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田岛川:平成的最后倒计时,明仁天皇的退位仪式

2019-03-14 09:42:4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田岛川】

众所周知,如今在位的明仁天皇,将在四月末退位,至此从1989年1月8日持续至今的平成时代便会落下帷幕。而5月1日皇太子德仁亲王继位之后,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开启。至于新时代所使用的年号,也将于4月1日正式公布。

日本明仁天皇出席东京皇宫举行的仪式,向皇室祖先报告他的退位计划(图/视觉中国)

而在4月30日正式退位之前,宫内厅在尊重天皇本人“简素、安静地举行仪式”这一意愿的基础上,制定了总计10项的退位相关的仪式。在3月12日,前三项仪式已经正式举行,自此也宣告长达一个半月的退位仪式正式开始,平成的终结开始了最后的倒计时。

作为参考,这里先概述一下这10项仪式的内容。

首先,在3月12日,要举行①贤所奉告之仪,②皇灵殿神殿奉告之仪,③神宫、神武天皇陵及昭和天皇以前四代天皇陵敕使派遣之仪。

之后,在3月15日举行④神宫奉币之仪,⑤神武天皇陵及昭和天皇以前四代天皇陵奉币之仪。

而后,天皇本人将亲自往奈良县,于3月26日参拜传说中的初代神武天皇的畝傍陵,举行⑥神武天皇陵亲谒之仪。

其后4月18日,天皇将再次离开东京,前往三重县伊势神宫,举行⑦神宫亲谒之仪。

返回东京后,将于4月下旬择期前往东京都八王子市高尾山下的昭和天皇武藏野陵参拜,举行⑧昭和天皇陵亲谒之仪。

而这一系列仪式的最后两项,即⑨退位礼当日贤所大前之仪,以及⑩退位礼当日皇灵殿神殿奉告之仪,则将在4月30日退位当天举行。

这些仪式的名称,都是笔者按照主管日本皇室事务的政府机关——宫内厅官方所公布的仪式名称,在尽可能保证原先日语表达方式的情况下翻译的。可能看起来拗口晦涩,不知所云。本文中,笔者就尝试尽可能简单地介绍一下,这一系列仪式到底是要在什么地方干些什么。

其实简单归纳一下,这一系列仪式主要可以分为两组,第一组包括①、②、⑨、⑩四项,看仪式名称便可知这组仪式都是在“贤所”、“皇灵殿”、“神殿”这几个地方举行的,这三座带有神道教性质的建筑一般合称为“宫中三殿”。而除了这四项之外的仪式,大都是在伊势神宫以及包括神武天皇陵、昭和天皇陵在内的远离皇居的地方举行的。

1.关于“宫中三殿”

如前文所述,退位前所举行的10项仪式之中,有4项是在“贤所”、“皇灵殿”、“神殿”三座合称“宫中三殿”的建筑中举行的。在这里借用卫星地图说明一下宫中三殿的具体位置。

宫中三殿的位置(google地图截图)

宫中三殿位于东京千代田区的皇居之中,东临皇居内的宫殿(地图中天蓝色屋顶的建筑群),是三座于明治21年(1888)兴建的木制神社社殿式的建筑。三殿之中贤所居中,神殿和皇灵殿居于两侧。其中皇灵殿是供奉历代天皇和皇族之灵的场所,而神殿是祭祀天地神祇,也就是日本神道信仰中所谓八百万神的场所。

从前文所列举的10项仪式中不难发现,同样是位于宫中三殿的仪式,在贤所举行的仪式和在皇灵殿、神殿举行的仪式是分为两项列举的。似乎贤所相对其余两殿有其特别的意义。事实上确实如此,从三殿的排列也可看出,贤所不仅占据了三殿中央的主位,且建筑规模也比皇灵殿、神殿大出不少。其中所祭祀的,正是日本神道教信仰中皇室的祖神——天照大神。

在介绍贤所的时候,不得不提及日本的所谓“三大神器”。

在日本神话中,天照大神派天孙琼琼杵尊降临苇原中国统治人间世界之时,将草薙剑(也称天丛云剑)、八坂琼曲玉、八咫镜三件神器交给天孙,而琼琼杵尊便是初代神武天皇的曾祖父,三件神器也成了历代天皇世代相传的皇位正统性的标志。

历经千年灾害和战乱,如今的三大神器必然早已不知是第几代的复制品了,但作为皇位正统性的象征,三神器仍被严密保存着,近代以来历代天皇继位时也会举行名为“剑玺等继承之仪”的神器交接仪式。

这三大神器中最为重要的,便是作为天照大神的灵代的八咫镜,自古以来神镜便一直被祭祀在三重县的伊势神宫内宫之中。而草薙剑则收藏在爱知县名古屋市内的热田神宫之中。最后一件神器八坂琼曲玉(勾玉)则收藏于宫中三殿的贤所之中。且作为天照大神的代表,贤所之中还另外供奉一面八咫镜的复制品。

此外,因为传统上有三神器不能远离天皇的规定,因此特地在天皇日常居住的御所之中设有一间名为“剑玺之间”的屋子,其中供奉着神剑及勾玉的复制品。也就是说,其实在东京的皇居之中,不仅贤所内有三神器中的勾玉原物,还有一整套剑镜玉三神器的复制品被供奉着。

而新天皇继位之时举行的“剑玺等继承之仪”(下图为1989年明仁天皇继位时的剑玺等继承之仪)之上,所移交的便是御所“剑玺之间”中的那两件复制品,不会真的从宫中三殿的贤所和名古屋的热田神宫拿来剑和玉的原物。而作为天照大神灵代的神镜的复制品,即使是继位的继承仪式之中,也不会从贤所中移动,可见其重要性。

平成剑玺等继承之仪上交接的剑、玉两神器,同时在仪式上交接的还有日本的御玺和国玺

说了这么多,其实宫中三殿就是一个保存着三大神器的玉的“原物”(当然千百年前就可能已经是复制品了,只是名义上的原物)以及镜的复制品,担负着祭祀历代天皇,皇祖神天照大神以及其他天神地祇的宫中祭祀设施。特别是其中的贤所,作为安放神器之处,除了天皇皇后夫妇、皇太子皇太子妃夫妇以及掌管宫中祭祀的掌典职的宫内职员之外,其他人是不允许入内的。

这里是宫中祭祀活动的核心区域,一年之中要举办岁旦祭、神尝祭、新尝祭等20多回大小祭祀活动。其中特别重要祭祀天皇本人会亲临三殿。如下图便是3月12日退位仪式的第一项贤所奉告之仪之上,天皇身穿只有天皇才能够穿着的“黄栌染御袍”前往贤所的照片。该袍的颜色象征着日升中天时太阳的颜色,也象征着天皇在宗教意义上是太阳神天照大神直系子孙的身份。

3月12日的宫中三殿仪式(图片/宫内厅)

至此,退位之前在皇居宫中三殿内所举行的四项仪式的意义大家大约就可以理解了。3月12日这两次仪式,便是天皇亲自前往三殿,向皇祖神天照大神、皇祖皇宗之灵,以及天地神祇奉告自己即将退位的决定以及禀告退位的具体日期的一个过程。而退位当天,天皇将再次前往三殿奉告今日自己将退位之事。

2.神宫与皇陵

除了宫中三殿,其余举行退位仪式的场所基本集中在伊势神宫、神武天皇陵以及昭和天皇陵几处。

3月12日,天皇便已向神宫、神武天皇畝傍陵、昭和天皇武藏野陵以及大正天皇多摩陵、明治天皇伏见桃山陵、孝明天皇后月轮东山陵派遣了敕使。而在15日,敕使会代表天皇先行在各处举行祭祀仪式。之后天皇会动身前往神宫、神武天皇陵以及昭和天皇陵亲自拜谒。这便是在宫中三殿之外举行的6项退位仪式的全貌。

如前文所述,伊势神宫内宫是供奉三大神器中最为重要的代表天照大神神体的八咫镜“原物”的神社,也是日本神道教系统中最为重要的神社。近代以来,该神社的祭主很多时候都是由皇族或是前皇族(比如出嫁脱离皇室的皇女内亲王)来担任。如今的神宫祭主是明仁天皇的女儿,嫁给黑田庆树的纪宫清子内亲王,而其前任则是昭和天皇之女,当年的顺宫厚子内亲王。

伊势神宫位于三重县,至今保留着自古以来每20年一次的“式年迁宫”的习惯。在伊势神宫内宫之中,有两块隆起的高地,每20年会轮流在其中的一块上面建造新的社殿,而将另一块上面20年前建造的社殿拆除。这一持续了千年的习惯最近一次是在2013年举行的第62次迁宫。

如果迁宫时前往伊势神宫,就有机会目睹两块高地上分别有一新一旧两座社殿的景象。下图是笔者2013年迁宫之际前往伊势神宫所照的照片,上面人们排队参拜的便是1993年建造的旧殿,而下面临近的一座高地上的,便是用白幔包围的刚刚完工的新殿。

2013年迁宫时的伊势神宫新旧两座本殿(作者供图)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伊势神宫的社殿建筑结构被称为“神明造”,在日本的神社建筑中也是非常具有独特代表性的建筑风格。供奉八咫镜的伊势神宫内宫祭祀的是皇祖神天照大神,而宫中的贤所也供奉着八咫镜的复制品,在某种意义上,贤所可以看作一个在宫中天皇身边建造的伊势神宫“宫中办事处”。因此在拜谒过贤所后,再亲自前往伊势神宫,便代表着一个从宫中进行的“分”仪式,到亲拜神宫“本”仪式的过渡过程。

前面也说过,除去贤所,天皇还需去宫中三殿的皇灵殿向历代皇祖皇宗“汇报”即将退位一事。根据前面所说的从“分支”到“本尊”,从“办事处”到“总公司”的仪式模式,接下来天皇自然也要去祭祀皇祖皇宗的“本尊”的地方“汇报”一下了。

如今的明仁天皇是第125代天皇,加上神话传说的话,他前面可是有124代皇族皇宗的,一个个汇报怕是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了。于是亲自去一下传说中的第一代神武天皇陵(陵墓隔壁就是祭祀神武天皇的橿原神宮),再亲自去一下自己前一代,也就是自己父亲的昭和天皇之陵,一头一尾,就算是所有都自己亲自去汇报过了。另外,自己祖父的大正天皇陵(其实和昭和天皇陵就在一个地方,隔了百来米而已)、曾祖父高祖父的明治天皇陵、孝明天皇陵(这两座则在京都)则会另派敕使代祭。

天皇要亲自拜谒的神武天皇陵,位于奈良县橿原市,正式陵号为畝傍山东北陵,一般通称畝傍陵。

神武天皇是日本神话中的第一代天皇,天照大神之孙“天孙”琼琼杵尊的曾孙。既然是神话中的人物嘛,这个天皇陵在历史学和考古学意义上的价值就不怎么大了。类似于我国的黄帝陵、炎帝陵一般的存在,连这神话人物本身存不存在都不知道,何谈其陵墓位于何处。

而近代出于神化天皇的目的,祭祀这些传说中的皇祖皇宗,特别是第一代神武天皇,开始被政府重视了起来,明治年间便在陵边修筑起了祭祀神武天皇的橿原神宫。

战后,由于反对战前的国家神道,否定神化天皇以及把神话传说当作信史看待的战前历史观念,因此反对皇室参拜神武天皇陵和橿原神宫的声音一直存在。不仅是皇室外如此,现在天皇的叔叔、昭和天皇的亲弟弟三笠宫崇仁亲王,在生前也多次公开发表过批判将神话时代当信史的历史认识。

因此,想必此次看到宫内厅安排的退位仪式中有亲拜神武天皇陵一项之后,大概会听到不少左翼、历史学界考古学界的异议。

上两图为神武天皇陵,下图建筑为橿原神宮(作者供图)

而天皇再亲拜神武天皇陵和伊势神宫后,回到东京,则会在四月下旬前去拜谒父亲昭和天皇的武藏野陵。这是退位之前10项仪式之中唯一没有公布具体日期,而只公布了一个“下旬”的模糊时间段的仪式。

固然可能天皇在4月下旬退位前日程繁忙,现在还难以确定前往昭和天皇陵的确切日期,不过笔者私以为,也有可能是因为昭和天皇陵就在东京都,如果提前公布日期,或许会有大批民众因为想在退位前再见一见天皇而蜂拥前往,这样“兴师动众”的仪式不符合天皇的“简素、安静”的意愿,因此才没有公布具体日期吧。

昭和天皇陵位于东京都西部高尾山下的武藏野墓地,墓地中现在有四座皇陵,分别是大正天皇多摩陵、贞明皇后(大正天皇皇后)多摩东陵、昭和天皇武藏野陵以及香淳皇后(昭和天皇皇后)武藏野东陵。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的陵墓也将修筑在此。选址已经完成,今年年初笔者前往的时候已经开始整修地面了(宫内厅你们是不是着急了点)。

此外,在两个月前,即今年1月7日,是明仁天皇父亲昭和天皇去世30年的日子,当时明仁天皇便在美智子皇后的陪同下参拜了昭和天皇陵,天皇本人在短短三四个月内两次参拜昭和天皇陵,在过去来看也是少见的事情。

昭和天皇武藏野陵,笔者摄于1月7日昭和天皇忌日当天,可见还是会有一些民众前往祭奠昭和天皇的

图为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陵墓预定选址,可见已经开始整修地面

在结束这一系列带有向列祖列宗“汇报”性质的退位仪式之后,平成时代就会停留在平成31年4月30日这一天。

3.皇家的仪式

或许会有人好奇,这些复杂的仪式,是完全临时由宫内厅决定的,还是天皇本人决定的?难道关于天皇退位的仪式,过去就没有什么规定或传统习惯吗?在最后,笔者就再用一个小节解释一下,近代以来的皇室仪式到底是怎么确立的。这或许要牵扯一些近代史上的制度问题,笔者会尽量以简明的方式来解释。

应该很多人都知道,日本近代的明治维新,是打着“尊皇、复古”的旗号来进行的。重拾古代的皇室典章制度是明治维新以后关于皇室制度设定的一个口号。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口号而已。

近代皇室制度的制定,可以说是一个在参考西方君主制的情况下,打着恢复“古礼古制”旗号的发明行为。都快20世纪了,没有多少人知道千年之前的皇家礼仪制度细节上到底是怎么搞的,就算知道,古代的礼仪制度也不一定真的适用于近代。于是结果上只能打着复古的旗号“发明”过去的制度和传统了。

但重要的是,这些发明在近代被以法律确定了下来。很多人可能都知道日本明治宪法的存在,其实在近代日本,规定皇室基本制度的《皇室典范》是一部和明治宪法同级别的存在。明治宪法及其下属的刑法民法这一法律体系,规定了政府和民间的行为准则。而明治《皇室典范》则相当于皇室的宪法。

随着日本近代皇室礼仪制度的完善,在这部“皇室宪法”之下,制定了许多叫作“皇室令”的附属法令,来规定皇室的婚丧嫁娶、礼仪制度。关于祭祀问题的有《皇室祭祀令》,关于继位大礼有《登极令》,关于婚丧嫁娶的则有《皇室丧仪令》、《皇室服丧令》、《皇室婚嫁令》等等。这一系列的皇室典范附属法令,从衣食住行婚丧嫁娶,方方面面地规定了皇室成员的生活,建立了近代的皇室制度。

然而日本战败之后,随着明治《皇室典范》被废除,其附属的所有皇室令全部失效。而在战后新制定的现行新《皇室典范》,则不再是与宪法平级的根本法典,只是日本国宪法体制下的一部单独法律而已。

关于皇室仪式制度的诸多皇室令不再存在,那么战后皇室的各种仪式要如何进行呢?其实基本上大致还是依照战前的仪式规程来,宫内厅在对外说明时大多都说这一仪式是“依照传统、先例”,只不过这个传统和先例是近代才发明的产物罢了。

不过,一些仪式在具体的施行过程中还是要考虑到战后宪法的一些问题的。比如战后宪法明确规定了政教分离的原则,因此关于皇室的一些带有明显宗教色彩的仪式行为,是否应当直接使用政府预算来进行,便成为了长期以来争论的一个问题。比如要在今秋举行的新天皇继位后的大尝祭,是否应该使用国费,围绕这个问题前一阵明仁天皇的次子秋筱宫文仁亲王和宫内厅政府高层可是在媒体上吵得不亦乐乎。

说了这么半天,或许就有人想问了,是不是这次退位相关的仪式,也是参照先例,或是战前制定的皇室仪式制度来进行的呢?其实并不是,原因很简单,因为退位仪式,完全是近代以来的制度空白。近代以来两部《皇室典范》,一直是禁止天皇退位的。近代在制定诸多皇室制度之时,自然也是不会考虑到退位这个问题。

笔者虽然对近代之前的皇室制度所知不多,但在和专门学习前近代日本史的同行聊过之后,也大致得知在近代之前天皇退位时,远没有这么多又是参拜神宫又是去天皇陵之类的的复杂仪式。加之近代也没有天皇退位的相关制度,那么可以说这次这10项仪式,大约是宫内厅和天皇本人商议后开创一个新例。

虽然《皇室典范》不允许退位的条款还在,但有了这一次明仁天皇的特例退位,以后难保不会再有退位的情形出现,甚至在不久的将来,修改《皇室典范》,使得退位像近代之前成为一个常见的现象也并非不可能。到时候,如今明仁天皇退位所进行的这10项仪式,无疑便会成为后世最先要参考的“传统、先例”,这很可能会影响之后百年甚至更久的皇室制度。

现在关注这次退位仪式的人们,很可能是见证了历史上一种新的日本皇室制度的诞生和确立的过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田岛川

田岛川

东京大学日本史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明仁退位有十大仪式,真的是“传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