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宋鲁郑:从美国看十九大

2017-10-16 08:02:0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出差要去美国,先涌上一丝顾虑:又要去一个没有高铁、没有支付宝、没有微信、没有共享单车、没有安全的国家。其实前四个还好说,但这个缺乏安全实在可怕。我所在的宾馆,钥匙套上就有三大提示:房间一定要用安全锁、发现可疑人一定报告、不确认身份的人绝对不要开门。

我查了一下全球安全排名,有两大意外发现:一是中国的安全水平超过北欧的挪威以及西欧的英法德意,命案率和瑞士一样低。二是美国不出意外地属于不安全国家,但没想到居然和伊拉克相当,处于同一水平线!

当然我们这些研究政治学的人对“五没有”并不担心,真正担心的是美国的“有”: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特朗普。

不过顾虑和担心阻挡不了大家的脚步和了解未知的渴望。尽管拉斯维加斯惨案血迹未干,为了了解美国对十九大的看法,我还是不得不再度前往这“五无一有”之地。

我刚到那天,在机场的报亭浏览了一下,还没有一家媒体谈到十九大。这并不出意料。美国本质上是一个很保守的国家。一建国就奉行孤立主义,躲在优越的自然条件和大洋的安全保障下过自己的日子,一战、二战也是到最后才被迫参与。后来美国天下第一,更觉得自己是天下中心,眼光于是乎更是向内。

不过,这也和中美不同的政治特色有关。

常规而言,一个政党的党代会看点有二:一是形式,一是内容。以美国四年一届的党代会来讲,不仅本国媒体现场直播,也对全球媒体界开放,只要申请的足够早,谁都可以采访。如果哪个国家有兴趣,其驻美使馆也可以申请参加。此外就是日益娱乐化。会场外就有演唱会,会议举行时各种即兴表演此起彼伏。

如此娱乐化的政治,自然更容易引发关注的眼球。再加上去年还有娱乐无底线的候选人特朗普,所以赚足了全球的目光。

相对于美国,中共的党代会非常严肃,更不会有娱乐性表演串场。

不过,一个政党兴师动众数年才举行一次党代会,最重要的还是内容,即人事和政策。这一点上,美国的党代会显然日益丧失这个功能。美国党代会都是在党内初选结束时才召开,此时人事已定。党代会只不过走形式,确认一下而已。会议期间虽然也会提出新的纲领,但既代表不了候选人自己的立场,也对候选人没有任何约束力。所以会议期间也根本没有任何严肃的相关讨论。可以说,今天美国的党代会已经变成嘉年华,形式上热闹非凡,娱乐无穷,但却已经没有任何实质功能:对政策的讨论和制订、对国家未来的展望。

这一点上,中共的党代会完全不同。人事上,往届党代会在一般情况下,要么最高领导人新老交替,要么新一代领导人进入常委,从中央和国际层面进行五年的进一步锻炼和经验积累。

比如十七大,习近平和李克强进入常委,五年后的十八大则由他们领衔实现新老交接。中国的人才交接制度,兼具稳定性和发展。这和2016年特朗普在最后一刻“翻盘”对美国和全球造成巨大冲击完全不同。

习近平在十八大,图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应该说,不确定性已经成为西方政治制度很大的致命伤。每到选举季,经济活动处于观望和停滞状态,因为不同政党上台,其政策将完全不同。美国退出TPP和巴黎气候大会协定,对相关国家和全球造成的损害难以评估。甚至被排除在TPP之外的中国都受到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有些企业在TPP通过后立即到越南投资,提前布局,结果却付之东流。美国这种体制对全球经济造成的风险由此可见一斑。

政策上,则既要聚焦当前的问题和任务,也要制订未来的奋斗目标。比如十七大主题是“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时任总书记的胡锦涛不仅总结前五年的工作,也提出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比如促进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加快推进以及改善民生为重点的社会建设等。远景目标则是到2020年实现小康社会。由于2020年即将到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将会提出什么新的未来奋斗目标,各界自然是相当期待。

最后还有一个台湾问题最值得关注。以这一代领导人的历史进取心,很可能在2021年迎来建党一百周年之际取得一定的突破。但这种进取心和突破在十九大以何种言词、何种方式体现出来,对于海内外华人甚至全球都十分关心。

需要多说一句的是,西方一向批评中国的政治缺乏透明度。其实透明度和问题的产生或者解决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西方财政预算很透明,但不管是美国还是欧洲,绝大多数西方国家都是负债累累,债务占GDP比重一般都在100%左右,日本则超过250%。中国财政预算被西方批评“不透明”,但却一直量入为出,不仅在全球大国中债务水平一直都是最低的(约30%),更有全球第一规模的外汇储备。

美国军费很透明,却是发动战争最多的国家。中国军费也被西方指责为“不透明”,但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没有和任何一国发生军事冲突。

正因为如此,我个人认为,像西方主流媒体那样用透明来衡量政治是非常“无厘头”的。中国人的“政治观”早就在历史中形成,不需要西方的“政治标签”。比如我们历史上长期奉行儒法体制,外儒可以提供政权的合法性、道德感、亲合力和认同感,内法则为治理国家提供具体手段。

这些也许是大多数西方人都难以理解的。当然,西方的制度也自有其传统,有明显的契约和利益色彩但缺乏道德感,远的如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尼克松水门事件,近的则如2012年法国最具声望的政治人物卡恩在纽约发生令国家蒙羞、自己也身败名裂的离奇强奸案,2016年美国大选的丑陋和闹剧(都到了少儿不宜的程度),以及2016年法国大选时,费永发生在几十年前的“空薪门”横空出世,可谓数不胜数。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其“政治衰败”已经令福山等人忧虑,有些人也开始正视中国制度的优势,但中西方学者的认识差异,无疑还是巨大的。要了解美国人对中国十九大的具体看法,还是要等待随后和学者们的对话。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宋鲁郑

宋鲁郑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