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斯蒂芬·金泽:特朗普登场是美国历史的必然

2017-02-07 08:29:03

那些曾警告过唐纳德·特朗普将成为一个鲁莽的、破坏稳定的总统的美国人,现在应该觉得自己的预言得到了验证。

特朗普对外国盟友的轻视和他的外交活动,反映了他随心所欲的治国风格,而他发表的那些分裂性言论,显然加剧了全民讨论中的摩擦。然而,特朗普的当选并非偶然,而是历史的必然产物。

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迎来了重新定义大国角色的历史性机遇。我们本可以宣告胜利,庆祝自己避免了核灭绝,退出那些旨在遏制苏联的全球安全承诺,然后走向重建我们国家的新时代。然而,我们宣布的是这样一个“世界新秩序”,用老布什的话来说,在这一新秩序中,“美国的领导是不可或缺的”,因为“我们担负着为自由奋斗的特殊使命”。

自认为无往不胜的美国,开始在绝对真理的武装下,去征服全世界。随后的总统们不断把我们的实力投射到新的地区。我们充当起世界警察,并企图强加“华盛顿共识”,让所有国家都站到我们身后。目空一切的必胜信念导致我们轻视外交和妥协。我们也为那些进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包括鲜血、财富和国家安全。

1月26日,特朗普踱步走回椭圆形办公室

我们还牺牲了国内的政治稳定。追求胜利和主导地位,导致我们采取那些可能引发战争、导致难民潮和恐怖主义的行动。这些灾难的余波,在我们的政治体制内回荡。它们加剧了不安全感,使选民们被特朗普这样蛊惑民心的政客吸引。

我们花费巨资去重建遥远的异国,但却没能解决国内的那些紧迫需求。我们没有把巨大的国家财富用于建设一流的教育、医疗和其他公共服务,而是让那些新富起来的人把这些财富据为己有。

两党的政治领袖们都向我们保证,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能让所有人的生活得到改善。但他们忽视了影响到很多人的失业问题,只关心如何从华尔街和特殊利益集团那里获得竞选资金。因此,他们的经济政策只能听任那些贪得无厌的富人指挥。

这些政治领导人没有领会经典的政治保守主义的智慧。在电影《豹》中,一位年老的意大利贵族对这种智慧作出了最好的解释。他警告他的朋友们,如果他们不分享自己的财富,就有可能发生革命,他说:“要保持现状,必须改变一切。”

1963年的老电影《豹》,一部关于意大利没落贵族的史诗

只有政治生活的腐败,才会让财富把持在一小部分人手中。而这个任务已经基本完成了。基于利益重新划分选区,很多州负责选举的部门不鼓励人们投票,法院里都是意识形态盲从者,他们为自私自利的亿万富豪接管政治开绿灯。这些对民主的破坏,自然会导致对大党和政治家们的不满。这种情绪帮助特朗普入主白宫。

特朗普倡导的部落沙文主义,也在美国人的灵魂中引起了共鸣。我们既是一个海纳百川的国家,也是一个部落国家。我们比任何一个发达国家的人都更像坚定的个人主义者,我们对部落间的合作保持警惕。我们宁可信任一个拿枪的人,也不愿信任一屋子的外交官。

总统下达的禁止很多人进入美国的命令,或许可以被视为抛弃美国原则的惊人之举。它也反映了深深植根于我们身份认同中的一点:虽然自由女神象征着开放与宽容,但我们也有粗鲁和褊狭的一面。这为特朗普批评协议、嘲讽欧盟、鄙视联合国,提供了现成的基础。

那些通过相互合作来实现国家利益的领导者,新世界将由他们的国家来决定。这样的领导者只有在那些人民对生活和政治都保持冷静和从容态度的国家才会出现。美国人已经不具备这样的心态。特朗普是一位来自未来的访客。他传递给我们的信息是:“习惯我吧。除非美国的灵魂深处发生变化,否则我就是新现实。”

(转载自《参考消息》2月6日第10版)
斯蒂芬·金泽

斯蒂芬·金泽

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