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ofo拒绝收购:受“夹板气”的戴威为尊严还是另有所图?

2018-05-17 22:59:44

微信公号“时间财经”(ID:caijingbtime)5月17日消息,自摩拜从了美团之后,很多人都在等ofo被收购消息,但戴威倔强地选择了绝不放弃。

5月15日,有媒体报道,两周前ofo创始人兼CEO戴威与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商谈,戴威拒绝了滴滴的收购要约,并表示ofo不会放弃独立发展。

时间财经联系了滴滴和ofo,但双方都拒绝对收购问题回应。

今年 4 月即有传言滴滴开始推进收购ofo的谈判。当时ofo声明否认,称ofo将保持长期独立发展,甚至提出了2025年长远规划。

此前,共享单车经历一场行业大洗牌。2018年4月,摩拜单车被美团以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王兴出任摩拜董事长。哈罗单车成为永安行旗下公司后,受到阿里的大力扶持。阿里系蚂蚁金服连续参与哈罗两轮13.5以亿美元融资,支付宝app中还增加了哈罗单车入口。滴滴则将陷入困境的小蓝单车纳入旗下,在滴滴App首页提供与ofo同等位置的入口。

摆在桌面上的问题是,ofo会是下一个摩拜吗?

好吧,即便是戴威一再对外界表现出一个创业者的坚持,但在经过仔细衡量之后大部分人都将被收购当成ofo的唯一结局,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戴威依然要“独立发展”,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呢?

意气用事?

拒绝滴滴要约后,戴威在内部会议中强调,公司未来将保持独立发展,5位创始人将在公司的9人董事会中各自拥有一个席位。

为什么拒绝滴滴收购?“在我看来,其实主要还是钱的问题。戴威可能觉得,如果滴滴真的想收购ofo,就得给到足够的钱或滴滴股份,可能是价钱没有谈拢。当然,戴威也是阿里这个依仗,所以才敢跟滴滴要更多的钱。” 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魏武挥对北京时间说。

一位接近ofo高层的内部人士透露,90后的戴威有点小孩子脾气,心气很高,容易意气用事,想把所有事情把控在手里。这很大程度决定了ofo的走向。

更多人倾向于把这看做是腾讯系和阿里系之间的“斗法”。腾讯是摩拜的主要股东之一,也是滴滴的大股东,而滴滴曾是ofo的大股东。也就是说,腾讯系基本掌控了共享单车的前两名企业,在共享单车领域 “一手遮天”。

阿里在投资哈罗之前,只持有ofo少量股权。此后阿里系持续发力:两次加码哈罗单车、通过ofo几轮融资进入董事会,与滴滴、ofo创始团队三足鼎立。由此,成功挤进腾讯占据先手的共享单车领域。

ofo拒绝滴滴早有端倪。2016年9月,ofo获滴滴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之后,双方沟通并不顺畅。滴滴想把ofo纳入自己的战略体系,但ofo希望双方仅是战略合作关系。双方定位上的反差,随着合作深入愈加凸显。

矛盾在2017年下半年彻底激化。8月,滴滴向ofo“派驻”了数名高管,接管了市场、财务等数个关键部门,但一些反客为主的举措,却让原有高管团队大为光火。最终,在当年11月,这批高管均从ofo“被离职”。ofo在10月和11月中间一度决定并购小蓝单车,但提议被滴滴否决,成为滴滴和ofo决裂的导火索。

进入2018年1月,滴滴宣布托管小蓝单车业务,并表态将推出共享单车自有品牌,这意味着与ofo变成竞争对手。

ofo难逃被卖?

魏武挥认为滴滴的结局还是会被卖掉。他说:“戴威接下来,说要继续独立发展,我倒不觉底气十足。ofo之后肯定还会在价格上博弈。我不觉得它是一个可以独立发展的公司。”

不管最终是否会被收购,ofo都面临强大的运营压力。ofo的相关运营数据无法得知,但其主要竞争对手摩拜的数据可资参考。在摩拜被美团收购时,其内部财务报表显示,摩拜挪用用户押金60亿元人民币,供应商欠款约10亿人民币,债务总额合计超过10亿美元。其中,2017年12月的收入仅有1.1亿,而销售成本高达5.65亿、管理支出达到1.46亿,一个月亏损超过6亿元。这虽然与季节性因素有关,但也显示出共享单车行业的集体生存困境。

经过去年的补贴大战,摩拜和ofo已尽显疲态,也意识到了现金流的重要性,纷纷暂停补贴,将月卡费用从此前的1元或2元,悄然涨价到20元/月。

与之而来的是用户的使用频率大幅下滑。时间财经走访了摩拜、ofo的几位线下运营人员,他们均表示,从转运调度看,相比去年,今年共享单车的使用次数跌了不少。“以前每天大约要运800多辆车,现在也就400辆左右”,一位负责单车转运的师傅对时间财经说。这里面有取消补贴的原因,也有共享单车损坏率过高、大众对它的新鲜劲减弱等因素。

外部大环境也对ofo不利。投资机构的热情在消退。共享单车的风口是在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当时单车的模型,是假设1台车每天都租出去10次,每个月就是300块,两个月就回本,第三个月就是纯利润。而且,因为投放车的数量很大,所以企业流水肯定充足,这被认为是一个美妙故事。”魏武挥说。

但现实是,共享单车行业随后陷入补贴大战的恶性竞争,只有支出没有收入。过高的损耗率和较差的业务延展性,使得共享单车企业一时没有找到盈利模式。

各地对共享单车的容忍度在下降,纷纷推出规范措施,防止影响交通和市容。时间财经梳理发现,北京、天津、上海、成都等城市都公布了共享单车的政策法规或行业标准。共享单车的高速增长期已经一去不返。

接下来,ofo要如何发展,就要看戴威的平衡之术。虽然现在引入了阿里,拒绝了滴滴要约,局势暂时达到了某种平衡。但是,如果ofo的市场份额始终比哈罗大很多,阿里会对ofo比较重视。但如果哈罗单车发展起来,ofo对阿里的价值就会减小。

易观方面的数据显示,2018年2月,国内共享单车APP活跃用户覆盖率前三名的平台分别是ofo、摩拜和哈罗单车,比例分别为50.89%、49.14%和5.64%。较晚入局的哈罗单车,通过从二、三线城市入手的差异化运营方式,已悄然爬上了第三把交椅。

留给戴威和ofo的时间不多了。这位北大学生会主席出身的成功创业者,有没有机会一直“意气用事”下去?(北京时间财经 周永亮)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号“时间财经” | 责任编辑:吕栋
小编最近文章
新华社:靠默认勾选套取用户信息,差评!
中国禁收洋垃圾后,又一国陷危机
奉命出海作战却等不到对手信息 海军艇长“压力山大”
在国际期刊发表论文实为广告?北大回应
卡扎菲儿子或将参加利比亚总统大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