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C919改军用要算经济账

2017-05-07 10:55:0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对于中国的大飞机专项而言,C-919客机的成功首飞毫无疑问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里程碑。尽管在几个大飞机专项中,C-919是应用外国先进产品和技术最多,也是民用得最为纯粹的一个,但这并不影响外界和军迷们展望这型客机在军事领域的价值。作为一款注重经济价值的客机,C-919改成军用飞机的问题,最后也得要算经济账。在另一个地方,随着朝鲜官方通讯社对中国政府的一通激烈指责,中朝关系的未来走向也开始变得令人关注,在美国航母时隔大半个月终于赶到日本海兑现自己的示威之时,朝鲜半岛的未来走向何处,很大程度上就要看朝鲜自己怎么想了。

如何获得一个空中大平台

本周五,中国自行研制的C-919客机在上海浦东机场成功进行了首飞。对于之前几年里一直饱受各种拖延困扰的C-919而言,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也标志着C-919的试飞取证过程全面展开。正如笔者在周五下午直播C-919客机首飞节目时提到的,作为商飞在ARJ-21这一“交学费”机型之后真正全新开发的机型,该机可以充分利用之前中国多款民机在取证试飞时的经验,也能绕过许多之前因为对取证试飞流程和要求缺乏理解带来的阻碍。

不过许多人对C-919的热情并不止于民航客机这一用途,而是从一开始就提出了包括将C-919作为空中加油机、预警机、电子战飞机、反潜巡逻机等各种特种飞机平台的军用想法。

作为一款起飞重量不足80吨的客机,不得不说在很多时候,这样的设想有时候有些过分乐观。一方面,作为空中加油机等需要大运载量的飞机时,C-919这样大小的飞机尺寸显然不足以满足需求,即使将机内的客舱甚至货舱改为燃油舱,按照该机的起降重量,最多也只能携带30-35吨燃油,与目前中国空军装备的轰油-6不相上下,远远不及伊尔-78这样载油量60吨以上的大型空中加油机,尽管该机使用的发动机油耗相对较低,但载油量上的先天不足已经限制了其应用。作为类似空警-2000这样大型预警机的搭载平台,C-919也显得尺寸不够。

另一方面,作为中国大飞机专项中进行全球招商合作,使用大量西方产品的C-919在实现主要系统国产化之前,如果贸然违反最终用户协议,将民用产品用于军事用途,不仅会影响到这些飞机在军队的正常使用,甚至还会影响到数量更多的民用型C-919的正常制造和使用。

作为一款预计要销售数百上千架的民航客机,为了几十架最多上百架的军用特种机而对项目全局产生影响,实在是不明智的舍本逐末之举。

C919正式下线之时已经有网友制作了各种以C919为平台的特种机想象图

之所以对C-919会有这样那样的期许,一方面是因为该机作为上海商飞研制的旅客机,尽管与上世纪中途下马的运-10在定位、技术上有着巨大的差异,但C-919仍然被视作运-10在新世纪的继承者,无形中也背上了后者在设计之初作为拓展用途的预警机等特种飞机平台的使命。另一方面,则也反映了中国航空工业在特种飞机平台上的严重短缺。

在C919首飞当天出现了不少老一代航空人,不知道有多少曾经参加过运10项目

尽管不适合做加油机,也做不了大型预警机,但最大起飞接近80吨的中型飞机平台仍然可以作为各类电子战飞机、反潜巡逻机以及中型预警机的基础。在当下的中国,承担这一任务的主要是各类运-8/运-9发展而来的特种机平台。由于涡桨运输机平台尺寸、飞行速度、续航时间等方面的先天限制,该机虽然已经成为了中国各类“高新”特种机平台的不二之选,但这一切归根到底还是中国空军无机可选的处境导致的。

除了运-8之外,中国在类似吨位上的平台就只有轰-6,虽然轰-6平台在尺寸上接近,飞行速度也更快,但其高油耗发动机导致的续航时间问题却极大限制了其作为特种机平台的拓展。

从这个角度上说,对轰-6进行换发,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而对于中国空军而言,这显然也不是什么秘密。实际上早在中国仿制安-12研制的运-8定型之前,中国空军就不止一次对轰-6进行换发增加续航时间和航程进行过讨论。

这其中的第一次,是在1976年研制的轰-6I型轰炸机,该机制造了原型机,其主要改进是使用4台民用的斯贝涡扇发动机替换掉了原本的2台涡喷-8发动机,由于涡扇发动机极大减小了油耗,该机在增加一吨重的压载的情况下,航程较基本型号增加了1/3,但是因为该型发动机国内没有仿制,专门购买又耗资不小,因此最后改装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型号却并未继续发展下去。

第二次的改进则是在1979年依托当时已经拥有原型机的涡扇-6涡扇发动机。按照当时的计划,计划在涡扇-6的基础上研制用于改装轰-6的涡扇-6H发动机,其重量比涡喷-8小1130公斤,推力却大了710公斤,且油耗也降低了1/3,从而使轰-6的航程增加33%到43%,并且能够加装更大功率的发电机,满足各类电子设备的用电需要。

从技术指标看,这款改进型的轰-6与今天公众所熟知的轰-6K非常相似,当然当时的航电设备以及各种超视距打击武器远没有当今先进,但如果这一改进能够付诸实施,无论是此后研发更新导航设备的所谓“二代轰-6”,还是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以轰-6为平台改进的多款导弹载机,都会有更好的表现。当然后来因为涡扇-6项目最终下马,这一“提前出现的轰-6K”也最终无疾而终。


至于第三次的改进,就是大家所熟悉的轰-6K,通过更换俄制D-30KP2获得了性能的巨大提升,总算是解决了发动机的问题。但是对于一款21世纪的轰炸机而言,该机因为最初研制时依赖的是厂家的自筹资金,因此其操纵系统依然沿袭了轰-6的旧式操纵系统,当飞机更大、发动机功率更强之后,这套依靠飞行员体力与飞机“搏斗”的操纵系统对飞行员精力的消耗也更加严重,而对于要长时间飞行执行任务的特种机平台而言,这样的老系统显然不堪重负。说来说去,轰-6如果不做改头换面的彻底改进,还是不合适。

说到底,用民航飞机作为平台改进特种飞机,首先需要的,是一个性能优秀且能够完全国产化的飞行平台。而一个飞行平台并不是只需要换上发动机就可以的。对于C-919而言,如果在现阶段需要研制专门的军用特种机平台,就要进行与其全球招标背道而驰的全国产化,使用国产引擎、国产航电、国产飞控等设备,这等于要在C-919研制的同时另起炉灶,重新研制一款与其客机型号几乎没有任何关系的国产型。由于国产型在经济性、安全性等方面相对的短板,这实际上就变了要专门研制军用平台机型,这又与一开始的用民航机改进特种机的最初设想背道而驰。

正是如此,对于C-919而言,在现阶段就要进行军用化的改进,其所需要付出的代价绝不是简单的更换设备就能完成的,而对于中国空军而言,在实现C-919的民航设备的国产化之前,运-8/运-9作为中国空军的“高新”机队显然还要服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韩国是“狗” 朝鲜像“猫”

本周,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了一篇措辞强硬的针对中国的评论。虽然评论文章使用的名号是之前按照朝鲜官方口径在马来西亚身亡的“金哲”,但这显然不是什么诈尸之举。对于朝鲜这个高度集权的国家而言,其国家通讯社的文章表达的,必然是国家最高领袖所代表的国家态度。

相比上一次不点名的批评中国,这次朝鲜中央通讯社对中国的批判可谓是“指名道姓”。而有趣的是,这次的评论文章实际上有两个朝鲜文版本和一个中文版本:直接访问朝鲜语网址的人能够看到原版的朝鲜文版本,但从中文版本开始访问的读者,无论后来是继续看中文版还是朝鲜文版本的网页,都只能看到所谓“删节版”的中朝双语评论。至于删节的内容大约有三部分,分别是指责中国政府发展和加强对韩国的外交关系“沉沦为反朝前线”,批评中国政府破坏中朝关系的“红线”,以及嘲讽中国政府支持对朝制裁却更改不了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的所谓“愚蠢”。

并且有较真的网友发现一旦转换为中文,连朝鲜文都会变成删节版,而且这也是韩国媒体的中文版的“成熟技术”

考虑到朝鲜的评论既有对内宣传功能,又有对外传达消息的双重目的,我们也就不难看出这几段删节的目的,说明的差不多就是朝鲜这一社评想给朝鲜国内和外界传达的不同信息。

对于朝鲜国内而言,美日韩与其日常的敌对行动并不会让其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但是中国政府在联合国支持对朝鲜的制裁,并且严格执行这一制裁的行动却着实让朝鲜感到了伤害。

以往几次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由于各方尤其是中美之间诉求的不同,最后基本都沦为“运动式制裁”,在制裁开始阶段也许有着严格的制裁,但一般个把月后这种制裁就流于表面,朝鲜的对外贸易在新建几个皮包公司重建一些渠道之后一般就基本恢复。

而这一次对朝鲜的制裁,不仅涉及朝鲜最为重要的煤炭出口,其执行力度也空前严厉,再加上最近国际军火市场行情冷淡,没有给朝鲜出口大量弹道导弹的商机,都导致朝鲜仅有的外汇主要收入受到沉重打击,其国内的许多经济活动甚至民生项目也深受影响,朝鲜向国内发表这篇社论,既有发泄不满之意,也是在向朝鲜国民交代经济形势受挫的原因。


从删节内容看,朝鲜在看待中朝关系上存在着明显的本位主义情绪:在朝鲜的世界观和历史观看,朝鲜半岛既然同属一家,朝韩两个政权就不能并立,在朝鲜眼中的韩国政府,虽然占据的国土面积与其差距不大,但其性质却与退据台湾的所谓“台湾当局”一样没有合法性。中国既然作为朝鲜的盟友,理论上就不能承认韩国的国家政权,更不能与韩国发展外交等方面的关系。因此中韩建交对朝鲜在“情感上”带来的损害是巨大的。

不过朝鲜的这种表态与其说是对中国政府的批评,不如说是对中国疏远朝鲜表达的“不满”,作为对比,苏联在1990年也与韩国建立了外交关系,朝鲜同样曾经激烈反对,但随后也只能选择接受。时至今日,朝鲜虽然还时不时与俄罗斯存在一些外交互动,但两国的外交和经贸关系显然不存在弥补中朝关系的可能。与每年几十亿美元的中朝贸易金额相比,俄罗斯与朝鲜的贸易数量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

尽管朝鲜在上世纪90年代曾经通过俄罗斯大量引进了弹道导弹技术甚至样品,至今朝鲜也一直通过地下渠道从俄罗斯获得包括雷达元器件、弹道导弹和防空导弹产品和技术等,但根据俄罗斯前不久的消息,今年年初两个月的俄朝贸易额增长了73%,对朝出口更是增长了15倍,但总金额是多少呢?加起来不到2000万美元!推算到全年,俄朝贸易额也很难达到2-3亿美元的规模。

加上时至今日,朝韩关系与陆台关系根本不存在可比性,俄罗斯、伊朗等于朝鲜关系不错的国家也都和韩国有着外交关系,以这一理由单独“苛求”中国得不到任何好处,出于这样的原因,朝鲜虽然心中不满,但也知道国际“大势”,并不希望这样的怨气全部直接被中国方面接收到,所以出于实用主义的角度在中文版里删除了这些内容。

另一点可以发现的,则是朝鲜在中朝关系中错位的“有恩”心态。朝鲜认为,朝鲜和中国一起对抗“联合国军”,之后又长期处在冷战前沿与美韩军队对峙,不仅帮助中国分担了许多压力,也为保护中国的东北地区做出了贡献。也正是这一观点招来了《人民日报》微信公号所谓“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半岛怎么会爆发战争?中国卷入其中,付出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引发了中美长达20年的对抗,甚至使两岸问题搁置至今,中国承担了朝鲜当年‘任性’与妄动的大部分成本”的负气说法。当然,局限于媒体的专业水平,这一说法是否科学明显值得商榷,笔者更多认为这是“骂战”之中的斗气说法。

不过也可以看出,按照朝鲜的说法,朝鲜为中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担负了巨大的牺牲,正所谓“长达70多年在反美对抗战的第一线艰苦作战,挫败美国的侵略阴谋,为维护中国大陆的和平与安全做出贡献的到底是谁”。在朝鲜眼里,中国政府“先向朝鲜表示感谢才合乎道理”,而没有感激与回报令人愤怒。在朝鲜史学界,正如前一阵在中国境内流传的一本介绍朝鲜在中国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帮助中国的书里认识的一样,对朝鲜对中国的帮助有着过度夸大的倾向。朝鲜战争作为中朝两国在战略利益上高度契合的时期,中国派兵参战最后却被朝鲜自我解读为朝鲜保护了中国。

而在停战后至今,特别是冷战结束至今,尽管中国政府拒绝成为朝鲜的保护国,但朝鲜之所以能够存在至今,在几次半岛危机剑拔弩张之后能够度过危机,难道真的是几十万手持AKM,操作着过时战斗机和潜艇,走起正步来体重把自己颠得一跳一跳的朝鲜人民军的艰苦作战所得,而和包括数百枚核弹头在内的世界第二强大武装力量毫无关系?这个问题笔者看来根本无需回答,毕竟答案实在明显不过。

笔者曾听到过一个不那么恰当的玩笑,如果说韩美关系中韩国的表现十分像一条宠物犬,对美国“利用”韩国为其东北亚获得战略立足点的行动“感恩戴德”的话,那么朝鲜在中朝关系中的表现就更像一只猫,尽管人类可以喂养猫,但是喵星人才是人类的主人。

尽管中国每年都对朝鲜有为数不少的援助,成为朝鲜最为主要的对外经贸窗口,尊重朝鲜独特的世袭集权政治体制,并在事关朝鲜政权存亡的关键问题上支持朝鲜,但朝鲜总是以恩人的身份自居,不仅在各种问题上我行我素,同时还指责中国“给的不够多”,甚至出现过诸如中国提出可以向朝鲜提供“枭龙”战机,而朝鲜直接拒绝,点名要中国援助歼-10的荒谬事件。

如果说朝鲜发展核武器还多少有“独立自主国家的选择”的合理性,那么朝鲜这种以“大功臣”自居,进而要求别国对其感恩戴德,百依百顺甚至当牛做马的态度和想法,显然要为中朝关系的恶化负起相当的责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施洋

施洋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