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特德·卡彭特:美国亟需简化自己的联盟体系

2016-06-19 08:56:42

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官员们便对乔治·华盛顿所提出的“美国应避免永久性结盟”的建议不屑一顾。冷战时,为了对抗苏联,美国与世界上许多国家结成了联盟,而北约则是美国在西半球传统势力范围外的第一个结盟尝试。自此,美国与他国结盟的势头便一发不可收。

北约成立之后,美国又缔结了一些重要的双边同盟,盟友包括日本、韩国以及国民党政府时期的中国。

2016年3月31日,美日韩在华盛顿举行三边会晤(图片来源:路透社)

除此之外,美国也曾试图将北约这种军事联盟形式复制到其他地区,但收效甚微,其中就包括东南亚公约组织(Southeast Asia Treaty Organization,简写为SEATO,是一个类似于北约的集体防卫组织;该组织1955年2月19日在泰国曼谷正式成立,总部设于曼谷,共有8个成员国;1975年9月,东南亚公约组织通过决议宣布解散;1976年2月20日,该组织举行最后一次军事演习;1977年6月30日,东南亚公约组织正式宣布解散;该组织成立的目的是牵制亚洲的共产主义势力,不过组织内部的纠纷使它无法有效执行防务行动,使之未能介入老挝内战和越南战争,因此东南亚公约组织解散后,有学者认为它是个失败的国际组织——观察者网注)。

有人曾认为冷战的终结将会给美国的“结盟狂潮”画上一个句号,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为了填补苏联解体造成的权力真空,美国与中东欧一些国家又结成了新的联盟,结果导致盟友过多过滥。在同一时期,华盛顿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中东地区的争端中,并且与众多中东盟国、附庸国的关系得到了深化。

由于美国过去几十年来承担了大量的安保义务,如今整个体系就好比一个杂草丛生的花园,急需修剪枝叶。所有那些正式、非正式的安保承诺,使得美国对地球上60%的安全事务承担责任。并非我危言耸听,结盟给美国带来如此沉重的负担,其实就是战略过度扩张的表现。

在国际舞台上,美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角色。在军事方面,美国拥有强大的核武库,其中包括数千枚核武器和极其先进复杂的运载系统,美国还有着无可匹敌的常规军事力量;在经济领域,美国依旧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并且无论在量还是质上,世界第二与美国之间依然存在着巨大差距。在国际舞台上,美国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但如今美国这个主角却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即使对一个超级大国来说,19万亿美元的债务也绝非小事。同时,即使拥有引以为傲的强大军力,华盛顿也无法随心所欲地将其意志强加于他国,每次总不免要面对重重阻碍与失望。即使是在诸如越南、巴尔干、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些地方,美国一样束手束脚,无法做到随心所欲。

美国如今的盟友体系应当经过仔细选择与甄别,而修剪多余“枝叶”的一个很好的起点就是美国与同盟国之间的安全承诺。美国如今的同盟体系过于庞大、杂乱,不少同盟关系更是早已过时,适当的“剪枝裁叶”能使之恢复生机,这实属美国的当务之急。

一个关键的任务就是先确定修剪哪些“枝叶”,并且以什么顺序去修剪。有三个合理的标准来确定优先级别:第一,首先废除那些价值最低、用处最小的同盟;第二,优先废除最有可能给美国带来潜在危险的同盟,例如美国对它所作的承诺有可能将美国拖入一场不必要的战争;第三就是先废除那些令人厌恶的同盟,比如某些国家在国内和国际上的行为严重违反了美国的价值观和人类道德的基本准则。

根据第一个标准,美国可以摆脱掉许多与北约小成员国之间的联盟,例如黑山和斯洛文尼亚。有人问这样的小国能给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带来什么潜在利益,答案是美国什么也得不到。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道格·班多曾言简意赅地总结过黑山的贡献,“波德戈里察(黑山首都——观察者网注)在军事上毫无价值(Podgorica is a military nullity)”。确实,美国已经养成了与弱国随意结成无价值联盟的坏习惯,结盟就跟加脸书好友般随意,而我们应时刻意识到:安保承诺是一桩严肃的生意。

对美国来说,黑山和斯洛文尼亚仅仅是低价值盟友,但它们不太可能和邻国卷入武装冲突,也就不太可能给美国带来麻烦。运用第二个标准将会给美国带来更大的好处,也就是甩掉那些安全风险等级较高的盟友,美国与台湾、韩国的联盟就属于这一类。台湾和韩国都与近邻有着尚未解决的争端,并且这些争端都有逐步升级的可能,届时美国将被拖入武装冲突的泥潭,而这些冲突和美国自身核心利益却几乎毫无关系。美国的决策者(包括国会,这一机构很大程度上已经放弃了它关于战争与和平的相关权利)需要认真去思考美国是否真的值得为了盟友的利益去对抗那些强大的国家,最终将美国卷入战争。

台军士兵训练后摆“剪刀手”合影(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然,也有可能某一个同盟国同时符合第一个和第二个标准。波罗的海国家就是如此,这些小国对美国在经济或战略上均无特殊重要性,而它们几个世纪以来一直与沙俄帝国(包括其继任者苏联)纠缠不清。它们目前与莫斯科的关系充其量可以说是不温不火。然而美国却选择通过北约给予这样又小又脆弱的盟国以安全保障,并且用“轮换制”在当地驻军以兑现承诺。因此,波罗的海国家应当被列在符合第一和第二标准的前几位,美国对它们的安保承诺应当有所限制。

最后一个选择是着手于削减对那些令人可憎的同盟国的军事承诺,一些严重侵犯人权的国家,比如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就是显而易见的例子,就沙特阿拉伯这个盟国而言,该国政府的外交政策经常损害美国利益。

沙特和埃及显而易见是适用于第三个标准的,而更加复杂并值得仔细衡量的是美国与诸如土耳其、匈牙利和以色列这些国家之间的同盟关系。土耳其和匈牙利的国家专制统治已经发展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而以色列对于巴勒斯坦人长久以来的态度应该受到世人谴责。

理论上,这样的“剪枝裁叶”需要对美国的整个大战略进行根本性的重新梳理。结盟战略几乎没有经过仔细权衡就从冷战初期维持至今,如今美国的战略就好比开启了自动巡航模式,而一些不和谐的山峰就在前方若隐若现。政治和外交上那些未经充分思考的政策有可能使我们忽视前方的危险,我们应该将目光聚焦在那些不成熟的政策上,而简化华盛顿杂乱的、过于庞大的联盟体系将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青年观察者宋祎琳译自6月10日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德·卡彭特

特德·卡彭特

美国卡托研究所国防与外交政策学会副会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