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弹道导弹的液固路线之争

2017-05-21 10:37:5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有一个重要的话题被大伙儿忽视了,那就是有关弹道导弹的技术路线问题,对于当代许多国家而言,这一问题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也很可能涉及到严肃的“政治路线”问题。尽管对于一类武器来说,这样的说法可能不够“实事求是”,但本周我们要探讨的,就是这样一个涉及政治的技术问题。

与此同时,在即将举办的国际军事比赛上,与“坦克两项”这一标志性项目有关的消息也有不少,除了以色列和叙利亚这两个“世仇”国家可能要参赛外,印度代表队计划自带T-90坦克参赛的消息也给这场比赛增添了更多的看点。而相对的,中国对参赛所用的96B主战坦克也做出了不少改进。这种改进,对于96系列坦克未来在中国陆军中的发展,也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弹道导弹的路线斗争

弹道导弹发展到今天,已经衍生出了各种射程、各类发射平台的多种型号,其用途也从早期单纯的对地核打击发展到包括对地精确打击,钻地攻击,大面积子母弹杀伤甚至反舰等多种用途。不过弹道导弹的推进手段在全世界的范围里却在越变越少。固体火箭发动机因为其存在的种种优势,尤其是其发射前准备时间短的特点,成为了各种追求反应速度的弹道导弹的不二之选。

尽管在很多国家,液体燃料的弹道导弹仍然作为一种现役武器在承担着战略威慑或者战术打击的任务:中国的东风-4中远程导弹、东风-5系列洲际弹道导弹,俄罗斯的“撒旦”弹道导弹、“轻舟”潜射弹道导弹,以及诸多第三世界国家装备的“流星”系列、“高里”系列、“火星”系列等各种基于“飞毛腿”弹道导弹发展而来的中程或者短程弹道导弹;但乍看起来,固体弹道导弹仍然在不断扩大自己的领地。

中国的东风-26系列中远程弹道导弹和东风-41弹道导弹都是固体弹;俄罗斯潜射的“布拉瓦”和陆基的“亚尔斯”也都是固体弹道导弹;就连伊朗和巴基斯坦,其新一代的“泥石”、“沙欣”系列弹道导弹也实现了固体化;而“北极星1”、“北极星2”以及几款更新的固体弹道导弹发展规划模型,则表明世界上最后一个在大规模发展液体弹道导弹的国家,也已经决心将固体弹道导弹作为未来的发展之路。

太阳节阅兵式上的朝鲜“北极星2”展示已经说明了这一趋向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有路线问题呢?理由其实很简单,远程固体弹道导弹不是那么好做的。

虽然比起液体发动机,固体发动机结构简单、安全性好、入门门槛也很低——不少国家所谓的“弹道导弹”就是从比技术水平还不如中俄远程火箭炮的固体炮兵火箭开始,放眼望去,大小尺寸和当年的“长矛”导弹类似,射程几十公里到百余公里的炮兵火箭几乎遍地都是,连当年被制裁的伊拉克都研制过好几款。但是因为固体发动机先天存在燃烧比冲较小、燃烧延续时间较短、整体燃料质量大等问题的困扰,想要造出一款大型远程弹道导弹,就需要更高级的燃料技术、发动机设计技术和制造工艺,其技术难度就会直线上升。

且不要说伊朗、巴基斯坦这样的中等国家的固体发动机技术突破基本都是依赖大国技术输入,就算是五常,除了美国之外,在固体弹道导弹上也并不是一帆风顺。苏联的第一型海基固体洲际导弹就是体积巨大射程不足,陆基固体洲际导弹也是一点点摸索而来,直到解体前的“白杨”才算是大功告成。

中国著名的远程固体弹道导弹开山型号东风-31更是在中程固体弹巨浪-1(东风-21)基本定型,配套的固体发动机点火成功,液体洲际导弹下马让路,航天工业集中资源攻关的情况下,经历了超过20年的发展才基本成熟。不难看出,即使有了中程固体导弹的技术积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目标,也需要一般的中等国家付出天文数字的资金和以十年计的时间。

俄罗斯的“布拉瓦”导弹去年的试射也出了问题,这也侧面说明了固体洲际导弹的难度之高

相比之下,液体导弹虽然有着准备时间长、燃料有剧毒等问题,但其燃烧的比冲大、推力强劲、持续性好,特别是在给导弹增程的时候技术难度相对较小,过渡比较容易。这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中国在第一代战略导弹体系构建中提出的“八年四弹”规划,尽管这一规划因为“文革”的干扰和其他原因,实际上用了大约15年才初步实现了最初的目标(以1980年东风5号的全程试验为标志),但客观上为当时技术基础较为薄弱的中国提供了从中短程到洲际导弹的四种不同射程、性能达标的弹道导弹。证明其技术路线和理念都是可行且有效的。

中国航天事业创建60周年航天科技成果展上展出的东风一号、东风二号甲、东风三号、东风四号、东风五号族谱图,“八年四弹”规划原计划为从1965年至1972年用8年时间研制出东风二号甲中近程导弹、东风三号中程导弹、东风四号中远程导弹和东风五号洲际导弹


相比中国这种上世纪50年代开始就从V-2档次的弹道导弹开始一点点自行研制,发展完整弹道导弹体系的大国而言,一些直到上世纪70年代才开始试图在这一领域有所作为,且技术积累不那么雄厚的国家,往往会选择当时世界上能够获得的成熟型号,通过仿制作为开端。这就是为什么包括伊朗、伊拉克等很多国家的早期弹道导弹都以仿制和改进飞毛腿作为开始。

这种技术思路好处很明显,不仅短平快,还能迅速建立起可用的短程弹道导弹力量。当然这样的问题也很突出,就是所有的改进都只能依赖飞毛腿的技术,没有太大的出息。无论是“侯赛因”还是“流星”,加长弹体,增加燃料,用载弹量换射程的游戏在射程超过1500公里以后基本就没有空间了。

虽然之后还有什么加粗飞毛腿的“劳动”,但如果想要进一步拓展性能,研制比如2000公里甚至射程更远的弹道导弹,在固体导弹技术没有突破的情况下,要么换一种性能更好的样本继续山寨,要么重新来过完全自主研制。

在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以后,随着解体后混乱时期流散出来的R-27液体潜射弹道导弹就成为了这种“性能更好的样本”,虽然R-27确实是一种射程2400-3000公里级别的中程弹道导弹,且还具备水下发射的能力,理论上可以同时解决对中程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的双重需求,但作为一种“性能更好的样本”,R-27在很多时候过于高端了。

作为一款要兼顾射程和导弹长度的旧式液体导弹,R-27采用了一些相当极端的设计,包括发动机直接放在推进剂箱体内的浸入式发动机设计,以及对工艺要求很高的闭式循环发动机。对于一个只掌握飞毛腿技术的国家而言,这样的设计本身难度太大,从后来的试验看,明显影响到了导弹的发射成功率和稳定性,同时对于陆基导弹而言又没有什么必要,只是因为仿制产品的原始设计如此,而“改动原始设计要慎之又慎”而已。

仿制R-27到这份儿上,“短平快”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只是因为仿制R-27作为最高领袖的要求,已经超越技术需求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加之早期仿制投入的大量沉没成本让放弃这一项目的代价越来越高。当后发的固体燃料弹道导弹也已经做到了差不多的技术水平时,这一项目实质上已经成了一块鸡肋。

朝鲜新测试的火箭发动机已经从完全模仿R-27改成了保守设计,这等同于宣布仿制的最终失败

这时候,放弃直接仿制现有产品的幻想,老老实实从液体发动机开始重新研制一款液体动力弹道导弹,尽管其性能指标一降再降(基本相当于从东风5缩水成东风4),但对于一个之前只是在不断仿制中程导弹以下现有产品的国家而言,这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了。而对于敢于打破之前最高领袖的政治正确,另起炉灶的行动本身,就已经是一场重要的政治路线变更了。

坦克两项的新变化

对于已经进行了好几届的俄罗斯国际军事比赛的核心比赛“坦克两项”而言,本来2017年的比赛看起来会有些尴尬:一方面,俄罗斯的T-72B3M作为连续3届比赛出场并且夺取冠军的“作弊车”,其优势主要集中在跑车上(其动力系统的功重比应该是俄军现有坦克里最好的),但优势却越来越小;另一方面,中国连续三年参赛都派出了不同的主战坦克,从96A型到96A1型再到96B型,中国在96系列坦克的升级道路上,针对比赛的需求,已经把该做的改进基本都做了。

如果说中国代表队今年还要让坦克有明显的变化,那么可能只有动用99A主战坦克或者新型的轻型坦克了。当然,这种技术上的巨大进展在赛会组织那里就不可能获得通过,所以今年解放军代表队还要继续带着96B主战坦克上场比赛,但对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军迷们,如果装备上没有什么看点,显然这比赛就差点意思。

好消息是,印度代表队将为我们带来新的惊喜。作为同样多次参加“坦克两项”比赛的代表队,印度表示今年要带上本国军队装备的T-90S主战坦克参加比赛,而不是继续使用东道主提供的T-72B3坦克。个中原因其实很容易理解:印度不想再用性能矮人一头的坦克做比赛中“注定的配角”,而想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改善自己的比赛装备。

从比赛观赏的精彩程度来看,我等吃瓜群众最盼望的估计还是印度把“阿琼”带来参赛

T-90S采用的是俄罗斯V-84MS型柴油机,最大功率735千瓦,吨功率15.96千瓦,而标配的T-72B3使用的仍然是T-72B系列的V-84-1柴油机,最大功率626千瓦,吨功率14千瓦。虽然这一数字仍然低于T-72B3M,但是毕竟也算是不小的升级,至少在吨功率上已经和中国的96B达到了同一水平。如果印度坦克兵能够出色发挥,弥补坦克传动系统上的代差的话,提升比赛中的成绩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同样值得期待的还有,目前尚不能确定是否参加“坦克两项”的以色列代表队。作为“梅卡瓦”系列坦克的诞生地,以色列坦克独具的特色一直是看点之一,而曾在中东吊打阿拉伯联军的以色列装甲兵本身也一直是“地区传奇”级别的存在。无论以色列代表队是否自带装备,只要他们能够来参加坦克两项比赛,就是十分值得期待的。

当然,中国代表队的准备工作同样值得期待,虽然中国队这次参赛的依然是96B主战坦克,而且还是去年参加比赛的那一批,但从此前中国队训练的影像资料看,这些96B坦克还是有针对性的进行了升级。


央视播放的我军参赛团队的训练视频

参赛的96B坦克更换了一根新的炮管,并在火炮根部安装了自动校炮设备。这显然是吸取去年坦克两项经验的针对性改装。根据去年比赛现场的消息,东道主在比赛前限制各参赛队只能给每辆坦克使用3发炮弹校炮,似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队在比赛前几日的发挥。类似的改进还有诸如通气管高度和外形的改进,应该也是根据去年比赛在过水障等项目中的经验做出的改装。

由于俄罗斯阿拉比诺赛场的搓板路比普通搓板路高度差更大,对坦克的悬挂系统的损害也更加剧烈,因此去年比赛在决赛中中国队出现了一辆96B在过搓板路时碰掉了一个负重轮的情况。尽管最后96B依靠优秀的性能带病回到终点更换备用车,但出于这样的前车之鉴,这次参赛的96B相比也会对第一对负重轮的悬挂系统进行额外的加强。

炮长专业训练场训练中坦克内部情景

至于96B坦克的火控系统,由于此前并没有太多资料介绍相对于96A有了什么改进,因此我们目前也无从得知这次改进的96B在火控系统上是否还有更多的升级。不过从目前透露的情况看,96B的炮长位置上多了一个尺寸不小的液晶显示屏,而这一设备至少在96A坦克上还是没有的。可见至少96B在提升坦克的信息化作战能力上有不少的提高。

说了那么多96B的“赛场改装”,但另一个问题同样也不得不谈,那就是96系列坦克的发展前景。在中国陆军已经有99A主战坦克和新型轻型坦克两款重量不同,且性能同样优秀的主战坦克的情况下,是否还需要96B这样的一款坦克?

回答这个问题的,不应该是什么99A或者新轻坦,而应该是那些已经在部队服役好几十年的“五对负重轮”。前一阵子,一部考证向的视频在军迷之间传播甚广。作者仔细考证了我军在本轮部队编制调整前的装备情况,初步统计下来,我军目前装备的各型59式坦克(从什么都没有改的白板59到59D再到所谓的59A2SEP)总数仍然高达2000辆以上,而实际上我军在90年以后基本就没有批量生产过59式坦克,90年代末期的59D型坦克,实际上全部是由现役的59坦克在部队下属的修理厂,使用厂家的升级套件自行改装而来。

长达31分钟的考证视频以比较戏谑的方式数了数我军现有59的“户口本”

同时视频也说明了一个现实,在我军陆军装备日新月异的同时,老式“五对轮”还有接近2300辆需要换装

与出口之后火力升级、火控升级、动力升级防护也升级,“远看炮塔吓死人”的59式版本不同,国内的自用型59坦克和其改进都十分有限。这样的坦克完全无法满足现代化战争的需求,继续要更加先进的坦克取而代之。

不过99A也好,新轻坦也好,作为中国军队地面装备新技术的集大成者,二者重量差了十几吨,但是价格的差距却并没有那么大——都是非常贵。尽管目前99A的年产量已经突破了三位数,新轻坦未来的产量也不会太少,但在他们分别以一年2-3个营的速度对解放军精锐部队换装时,仍然需要一种足够优秀且价格有限的经济实用型坦克,用来填补数千辆59式坦克退役的空间。

至于96B的性能,在经过防护、动力和火控系统的全面升级后,现在的96B已不是96那时候的所谓“最先进的二代车”,而是一种在二代坦克基础上开发的第三代坦克,而相对解放军最先进的坦克,96B点价格显然相当厚道,这时候,谁是替换老59最好的接班人,答案显然已经呼之欲出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施洋

施洋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