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东方2018,对中俄不同的“战略演习”

2018-09-02 06:46:0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中俄两国之间的两场规模不小的军事演习都先后有了动静。先是解放军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参加的“和平使命-2018”联合军事演习进行了实兵实弹演习部分,后是参加“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解放军部队通过铁路机动开进俄罗斯境内。在很短时间内中俄陆军部队的这种“走进”应该说是非常罕见的,此时的这种突然,背后自然有着世界关系的变化。

同样在本周,美国海军透露了计划在未来几年后开始采购所谓的“未来水面战斗舰”的消息,并很清晰地将该舰的基本构型描绘了出来,对美国海军而言,这难道就是下一代的巡洋舰了么?

从战役展示到战略参与

当地时间8月29日,由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联合参加的”和平使命-2018“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在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州切巴尔库市第25综合训练场举行,包括700余名中国军人在内的3000多人的参演部队进行了联合反恐战役。

参与演习的解放军04A步兵战车部队

虽然说的是”反恐演习“,但是无论是参演的俄军也好,参演的解放军也好,出动的作战部队类型也好,看起来都并不是那么“反恐”。演习中各种轮式装甲车只能算是轻型装备,包括坦克、步兵战车、自行迫榴炮、自行加榴炮在内的的各种机械化重装备的出现则令这场反恐演习有了颇多“现代化战争”的意味。

俄军参演的轮式装甲车队,在演习中算是不起眼的“小家伙”

对上合组织演习而言,这种强度和规模并不算奇怪,此前多次上海合作组织演习中,以大规模机械化兵团为核心的地面集群对盘踞的“恐怖分子”展开最后突击都是常见的压轴科目,西方媒体总是拿这一点来指责上合演习“不单纯”,但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在全世界的发展和当今世界安全形势来看,这种“大规模”的反恐战争反而正在成为我们当下反恐的一种重要形态。

99A主战坦克第一次公开亮相就是在和平使命-2014联合军演上

在十几年前“9·11”发生之后,美国军队全面进入阿富汗之际,“反恐战争”才作为一个新名词进入大家的视野,不过在最初的几年里,大家看到的更多的是美军逐屋逐间地搜剿恐怖分子,或者以班排级别的小分队与恐怖分子战斗;而随着2011年之后整个中东地区陷入了动荡与内战之中,使用机械化大兵团部队、在空中和海上力量支持下进行的大规模“反恐战争”逐渐成了这一时期的主要形态。

在阿富汗战争影响下,外界觉得反恐战争是这样的……

从形态上,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发生的反恐战争有较大规模和大规模机械化部队参与,作战烈度也较一般的治安战要高得多;作战后果上,大规模的城市攻击作战将战区的大城市和居民点化为废墟,造成了大量的难民和人道主义灾难;而在战斗结果上,拥有装备和兵力优势的政府军不仅没有很快取得战役的胜利,反而要在付出巨大伤亡代价之后,才能取得有限的战役胜利……

从这个角度上说,大多数能进行大规模传统战争的军队以及具备一般治安战作战能力的军队,一开始都不能很好适应这类现代化战争的形态。

在叙利亚,反恐战争是这样的……

直到2018年,在经过7年的大规模反恐战争历练,接受大量俄军军事援助和训练,并且得到俄罗斯特种部队和空天军支援的叙利亚政府军,才在诸如东古塔战役、德拉战役等几次围剿大马士革近郊和南部武装分子的战役中打出不错的表现。

尽管这些战役的最后阶段,叙利亚政府军大多采用“无血开城”式地将敌对武装分子“礼送出境”的形式解决战斗,但整体上,这一时期的叙利亚政府军和俄军已经基本掌握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反恐战法,能够在较短的时间里,以较小代价取得此类战斗胜利的战法。

直到最近,叙利亚政府军在几次大战役中的表现才开始有章有法

这也就是这次上合演习中所谓俄军向其他军队“传授叙利亚战场经验”的由来。对于参演的中国军队来说,解放军这次出动的一个以合成机械化步兵营为核心的作战部队,在装备的信息化程度和先进程度上,甚至有很多领域要优于参演的俄军部队,而俄军传授的这些叙利亚战场的经验,则能大大提升解放军在面对此类威胁情况下,执行相应战役的能力和战场效能。

作为叙利亚战争的参战国,俄罗斯的第一手经验还是很重要的

如果说上合演习的目的,在于让参演各国能够更好协调特定的战役进行方式,同时交流具体的战法的话,那么解放军参演“东方-2018”战略演习的意义,显然就远远不止在战役和战术层面。

看上合演习本身的意义,并不在于我军投入的装备有多好

对于俄军自身而言,“东方-2018”首要的意义,在于对俄罗斯东部地区作战部队战备情况进行检测,以及展示部队的应急动员能力。

按照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的介绍,此次演习涉及的部队总数高达30万人,动员的坦克装甲车辆总数达到数万辆,几乎涵盖了俄罗斯联邦整个东部地区的作战部队。如此规模的部队显然无法集中到某个演习场进行演习,也不可能全部进行高强度的实战化实兵实弹演习,而是挑选少量部队与中国、蒙古等国的参演部队一道进行演习,大多数部队则进行大规模的战备拉动检验。

俄军参加东方-2018演习的许多部队都借机要进行战备检验

从这一层面上说,“东方-2018”演习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次俄罗斯东部军区的战备检验活动,只不过其形式是大规模的演习,这种做法好处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检查暴露部队的缺陷和不足,同时又不需要部队一年到头处于高强度的战备和训练,从而避免了部队长期提升战备等级的高昂成本。

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大规模的演习性质与上世纪70年代我军进行的全军范围内大拉练有一些相似,都是试图以短时间强度较高的军事行动提升部队作战能力和动员能力的行为。只不过上世纪70年代处于文革时期的解放军军事技能水平更低,需要通过这类行动为基层指战员和部队进行基本的战术和战役技能培训,而俄罗斯目前的情况要好不少。由于其范围涉及到了整个东部地区,因此称其为“战略演习”并不为过。

对于俄军来说,大量平时缺乏训练的部队也能借着演习活动活动

至于解放军部队,在近年来实战化训练不断深入的情况下,部队的野外拉动和驻训已经从年度演习变成了常态化的状况,对于一年之中有大半年时间都在野外驻训的解放军来说,依靠演习来拉动部队已经是上世纪末期的“老皇历”了。

加上这次出境参演的部队使用的装备并非全部是我军的精锐武器,虽然其中不少对于俄军还有部分优势(比如99式坦克以及大八轮车族),另外一些却明显落后于俄军(比如同批出发的86式步兵战车),不难看出我军参演部队本身并没有很强的“对俄展示”的考虑,而更多是试图借此机会检验我军不同类型合成部队在远距离陌生地域投送和作战的情况。

对于解放军来说,99式主战坦克不算落后,但也并非最先进的装备了

不过尽管在战役层面上,“东方-2018”对于双方都属于正常演习的层次,但在战略设定上,此次演习还是有相当重要的标志意义的。“东方”系列演习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以远东地区最强军事力量——中国军队作为假想敌的。尽管这在如今强调中俄友谊的中国民间看来有些荒谬,但对于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俄罗斯来说,却是一种他们内心深处不安的表现。

上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军队,除了规模庞大,可能就没有别的优点了

在苏联解体之后的最初十几年里,军费短缺的俄军在全国范围内都出现了部队作战能力严重下滑的情况,而远东地区在这一时期又加上了人口流失和来自中国商品和劳动力的严重冲击,再考虑到俄军为了应对北约东扩的威胁,将仅有的资源都用于西部方向作战力量的加强上,使得这一时期的东部军事力量严重的下滑。

按照当时外界的推测,1995年以后的俄罗斯陆军在远东无法应对当时解放军沈阳军区的进攻,以至于俄罗斯国内一度出现了保卫远东必须先发制人使用核武器的论断,“东方”系列战略演习的举行,也正是俄军为了加强这一方向部队作战能力的措施之一。

上世纪90年代的俄军其实还有装备优势,但连俄国人自己都对远东可能的冲突不抱幻想

昔日的假想敌如今以演习伙伴的身份加入进来,无论对于中俄之间的哪一方,这都是有标志性意义的重大“战略转变”,从这个角度上看,称呼“东方-2018”演习为战略演习,也就实至名归了。至于演习究竟针对什么,进行了什么样的科目,中俄双方又各自从演习中收获了什么,这一切就要等到演习全面开始之后才能做进一步的分析了。

“给我个机会,我想做个巡洋舰”

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8月29日报道,美国海军将在2023年开始采购“未来水面战斗舰”,根据目前的规划,这款新型战舰将兼有“阿利·伯克”Flight III和“朱姆沃尔特”级的设计特征。

“阿利·伯克”Flight III和“朱姆沃尔特”级作为美国海军目前正在建造的两款最新的大型水面舰只,都运用了美国海军的最新科技。这其中“朱姆沃尔特”的技术可以说是彻底全新,从舰型设计、动力系统到作战系统、能源供给系统以及武器系统,甚至连美国海军雷打不动的垂发导弹系统都采用了全新的型号,在技术上可谓相当激进;而“阿利·伯克”Flight III则是伯克级的进一步发展,其舰体和整体设计都基本沿袭了之前的型号,主要是对舰上“宙斯盾”系统的雷达和作战系统进行升级改进。

美国海军的下一代舰艇从技术上仍然十分先进

看起来这是一组“高低搭配”,但他们实际上却是两条科技树上的产品:“阿利·伯克”Flight III是传统的防空导弹驱逐舰,而“朱姆沃尔特”研制的主要目的是加强对地攻击能力,受困于预算限制,该级舰在防空性能上只满足于本舰防空,没有作为编队区域防空或者反导作战的设计。

但是DDG-1000用了美国最先进的技术去对陆攻击……

原本“阿利·伯克”Flight III的技术水平并不算低,但是三件事情让这件事情复杂了起来:

一是白宫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彻底下马了CG-21导弹巡洋舰项目,让“阿利·伯克”级从“巡洋舰+驱逐舰”配合防空的“低级舰”一下子成为了到独挑大梁的主力;

二是“阿利·伯克”Flight III因为伯克级平台本身吨位的局限,无法搭载预先设计的S波段+X波段双波段相控阵雷达,使其防空作战能力也较最初设计有所降低;

三则不用说了,就是中国海军研制和建造055型万吨导弹驱逐舰的技术水平在许多层面上明显高过了美军的“阿利·伯克”Flight III。

哪一件事情是美军态度变化的关键,这不言自明

第三件事情无疑是让美国海军行动起来的关键原因,但前两件事情却限制了美国海军的行动选项。“阿利·伯克”Flight III在伯克级上的填充率已经达到了美国海军历史最高,很难再往上增加更多的设备和武器,而原本成为高端防空舰的CG-X因为被取消,让美国海军失去了在CG-X这样一款更大吨位平台上将优势“扳回”的退路。

CG-21/CG-X项目在克林顿和小布什时期都是死而不僵,到奥巴马时期,真的是手起刀落,彻底凉了

所谓“船到比时方恨小”,大概就是美国海军升级防空舰时的感受。在CG-21项目结束之后,美国海军确实需要一个新的项目来发展更加大型化的当代防空舰,不过现在已经是8102年,055型的首舰都已经出海兜了一圈了,这时候重启的防空舰若是还要重头开始慢条斯理,那显然连黄花菜都凉了。这时候,节省时间才是关键。

当年的CG-X发展到最后,为了省钱已经和DD-X高度趋同

在这样的情况,在“朱姆沃尔特”和“阿利·伯克”Flight III两个现有平台的子系统的基础上进行拼装,“凑合”出一款接近美军要求的大型防空舰,就成为看起来比较可行的方案。“朱姆沃尔特”的舰体吨位较大,能够容纳更多的设备并且供应更加强大的电力;“阿利·伯克”Flight III的防空作战系统基础较好,自然应该作为新型号的升级基础。至于强于对陆攻击的155毫米舰炮什么的,自然就可以不需要了,毕竟作为一型防空舰,更多的防空导弹发射单元才更加重要。

DDG1000的舰艏大量空间都被两门AGS155毫米舰炮占据了

不过无论是“朱姆沃尔特”级还是“阿利·伯克”Flight III,到现在都是一艘也没有完全形成战斗力,他们所有的技术也很难谈得上完全成熟,更不用说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了。

“朱姆沃尔特”级的新型燃气轮机和综合全电系统在试航中屡次出现故障,且出现了需要更换主机的严重问题;“阿利·伯克”Flight III则因为相控阵雷达系统比起最早的计划出现了显著的降级,如果要实现美军的性能要求,则其雷达系统需要经过相当大规模的修改设计和升级,其实际性能如何也难以确定。这样看来,所谓的相对成熟技术,也并没有好到哪去。

而更多的问题其实有待解决,所谓的“新战舰”与人们想象的两种现有型号的简单叠加相去甚远。比如“朱姆沃尔特”舰体四周革命性的80个MK-57垂直发射单元,改成防空舰之后应该如何处理?原封不动,则因为美军没有专供大垂发的舰空导弹,继续保持其装备实际上是一种浪费;拆除吧,因为舷侧空间是为其量体裁衣而设,一时间也找不到别的产品来替换其空间,而换装MK41则意味着在设计上要对该舰进行大量的重新布局。

类似的问题还存在于“阿利·伯克”Flight III的相控阵雷达系统,由于目前计划装舰的产品与美军期望的双波段系统有着不小的差异,很可能需要重新制造原型机并进行测试,所需要的时间同样难以确认。

伯克级当年计划的双波段雷达最后因为空间和重量的原因搁浅了

从现在开始研制到2023年下单采购,这款新战舰理论上只有5年多的研制时间,应该说是相当紧张了,即使按照采购后2年内开工,开工后3年内建成,建成后1-2年形成战斗力的理想节奏看,不管美军重启的战舰是什么样的,该舰都得要到2030年前后才能形成战斗力……按照明年内首艘甚至前两艘055型导弹驱逐舰就能交舰入列的节奏,如果认为到2030年中国海军的大型驱逐舰性能还会在2018年水平原地踏步,多少也有些一厢情愿。

但是军事科技的研制就是这样一个“一步错、步步错”的尴尬局面。美国在21世纪初期在大型防空舰上的接连决策失误,虽然并未从根本上伤及美国先进的防空武器系统研制团队和研发能力,却在要不要造更大的防空舰与试图改造便宜的“阿利·伯克”Flight III之间浪费了差不多十年时间。在两个大国你追我赶的节骨眼上,在一项关键装备的研制上浪费十年……纵使是美国,想要赶上这个差距,也不是瞬息可就那么轻松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施洋

施洋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施佬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一周军评:东方2018,对中俄不同的“战略演习”
一周军评:涉华报告“傻瓜化”
一周军评:比赛故障也是战斗
一周军评:虚拟座舱=六代机?
一周军评:像美像俄?055大驱的角色扮演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