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苏琦:宋氏家族,特洛伊木马制造者

2017-08-26 08:29:34

“南京政府国民政府已经变成了一批特洛伊木马,外表被宋氏家族的人涂得色彩斑斓,而在这匹马的肚子里,则藏着那些军阀、秘密警察和实际掌握中国大权的青帮大佬们。此事也算是宋子文在任期间的一项主要成就,从头到尾做得可谓天衣无缝,外国人大都被它的表象所迷惑,美国人受骗尤甚。”

相信每个在《宋氏家族》中看到西格雷夫如此形容南京国民政府的特质、构成和宋氏家族的作用的读者,无论其对国民党政权和宋氏家族持什么样的倾向性态度,都会为其描摹的神准所叹服。

南京国民政府的急就章、拼凑性质和妥协性是毋庸置疑的,不过更令人着迷的是宋氏家族如何能够为其涂抹上一层合法的和现代化的色彩呢?或者换个问题:为什么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权离不开宋氏家族的粉刷和公关呢,以至于贵为党政军首领的蒋介石还要巴巴地去攀附宋氏家族?

宋氏家族能够做到这一点,首先因为他们连通着国民党政权急需的外部力量源泉,尤其是来自美国的资源。作为能够压制日本的、并对中国的现代化事业抱有相当同情心的美国,被那一代中国人视为现代化的象征、模仿的对象和必须抱的大腿,其所拥有的资本、军事力量、工业能力和制度效率,无不笼罩着令人艳羡的光环。

这是民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宋氏家族唯一的全家福,1917年夏摄于上海宋寓。前排:三子宋子安;二排左起:长女宋霭龄、长子宋子文、次女宋庆龄;后排左起:次子宋子良、父亲宋嘉树、母亲倪桂珍、三女宋美龄。

而宋氏家族能够拥有对接这些资源的渠道,是因为他们被很多美国人认为是自己人。他们个人成长的过程中充满着美国印记,他们代表着美式文明对中国人“改造”的成果。当然,拥有这种印记的人有不少,但同时拥有多重印记及其赋予的渠道的人则不多。而宋氏家族的发迹即与这种多重身份和渠道密不可分,这也成为他们的力量源泉以及和国民党政权博弈或“同流合污”的资本。

宋氏家族拥有美国本土和在中国的美国传教士团体的背书。宋查理本人的一路崛起在很大程度就是美国教会扶助的结果,他后来的发迹虽然与传教事业本身关系不大,他本人也退出了传教事业。但如果没有教会背景,他想通过印刷各种中国地方版本的《圣经》攒下第一桶金也是不可想象的。因此,宋家的孩子们不仅个个参加了教会,还都去美国读了有传教会背景的学校。

美国的传教士集团权势巨大,能量惊人,擅长动员、组织和募捐,美国的政客们不管私下意见如何,表面上从来不敢得罪他们,因为传教士集团意味着选票和竞选资金,也意味着良知和正义,自带道德的大IP,得罪了他们等于站到了上帝的对立面。

在中国传教经年的传教士阶层也不容小觑,他们带着改造中国的目的耕耘经年,不仅教徒众多,还建立了各种教育和慈善机构,成为乱世中国不可多得的有组织力量。除了来自母国神通广大的教会加持之外,在华传教士团体还享有美国驻中国各种官方和非官方机构的背书和支持。这也解释了一生研读阳明心学的蒋介石为何会选择加入美国教会,而且通过与宋氏家族联姻的方式。

宋家还享有与美国实业界和金融界四通八达的关系,这一方面得益于教会组织的背书,毕竟工业巨头和金融大亨们本身往往就是教会的大金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宋家的孩子们,包括女婿孔祥熙,在美国学的就是金融专业,这两者相结合给他们提供了宝贵的人脉。宋查理也为子女们在这方面打下了不少根基,当年上海第一批有志于做实业的商人们有不少就是通过他的关系从美国进口了机械设备。

如果说前期宋家和美国实业界、金融界的关系更多是单边受益型,那么越到后来这一关系越变得具有互惠性质,美国人视宋家的存在为自己投资的保障,而美国人对宋家的这种依赖又无形中强化了宋家在中国政经精英中的地位。对于中国新兴的资产阶级来说,谙熟市场规矩的宋家更是起到了保护神的作用,否则在他们眼里国民党政府的债券就是一堆废纸。

除了担任国民政府的国际和国内融资者之外,宋氏家族还可以被视为国民政府最为称职的公关公司。他们知道美国人的语境,知道他们想听什么。他们可以轻易地把蒋介石打扮成中国的乔治·华盛顿,面对地方封建军阀和由苏俄支持的共产主义人士的重重阻力,依然致力于把中国打造成类似美国那样的现代化国家,因此美国必须向这样一个基督教徒兼革命者伸出援手。

在这个战线上他们不乏同盟者,这其中最显赫的战友当属亨利·卢斯,一个在中国出生的传教士和南京国民政府的超级粉丝。这个美国的传媒大亨携手宋氏家族所塑造的中国形象,影响了几代美国人,历经史迪威风波等对蒋介石政权不利的事件而颠扑不灭,其遗绪在“谁丢失了中国”以及麦卡锡迫害风潮中仍能被人们深刻地感知到。

亨利·卢斯

被宋氏家族俘获的不止是国际传媒人士,在华的外交官团体也罕有不为说着流利英语的蒋宋夫人的魅力所倾倒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不是宋氏家族的存在,在华外交官群体,尤其是美国外交官们,在向美国决策者传递关于国民政府的贪腐和不得人心的讯息时,也许不会感到那么难于启齿甚至感到某种负疚感,是宋美龄和宋子文让他们觉得蒋介石政权所做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的权宜之计,一切最终都会走上正轨,因此任何关于真相的揭露,虽然可能符合一时的道德标准,但从长远来说反而对中国不利。

当然,如果只是宋氏家族在替南京国民政府洗刷清白和粉饰太平,估计所取得的业绩也不会那么辉煌。除了上述美国势力的加持外,宋氏家族的背后还站立着为数众多的海归阶层,他们视宋氏家族为他们的代言人,因为他们相信宋氏家族知道他们这群专业精英的诉求,知道他们在乎什么,讨厌什么。归根结底,他们相信宋氏家族能够改造蒋介石及其领导的政权,而他们愿意和宋家人一道成就这一事业。拥有这种想法的还有海外华人华侨团体,他们同样视宋氏家族为自己的代言人。

最后,与宋家的结盟对蒋介石而言还意味着全面继承并把持孙中山的遗产。作为长期随侍孙中山左右的“革命青年”,蒋介石原本不需要宋氏家族的帮扶就能以中山传人自居。但是身为国母的宋庆龄作为反对派出现,大大削弱了其合法性,因此与宋美龄的联姻,不仅可以全面拥抱宋氏家族的资源、声望和其背后的美国力量,还能够达到不动声色边缘化宋庆龄影响力的目标。

接下来的一个历史谜题就是,宋氏家族为什么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特洛伊木马制造者的角色,他们真的认定蒋介石是一个引领中国走出混乱走向现代化的不二角色吗,就像当时一切惧怕革命而愿意改良的阶层那样?还是说等他们后来认清蒋介石政权的真面目的时候已经无力转身了?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个可能性,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蒋介石政权的真正性质,但从头到尾都心甘情愿地将计就计,从而将家族利益最大化。

一切皆有可能,也许历史的真相就在这些可能的中间地带。

(本文首发于好奇心日报·万物简史,作者苏琦,观察者网已获作者授权转载)

《宋氏家族》 中信出版集团 2017年8月

作者:斯特林·西格雷夫(Sterling Seagrave),美国知名传记作家,他的作品曾轰动世界。代表著作有:《黄雨》《黄金武士》《龙夫人》《马科斯王朝》等。其经典作品《宋氏家族》被美国久负盛名的“每月读书会”选中,成为全美畅销书。美籍华人作家江南遇刺后,西格雷夫担心遭遇同样命运,从此隐居他乡。

苏琦

苏琦

媒体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好奇心日报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民国范儿
民国范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