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宋鲁郑:三大原因令民进党全面崩盘

——台湾观选之三

2018-11-25 09:16:40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2016年大选,民进党创造了它自己也是台湾的历史:一举赢得行政机构和立法机构的选举。同时在全台湾22个县市中民进党执政的高达13个,其中六个直辖市占了四个,堪称百分之百“全面执政”。

然而仅仅两年,民进党就遭遇成立以来最大惨败,不仅执政县市大幅缩小到6个,更是以14万票的巨大差距丢掉了执政二十多年、固若金汤的铁票区高雄!而且在高雄打败民进党的人竟然是国民党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物”韩国瑜。

高雄投票点,图片来源:宋鲁郑摄,下同

民进党不是没有失败过,也承受得起败给马英九这样的重量级人物,但败给这样一个“无名小辈”,实在是令民进党倍感耻辱,难以吞下这个苦果。仿佛民进党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国民党随便派一个人就能到它的大本营铁杆根据地轻松取胜。整个党从组织到士气可谓崩盘,并直接冲击到民进党的权力结构:蔡英文辞党主席、陈菊辞“总统府”秘书长、赖清德“内阁”口头总辞。

民进党第二次执政,表现得甚至比第一次还差,不由得令人质疑政党轮替究竟有什么用?丢掉政权这样的教训都不能改变一个政党,还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令它们脱胎换骨。那么这两年多究竟发生了事,民进党究竟都干了什么而招致天怒人怨?

首要的自然是经济。

不管什么制度,对任何一个地方来说,经济永远是第一位的。因为对于百姓而言,政治总是高高在上,而经济却是日常生活之触手可感。

台湾自“民主化”后,经济就开始下滑。这除了“选票民主”导致内耗、政客不负责任的承诺外,还有国际大形势。这其中最大的变局有二:一是西方持续衰落。二是大陆持续崛起。

西方持续衰落,其市场自然大为萎缩,投资能力也是大幅下降,包括旅游能力。台湾一直是出口导向的经济体,西方市场的萎缩,自然对它造成冲击。要知道,2000年的时候,台湾对美国和大陆的出口额接近,但现在针对西方的出口早已经大幅减少。

大陆的持续崛起对台湾有两方面的影响。一是传统制造业纷纷外迁,影响到就业和收入的提高。二是对大陆的经济依赖性自然而然地增长。比如2016年不承认九二共识的民进党执政,大陆游客锐减(欧美日无法填补空白),立即影响到台湾各行各业。其承担冲击的能力很小。

如果纯粹从经济的角度,台湾最简单、最有效的发展方法就是全面转向大陆:双方同文同种,没有什么文化差异,而且距离最近,物流成本极低。更重要的是,大陆为了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对台湾有一定的优惠政策,可以说全世界都没有一个地方能具有台湾这样的优势。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纯粹的经济。民进党由于其政治理念,拒不承认九二共识,所以不但不能全面发挥自己的优势,相反还要一再地阻挠破坏来自大陆的经济利好。

所以当民进党执政时就出现了很奇特的反经济规律现象:全世界都要搭大陆经济高速发展的快车,只有台湾拒之门外。

再加上本来民进党就搞政治斗争内行、搞经济建设外行,台湾经济在它的手里岂不加速下滑?

虽然台湾经济下滑并不是始自今天,但很大的不同在于,今天出现了质变:民众真的普遍有感了,真的感到生活艰苦了。恰又逢民进党执政,错误政策导致经济进一步退化,怒火自然全都倾泻到它的身上。

其次,年金改革犯下巨大错误。

所谓年金,简而言之就是各行各业的退休金。由于经济下滑和少子化现象,全球都面临着退休金入不敷出的困境。西方国家一般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或者借债用明天的钱还今天的债。实在不行就冒着政治压力延长劳动时间。比如欧洲以后要70岁退休。今天的德国已经是67岁退休。法国这个最不愿意劳动的国家也不得不提高到62岁,并在“自愿”的情况下可以到65岁。

但不管怎么样,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敢于直接减少养老金。原因无非有二。一是领取养老金的群体是投票率最高的,谁也不敢惹。二是他们年青时早就付出了,现在要想减少确实也不公平,有违信赖保护原则(即政府的承诺不能因为形势变化而食言)。

但到了台湾就例外了:经济长期下滑,无钱可以维持,一向注重节俭的中华文明又反对寅吃卯粮。而台湾的出生率是全球最低。在这种情况台湾竟然决定直接减少养老金。

如果看看台湾的年金问题,确实已经非常严重,也有许多历史原因造成的不合理的现象,比如军公教退休金过高。根据统计,军人、公立学校教师、公务人员、劳工这四大基金都已入不敷出,未来15年内将陆续面临破产危机。六十万军公教人员、九百万劳工的权益都将受到影响。

2012年马英九也说过:“年金改革,今天不做,明天就会后悔。”但因为军公教族群是国民党的传统票源,也是年金改革后受冲击最大的族群,因此马政府执政时期内的年金改革脚步迟滞,被批评是“空转”。

蔡英文在2015年底的政见发表会上说过:“如果今天我们还不认真处理年金的问题,无论是军公教退抚基金还是劳保年金,都可能会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上走向破产。”

公平而论,蔡英文还是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和付出巨大的政治代价全力推进。城邦出版集团首席执行官何飞鹏,在《商业周刊》发表了一封给蔡英文的公开信。肯定年金改革“是一个敢为人不敢为的‘总统’,您能冒着与千百万人为敌的风险,为台湾做出旋乾转坤的作为”。虽然颇为肉麻,但也显示这件事的难度之高和政治代价之沉重。

但显然她是有政治勇气却没有政治谋略的政治人物,不管怎么改革,都应该新人新办法,不能溯及既往,不能减少已经退休人员的所得。

应该说年金改革是蔡英文失去人心最重要的因素。

虽然从全球角度看,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有什么好的办法。但对于台湾而言还是不同,只要认同“九二共识”,仅依托大陆发展经济,就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只可惜民进党政党利益高于一切,宁可牺牲民生也要拒绝大陆。

不过整个西方和台湾的年金改革也显示了这种民主制度的一个弊端:只能共享乐,不能共患难。只有到了纸包不住火才会全民买单。破产的希腊就是如此,美国的次贷危机也是如此。蔡英文还是缺乏政治经验,不能领悟西方“民主”政治的真谛。

不过台湾的教训也表明,西方这样的民主制度要想改革太难了,几乎不可能。即使改革正确,但由于拥有选票的百姓一点痛苦都不能忍受,可以令改革迅速终结。这也是为什么一而再的政党轮替也解决不了台湾问题的原因。

不能发展经济,民众的生活水平不能提高,年金改革则还要减少民众的收入。有这样的执政党,不崩盘还待何时?

当然年金改革只是最大但并不是民进党唯一的“内政”失误,像一例一休改革造成劳资和消费者三输,其他如民进党二代纷纷抢位、卡管事件(否决台大自己选出的校长管中闵)、促转会“东厂事件”(一位副主委竟然在内部会议上以明朝的东厂自居)都极大地打击了民进党的形象和支持率。

最后,则是韩流意外崛起,但民进党由于完全脱离民意和迅速的贵族化,导致选举战略严重失误和选举手段大大落伍。

历史剧变往往如此:当外部条件具备时,仍然需要一个合适的历史性人物来引领。这一次扮演这个角色的就是颇为神奇的韩国瑜。

韩国瑜几乎就是一个政治素人,而且形象并不占优势,更重要的是他空降到深绿的高雄,一无所有:没有资金,没有人脉,没有知名度,更别说还有什么支持者。民进党完全视他为无物。但他在选举中锐敏的发现并抓住了民意,并以不同于传统国民党的选举方式赢得网络声浪并转化为现实优势。

同时8月高雄发生的水灾造成了5000多个洞,但在随后一个月的时间里,民进党展现了权力的傲慢,解决无力。从而彻底点燃了民众的怒火。

最终韩流不仅改变了高雄,也改变了整个选举。制造了“一人救一党”的奇迹。

但奇怪的是,向来以草根著称、善于以灵活多样贴近地气的语言和口号吸引和打动选民的民进党,在执政两年后突然不会选举了。

面对突然而至的韩流,他们仿佛是过去的国民党,张口闭口就是枯燥的数据,其竞选语言都是民众听不懂的专业术语。陈其迈张口就是产业升级、智慧4.0、桥头科学园区、亚洲新湾区和一串串的数据,选民实在无法入耳。

而国民党韩国瑜就是一句“货出去,人进来,我们一起挣大钱”,人人都懂,人人共鸣。

高雄最后一场辩论会,陈其迈打着领带,韩国瑜则只是一件衬衣,而且两袖卷起。这和过去两党的形象完全相反。民进党如此迅速地从草根演变到贵族,实在令人惊叹。

形象的变化固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民进党已经完全脱离民意。这也造成选举战略的失误。

台湾“民主化”三十年,民众已经厌倦、厌恶蓝绿恶斗。中间选民远远超过国民党和民进党两党支持者的总和。这就是柯文哲、韩国瑜现象的背景。

然而当面对选举困境时,民进党又走向煽动蓝绿恶斗的老路。蔡英文竟然发出这样的声音:“有人正籍着对岸推波助澜的庞大力量,尝试把台湾扭转回过去反民主、反改革的老路。如果让他们得逞,我们引以为傲的‘民主’就会有破口,自由将要倒退,台湾价值也将面临挑战。此次选举不仅悠关地方治理的品质,更是一场‘民主价值’的保卫战”。

整个民进党则以全党救一人的方式围剿韩国瑜:韩国瑜当选高雄会被卖掉(出卖给大陆);韩国瑜接受大陆十亿援助;韩国瑜在北大光华学院接受教育;是黑道,迷幻药;林园大寮会变成殡葬区。

如此方式来选举,真是令人有时光倒流之感。不但不会有什么效果,反而令选民更加以选票抛弃民进党。

反倒是国民党放弃意识形态,主打民生牌,打的民进党毫无招架之力。特别是韩国瑜一句“宁愿干干净争的输,也不会肮脏的赢”打动选民的心,成为2018年台湾政治的金句。

蔡英文的任期还有两年,面对残酷的政治现实,她将如何拯救自己以及民进党的政治生命?如果改弦易辙,调整两岸政策推动经济发展还是有一线生机。假如还不醒悟,两年后将会遭遇更为惨重的政治失败。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旦人民离心离德,其政治生命即使还在也已经是终结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宋鲁郑

宋鲁郑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台湾观选记3| 三大原因令民进党全面崩盘
再次来台湾“观选”,看到韩国瑜热却开心不起来
中期选举能影响中美关系吗?
特朗普输了,美国民主也没有赢
不选特朗普,也是“民心所向”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