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情:告别歼-7,我们还要多久?

2018-02-18 10:15:02

今天是大年初三,在过去的一周里,虽然中国人民都在享受年节假期,但是这既没有妨碍中国军队在年节期间进一步发展本国的力量,也没有减缓全球各国的军事动向,这其中,中国军队新年里那些让人“心疼”的旧式装备毫无疑问成为了一个话题,而需要多少钱去换掉它们,自然也就成了一个重要的话题。

今年春节晚会上,装备歼-7的南部战区空军95156部队向全国人民拜年

告别歼7,中国还需要多久

在春节前夕,中国空军以一种超乎大多数军迷想象的方式,高调宣布了引进的苏-35战机形成战斗力以及国产五代机歼-20战机交付作战部队这两个期盼许久的重要时间节点。而就在大家为解放军新一代先进装备开始形成战斗力的时候,大过年向全国人民拜年的南部战区95156部队却让大家伙“心疼”了好几秒。原因无他,这支部队拜年的时候,身后装备的依旧是连双三角翼也没有的歼-7系列战机。

无论是按照所谓的俄标还是以前大家习惯的美标,歼-7系列都是不折不扣的二代机,95156部队装备的早期型歼-7航电系统更是连简单都谈不上,只能用简陋来形容;在五代机空战已经成为一个迫切需要研究的课题之时,这些老伙计的升级目标还十分地“朴素”:装备雷达;而具备“普世”的超视距空战能力(而不是中国特色的“有PL-8就有超视距”)则只能作为一种奢望深藏在心中了。尽管有不少网友仍然会觉得歼-7“起飞准备时间短”或者“节省经费”,但很多时候这只是乍看如此的美好愿望:苏系二代机维护不便、整备程序复杂,出动速度并没有显著优势;而旧式机体结构和涡喷发动机的短寿命则让这些飞机的全寿命成本便宜不起来。虽然歼-7的采购价格在停产前确实不高,但这种低价实际是用其低性能交换而来。而在解放军要全面实现现代化的目标之下,规模在500架以上的歼-7机群的未来,已经成为中国空军战斗力全面提升的巨大挑战。

歼-7G原型机,这也是歼-7系列最后的改进型

其实军迷们早就看这些各种各样的歼-7不顺眼了,各种替代歼-7的想法也是层出不穷,这其中最有人气的,是早年的“枭龙”替代歼-7和近年来盛行的教-10战斗入门型两个设想。这其中的“枭龙”设想比较接近于印度用“光辉”轻型战斗机替代米格-21,只不过“枭龙”的研制更加成功,性能也远比“光辉”靠谱,而且能够让这些使用歼-7的部队以比较低的成本获得超视距空战能力;教-10战斗入门型则有更好的发展潜力,成本上可能也更加理想,但是现有的型号可能还是和歼-7一样,只能使用近程空空导弹,因此最后这些飞机在实战中所能执行的任务可能不会比现有的歼-7更多,仍然只是一种“保编制”和“积累飞行经验”的辅助飞机。而如果想在教-10基础上再进一步,开发一款像台军“经国号”一样的轻型战斗机,则不仅又回到了“枭龙”方案的老路上,其成本和时间显然也更不合适。

上世纪80-90年代的相当一段时间内,歼-7是中国空军唯一具备现代化改装潜力的成熟可靠的国产战斗机

中缅边境发生炮击、轰炸越境事件时,进驻前沿机场的仍是歼-7II系列(歼-7H)战斗机,这些战机加装了霹雳-8导弹和火控雷达,但仍改变不了其早已落后时代的本质

最后看来,解决挑战的方法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取巧之路,无非是继续量产进行换代,在最后的歼-11B+完成后,中国航空工业为空军提供的战斗机已经全部是四代半或者五代机,而其年产量也已经接近百架,即使算上现役歼八系列,在2025年前后让这些“老型号”(其中不乏2000年以后生产的“新飞机”)退出现役也是十分现实的。随着国产歼-20战机的年产量逐渐增加以及第二款国产五代机的走上正轨,中国空军的换装结构总算能够接近超级大国。

当然这种“接近”一点儿也不值得大家伙松口气,因为在2025年后,中国空军虽然终于摆脱了各种各样的二代机,但三代机老化的问题几乎是紧随其后地迎面而来:姑且不谈上世纪90年代中国空军引进,寿命早已几本耗尽的第一批苏-27SK和苏-27UBK战机,单就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中国引进的苏-30系列和许可证生产的歼-11战机而言,其服役年限在超过20年以后,同样面临着技术落后和寿命到期的困境,而考虑到这些战机的升级效费比并不高,似乎继续采购更加四代半或者五代机加以替换,在逻辑上才是比较合理的选择。

中国空军歼-11和部分苏-30MKK战斗机,在雷达罩位置有“虎鲸”涂装,是识别这些安装老式倒置卡塞格伦天线雷达战斗机的最简单方法

苏-27、歼-11、苏-30MKK系列战斗机使用的用倒置卡塞格伦天线的N001雷达,技术水平上讲,和F-4E上的AN/APQ-120属同代产品

歼-11B采用平板缝隙雷达天线的1493雷达,已经达到和美国F-15战斗机的AN/APG-63相似水平

而这又牵涉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当代先进战机领域自然存在的价格骤增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在西方可算是一个“普世”的问题,除了美国以外,几乎所有的国家在当代进行战机的彻底更新换代过程中,都伴随着战斗机数量的大幅度减少和战机部队编制的迅速缩减。当然这其中有所谓防务压力减小以及军费预算缩减的原因,但相比军费的停滞甚至缩水,战机的价格直线上涨,显然已经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

F-15E战斗机在2000年前后美国空军采购的时候,其单价大约在5000万美元上下,而同时期采购的F-22战机的单价成本则基本都维持在2亿美元上下——当然美军预算里用的不是最便宜的飞离价格。从这个角度看,虽然多年以来大家一直在吐槽F-35那控制不住的价格,但从2019财年美军计划采购48架F-35A战机,预计预算49亿美元来看,其刨去研制成本后的生产成本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实际上实现了上世纪90年代上马JSF项目时对其价格的要求——虽然不是4500万美元,但确实与当代一些主流四代半战机的成本(2009年新加坡采购F-15SG的单价成本接近1亿美元,后来的沙特与阿联酋采购的F-15SA单价则铁定已经超过1亿美元)相差不大。也就是说,F-35所谓的“贵”,更多体现在其高昂的研制成本而不是生产上。或者说,美国的航空工业体系在交了大把学费之后,已经完全做好准备,像生产F-15一样(甚至是生产福特T型车一样)生产F-35了。

在付出昂贵的代价后,F-35的生产渐入佳境

类似的问题在中国目前的体现则完全不同,现阶段中国的航空工业虽然已经开始量产歼-20的所谓“A构型”,这一构型也在演习中发挥了令人震惊的巨大作用,但作为中国空军希望对抗甚至压倒F-22和F-35的核心型号,歼-20目前的状态显然离真正的“满意”还差很远。中国航空工业也尚未完全做好大批量生产歼-20的充分准备——这种充分准备不仅是指总装所用的脉动生产线和厂房,而是指全国从上到下为歼-20配套的航空工业体系。

这也可以从目前歼-20的价格上看出一些端倪。同样是一架双发重型使用先进航电系统和新一代机载武器的战斗机,歼-16和歼-20的价格相比就会“便宜不少”,其差距虽然到不了1998年美军采购F-15E和F-22时那种“天壤之别”(毕竟与生产高度成熟的F-15E不同,歼-16和歼-10C这类飞机同样是代表中国航空工业高水平,刚刚掌握量产技巧没几年的高端型号),但依然可以让军迷们上演A+B=歼-20的算术游戏。从这个角度看,目前交付的歼-20,不管已经有了多少架,本质上依然是中国航空工业专家们发挥主观能动性和“工匠精神”精心打造的一批批工艺品。

在歼-20仍然是最尖端装备的时候,这样的高投入和高成本都是必须要接受的,但当五代机技术开始批量生产的时候,如何让这些技术和产品“白菜化”,是又一道摆在中国军工人面前的难关。

目前我们的歼-20和当初美国F-22一样,还是集本国航空工业尖端技术和人员之大成,发挥“工匠精神”,制造的“艺术品”

实际上,不止是老战机的淘汰问题,一些不那么老的战机的现代化改进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成为中国空军需要考虑的问题。美国国防部在刚刚通过的2019财年军费预算申请中,就继续提出在2019财年投资10亿美元,对美军现役的F-15E和F-15C/D进行“雷达现代化项目”,通过用有源相控阵雷达替换F-15机队的平板缝隙雷达,将这些飞机的性能提升半代,从而提升他们在现代化空战中的生存率。而对于中国空军而言,随着最近的一系列军事演习证实了有源相控阵雷达系统对于现有的电子干扰系统有较强的反制作用之后,给较早装备平板缝隙天线雷达甚至倒置卡塞格伦天线雷达的换装新的有源相控阵雷达也成为空军战机现代化的方案之一。

不过这一方案的优点实际上同样突出。相控阵雷达本身作为一架战机火控系统的核心部分,本身的采购价格就要比传统雷达高很多,如果加上相关的电路、指挥、显示、电源以及散热设备的适应性改造,很可能出现花了大钱给战机进行了升级,最后却仅仅“续命”了没有几年的糟糕局势。而要能轻松愉快的改变这一问题,首先需要做到的,就是全面降低有源相控阵雷达这样关键装备的成本和价格。

美国对F-15的“延寿改装”,实际上是对F-15进行全面翻新,甚至有些飞机连中央翼盒都进行了更换,全机电缆更换,机内电子设备也全面更新,实际上已经是重新制造了一架飞机,这样程度的延寿改装,中国空军早期的歼-11可能享受不了

参加中泰联演的歼-11"中期改进型”战斗机实际上仅是安装了全向告警系统,雷达电子系统并未更换,仍是“倒卡”天线雷达,表明中国对于这些90年代生产的“老”歼-11的升级兴趣不大,尤其是歼-11的实际装备数量,也并不大

但利用14所新型有源相控阵雷达及相关航电技术,大幅度提升21世纪以来生产的歼-11B战斗机的效能,却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至少,也要让全军的歼-11系列能和歼-16一样,与歼-20配合作战

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个长久以来军迷们的认识误区:中国装备统统都是“白菜价”。

国产装备便宜么?我们一方面一直在高呼某些国产装备性能优越又白菜价,另一方面又看着解放军在采购各种武器装备的过程中强行试图降低成本的各种努力,某些时候,我们甚至还会遇到一些我们理解不了的,莫名其妙“昂贵”的国产武器。

比如本周某位在社交软件上发了许多画面的巴基斯坦飞行员手里的中国国产直-10武装直升机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作为当代少有能够完全自主研制武装直升机的国家,中国在这一领域的成果显然属于较高水平的集团,其技术水平不是那些和别国搞搞合作生产改进或者用别国现成动力系统甚至旋翼组件的国家所能相比的。直-10在整体性能上也处于国际上较为先进的档次,其机载武器、航电系统等也是可圈可点,中航工业的工程人员为了出口还特地将送往巴基斯坦测试的直-10的操作界面替换成了英文,可谓是想客户之所想的周到了。但是最终巴基斯坦仍然选择了土耳其的T-129武装直升机,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武装直升机“贵”。

中美向巴基斯坦提供的直升机是直-10和AH-1Z,这两种直升机性能相似,而巴基斯坦拿到手的价格可能也差不多(美国提供AH-1Z的部分资金可以走军援途径,相当于打了折)

土耳其T-129虽然性能非常LOW,但价格比中美的“高端”直升机便宜不少

然而正当土耳其准备数钱的时候,美国宣布海军陆战队的AH-1W作为“剩余物资”全面开放出售,巴基斯坦很可能以极为低廉的价格获取这种直升机,T-129很可能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种“贵”,并非指中国产品因为性能比外国产品优秀所以价高一分,而恰恰是中国国产尖端武器装备的成本较西方高,才导致了在同类产品中中国产品因为价格较高才缺乏竞争力。自然,这种高成本有时候是因为“国产化”之后在生产工艺甚至是产品合格率等问题上与外国先进水平相比有差距,有时候则是因为国产设备的原材料来源由于种种原因成本较高。同样的问题在中国的多款涡扇和涡轴航空发动机上都有出现,在立足国产的思维和事关国家安全的情况下,这种因为国产而带来的高成本在国内武器装备研制中往往可以被谅解,但在出口武器装备时就会成为影响成本的关键因素。

另一个会产生误解的理由就是所谓的统计口径不同。这其中很常见的误会就来自于关于中国海军舰艇的造价方面。我们所获知的外国舰艇造价要么来自于媒体报道中的军事采购合同,要么来自于某国国防部公开的预算采购价格。这两类预算中,前者往往因为包含了附属的弹药、人员培训、后勤保养等其他一揽子产品的价格而偏高,后者则比较符合舰艇大概的建造成本。

而我军的舰艇建造价格很多时候则是造船厂公布的大概数据,这一价格作为船厂这一承建方的预算标准,往往反映的是舰船在船厂建造中所涉及的费用,主要包括建造船体所需要的各种原料成本和建造过程中发生的费用,换言之,很多由军方采购后交由船厂安装的设备,包括舰载武器、电子系统等,船厂只发生了安装费用,而他们的采购成本生产成本自然是不计入船厂的建造费用的,如此一来,这一数字作为舰艇实际的价格,其科学性就值得怀疑了。当然,即使算上武器装备和电子设备的价格,在整体性能指标与其他国家海军取舍有所不同的情况下,中国海军舰艇的整体造价和性价比依然有其突出之处。但真要觉得中国造船工业“无中生有”能够用别人几分之一的价格造出比别人还要先进的战舰,那可能还真有点强人所难。

网上有人宣称055的价格仅相当于美国同类舰的几分之一,其实这是“统计口径”的游戏而已

其实,如果刨除美国昂贵的“制度成本”,中美两国制造先进军事装备的成本是相近的,中国并没有什么“法术”,能用几分之一的成本造出和别人质量相同的装备来

在航空工业领域,由于高技术、新材料比船舶工业更加密集,先进战机对各个领域的要求都会更高。很多时候往往还牵一发而动全身,经常是费力不讨好。比如去年网络上热议过一阵的金属铼,其对于航空发动机热端零部件的重要作用,中国并不是不知晓,但长期以来由于原料的缺乏和外购成本过于高昂,为了控制发动机的成本,国产“太行”发动机的叶片中铼含量要相比西方同时代的发动机低一半,而为了弥补这一含量降低带来的损失,“太行”发动机还使用了很多其他的稀土材料,虽然复杂程度增加,但整体表现还是不甚理想。而在下一代航空发动机上,金属铼的含量更是成倍提升,想要再用稀土对付出新一代的技术,难度更大,想要彻底在这一领域追上西方,还得靠当面锣对面鼓地在材料领域下功夫。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施洋

施洋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堵开源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