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宋鲁郑: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西方又玩双重标准

2017-10-03 08:25:1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就在全球华人沉浸在国庆节的欢乐、七亿中国游客畅快奔向世界各地之时,欧盟和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西班牙却面临解体的危机:加泰罗尼亚正在举行的独立公投以90%的支持率成功通过。

加泰罗尼亚的历史和公投的根源并非本文关注之处。我要说的是,这场公投再一次证明了一个事实:西方的民主制度不但无助于一个多民族国家的统一,相反,它往往给分裂主义提供土壤和渠道。

西方民主诞生之后,就一直被国家统一问题所考验。比如当今世界最强大的西方民主国家美国,在建国不到百年就面临国家解体的考验,最后是通过一场残酷的内战才维持了国家的统一。这场内战死亡六十多万人,超过美国建国两百多年以来任何一场战争,包括一战和二战。后来英国为了维持统一,又在北爱尔兰大开杀戒。南斯拉夫走向民主化后,也因为国家统一问题而发生种族相互屠杀。当然也有极少数国家实现了和平解体,比如捷克和斯洛伐克。国家解体或者为了维持国家统一付出巨大成本,已经成为民主制度的必然代价。

民众在广场等待公投结果,图片来源:法新社

人类的历史已经表明,一个多民族国家要想学习西方的民主制度,就只有国家解体或者自相残杀的命运。这就是为什么包括我在内的相当多的理性务实学者坚决反对中国走西方的路,因为这确实是祸国殃民的选择。这同样也是为什么当有人主张大陆民主(当然是西方)之时,两岸才可能统一,实是违背历史常识。大陆假如西方民主化,不但两岸不会统一,相反会给各种分离主义创造条件,大陆就先将解体。一旦如此,就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台独”,不但中华民族一百多年来繁荣富强的追求就此成为泡影,甚至中华民族本身是否能够存在都是一个问题。所以不管以任何目的和动机主张中国应该走西方政治道路的,都必然成为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

其次,面对这场独立公投,以过去西方的经验,应该是全力表示支持的。比如面对已经选择民主化的南斯拉夫,西方在德国的带领下纷纷给予要求独立的前南各国以承认和支持。当南斯拉夫效仿当年的美国尝试以武力维持国家统一时,却遭到了西方的军事干预。当然其理由是人道主义,是为了避免种族屠杀。可是当年美国的北方军队也是残酷杀戮,甚至将占领的城市烧成废墟,以彻底摧毁南方的意志。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面对西班牙政府采取的反制措施:宣布公投非法、封锁公投网站和服务器、传讯设立网站的人士、派遣上万名警察阻挠投票、使用警棍和橡皮子弹镇压行使公投权力的平民,并在第一天就造成337人受伤,最新统计数字则是844人——要知道这都是违背西方的民主原则的。加泰罗尼亚政府甚至把这种行为与朝鲜想提并论。

加泰罗尼亚公投,警察与民众发生冲突,图片来源:东方IC

但西方却选择站在西班牙中央政府一边。法国总统马克龙很早就表明支持的立场,英国外交部则表示“强烈支持西国的法治”。面对加泰罗尼亚政府呼吁欧盟秉持民主价值,制止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各项压制活动时,欧盟和德国均表示这是“西班牙内部事务”,并强调其“尊重西国的宪政秩序与法治”。欧盟甚至威胁说:“一旦加泰罗尼亚独立建国,将不再是欧盟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就是远在大西洋另一侧的美国,也表达了支持的立场。特朗普说:“加泰罗尼亚人不留在西班牙是愚蠢的”。

为何同样是寻求以民主方式独立,西方的立场却迥异?说来原因并不复杂。因为南斯拉夫虽然拥抱西方的民主制度,但仍然无法获得西方的信任和接受,仍然抓住一切机会将之解体。反倒是俄罗斯出于历史、宗教、种族和文化的原因,尽自己所能表示了支持。

其实不光南斯拉夫的解体,如果是一个地方公投要和另一个国家统一,只要这个国家不被西方认可,也同样不会被西方承认和接受。比如以俄罗斯民族为主体的克里米亚的(回归)公投就是如此。

但西班牙不同,它是西方的一部分,西班牙的解体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这和西方反对魁北克从加拿大独立是同一个原因。

显然,一个民族或者国家是否应该统一或者分裂,西方完全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而制订不同的标准、采取不同的措施。

应该说,西方对待俄罗斯的立场是有可理解之处。虽然俄罗斯也是全面拥抱西方民主,但毕竟它太过于庞大,终究具有威胁西方的潜在实力。民主国家之间不发生战争论骗一骗别人是可以的,但西方对自己的民主却没有这样的信心或者说有着清醒的认识,否则也不会对民主化后的俄罗斯刀刀见骨:发生经济危机时见死不救(但对东欧却慷慨解囊),相反还火上浇油;违背北约不东扩的承诺,直接把势力伸展到俄罗斯的家门口,甚至还公开支持车臣独立势力,谴责俄罗斯政府维护国家统一的举措。法国总统密特朗就公开接见车臣所谓的流亡政府总理。

但南斯拉夫只是一个小国,对西方不构成威胁,更重要的是,南斯拉夫在冷战时就和苏联决裂,采取亲西方立场,西方对南斯拉夫也是青眼有加,不但给予南斯拉夫以经济支持,还给予其免签证的地位。尽管如此,南斯拉夫还是无法取得西方的欢心,而当历史条件具备时就被西方利用将之终结。

以历史为鉴,假如中国西式民主化了——这是西方一直鼓吹和期盼的,那么当中国面临国家统一挑战时,南斯拉夫和俄罗斯就是中国的前车之鉴。中国是绝不可能享有西班牙这样的待遇。

第三,苏格兰独立公投和加泰罗尼亚公投都发生在西方经济危机之后。显然这种国家的统一组合不过是为了利益而已,一旦主体大国陷入困境,分离主义运动必然兴起。“分”(不断分裂)大概是西方文明最本质的一个特点。

欧洲独立运动地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如果看看西方的历史,日益“分”是趋势。虽然当代有欧盟的尝试,但现在看来还远称不上成功。相反分裂传统仍然日益突出:英国从欧盟退出,苏格兰就要从英国退出。西方文明自身缺乏亲和力和凝聚力是历史事实,一个连自己国家的不同民族都无法建立认同感,还有什么资格要成为其他文明的榜样?反观中国,五十六个民族,有分裂倾向的只是极少数,绝大多数都结成了命运共同体。即使有宗教、文化和种族的不同,但对国家认同却历经数千年的考验而弥坚。最典型的就是满族建立的清王朝,满族不仅全盘接受中华文化,而且一再重申自己根本上就是中华文明的组成部分。雍正皇帝在《大义迷觉录》中就这样声称:“不知本朝之为满洲,犹中国之有籍贯。舜为东夷之人,文王为西夷之人,曾何损于圣德乎?”

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哪怕身逢国难,军阀割据,但却仍然维系统一之念。中国是打造的真正命运共同体,是“合”,而不是西方的利益共同体和“分”。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理解,何以美国如此害怕失去全球霸主的地位。中国历史上也屡屡发生内战,但内战的目的是为了夺取国家统治权。但美国发生的战争却是为了利益而分裂国家。一旦美国再也不能提供所谓的“美国梦”,这个来源于欧洲的次生文明岂能不步欧洲的后尘?

第四,西班牙中央政府为什么不能效仿英国和加拿大,给予独立者公投的权力?

事实上西班牙政府的举措揭开了英加两国公投的真相。英国和加拿大并不是比西班牙更民主,更讲人权,而是因为他们认为公投肯定会失败。所以公投一方面可以显示自己的“文明和民主”,另一方面也可以和平地打消独立诉求。不过加拿大第二次公投差一点成功,惊得出了一身冷汗的加拿大政府就此改变游戏规则,不但禁止了魁北克再次举行公投的权力,还同时规定,它的独立诉求必须得到其他省的同意才有效,等于从根本上扼杀了独立的可能性。

也曾有人提议,西班牙可以给予加泰罗尼亚地区更多的自治权,甚至可以改为联邦制。但显然西班牙政府并没有采纳。原因应该有二:一是一个地区一旦开始寻求独立,无论中央政府怎么让步,都无济于事。他们在获得更大权力之后,将更有能力组织和推动独立运动。二是西班牙是单一制国家,搞联邦制缺乏文化和政治传统,这和德国、瑞士、美国不得不搞联邦制是一样的原因。一个国家搞什么制度都是和它的历史、文化传统密不可分的。那些试图以联邦制来解决两岸统一的想法显然是忽视了中国的传统。

总体而言,今天的西班牙恰是西方困境的写照:要么放弃价值观,要么接受国家解体的命运。但任何一个都是困境中的西方所难以承受的。这恐怕就是一个衰落文明不得不面对的命运。我们倒想观察的是,这场考验将会以何种结局收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宋鲁郑

宋鲁郑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