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石力铭:打不开的魔盒——日本核武装论的前世今生(下)

2017-10-09 08:16:2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石力铭

与日本当政者在公开场合对日本核武装问题讳莫如深的态度比起来,众多民间右翼团体和个人一直都是日本核武装论的鼓吹手,其中就包括自诩民间军事学家的日本军事评论员兵头二十八。此公原名斋藤号,长野县人,是民间右翼势力的代表人物,曾供职日本自卫队,退役时军阶为陆士长,也就是“兵头”。

兵头二十八

兵头二十八从1995年开始就陆续出版军事方面著述,尤其是近年来一边炒作中国威胁论,一边鼓吹中国军力不堪一击,同时还主张日本应该核武装,利用山岳地形建设核打击体系,并将核弹对准中国大城市,以此建立与中国的核平衡。不过兵头二十八仅仅代表了日本民间右翼一贯的痴人说梦。在现实面前,是不会有日本政治家胆敢跨越雷池,带领日本走上核武装的道路,这其中有日本内政、外交、国际影响、技术限制等多方面影响。

赞成日本核武装论的观点主要基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日本应保有一定的核威慑能力以保障自己免受核打击。虽然摄于狭小的国土,日本无力构筑能够和中俄互保摧毁的核威慑平衡,但是日本可以学习英法和以色列,构筑有限的核威慑能力,使潜在敌对国不敢轻易对日本进行核打击。

第二,美国提供的核保护伞不能真正保障日本安全,即使日本遭受核打击,美国考虑到自身遭受核打击的可能性,也不会为了日本进行报复行动,日本遭受核打击时还是应该由日本自身进行核报复。

第三,日本保守势力一向喜欢炒作的中国威胁论。

第四,日本可能会从核武装得到一些利益,比如大幅提升自己的国际影响力,摆脱美国的限制和保护等。

第五,对未来世界废除核武器的悲观考量,即核武器不可能被废除,基于现实需要,日本也应该实现核武装。除了日本本土保守势力,日本核武装论还得到了美国部分新保守主义者和欧美少数文化人的支持,比如法国作家伊曼努尔·托德(Who is Charlie的作者)。

针对日本核武装的可能,日本官方和民间也设想了数种日本保有核武的形式。

首先是单独核保有论,即日本独立开发运用核武器,通常而言,日本核武装论多是指单独核保有论。这种观点认为一旦日本独自拥有核武器,那么对于核武射程内的国家,日本在外交上的话语权将会大幅提升(即真理存在于大炮的射程之内),同时日本的核威慑能力将不受美国干涉,从而实现安全保障方面自主性的飞跃式提升,反过来保有核武器也可以让日本具有先发制人的核打击能力。

但是日本独立开发核武可能引发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这一行为公然违反无核三原则,破坏《核不扩散条约》,与北朝鲜别无二致,不仅会遭到美国的制裁,在中俄这样的邻国眼里,日本俨然也是脑回路令人无法理解的邻国,进而招致中美俄三国的联合制裁。而且日本已经部分批准了禁止核试验的条约,研发核武器势必要重启核试验。

其次,邀请美国在日本部署核武器的论调,这一主张的优势即在于完全依靠美国的核力量,对于日本来说既节省成本,又能很快产生威慑力,但问题在于如此一来,日本本土的核打击能力将完全受制于美国,与其说是日本的核能力,倒不如说是美国核威慑力在日本的延伸,不仅会加剧周边局势紧张,而且美国也不能将自己的核武交给日本代管。

图/中青在线

再者,由田母神俊雄提出的美日共同核保有论,即效仿北约的做法,平时美国与盟国一同训练核武器的操作和管理,战时由美国向盟国提供核武器使其核武装化。这一主张的优点在于回避了《核不扩散条约》,同时也省去了多国交涉的必要,只要征得美国同意即可。但问题在于日本同样要放弃无核三原则,并且北约框架下的核武共享仅限于战术核武器,这与日本期待的核威慑能力差距甚大。而且,在美国的盟友体系下,日本的地位明显低于西欧盟国,与其说是与美国对等的盟国,倒不如说是马前卒和看门狗,能否获得和欧洲一样的待遇是个很大的问题。

最后,是《核不扩散条约》体制改革论,即与其他缔约国一道修正条约内容,试图在条约框架下获得拥核的合法权利。这样一来可以避免与人以制裁之口实,但同时日本也要放弃无核三原则,并且这种旨在核扩散的“核不扩散条约”不仅逻辑上讲不通,更得不到有核大国的支持。

无论哪种形式的核武装论,日本意图实现都要突破内政、外交、经济、技术上的重重壁垒。日本现行政治体制下,要绕过无核三原则和和平宪法的限制进行核武装几乎是不可能的,最快的方式也许就是修改和平宪法,实现所谓的“正常国家化”。

在外交方面,日本首先就要获得美国的默许。但是在核不扩散条约体制下,美国作为核大国显然是与其它核大国有着更多共同利益,默许日本核武装与默许北朝鲜核试验并无本质区别,一旦日本突破禁区,那么其它中小国家也会陆续跟进,而小国有恃无恐挑战美国霸权的世界,绝对不是白宫想看到的。

在经济方面,核武器研发和保管靡费甚大,据日本专家推算,维持对华最小限度的核威慑能力,至少需要两百至三百枚配备核弹头的巡航导弹,并且还需要大约三十艘左右的专用驱逐舰和潜艇作为发射平台,这部分预算就已经高达一兆日元,若再配齐陆基础和空基核武平台,所需花费将是一个天文数字。而如今债台高筑的日本政府又面临着人口减损、经济停滞、社会福利支出带来的巨额赤字等一系列问题,财政支出本就捉襟见肘,还要应付美国的层层剥皮和安倍首相的好大喜功,再挤出预算搞核武装,恐怕日本国民就得重回苛捐血税的七生报国时代了。

最后,在相关军事技术方面,日本同样面临诸多瓶颈。且不提钚原料浓缩提纯的技术难度,假定日本真能在三个月之内制造数千枚核弹,日本依然还面临着怎么把这些核弹扔出去的问题。通常而言,构筑陆海空三位一体核威慑能力,需要配备可搭台核弹头的陆基弹道导弹或巡航导弹,挂载核武器的战略轰炸机,以及可以搭载潜射核武器的战略导弹核潜艇。这三大件目前日本一样也没有,而日本要开发这些武器又面临着诸多技术问题。

弹道导弹对于日本来说可能是最容易的一个选项,因为日本过去有着不错的航天技术积累,有完整的火箭研发经验。不过与火箭不同的是,弹道导弹还需要导航系统和大气层再入技术的辅助。最重要的是还需要核弹头小型化的技术支持,才能把核弹塞进弹道导弹里。这些方面日本几乎都是空白,不过最近日本欲效法美国GPS与中国的北斗研发独立的卫星定位系统“导”,若开发成功,未来可以用于支持弹道导弹的研发。

在轰炸机方面,日本的技术积累基本是零。战后日本的航空工业遭到美国阉割,仅有的飞机制造经验也仅限于自卫队自用的F15和F2,以及所谓技术验证机心神,民航客机方面三菱的MRJ支线客机至今难产。换言之,日本目前连完整的三代歼击机研发能力都不具备,更没有大推力航发的制造能力,而要从头开始研发轰炸机,对于日本而言真是难于登天。

在核潜艇方面,日本有着技术实力雄厚的造船工业,也自主设计制造过多种常规潜艇。制造潜艇对于日本而言没有太多技术难度,但问题在于日本同样没有水下核动力平台和潜射核武器的研发经验及相关技术,从头开始研发用于潜艇的小型核反应堆及潜射弹道导弹对于日本而言,同样困难重重。

多方面而言,日本进行核武装都面临着诸多困难。不过比起政治、经济、技术等方面多重阻力,还有一个最大的困难,那就是国民的反对。二战的灾难对日本平民造成的心理创伤往往是战后出生的政客们无法想象的。特别是那些历经兵燹的老人们更愿意在和平年代对晚辈保持缄默,绝口不提痛苦的记忆。但是每到日本政府在战争面前蠢蠢欲动时,这些老人又会走上街头,呼吁人们捍卫来之不易的和平。

日本反核集会

作为唯一一个遭受过核打击的国家,许多日本国民几乎是谈核色变,虽然核武装论支持者们将其讽刺为“核过敏”,但是他们不能否认一点,在原子弹的伤痛记忆消失之前,核武装论在日本民间暂时不会赢得普遍的支持。也许随着战争一代的逝去,这些记忆会逐渐消失,更多日本人为了实现国家的“独立自主“拥抱核武装论,但是这能够给日本带来足够的安全感吗?恐怕不会如此,再多的核武器也不能抹去日本历史上的侵略罪行,更不能给日本带来邻邦的尊重和信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石力铭

石力铭

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学研究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