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11岁男孩骑ofo被撞身亡 索赔878万合理吗?

2017-07-27 17:22:41

“11岁男孩骑共享单车被撞身亡”一案,目前已正式进入司法程序。7月19日,死者父母追加ofo为被告方,连同其他三方被告(肇事客车司机、车辆所属的汽车租赁公司、保险公司)诉至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索赔878万元。这一数字更是令人震惊。

按照原告代理律师、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黔林提供的资料,赔偿的金额组成是:被告一(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赔偿死亡赔偿金等739718.4元以及精神损害赔偿金700万元;被告二(肇事客车司机)、被告三(车辆所属的汽车租赁公司)、被告四(保险公司)向原告赔偿死亡赔偿金等493145.6元,以及精神赔偿金50万元,由被告四(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内优先赔付,不足部分由被告四(保险公司)在商业险内赔付。

今年3月26日,该男孩骑ofo共享单车,以18km/h的速度,沿天潼路南侧由东向西逆向行驶至事发路口与上海弘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客车相撞,致使该男孩倒地并从该大型客车前侧进入车底遭受挤压、碾压,后经上海长征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

在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交通警察支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上海弘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驾驶员王某驾驶机动车在通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向左转弯时,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负本起事故次要责任。静安区交警认为,该男孩未满12周岁,驾驶自行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且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负本起事故主要责任。

既然如此,为何ofo要担责,索赔的数字还如此巨大?

原告认为,造成本次事故的根本原因是,“机动车一方虽经认定在本次事故中负有次要责任,更重要的是ofo共享单车的所有人一方,其以在公共场所向不特定的对象投放ofo共享单车作为运营方式,并通过该运营方式获利,则其理应承担车辆所有人应负的义务,但其在ofo共享单车车辆存在重大缺陷的情形下,怠于履行管理义务。”

而这个重大缺陷说的就是ofo的机械锁。ofo早期投放的车车辆都是机械锁,每一辆车的密码都是固定的,如果上一个使用的人在结束行程之后没有将密码打乱,那么其他人直接按开锁键就可以使用。事发当天,该男孩在路边寻找到一辆密码锁可直接按开的小黄车,并上路骑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明确规定,未满十二岁儿童,不准在道路上骑自行车、三轮车和推、拉人力车。张黔林认为,ofo小黄车对投放于公共开放场所的车辆疏于看管,案件中涉及的自行车上无任何警示受害人不得骑行的提示,也是造成事故发生的原因。

张黔林指出,ofo不只是通常所说的互联网平台,更是车辆的所有人和服务的提供者,投放在公共场所,提供公共服务,面向不特定的公众,涉及公共安全,理应有更高的责任和义务。这种责任不仅包括保证产品合格、不能有不合理的缺陷、需要及时的维护管理,还包括对缺陷的及时发现和召回,以及投入公共领域之前详细的论证。

ofo发布的NB-IoT物联网智能锁

至于外界多认为的“索赔金额过高”,张黔林:首先要承认生命无价,之所以司法实践中必须给生命确定一个价格,不是因为生命有价,而是因为生命不可重来,这样就需要给生者造成的精神痛苦予以赔偿,所以只能以给付金钱的形式。

其次,精神损害赔偿一方面具有抚慰的功能,另一方面还具有惩罚的功能。但长期以来司法实践中比较强调抚慰而淡化了惩罚,客观上给生命标明了一个基本固定的价格,我认为赔偿金的多少应当与给亲人造成的痛苦、侵权人的赔偿能力、过错程度等因素相关,否则数额太低,对一些超级企业可以说微不足道,而达不到惩罚的目的。

第三,侵权责任法确定了惩罚性赔偿,规定明知产品存在缺陷仍生产、销售,造成他人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基于以上考虑,我们确定了向ofo索赔精神损害赔偿700万元的诉求,该诉求是否能被支持或支持多少,最终都由法院来依法决定,但作为受害人一方,主张多少赔偿金额是原告的权利。

“在上海司法实践中,精神损害赔偿一般不超过5万元,其依据是1999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印发几类民事案件的处理意见的通知》,但如该通知所说,精神损害赔偿具有补偿性和惩罚性双重特征,补偿性是对受害方的精神安慰和物质补偿,惩罚性是对侵害人的制裁,从错误中吸取教训、遵纪守法,尊重他人的权利。”张黔林指出,如果精神损害标准太低,受害人难以得到安慰和补偿,侵害人更难以受到处罚,因此应当相应提高。

目前,ofo小黄车已经表示,今年10月底前,所有安装机械密码锁的小黄车将全部被ofo召回,更换为电子锁。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赵晓明
专题 > IT新浪潮
IT新浪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