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一周军评:美国“南海军演”能演什么?

2018-10-28 08:35:4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两艘美国海军军舰穿越台湾海峡,虽然整件事情并未引发太多的波澜,海峡两岸也都是以简短的声明在回应,但这却让另一件事情引发了更多的讨论:美国海军声称即将在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举行的大规模军事演习到底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展开,有可能引发什么样的激烈反响?

与此同时,在特朗普宣布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美国副总统彭斯的一番“忠诚”表态,却在某个层面上把美国“太空军”的概念从单纯的“体制改革”向“太空全面军事化”猛推了一大把,显示出美国不少人心中已经无法按捺的不安情绪。

穿越海峡的“平凡”与台海军演的“反常”

本周一也就是10月22日,美国海军“安提坦”号导弹巡洋舰(CG-54)和“威尔伯”号导弹驱逐舰(DDG-54)由南向北穿越台湾海峡,台湾军方对其进行了岸上的监视,而解放军则派出了多艘水面舰艇,对美国海军的这支小编队进行了在安全距离上的监视。

1986年下水的“安提坦”号也已经老大不小了,这“厚重的历史”……

事件发生后,虽然各方在媒体领域都有不少的争议和评论,《华尔街日报》甚至还刊发《给中国海军的一个信号》之类的社论文章。但官方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相当克制的。无论是台湾方面简单的新闻发布,还是美军对于解放军“安全距离”的认同,或者中方对这一事件的关切,都没有诸如进一步举动或者后续应对的相关表态。从这一点来看,这次穿越美舰台湾海峡所产生的影响,基本可能到此为止。

当然,确实有不少学者和专家人士对此并不认同,认为美舰敏感时刻的行动,必然要传达重要的消息或者态度。不过这次行动本身,并没有太多值得深究的内容。两艘美舰穿越台湾海峡时,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里根”号航母正在台湾以东数百海里的海面独自航行,而“安提坦”号则是目前“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的核心防空舰只,如果这是一次有特殊意义的试探行动,那么一来“安提坦”号不应该与航母分开行动,二来航母也不能如此远离前方舰艇,一旦出了意外情况也无法及时给予支援。航母的表现,也证实了美国对这次行动的预估。

“里根”号航母与“安提坦”号巡洋舰并肩航行

但是“安提坦”号和“威尔伯”号的动向,却可能预示着美国下一阶段的行动方向。在两舰完成穿越台湾海峡行动之后,美国海军按照每周惯例发布了美军主要水面舰艇的位置。其中“里根”号航母目前正处于冲绳西南海域,而由南向北穿越台湾海峡的两艘军舰,其目的地极有可能就是与“里根”号航母汇合,组成航母打击大队的核心力量。毕竟“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的舰队防空指挥所原则上设在“安提坦”号上,在执行各种高风险作战任务时,只有将航母打击大队的下属舰艇预先召回,才能在行动中万无一失。

如果考虑到美国政府强调的接下来要在台湾海峡和南海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的事儿,“里根”号收拢护航舰艇,编组成应对较高威胁的航母打击大队的行动就比较好解释了:作为太平洋第七舰队的核心力量,“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在南海等地区的演习中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先锋,而前往南海这样的地方“搞事情”,没有多一点的左膀右臂护卫,自然是不合适的。

“里根”号作为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下令航母部署要“神出鬼没”之后第一艘开展海外部署的航母,其部署到底依照传统的规划还是最新的部署形式,至今仍然没有定论。

根据笔者的观察,“里根”号在今年6月离开横须贺开展部署,但两个月之后就返回港口,并在港内修整了一个月,随后于9月初再次出海,并执行海上部署任务至今。由于该舰至今没有透露其后续部署,也没有进入维护周期,因此无法判断美国所谓的“神出鬼没”部署模式究竟是什么样的,甚至连里根号是否已经执行了新的部署形式都无法确实判别。

今年5月,开始部署离开横须贺的“里根”号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形式的部署,理论上在明月1月之后,“里根”号都大概率要结束自己的海外部署,再次进行为期数个月的维护工作。这也意味着,美国所谓的大演习不会让我们等得太久,因为如果等到明年2月,那么这场演习的主角可能就要轮休去了

当然,这场演习和美国的中期选举看来已经不大可能有关系了——舰队目前在冲绳附近,整队前往南海就得好几天,如果是一个大演习,肯定还得协调航母打击大队以外的其他力量,在剩下不到10天的时间里如果要做一个这样以威慑和传达“航行自由”为主的演习,不至于到现在还悄无声息。

不过有关美国海军的大规模演习,甚至包括台湾海峡的这种说法,目前也没有具体的详细内容。而在外界看来,在中国近海搞这样的演习,甚至还要闹到台湾海峡里来,显然不像是第七舰队或者太平洋司令部里常年负责与中国海军打交道的一线指挥官们开出来的脑洞。甚至连最希望获得美国支持,也最乐见美国扩大在台海地区存在的台军高层,也觉得美国人在几十年没有在台湾海峡进行演习之后的这次宣示,更可能是说大话或者是文字游戏而已。

按照台军最乐观的设想,美国海军最大胆的演习形式,应该就是选择让参加演习的主力舰队从台湾海峡通过,然后进入中国南海选择合适的区域进行演习,并且最后强行将航渡过程也算进演习里,从而营造出在台湾海峡进行军事演习的声势。

考虑到中国海军在南海的存在和密度,这样的演习本身就意味着会招致解放军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今天的解放军对于这种近距离观摩美军现代化航母打击大队作战的机会肯定是不会浪费的。在连环太军演都要定期派遣电子侦察船远距离观察的时代,美国海军如此手把手教导解放军航母打击大队的运用要领,同时还将编队至于解放军反舰弹道导弹的射程之下,非说这能够威慑解放军,估计也只有彭斯副总统会相信。

套用“海恩法则”:每一次故意撞击的背后总有29次极度接近和300起拦截以及1000次监视

不过既然美国海军已经开始收拢里根号航母打击大队,那么不管演习规模大小,美国海军下一步有所行动是肯定的。至于这次行动究竟能收获什么样的效果,笔者觉得不妨稍安勿躁,看看美军能够做出怎样的表演。

从“太空军”到“太空核弹军”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周六宣布要退出《中导条约》,引发了全球有关美国要退出各种军控条约的担忧,这种担忧不仅很快顺理成章地延伸到了美俄新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谈判,还因为美国副总统彭斯的一番演讲延伸到了太空领域。

彭斯要推翻的历史成果比《中导条约》重要的多:他在挑战太空非军事化

作为特朗普做了啥,“不过脑子”或者“装作不过脑子”直接跟着做的副总统彭斯,可能是当代政治圈在个人层面能够最直接观察到的“上行下效”样本了。特朗普特别得意于自己为美国建立起了一支(虽然实际上只是他的口头要求)强大的太空军得以和中俄两国抗衡,同时又以退出“中导条约”这样限制美国的条约感到正确。

我们不知道彭斯在这件事儿是否得到了特朗普的授意,但他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现出的不排除未来将核武器部署到太空的表态,确实将特朗普说的各种重点都综合起来了。

在太空部署核武器这件事儿听起来很酷炫,但在历史上并非前所未见,在技术上也并非高不可攀。在上世纪60年代美苏进行核军备竞赛的时候,为了防止被美国的导弹预警系统发现和拦截,苏联就曾经研制过舍近而求远,不走北极方向导弹捷径,改从南极和南美方向“逆袭”的“环球导弹”,我国在上世纪70年代也讨论过类似技术原理的“东风6号”洲际导弹。

苏联展示的“环球导弹”GR-1“模型”

这类武器的原理也并不复杂,实际上就是把核弹头当做低轨道卫星,打到轨道上,随后就在准备再次入轨的时候启动发动机,把弹头“重新入轨”砸到预定目标上。理论上当把弹头打上轨道后,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只要弹头不失控也不掉高度,核弹头就能随时攻击其运行轨道上的目标,而且由于弹头是从轨道上往下打,比起从大气层内发射的弹道导弹,留给对手预警系统的时间更短,理论上也更难防御。不过因为美苏签署了《外层空间条约》,这类实际上在太空部署核武器的导弹,日后也就没有发展下去。

不过虽然在太空部署核弹这事儿被条约禁止,但在太空部署各种武器的想法却从没有停过。从苏联的“卫星歼击机”、装备航炮的“礼炮3”空间站,到美国“星球大战”时期的太空激光器,再到上世纪80年代美国人设想的“上帝之杖”,试图依靠人造卫星上发射的大型钨合金金属棒的巨大动能对地面目标实施打击。要不是冷战之后美国一超独大的国际地位,让更多的太空武器部署失去了意义,美苏军备竞赛里的天基武器在进入实用化之后,迟早会成批量投入实用。

太空“非军事化”也是冷战结束的意外结果

当然在冷战期间,美苏投入原型设计的那些比较靠谱的太空武器,大多还只是以攻击太空中的卫星作为主要目的,真正打算作为天基对地武器的东西要么流于设想,要么更多是小说家们的脑洞大开。

反卫星武器直到今天依然有持续的传人:中美俄的反导系统理论上都对低轨道卫星有杀伤作用,专门的反卫星导弹的研制各国也在紧张进行,至于在太空中直接捕获别国的卫星这种事情,对连载人航天都能掌握的国家们而言,也都属于是经过实践检验的成熟技术了。但是各国做归做,要真把这些东西组建成“太空军”,在政治上的压力可就是非同小可了。

特朗普一开始提出“太空军”的时候,笔者从比较科学的角度来推测,认为不管特朗普怎么想,美军组建“太空军”很大程度上的工作在于现有资源的优化整合,原本由海陆空三军各自掌管的卫星和太空作战相关的力量可以在“太空军”的旗号下进行优化整合,要么实现各方力量的更有效利用,要么能够相当程度上削减一部分重复投资。但从彭斯的发言来看,至少副总统(甚至也代表了总统)在对于什么是太空军上面几乎一无所知,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美国应该在太空部署军力,以保障包括探月和登陆火星等工作的安全进行。

对于“太空军”的观点,特朗普恐怕也比较“空”

这样的表态确实有些超出一般学者的想象范围,毕竟大家目前设想可能发生的“太空战”主要围绕着打击对方的卫星和防备对方的反卫打击,以及利用天基的情报、通信、预警等多种卫星网络支援大气层内的作战。比较复古的设想,也主要是在太空部署各类反导拦截武器,同时部署对地攻击的核武器或者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所谓在太空部署力量为美国民用活动提供保障这种说法……如果他不是真的从内心里认为中俄等国会破坏美国的探月活动或者登陆火星,那笔者觉得他可能是《银河英雄传说》看得有点多……

不过客观上说,美国政府高官这样的表态,确实给学者们研究美国太空军的工作造成了不少的障碍。外界难以从这样的内容里推测出美军太空军的真正目的或者其与此前美军的太空作战部门的区别,也很难从中了解到太空军的组建进程。不知道这是否也是美国在新时期的一种“战略忽悠”。

从技术上说,尽管美国在中程导弹领域有着丰富的技术积累,研制各种中程导弹也都不在话下,但部署导弹是要真金白银的。同样的,空口白牙说组建“太空军”无所谓,要组建相应的行政机构、调整相关的部署甚至研制对应的装备,同样也是需要大把美元的。

不过一边是退出《中导条约》,一边是组建“太空军”,一边又是要严格限制美军未来的国防预算到7000亿美元甚至更低,这几件互相矛盾的事情在未来的几年中,如果真的要同时发生,恐怕也能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奇谈了。美国国防部在不远的未来该如何面对这矛盾的局面,也是值得关心的话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施洋

施洋

外交与军事观察者,独立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于宝辰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作者最近文章
一周军评:美国“南海军演”能演啥?
一周军评:美国退中导条约,可怕吗?
停靠高雄的“汤普森”算不算美国军舰?
一周军评:轰-20何时能亮相?
一周军评:对台军售中,美国平衡战略已破产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