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一周军评:2020,解放军的新目标

2017-10-22 10:22:0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全世界最重要的大事件,毫无疑问就是正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作为每五年一次,对中国共产党对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方方面面未来发展做出规划的关键性会议,本次会议又因为中国共产党对中国发展“新时代”的论述与对未来发展目标的全面调整而显得意义重大。对于中国军队而言,十九大报告中对中国军队做出的新时期发展目标规划同样十分重要;而在大陆对岸的台湾,正在如火如荼开展的所谓“国舰国造”计划又遭遇了各种糟心事的冲击,为什么所谓自主建造这条明明正确的路子,在台湾最后搞成了这个样子,也是值得探究的情况。

眼前目标和未来期望

本周三,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开幕。习近平代表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作了题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报告。作为五年一次,代表身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向全党全国指明国家未来发展方向和目标的总纲要性报告,这份长达3万多字的报告涉及了党和国家建设的方方面面,其中关于中国军队建设的内容大约有近1000字。与十八大报告中军队建设内容相比,这次的内容在字数上稍有减少,但在所涉及和提及的内容上,却出现了进一步的增加。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军队建设目标上的变化。

军队建设目标的确立,往往反映了一国军队在这一时期的现状特点与指导思想。在十八大报告中,有关军队建设目标的描述,集中体现为“按照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三步走”战略构想,加紧完成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双重历史任务,力争到二〇二〇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一句。这其中的“三步走”战略构想是江泽民同志于1997年12月提出的,其基本时间节点是与当时对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发展进程规划基本一致。其内容包括第一步,从现在起到2010年,用10多年时间,努力实现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提出的各项要求,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打下坚实基础;第二步,21世纪的第二个10年,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增长和军费的相应增加,加快军队质量建设的步伐,适当加大发展高技术武器装备的力度,使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有一个较大的发展;第三步,再经过30年的努力,到21世纪中叶,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而针对十八大时期的具体目标,则是加紧完成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双重历史任务。

无论是战略构想,还是2020年的目标,都具有十分浓郁的时代烙印和老一代中国军人的传统思维。1997年的战略构想中,武器装备毫无疑问是最为核心的内容,毕竟这一时期从技术水平或者实际装备角度看,解放军无论是与当时世界先进水平的美国等西方国家,还是与台军或者日本自卫队等明确假想敌相比,都存在着建国以来少有的巨大差距。在美国已经试飞YF-22好多年,美国陆军早就全面换装M1A1系列主战坦克,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已经开始规划退役,甚至连台湾都开始生产装备第三代战机的时候,1997年的解放军还处于只能引进三代战机,且空军半数以上战斗机还是歼-6,陆军别说第三代坦克,就连焊接炮塔和125毫米炮都没有,海军连进口的编队防空导弹都刚刚尚未交货甚至连造舰都要挪用其他项目结余的时代,增加经费投入和改善装备水平几乎成了军队现代化的全部内容;而在十八大时提出的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历史任务中,尽管加强海空军建设在思想和行动上都早已付诸行动,但“大陆军思想”仍然十分明显,因为“机械化”这个定语,从一开始就不是形容海空军,而是陆军现代化程度的。

台军F-16首架于1996年7月出厂

以“开封”为代表的051型驱逐舰刚刚换上“海响尾蛇”

于是在十九大的报告中,对于2020年的目标进一步调整为“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这多出来的最后一句,所涵盖的内容又进一步,在陆军之外,不单单是指传统的海空力量,而是进一步将这些年在军改中“晋级”的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与此前的三军相统筹,从而使军队不仅成为保卫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上的关键力量,还能够成为在海外保障国家利益和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重要支撑。

当然,对于2020年的这个目标而言,陆军的机械化和信息化依然是十分重要的,这也就是我们在过去数年的时间里看到的对于中国陆军而言一连串的改革。这种改革不仅全面从领导机关领域改变了过去四总部代行陆军领导机关职务的局面,也对解放军陆军的野战机动部队进行了全面的编制重组。从这个意义上,无论是互联网上还是港台等境外媒体,甚至是台军学术机构在内的许多对中国军队陆军编制改革的分析中,所谓“XX集团军更名为XX集团军”或者“XX集团军被裁撤”的说法,与其说是没有搜集到有关军改的准确信息,不如说是低估了这一轮军改的魄力。

当然,2020年对于我们所有人而言就在眼前,而随着三军在编制体制上的军改动作接近尾声,根据现有我军装备的换装和列装速度,我们大概可以展望一番在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的解放军几大军种的风貌。

既然“机械化”最早是形容陆军装备的,那么经过整编过的13个陆军集团军自然是实现机械化和信息化的重中之重。之前集团军番号继承自建国前夕解放军开始实施的统一番号,建国后经过数次裁军缩减到18个集团军,每次裁军所带来的编制改革和调整在这些集团军上都带来了不同的变化和影响,这也导致了我军虽然在本轮“师改旅”之前就已经有很多旅级战斗部队存在,但这其中既有早年由乙种步兵师保留技术装备裁减步兵单位而来的摩托化步兵旅,也有为了作战指挥方便而将装甲师拆分而来的装甲旅和机械化步兵旅,各集团军之间不仅在旅的质量上参差不齐,连集团军一级师旅单位的数量和种类都不一致。而此次军改之后,各集团军在军一级编成的合成旅数量实现了一致,其装备方向也从以前的有什么装备什么转向了有全局规划、有体系构建的重型、中型和轻型合成旅装备体系转变。虽然在目前的阶段,一些合成旅拿59式对付的情景依然存在,但随着全军正式确立新编制体制和装备数量的需求,更多包括新轻坦和99A主战坦克、04A等新一代步兵战车在内的装备也将批量换装,相信在2020年前后,伴随我军半个多世纪的59式坦克系列将真正走入博物馆,取而代之一支“连96式都算老装备”的全新陆军。

海空军的情况中,除了空军团改旅带来的作战编制体制变化,这两支依靠装备的军种未来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以四代机为核心的新一代作战体系的编成以及以航母为核心的远洋战斗编队的形成。对于前者,随着歼-20战机正式交付中国空军,我们这一项目的核心关注点已经从早年的完成各项试验,转向歼-20批量生产和交付部队的速度和规模,以及中国空军对本国第一款隐身战机的战术战法运用。实际上,装备“太行”发动机的歼-20战机的出现和试飞,既表明中国航空工业在完全的航空自主方面迈出了更加坚实的一步,也表明中国空军对歼-20战机装备数量和速度的需求,明显超出了我国目前所能引进俄制航空发动机的规模,接下来的三年里,中国空军第一批战斗部队将成建制接装歼-20,他们在运用歼-20方面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显然是最值得我们关心的;而在海军领域,虽然3年时间对于近年来一直“下饺子”的中国海军来说意味着很多的可能性,正处在关键阶段的两栖攻击舰、新一代核潜艇甚至下一艘国产航母都有可能在船台上甚至舾装码头上露出真容,但对中国海军来说,真正有望在2020年前交付海军并开始形成战斗力的,还是那几艘已经下水的052D、055和第一艘国产航空母舰。在2020年前后,中国海军将真正拥有以两艘6万吨级航母为核心的海上力量,而最早下水的055型导弹驱逐舰也将交付入列,中国军迷们畅想多年的理想中国海军的开始,很可能就是这个样子。

当然,除了这个并不遥远的2020,十九大报告还第一次在2020年到21世纪中叶,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之间,为中国军队指出了同国家现代化进程相一致,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事人员现代化、武器装备现代化,力争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全新目标。这一表述方式的修正,不仅表现出中国共产党对当代现代化国防和军队定义更加深刻的体会和认识,也反映出不断发展的中国军队为本国在本世纪中叶建设目标更加具体的需求和定位。这其中,对2035年目标的描述中不仅包括了武器装备的现代化,也包括了军事理论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事人员现代化这三项对于军队建设很重要,但普通人甚至没有建设现代军队的国家所无法体会的内容。

当然,比起近在咫尺的2020,,2035年的世界需要或者会发展出什么样的武器装备,恐怕我们现在是很难做出准确判断的。不管是现在我们觉得值得期待的更先进的五代半战机,第四代主战坦克,新一代步兵轻武器,高超音速反舰弹道导弹等,到那时很可能都已经变得稀松平常,唯一可以预期的,可能只有结构极为复杂,建造周期长的核动力弹射航空母舰而已。因此现在展望2035年的武器装备,可能还为时尚早。

根据卫星照片推测的中国高超音速无人试验机外形

“国舰国造”快失败了

最近一段时间,台湾的所谓“国舰国造”项目又成了台湾媒体的焦点,原因是目前承建6艘新型猎雷舰的台湾庆富造船公司被媒体怀疑涉嫌利用猎雷舰标案,两年间通过以庆富公司名义向银行贷款、向关系企业借款等方式,取得不实的增资证明文件,使公司资本额从5亿多元增加到40亿元。随后台调查部门大举搜查公司,庆富传出将申请破产,150亿元的和银行联贷恐变呆账,而媒体则纷纷担忧一旦公司破产,台军的6艘猎雷舰可能就要彻底打水漂了。

据台媒报道,庆富获得猎雷舰订单是靠抽签得到的,这到底是“老天保佑”还是其中有什么猫腻就不得而知了

台湾的“国舰国造”目前已经成为民进党博取工业界支持的一个重要的计划,光看这个计划,台军的确是雄心勃勃。包括4艘6000吨级“小神盾”舰、2000-2500吨级的新一代护卫舰、自主建造的6艘以上的常规潜艇、2艘船坞登陆舰、7-11艘“沱江舰后续量产舰”,6艘猎雷舰等等等等……从规模上看可谓不小,从台军自身来看也确实有需要:台军目前的主战舰艇要么是世纪之交建造的护卫舰和导弹艇,要么是世纪之交从美国引进的老舰,前者经过十几二十年的使用,已经步入舰艇寿命的中后期,需要考虑替代舰的建造计划,后者则早就已经是“超期服役”的老船,更新换代的需求更加迫切。

按照台湾方面的设想,台湾这些年来也确实一直在建造各类军用舰船:上世纪90年代建造了“成功”级护卫舰和“锦江”级巡逻舰,2003年至2009年建造了“光华六号”导弹快艇,2012年至2015年建造了大型综合补给舰“磐石”舰,现在又在筹建“沱江”级的后续舰艇。加上台湾本土仍然有一定水平的民船建造技术,看起来继续“国造”舰艇似乎不成问题,但这回的问题在于,扫雷舰真是一点也不好造。

在大多数舰艇类型中,扫雷舰既不是吨位最大的,也不是造价最高的,但却是单位吨位最高的水面舰艇之一。这其中的原因也很简单,猎雷舰一方面要具备昂贵的搜索和猎雷设备,包括导航定位系统、探雷声纳和电视摄像系统,以及遥控灭雷具、可变螺距桨操舵系统等,同时在建造时为了控制本舰的磁场特征,不能使用钢铁,而必须使用比如木材或者玻璃钢等复合材料制造舰体,而为了抵御可能的水雷爆炸冲击,猎雷舰的结构还要比普通水面舰艇更强,这不仅抬高了造价,在技术上难度也要比普通水面舰艇更大。美国海军于1990年开始建造的12艘鹗级猎雷舰,每艘的造价在当时都超过1.2亿美元,而其吨位仅有880吨;印度海军向韩国订造的12艘猎雷舰吨位不足900吨,总价高达50亿美元;日本海上自卫队最新订造的一艘猎雷舰排水量770吨,价格也高达1.56亿美元。可见对于一艘高性能猎雷舰而言,如果所在国具备设计建造的能力,那么1.5亿美元左右的价格是可能的猎雷舰造价底线;而对于没有建造扫雷舰能力的国家和地区,如果舰上的各种设备都要外购,那么价格水涨船高不仅是必然结果,甚至能否控制得住也是一大问题。

美军鹗级扫雷舰

AN/SLQ-48遥控灭雷具

而台军给这6艘猎雷舰定下的预算是350亿新台币,大概就是10亿美元左右,单舰造价大约1.6亿美元。说白了,台军不仅自信本国的造船企业能够建造猎雷舰,而且还能以差不多比较省的高效率完成这一合同。

而接单的这家庆富造船厂,尽管说起来船厂是“台湾第一家能够建造国际标准之油品轮及各式不同用途之船舶民营造船厂 ”,但猎雷舰所需的加强型玻璃钢造船工艺,实际上船厂并不掌握。也就是说,庆富造船厂必须先建造加强型玻璃钢造船设备,然后才能建造这些猎雷舰。按照台湾媒体的说法,建造一套加强型玻璃钢造船设备的成本大约是20亿新台币,也就是6000万美元左右,按照羊毛出在羊身上的理论,这20亿当然是在350亿的预算里出,也就是说实际上这6艘猎雷舰的单舰成本只允许有1.5亿美元。当然,这套需要一年时间安装调试的生产线,到现在为止连影子也没有见到,无怪乎大家都担心庆富造船厂没办法如期履约。

再来说回猎雷舰本身,所谓台湾“国造”的猎雷舰采用的设计,并非台湾自己开发,而是意大利“勒里西”级扫雷舰改进而来,因此首制舰的建造工作不仅要放在意大利,而且相关的专利费用等也肯定分文不能少,如此算来,这艘首制舰的价格显然应该更高,以至于必然会压低后续在台湾建造几艘舰的价格,而这样一来,庆富造船厂等于要在自己从未建造过类似舰艇的情况下,不仅保质保量按期完成,还在造价上显著低于国际平均水平。这样的好事,恐怕也只能归咎于“台军想得美”系列了。

至于现实中庆富造船厂资质不全,违规贷款,甚至涉嫌套现洗钱导致项目资金紧张等种种问题,更是让整个项目雪上加霜。

类似的情况在整个“国舰国造”的各个项目中都有发生,台军一方面技术和资金不足,面对自己未曾建造过的全新舰种,无法给出充足的造舰预算,让船厂能够进行技术升级;另一方面,台军对各类舰船的性能又有不切实际的高标准,要求这些舰艇在造价足够低的情况下,具备强大的火力和优良的损管能力。如此一来,有技术能力的船厂因为造军船无利可图纷纷望而却步,只有那些缺少技术和资金的船厂才愿意投标。导致台军的船坞登陆舰在这样的情况下连续三次招标而无人中标,猎雷舰则只有未曾建造过军船的庆富船厂中标,建造中闹出各种岔子自然也就毫不奇怪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施洋

施洋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