美国出口中国的750亿美元物品的反制措施之后,处于极大压力下的特朗普,以一种近似口不择言的方式,在某种准失控状态下,在推特上发出了更加离谱的威胁:一是加税,对涉及超过5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再度增加5%的关税;二是威胁,表露尝试用行政权力强制美国企业离开中国的某种可能。

在行为间,“特此命令(hereby order)”的强势表达引发了一片哗然,英美媒体如《卫报》将这一措辞成为“极为正式但毫无疑义的法令”,并指出特朗普因此遭受了广泛的嘲讽。(Trump mocked for highly formal, meaningless decree)这种用行政指令,指挥以自由市场经济出名的美国企业忤逆基本生产规律的方式,当然是极具讽刺意义的。

但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后续发展:发出这一推特之后,特朗普用了24小时终于确认,在理论上,他确实可以援引1977年美国通过的法律,首先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然后开始对美国企业的某些行为进行指挥;但是很显然,除了极少数人之外,无论是共和党的同僚,亦或者是认真理解当代中美经贸关系内涵的行政官僚,都没有兴趣为特朗普的这种离谱言论背书。而已经无法忍受的个别网民,更是直接套用hereby order这个用法,在社交平台上指出,“我特此命令白宫工作人员将特朗普送去沃尔特里德(陆军医院)”,(I hereby order the White House staff to take @realDonaldTrump to. Walter Reed),检查其精神状态。

当然并没有切实的医学证据显示特朗普的精神健康状况真出了问题,特朗普的“硬拗”,更多的也是基于面子和人设的考虑。去巴黎参加7国集团峰会的时候,通过对所谓“second thought”的炒作和表述,特朗普试图悄悄的将焦点从是否真的会按动紧急状态按钮,转向了他究竟是后悔对华再度加税,还是后悔加税5%太少这个稍微不那么夸张和刺激的题目上来。

随后在7国峰会期间特朗普的两次表述,则展现了赌徒在清醒的意识到局势正在失控且加注趋于无效时,可能给自己找台阶的方式:他开始谈论中方和他两次通话,并继续进行经贸磋商的消息,这当然有相当的概率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不过很显然被特朗普的言而无信、反复无常、不负责任与胡说八道激怒的中方,完全没有兴趣配合这个越来越呈现出巨婴特征的地产商去玩这种低俗的过家家游戏,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持续不断的否认了相关通话的存在。

特朗普在G7峰会上,告诫G7领导人经济上多学习“美国模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特朗普则转而开始抓着中方磋商负责人刘鹤的讲话,试图通过在社交媒体上比口水还要廉价的表扬,夸奖中方的理性,褒奖中方的领导人,来缓和事实上被他搞砸的整个中美经贸磋商。部分欧美主流媒体识别出了这种信号,并将其解读为特朗普试图放软身段,不过坦率地说,中方在这方面的耐心,真的已经没有什么了,现在也就是带着底线思维,以及最大限度的负责任态度,去对待和理解中美之间的经贸磋商。

8月2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印第安纳州接受ABC旗下WRTV采访时指出,特朗普总统专注于尽快实现这一目标(与中国达成协议)。蓬佩奥认为已取得了实实在在的进展,但不想设定时间表。同时,中情局出身的蓬佩奥罕见地表示,这些事情有时会很复杂,道路崎岖不平。而且,不应该仅仅关注农产品,还要关注知识产权,要保护美国免受“中国的侵略和中国人的盗窃。”

一般而言中情局出身的,不是满脑子肌肉,就是非常强调自己擅长欺骗、撒谎之类的,这次能够在印第安纳州说这话也是不容易的,要知道按照农产品算,中国只是排在这个州农产品出口的第四位。那么由此推论,在那些对华农产品出口排位更高的州,由特朗普政府的任性胡为而遭受损失的农民会有怎样的心情,怎样的焦虑以及何等的愤怒和不满,都是可以有合理想象空间的。

这当然更会构成压力,而且,很坦率的说,这种压力就是特朗普自己“作”出来的。一个错过了赛点的选手,是没法用时间旅行回到过去的;当然,机会也不是没有,看特朗普自己怎么把握了,但这种机会已经从如何尽可能从中国这里取得更大的让步,慢慢变成如何避免特朗普以及美国遭受更大的损失。当然,无论特朗普怎么折腾,中方的淡定、从容和坚定,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对某些人黔之驴的本质的更深刻把握和更全面认识,也只会变得越来越完善和准确。终究,在中美关系的长河中,特朗普这样的极品表现,注定必然是一个短暂的篇章。中国的成长和发展,是遮不住的青山,而历史在翻过这一页之后,世界也将迎来一个更强大的中国,以及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沈逸

沈逸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面对特朗普极限施压,中方:不退!
就算和中国打意识形态战争,美国也这么心虚?
“黔驴技穷”一词起源于中国,极致于特朗普
今天谈判来到了《上海公报》签署地,希望美国决策者有前辈的智慧
给特朗普的第二封百人信,又挖出了一批“冷战活化石”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