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苏庆义:全世界顺差国联合起来 共同应对特朗普陷阱

2017-08-17 15:45:1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苏庆义】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指令其贸易代表根据《1974年贸易法》研究决定是否对中国与知识产权相关的贸易政策和行为发起“301调查”。此举令中美经贸关系再度紧张起来。


贸易赤字巨大的美国,再次对中国挥起大棒

当最大的逆差国遇上最大的顺差国

纵观特朗普上台前后的种种言论,可以看出,特朗普的施策目标之一是削减美国巨额贸易逆差。贸易逆差意味着出口少,进口多,自身创造的就业岗位少,被国外抢走的就业岗位多。削减贸易逆差即增加自身出口,降低从国外的进口,和创造就业岗位息息相关。

如果用数字说话,美国的货物贸易逆差确实足够吸引眼球。美国的货物贸易在1960年代仍能保持几百亿美元的顺差,但从1971年开始出现逆差,尽管在1973年和1975年又出现顺差,但从1976年开始到现在,一直是逆差状态。1984年以来,除1991年外,美国货物贸易逆差一直是几千亿美元的量级。

尤其是新世纪以来,美国的贸易逆差增长了近80%。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逆差国,2016年,在世界上有数据的87个逆差国(经济体)中,美国的逆差占总逆差的比重是46.85%,将近一半。

其实,许多货物贸易逆差国,都可以用服务贸易顺差来弥补自身货物贸易逆差,但美国货物贸易逆差过于巨大,其服务贸易顺差在货物贸易面前也无能为力。

逆差的另一面是顺差。在太平洋的另一端,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货物贸易顺差国。2016年,中国的货物贸易顺差是5.72千亿美元,在30个顺差国(经济体)中,中国顺差占比36.89%,大于1/3。

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由来已久。图|robslink

对于中美双边贸易而言,1993年以来,中国开始保持对美货物贸易顺差。2005年以来,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一直维持在千亿美元的量级水平。2016年,中国对美顺差2.53千亿美元。这一金额是中国总顺差的44.23%,是美国总逆差的31.63%。

当最大的逆差国遇上最大的顺差国,如果不发生点什么事,似乎才是奇怪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中美经贸关系确实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经济学家爱用数字说话,爱探寻背后的实质。比如,从生产的国际分割和增加值贸易统计的角度来讲,中美贸易顺差被严重夸大。

中美经贸关系不过是国际分工的被动一环,中美贸易额背后是复杂的区域生产关系。但政治家却不这么看,美国的贸易逆差太过晃眼,无论如何都是绕不过去的坎儿。

下围棋的奥巴马和下象棋的特朗普

其实,布什政府后期,就关注起美国自身巨额的贸易逆差,并开始将中国视为“眼中钉”。但留给布什的时间实在太少,仅有的动作是在其任期最后一年宣布加入新西兰、新加坡、文莱和智利发起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俗称“P4”)。

奥巴马上台后开始施展拳脚,制造业复兴、购买美国货等行动和纲领,无非是为了削减自身逆差。其对华经贸政策主要贯彻遏制中国的思路。具体表现是将P4修改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主导TPP谈判。这一思路的目的是制定有利于美国并遏制中国的国际经贸规则,利用将中国排除在外的贸易协定限制中国的外部发展空间。

整体而言,奥巴马是在下一盘大棋,从战略角度对付中国。奥巴马的这一招,看似杀伤力不强,实则绵里藏针,以柔克刚,让中国很难受。

人算不如天算,奥巴马的围棋还没下完,正在寄期望于希拉里继续把围棋下完的时候,特朗普击败希拉里上台。特朗普不爱下围棋,上台后就宣布退出TPP。未下完的棋局被撤掉。特朗普要下象棋,从战术角度和中国过招。围来围去的围棋不如象棋那么直接和干脆。特朗普还没上台前,就想好了要吃中国的哪个棋子。

战略的奥巴马远去,战术的特朗普走进我们的视野。两者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区别是显而易见的。战略注重长远,战术注重短期;战略回合少,战术回合多;战略应对起来要有全局意识,战术应对则讲究针锋相对。

中美贸易战开始了?以上为电影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截图

但是特朗普和奥巴马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两者对外经贸的理念其实都是美国1970年代以来就贯彻的公平贸易理念。两者都认为只有贸易是公平的,美国的贸易逆差才有可能降低。

奥巴马的公平贸易理念体现在TPP文本的方方面面。只要想融入TPP的圈子,就得接受美国的条件。竞争中立、知识产权、劳工标准等,都体现出公平贸易的理念,其他成员要接受美国的标准。

但特朗普将公平贸易理念贯彻得更彻底,直接将公平理解为“平等”或“对等”。特朗普认为,美国的现实条件就是标准,没有像奥巴马那样提出主观认定的标准。美国的关税低,别的国家的关税都必须和美国那样低。美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强度高,别的国家都应像美国那样保护知识产权。凡是和美国不同,即为不公平贸易。这也是美国贸易逆差的原因。

特朗普就是要改变这种不公平,如果对方不改变,则“大棒”伺候,没有所谓的“胡萝卜”。

301是特朗普的撒娇 中国可在WTO等多边框架中找解决方法

如果我们理解了特朗普和奥巴马的不同,并想通了特朗普的公平贸易理念,则美国对中国欲发起“301调查”,是一件毫不奇怪的事情。

特朗普只在乎美国自身,他可以逼迫自己的邻居墨西哥和加拿大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也可以怼德国。作为世界最大顺差国和美国逆差来源最大国的中国,时不时被特朗普骚扰一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特朗普先是竞选时扬言要对中国产品征收高关税,后又拿汇率操纵国说事儿。现在,即便特朗普不拿出301的噱头,也会使用别的什么手段来挑起中美经贸摩擦。

同样是知识产权保护程度这种短期内难以改变,需要改革来改善的内容,奥巴马联合几个小伙伴立规矩,让中国在加入TPP的时候接受这些内容。特朗普更直接,采取通过调查中国的方式来发起单边的制裁措施。

对于301调查,大多数人士的想法是,这不过是纸老虎。中国大可不必担心。笔者也认为不必过于担心美国的301调查。保持沟通协调会有较大回旋余地。

即便美国发起单边行动,中国也可以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多边框架内寻找解决办法。即便美国的301条款不是臭名昭著,也令其他国家生厌,中国至少占据了道德制高点。

当然,纸老虎终究是老虎,不是别的纸质的小宠物。中国不必坐以待毙,可主动出击,多探虚实。

从301调查到“特朗普陷阱”

相比特朗普的301调查,令笔者更担心的是整个世界经济落入“特朗普陷阱” (Trump's Trap)。

所谓特朗普陷阱是指,特朗普只关注美国自身的贸易逆差和就业,将公平贸易理念上升为平等贸易理念,导致其和多边贸易体制理念严重冲突,注重单边行动,引发世界贸易秩序失序的后果。

特朗普陷阱对整个世界经济都是危险的,不只是对中国造成负面影响。从经济全球化的角度来讲,特朗普理念认为全球化前进的标志不是传统的各国在自身的基础上前进,而是各国向美国的水平快速前进。如果经济全球化落入特朗普陷阱,将严重阻碍经济全球化的前进,甚至会出现倒退。

从特朗普自身理念和认知,以及其任命的团队来看,特朗普陷阱发生的概率并不低。特朗普任命的商务部长、贸易代表、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均持有类似的贸易保护的理念。而众多持不同贸易政策理念的美国经济学家被排除在特朗普团队之外。特朗普团队很容易一条道走到黑,擦枪走火,和整个世界为敌。

针对中国的301调查固然可能引发新一轮中美经贸摩擦,但这绝不是特朗普下的最后一步棋。未来,特朗普将下出五花八门的棋子。在其不调整自身认知,团队不发生改变,美国政坛也没有作为的情况下,特朗普发动针对多国的贸易战也不是不可能。

全世界顺差国联合起来

网上流传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段子:行业老大老二打架,遭殃的一般都是老三。世界上最大的货物贸易逆差国——美国,和最大的货物贸易顺差国——中国,如果打起架来,不只是老三遭殃,整个世界都会遭殃。

对美国贸易顺差国前10个经济体(2014年数据

为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在世界舞台上发挥作用越来越大的中国可以考虑联合所有对美贸易顺差的国家和经济体。既然美国看重贸易逆差,想削减贸易逆差,那么只针对中国显然是不够的,即便是杀鸡儆猴,对猴子动手也是迟早的事情。

从这一角度来讲,对美贸易顺差国有着共同利益。

2016年,整个世界,有40余个国家或经济体对美保持顺差,其中,达到百亿美元量级及以上的就有11个。

既然美国想削减逆差,必然针对这些国家采取相应措施。中国可联合这些国家或经济体,采取论坛或部长会议的形式,发出反对贸易保护、捍卫多边贸易体制、不追求贸易顺差、反对以损害顺差国利益削减贸易逆差的声音。

世界各国应谨防世界经济落入特朗普陷阱。对美贸易顺差国可先行,共同应对比301条款更可怕的“特朗普陷阱”。

尾声:美国贸易逆差背后不能说的秘密

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主导性至少是当前国际贸易失衡的必要条件。试想,如果美国不单方面破坏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的金汇兑本位制,美国是否有能力保持这么多年的贸易逆差?

布雷顿森林体系后,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使之没有动力削减贸易逆差。又试想,如果没有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其他国家是否还会愿意维持和美国的长期顺差?

改革当前不合理的国际货币体系是改善当前国际贸易失衡的应有之义。得了便宜还卖乖,美国的贸易逆差背后有许多不能说的秘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苏庆义

苏庆义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中国社科院
中国社科院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