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宋鲁郑:四大原因令美国政府又关门

2018-01-21 15:41:20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1月20日,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职一周年,这本是一个值得他和共和党庆祝的一天,但却收到一个令其分外难堪的巨大礼物:由于无法就预算达成共识,美国政府关门大吉。这让他原定前往自己的度假屋海湖庄园举行庆祝就职一周年的活动泡汤。

这当然不能证明特朗普无能,缺乏经验。因为这已是九十年代以来美国政府第四次关门,上一次关门不过是四年前。如果从1977年以来看,则已关闭10次以上。

政府关门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极其严重的事件。就美国而言,除国防、邮政、航空管制、医疗、紧急服务、电力等等关键政府功能仍如常运作外,由于数十万政府雇员将被迫放无薪假,其他政府功能都被终止,比如400个国家公园将关闭。

就是事关国家安全的国防,据国防部长马蒂斯表示,国防部将有一半雇员停止上班,一些维修、训练及情报行动亦将暂停,军人也可能领不到薪水(不过造成这一切的议员们工资照发)。在美国、加拿大长达8,891公里的边境,只剩一名边防人员负责巡逻。经济上美国每天就要损失65亿美元。政治上更是在全球影响恶劣,重挫其软实力。

可是面对如此严重的后果,美国却依然出现政府关门的常态化,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

第一,美国政治已经缺乏妥协。

妥协一向被视为民主政治的重要特点和优点,是民主政治能够良好运转的基础。以研究美国著称的学者资中筠就在《美国十讲》一书中把妥协上升到美国民主精神的高度,并总结道:“民主政治很重要的一条,是妥协。大家各自代表各自的利益,讨价还价到一定时候,各让一步,就妥协了”。但今天的美国政治已经高度对立,互不让步,不惜到了鱼死网破“三输“(两党和国家)的地步。

这一次表决有个内幕不得不提,可见两党对抗之激烈和险恶。共和党为了能让预算案通过以及万一通不过就让民主党支付政治和道德代价,于是加进一项延长低收入家庭儿童的医保计划六年的议案。由于该儿童医保计划的预算即将用尽,因此若民主党拒绝通过此议案,就会被共和党指控“阻止低收入家庭儿童获得医疗预算”及逼使政府停摆,承受骂名。

这样的手段自然瞒不过民主党。如果仅表决和儿童健康有关的法案,民主党自然不会阻挠,但共和党要利用无辜的儿童达到自已的政治目的,民主党当然不答应。更何况,民主党也有正当性,他们也是为了儿童:民主党人要在预算案中加入80万自小随父母来美的非法移民问题的解决条款。任何一方满嘴都是为了儿童,但结果却是低收入儿童和他们的健康以及80万非法移民的儿童都成了两大党你争我斗的牺牲品。

预算案被否决后,白宫发言人桑德斯果然大义凛然的发表声明怒斥民主党:“今晚,他们将政治凌驾于我们的国家安全、军人家庭、脆弱的孩子和我们国家为全体美国公民服务的能力之上”。但公平的讲,共和党也是一样。

特朗普总统则把这起事件上升到是否爱美国人的高度:“民主党人对于非法移民的关心远远大于他们对我们伟大的军队或者遭受威胁的南部边界的安全。”白宫也是调子越来越高的向民主党发起攻击:“只有当民主党人开始向我们的军队和急救人员支付工资时,我们才会重新谈判移民改革。”

一个预算案已经上纲上线到这个程度,难怪连美国之音这样的官方媒体都专门讨论是否正在经历美式文革,也难怪中国风险投资人李世默先生2017年在亚洲协会的一次会议中表示,美国正在经历自己的“文化大革命”。《华盛顿邮报》随后引用这个说法并表示赞同。

事实上,今天美国的政治不仅缺乏妥协,连民主制度运作非常重要的“认输”规则也在丧失。2016年特朗普赢得大选后,并没有出现过去“大选时相互攻击无所不用其极,结果出来后就迅速归于平静”的现象,相反不承认选举结果的抗议浪潮席卷全美,美国制度赖以存在的基础:遵守游戏规则也岌岌可危。

第二,美国政治在重大原则问题上已经缺乏基本共识。

这一次政府关门的具体原因并不是对于财政额度和如何分配发生分歧,而是在移民政策上双方高度对立。其实美国本就是一个移民国家,在这个问题上都对立到连政府都要关门的程度,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这样的例子时时在华盛顿上演。比如被称为特朗普执政以来最大政绩就是税

改方案。但在表决时,所有民主党议员全都投了反对票。双方的立场南辕北辙。不妨看看各方阵营的表态:

共和党一边认为税改可以减轻美国企业负担,未来10年将减免企业税收大约1.4万亿美元,对美国经济产生显著的刺激作用,从而拉动经济增长、提高就业水平,增加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众议长共和党的瑞安在通过法案后表示,通过该法案是共和党人推进经济增长,恢复就业机会,帮助挣扎的中产家庭的最重大事件。声称该法案可以重振美国人民的信心。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痛批共和党减税法案无法创造就业、提高工资,而只会造福“政治捐款者的金库和肥猫(观察者网注:美国俚语里指有权有势的人)”。

民主党人还批评称,税改将在未来十年给美国经济带来1.5万亿美元的额外赤字。此外,该法案被批减税的好处大多给了富裕阶层,而带来的负面后果,如医保负担加重、退休金停滞不前,则将由中下层民众承担,其结果是贫富差距将继续扩大。

如此对国家影响重大的决议,双方毫无交集,毫无共识。一个全盘肯定,一个全盘否定。

从目前看,此次双方对立的都被各自视为重大性原则问题,一个要继续给予80万的非法移民合法权利,一个作为交换要求拔款在墨西哥边界建墙(阻止非法移民),这要形成共识真是比登天还难。

今天的美国,正如德国之声点评的:“看看眼下的美国,与过去数百年不同的是,将这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凝聚在一起的不再是对于更美好生活的憧憬。如果说还有一种占据主导地位的情绪,那就是对另一个政治阵营的仇恨。在两党制下很容易出现这种局面。”

第三,个人利益高于政党利益,政党利益高于国家利益。

这一次由于政府关门,全球才开始关注美国的预算问题。但实际上,自去年九月以来,国会一直靠通过临时预算来维持政府运作。仅在2017年12月7日和12月22日,国会就不得不两次通过短期预算案。这一次未通过的仍然是临时预算,而且已经是第四个临时预算,即使通过,也只足够政府支撑到2月8日 。

我们知道,预算有第一法案之称,直接决定着国家能否运转,直接影响着民众的切身利益。可是就在如此重要的事项上,美国两大政党争斗不止。

虽然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利益主体,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往往是最高的。但在今天的美国,个人利益和政党利益高于一切。移民问题上的对峙表面是各自的理念冲突,但背后都是个人利益和政党利益作祟。各党都必须对自己的那部分选民显示自己多么坚持原则。政府关门后,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说,民主党人会“做任何事来讨好他们的基本选民,甚至不惜关闭政府”。但这不妨也可理解成共和党的自我批评。

说起来,移民问题并不具紧迫性,一次协商不成还有第二次,完全没有重要到必须令政府关门的程度。

在这里,还需要引用一下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的抱怨。美国国防报告刚进行战略调整,要把俄罗斯和中国视为头号威胁,这边政府就停摆。以致于国防部长马蒂斯这样说:“国会多年来难以通过预算,其对美军造成的损害超过任何其他敌人”。或者说美军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的国会,一个只把个人利益和政党利益置上的国会。

第四,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掌控国会上下两院以及行政部门,但却仍然不能通过财政预算。这要么说明党的功能丧失,要么说明投票机制有问题。

美国政党日益弱化,所谓政党政治实质上有些名不符合。政党对党员和国会议员并没有什么约束力。所以国会表决时,共和党即使占有优势也往往由于跑票严重而功败垂成。经常为了一项表决,不仅要想办法吸引反对党支持,还要对本党议员做工作。其政治运作成本之高之难可见一斑。

不过这一次,则和国会的投票机制有关系。对于预算等重大议题,并不仅仅是简单多数,而必须有超过60%的支持票。参议院一共100个席位,特朗普的共和党只有51席。这大概应该是美国特色。其他国家一般除了修宪这样的议题,都只要求简单多数。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福山曾总结认为现在的否决型政体导致美国政治衰败。今天的政府关门不过是这一否决体制的又一“杰作”。只不过不同的是,过去在民主党籍总统克林顿及奥巴马任内,虽然也曾出现政府停运----分别维持了16日及21日,但今次是美国史上首度在白宫、参议院及众议院均由一个政党控制的情况下,出现政府停运。这只能说明这个否决体制又往否决方向更大步的进化了。

正如一位台湾学者所说的,当没有了基本共识和妥协时,民主就成了斗争的工具。

最后要说一句中美关系。美国这样一个醉心于内斗而且乐在其中的体制怎么还能和已经如此强大的中国对抗?它凭什么来和中国竞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宋鲁郑

宋鲁郑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美国政府关门
美国政府关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