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4399举报战再升级 举报方:蔡文胜选择性失忆

2017-06-22 11:34:23

在被上海鼎麟股权投资基金两名股东蒋和平与李胜利实名举报后,美图创始人蔡文胜方面回应称,“不认识举报人、不参与4399公司管理、不存在任何偷逃国家税款行为”,并附上了相关的纳税证明。

蔡文胜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6月22日凌晨,针对对蔡文胜的声明函,举报方当事人再次发声,称蔡文胜选择性失忆,是玩弄文字游戏。声明称,所谓的缴纳个人所得税的凭证无法证明是按股权转让协议的金额缴纳了相应税款,蔡文胜避实就虚,上海鼎麟公司及蒋和平、李胜利等人会在合适的时机将相关证据提交给各有关部门。

此前6月20日,在页游运营平台四三九九(4399)上市前夕,上蒋和平、李胜利在北京召开发布会,举报四三九九大股东蔡文胜涉嫌偷逃国家税款3.6亿元人民币。举报人称,四三九九隐瞒重大事实,意图欺骗上市。

举报的内容主要集中在4399公司多项重大事项未披露,包括2011年-2013年间股本发生重大变化、大股东和控制人发生重大变化、以及公司以何种方式和价格引入投资者等等。

举报者称4399公司大股东蔡文胜涉嫌偷逃国家税款数亿元,以及其他六大问题。除了对4399发起实名举报外,上海鼎麟投资还向证监会举报游族网络隐瞒关联交易等违规事件。

4399公司在2014年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在创业板上市。但无奈最后铩羽而归。2016年6月,证监会网站再次挂出四三九九申请创业板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但其后就遭遇实名举报。

对此,蔡文胜回应称,“不明人士蒋和平、李胜利”散布“不实谣言”,他与这两人“没有任何商业往来”。相关股权交易已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全额缴纳了个人所得税,不存在任何偷逃国家税款行为。

澎湃新闻则援引举报人蒋和平话语称,“我是做煤炭生意的,李总是做火锅生意的”,蒋和平表示,他们同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EMBA班的同学,2012年,在学院一名老师的介绍下,他们每人拿出2000万元的资金,投入到了上海鼎麟股权投资基金成为合作人,而管理人为这名教师的学生,名为邵晓舒。据称,邵晓舒为前渣打银行投资银行部的一名员工,“我们七八个同学总共投了1.7个亿。”

据蒋和平介绍,在2012年鼎麟股权曾与深圳创新投等11名PE入股四三九九,此后由于四三九九的内部问题先后退出。“四三九九原本要在2012年准备上市,后来因为内部纠纷出现问题。”蒋和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不过,作为管理人的邵晓舒并未向各位合伙人如实披露资金退出的问题。

蒋和平称,除了初始的1.75亿,2013年4月份,邵晓舒又以投资项目名义募集资金2亿元,“当时渣打出了300万去做尽调,她抢在公司前面入了股,当时大家真的以为我们入股了,而且比渣打还便宜的价格入股,所以还比较相信她。”

不过,投资人发现投资四三九九的资金却早已退回到公司账户,而后续投资的2亿元中的1亿元资金被挪用。“我们在北京上海两地都报了警。”蒋和平称,但是蔡文胜在接受警方问询时表示,1亿元是他为投资人代持股份,并不算挪用。这也引发了举报人对于蔡文胜代持股份以及偷逃税款的质疑。

“按邵晓舒的说法,从蔡文胜手中拿到2.4%股权,花了9600万,公司估值40亿;蔡文胜股权从47%降到1.36%,让渡了45%股权,应该拿到18亿才对,最起码要交3.6亿的税收;所以蔡文胜帮助邵晓舒做伪证,号称帮助上海鼎麟代持2.4%的股权,蔡文胜明明只有1.36%,哪来的2.4%。”蒋和平表示。

值得玩味的是,就在蒋李二人即将召开举报发布会之际,蔡文胜投资的美图公司却再次发生大宗交易,成交3067万股,成交价格为8.5港元(IPO发行价),成交金额为2.6亿港元,占目前总成交额的比例为62.65%。

目前,尚未知晓该大宗交易是否与蔡文胜有关。但可以预见的是,蔡文胜在美图解禁期之前便通过其子Cai Rongjia大量抛售美图股票。虽然,最后美图方面解释称,是个人投资原因,但或多或少会对美图股价造成一定影响。

举报信全文:

蔡文胜声明函:

举报方的公开信

就蔡文胜《声明函》的复函

针对蔡文胜2017年6月20日的《声明函》中种种不实言辞,上海鼎麟公司股东蒋和平、李胜利特作出如下复函,以下视听:

1、蔡文胜选择性失忆,其是否记得蒋和平、李胜利并不重要, 但不可否认的是:2012年6月上海鼎麟公司投资游家网络(后改名4399),彼时蔡文胜是游家网络的第一大股东,而蒋和平、李胜利正是上海鼎麟的股东,并非不明人士;蒋和平、李胜利持股的上海鼎麟公司投资蔡文胜持股的游家网络(4399),各方之间当然会有交集;蔡文胜玩弄这种文字游戏毫无意义!

2、游家网络(4399)在几个关键时点上的估值(入股估值40亿、游族公告30亿、退出估值14亿)存在巨大差额,此等差额不符合常理,且4399公司及蔡文胜均无法自圆其说,蔡文胜仅在声明中含糊描述“于 2013 年将四三九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骆海坚和西藏晨麒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但至今仍未完整披露诸如转让价格等股权转让信息,所谓的缴纳个人所得税的凭证也无法证明是按股权转让协议的金额缴纳了相应税款,蔡文胜避实就虚,想隐瞒什么?!

3、蔡文胜曾在公安部门为邵晓舒挪用上海鼎麟资金提供证词,陈述其在2013年-2014间,从邵晓舒拿到近亿元,为上海鼎麟代持4399股份2.4%的股权,《声明函》中蔡文胜又确认已于2013年转让大部分股权,自己只剩下1.36%,请问1.36%的股权如何代持上海鼎麟2.4%的股权?不知是蔡文胜先生数学没学好还是太过健忘,抑或另有原因?如果没有代持,蔡文胜在公安部门的陈述是否涉嫌伪证罪?如果确有代持,请问如何代持?是否已按照主管部门的要求披露代持行为?

4、诸多迹象表明,蔡文胜不是如个别媒体所言“躺着中枪”,而是涉事甚深!后续不断会有证据爆出,可以拭目以待。

5、上海鼎麟公司股东蒋和平、李胜利通过媒体发布会所发布的所有信息均是真实的,且都有相应证据予以证明,上海鼎麟公司及蒋和平、李胜利等人会在合适的时机将相关证据提交给各有关部门。届时,谁应该停止侵害,谁该道歉,自会有公论。

特此公开复函!

上海鼎麟公司股东蒋和平、李胜利

2017年6月21日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王一鸣
专题 > IT新浪潮
IT新浪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