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宋鲁郑:“一带一路”能挽救自陷泥淖的法国吗?

2019-04-20 14:45:5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内忧外患

就在中国迎接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举行之际,巴黎圣母院不可思议的毁于和平年代的一场大火,震惊世界。

这场大火也把一个积弊丛生日益衰败的法国展现在世人面前。今日的法国仿佛汪洋中失去方向和动力的一叶小舟,或者如一个即将散架的机器,一而再地以一个比一个更令人难以置信的自毁方式显示着它的存在。巴黎这座名城,一再上演骚乱、恐怖袭击乃至大火。就在几个月前,黄马甲在香街的冲天大火也曾令全球侧目。如果凯旋门是木制的,恐怕也早就化作一缕青烟了。

不仅内政,外交也同样。按说法国进入近代以来都是举足轻重的世界性大国,其地缘政治和外交手腕更是令人称道。然而自希拉克之后,法国外交的愚蠢同样到了常识理性都无法解释的地步。

先是萨科奇严重违反地缘政治最基本的原则,以推翻卡扎菲的方式搞乱了自己一依带水的邻国,造成了欧洲最大规模的难民危机和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的崛起。这又直接推动了英国脱欧和民粹主义的全面崛起。

随后上台的奥朗德则不顾法国反恐存在的先天致命性不足(国内有七百多万而且多数是生活困顿对社会非常不满的穆斯林、申根国家无法控制人流物流),主动对正和叙利亚、伊拉克和美国打的不可开交的伊斯兰国宣战,结果引发法国历史上伤亡最为惨重的巴黎恐怖袭击。

至于今天的马克龙,更是创造了和全球大国对立的奇葩:因为特朗普的“新政”和美国对立、因为脱欧和英国对立、因为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对立、因为意大利支持黄马甲和“一带一路”而与之对立。最严重的是,法国还是除美国外唯一公开批评中国、对中国说不的西方国家。

搞政治包括国际政治原则都是一样的:朋友要越来越多,敌人要越来越少,团结各种力量应对主要威胁。比如当特朗普向全球发起贸易战、大搞美国优先的时候,中日两国就迅速改善了两国关系。中日两国的历史仇怨、现实利益的巨大冲突都不妨碍两国外交的务实和灵活,但反观法国今天的表现,仿佛是一个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楞头青。

当地时间2019年4月15日,法国巴黎,法国巴黎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起火,法国总统马克龙视察在巴黎圣母院内部视察灾情。图片来源:东方IC

“一带一路”能缓解危局

面对内忧外患的法国,我们不由要问:法国怎么了?还有希望吗?

应该说,法国缓解危机的办法还是有的,说来颇为讽刺,能够帮助法国的竟然是它一再质疑、行动也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的“一带一路”。

一个国家要摆脱危机,首要的自然是经济。在全球化时代,经济一方面取决于自己的竞争力和活力,另一方面取决于国际贸易。比如中国的经济奇迹就和对外开放和入世密不可分。

今天的法国由于政治体制、发展阶段和国民性的原因,靠自己短期内已经无法有效提振经济。而民众在任何国家一样都是缺乏耐心的,法国要想进行长期的结构性改革,必须先要尽快取得成效,缓和国内矛盾,才能赢得社会对长期而痛苦的改革的支持。放眼全球,法国唯一能够依赖的外部因素就是中国,而切入点就是“一带一路”。

我和法国不同立场的政党、学者多有交流,他们共同希望尽快解决中法两国存在的——目前是300亿欧元未来仍然要继续扩大的——贸易逆差。然而,仅仅局限于中法两国之间是根本无法解决的。就如同中国和韩国长期存在贸易逆差,2018年更是突破1000亿美元。中国和瑞士、澳大利亚、沙特、台湾地区也都是长期存在贸易逆差而无法改变。这是由双方各自的资源禀赋和经济结构所决定的。这个世界也从来没有听到中国向这些经济体抱怨过,或者施加压力让它们再平衡。中国的解决之道是通过全球贸易,最终顺差大于逆差。

所以法国要想解决中法之间的贸易逆差,仅仅着眼于两国是无解的,而只有通过“一带一路”带来的巨大投资需求和产品需求来解决。

目前全球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共有三种:一是基础设施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如亚洲的巴基斯坦、中亚国家、非洲国家等。二是虽然是发达国家但由于遇到经济危机而需要强大外力的拉动。如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中东欧国家也可算作此类。三是一方面是发达国家另一方面经济发展也很好,但从国家未来战略出发,也寻求加入,比如瑞士。

法国应该属于第二种,但其加入“一带一路”的主要获益点还是在于为国内改革创造一个较为良好的环境。由于法国在全球特别是在西方的份量,如果加入,其获得的经济效益更高。这一次习近平主席访问欧洲,虽然意大利签订了“一带一路”备忘录,但获得的贸易订单远远比不上未签的法国,原因就在于法国的全球份量。

其次,法国和欧洲都面临着难民危机。然而根据人口增长态势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1950年,欧洲的人口是非洲的两倍,现在非洲则是欧洲的两倍,到本世纪末,非洲人口则有可能是欧洲的10倍。到那时如果非洲依然贫穷落后,从而依然动荡,极端势力则必然依然活跃。在这种情况下,天文数字般的难民将涌向欧洲。欧洲将面临着要么关上大门,要么一起垮掉的命运。

唯一可能逆转这一悲惨命运的只有经过非洲的“一带一路”,这也是目前全球唯一能够使非洲受益的国际性经济倡议。

法国是非洲几十个国家的前宗主国,殖民时代结束以后法国以法语和经济援助为纽带维系了仍然密切的法非关系。如果法国能够积极加入和支持“一带一路”,获得不仅仅是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还极有可能收获了一个稳定的非洲未来。虽然非洲对法国只是外部因素,但却有助于其内部危机的解决。

3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尼斯会见法国总统马克龙。 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外交大调整

除了“一带一路”,要摆脱困境,法国外交政策的全面调整也是必须的。由于美国铁了心要搞自我优先,法国不管怎么做都不可能保持双方对等的关系,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改变和其他大国的关系。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首要的自然是英国。英国脱欧对欧盟和它自己都造成了巨大的损害。法国现在是欧盟里面对英国最为强硬的国家。但法国为什么不想一想是否还有可能令英国留在欧盟?毕竟留欧派公投时只是小输,而且多少和轻敌有关。

更重要的一个因素是曾举行独立公投的苏格兰是积极拥抱欧盟的。当初欧盟和英国阻挠苏格兰独立的一个很重要的筹码就是不允许苏格兰再加入欧盟。现在英国要脱欧,苏格兰就可以威胁再举行独立公投并取得加入欧盟的权力。这个力量一旦发挥作用,和留欧派一起是有可能逆转现在的局面的。而且随着脱欧引发的动荡,越来越多的英国民众意识到了其危害。毕竟,英国脱欧是欧盟难以承受的损失。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公投作为西方一种直接民主形式,也并非那么神圣。希腊深陷主权债务危机时也曾举行公投,对欧盟的政策说不,但却被整个欧盟无视,欧盟主席容克干脆声明:“希腊不能用民主的选择反对欧盟(的救助)条约。”最后希腊还是不得不接受欧盟的条件。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欧盟也是站在西班牙政府的立场上,完全不予接受。欧盟可以如此对待希腊和加泰罗尼亚,自然也可以对英国如此,也同样不会存在道德和价值观的所谓风险。

下一个国家就是俄罗斯。引发危机的乌克兰本就不是欧盟成员,欧盟对它也没有什么法律上的责任。其政治腐败、经济落后、保障体系也很不完善,可以说各方面远远达不到加入欧盟的条件。而且从地缘政治的角度,俄罗斯更是绝不会接受乌克兰成为欧盟的一员。当初欧盟出于地缘政治的野心(遏制俄罗斯)而介入乌克兰本身就是错误,超出了欧盟的能力。当然这里面有美国一石二鸟的战略用意:用乌克兰令俄罗斯和欧盟对抗,双双削弱。这也是为什么和俄罗斯根本没有多少贸易的美国积极主张制裁俄罗斯,但成本都是由和俄罗斯有着密切经贸关系的欧盟承担。

现在是到了法国摆脱为美国所用、互相伤害的时候了。而且双方关系一旦恢复正常,不但保障了欧洲和法国的能源安全,双边的互补性贸易大幅增长,更重要的是俄罗斯对法国的军事技术需求巨大。当初为了制裁俄罗斯,法国放弃了已经完工的两艘军舰,损失巨大。但也显示了俄罗斯对法国的需要程度。

至于中国,上文已经谈到,就是迅速加入“一带一路”,除了可以从巨大的投资和贸易中获利外,更能得到中国额外回报。

这些外交改变不仅可以应对美国带来的外交挑战,更可以带来立竿见影的经济和安全效果。

时间不多了

当然,这些只能缓解危机,至于法国是否能够重生和涅盘,则要看政治人物改革的决心和手腕、民众的理性程度。但不管怎样,历史留给法国的时间不多了,马克龙的改革才进行了一年多,就已经被打断,再也无法推行。虽然危机会推动改革,但假如法国连缓解危机都做不到,那么危机爆发就是终结时刻。可以说抓住“一带一路”,法国还有一线生机和翻盘的机会,错过那就只能扼腕遗恨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宋鲁郑

宋鲁郑

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作者最近文章
“一带一路”能挽救自陷泥淖的法国吗?
巴黎圣母院大火映红法国悲惨世界
马克龙心里明白,一个法国已经无法对接中国
如果辩论有用的话 还要革命干什么?
现在台湾人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