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国家治理指数报告2016》在沪发布,中国排第28位

2017-01-09 14:10:22

2017年1月8日,由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研究院研制的《国家治理指数报告2016》(以下简称《报告》)在上海发布。《报告》旨在通过构建国家治理指标体系,准确测量中国和其他世界各国的国家治理现代化水平。

国家治理指数对全球192个主要国家进行排名,中国排名为第28位。这已经是国家治理指数连续第二年的正式发布。

在西方学界,“治理”(Governance)一词带有浓重的社会中心主义色彩。它是西方国家在面对日益增加的“社会超载”的背景下所出现的概念。“治理”提倡国家向社会放权,实现与社会共治。然而,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经验显示,社会在国家某些能力发展之前根本难以承担起如此“重任”。

“治理”概念中的社会中心主义色彩在这些国家中遭到了可操作性方面的挑战。而“国家治理”概念的提出则代表着一种更为综合的治理评价体系的努力。国家治理以国家为起点,试图结合西方“治理”理论中某些核心元素,以此建构一种超越纯粹政治体制(如民主或非民主)与经济增长的视角。“国家治理指数”(National Governance Index, NGI)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所开发出来的一种对国家治理状况做出综合性评价的新标尺。

《报告》的评估结果显示,在全球范围内,国家治理能力排名前30位的国家分别为丹麦、芬兰、法国、荷兰、瑞典、以色列、德国、日本、奥地利、比利时、新加坡、英国、瑞士、挪威、斯洛伐克、波兰、爱尔兰、卢森堡、捷克共和国、澳大利亚、冰岛、斯洛文尼亚、韩国、新西兰、葡萄牙、美国、加拿大、中国、西班牙、哈萨克斯坦。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燕爽、上海市委宣传部理论处处长朱鸿召、华东政法大学党委副书记应培礼、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政治学研究》主编房宁教授、北京大学中国政治学研究中心何增科教授、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景跃进教授和任剑涛教授、《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马克思主义部主任李放研究员、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齐佳音教授、《解放日报》理论部主任王珍等专家和学者出席发布会并对《报告》进行了评议。

《国家治理指数报告2016》发布现场

《报告》价值:精准解读国家治理成就

国家治理指标体系研发始于2015年。今年报告是该系列指数发布的第2年。评估指标全部采用客观数据,指标间权重采用“层次分析法”,综合相关专家的评估,得出指标体系权重表。此外,本年度报告有如下两个显著进步的方面:

首先,国家治理指数2016年报告在数据搜集和数据分析方面得以提升。今年报告的评估国家已经增加到了192个国家,基本覆盖了全球各个主要的主权国家。这个数字,比2015年增加了81个国家。

其次, 国家治理指数2016年报告在内容上更加聚焦和丰富。今年的报告将深挖数据背后的国家治理的发展规律。与去年相比,今年的报告形式上更加多元,将分为多个主题,进一步为我国国家治理提供经验借鉴。

《报告》主题:国家治理的基础之维

国家治理更多是指国家范围内的治理,是一种综合性的分析框架。国家治理指标体系认为设施和秩序等基础性价值十分重要。中国学者所构建的国家治理指数不可避免地会从中国经验中寻找灵感和支撑。然而,西方的治理指标一般不强调这一点。

西方学者往往把设施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不加考虑的内容。之所以出现这一情况,是因为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水平比较高,这些设施从来都不是问题。但是,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设施显然是最重要的基础性条件之一。秩序也是类似。因此,课题组在设计指标时,就充分考虑了这些因素。在课题组提出的基础性指标中,设施是第一位的,设施保证了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一种临近性和便利性。秩序可以保障人和设施的良好运行,而服务则是能够提升生活质量的公共产品。缺乏了这些条件,国家治理犹如无本之木。

基础性指标覆盖了设施、秩序和服务等三个领域。其中,设施是第一位的,是保障人与人、人与物之间临近和便利性的基础条件,秩序是保障人与设施良好运转的纽带,服务则是提升国民生活质量的公共产品。价值性指标分为公开、公平、公正三个二级指标,分别体现着国家治理的透明性、平等性和正义性。可持续性指标从效率、环保和创新的维度,对国家治理过程中的再发展能力进行考量。

此次评估纠正了之前西方国家对于中国国家治理的偏见。例如,在基础设施,社会秩序以及诸如健康、教育、就业等公共服务基础性指标中,中国的排名情况中等偏上,处于192个国家的第67位。

高奇琦对此解读,“在基础性指标中添加设施为二级指标,是国家治理指数的特色之一。因为对于国家治理而言,设施建设代表了最基本的治理能力。”

《报告》总排名分析

大国和经济强国在总排名中位居前列,大多数国家得分在平均线上下。丹麦在本年度的国家治理评估中表现出色,成为全球第一。绝大多数G7/8及G20等国际组织成员国位于前30名内。前30名中还包括挪威、荷兰等西欧北欧国家,以及瑞士、卢森堡、以色列、新加坡等“小国”。南非、印度和俄罗斯等部分区域大国排名低于预期。

从地理分布上看,中国、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位于第一梯队。俄罗斯,南非,阿根廷、巴西等拉丁美洲国家,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以及一些东欧国家位于第二梯队。印度、太平洋及加勒比岛国、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中东和中亚国家组成第三梯队。第四梯队国家多为卢旺达、阿富汗、海地、索马里等国家治理问题较多的最不发达国家。

总得分分布图

整体上看,全球主要国家的国家治理水平相对均衡。排名前30名的国家差距不大,得分比较接近。但是在最优治理的国家之间却存在相对较大的差异(最差治理的国家之间也存在相似规律)。

2016年报告中排名前30名的国家主要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已完成现代化的西方传统发达国家,如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等国,另一种是有着优异的自然禀赋或是治理规模较小的国家,如丹麦、瑞士、新加坡等过。中国是这两类国家的例外,中国是排名前30名中唯一的人均GDP在10000美元以内的发展中国家,而其他的各个国家人均GDP均在20000美元以上。作为一个具有庞大领土规模和复杂治理问题的发展中国家,中国的治理水平能排在第28位,实属不易。

分项指标排名分析

国家治理指数的指标体系包括“基础”、“价值”和“可持续”三个一级指标。基础性指标主要考察全球各主权国家在基础性政治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其中包含三个二级指标,分别为“设施”、“秩序”和“服务”。西方传统现代强国和经济大国名列前茅。此外“基础性指标”的评估是以“人均”作为评价标准,所以一些领土规模小和人口少的“小国”在这一指标上也表现不俗。各国得分全球分布情况显示,西欧、北美和东亚三个地区得分高于其他地区。非洲、东欧、中亚和中美洲地区得分偏低。这说明全球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存在较大差异,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没有得到很好的建设。西方传统发达国家在基础设施领域有优势,但发展中国家正在缩小其差距。

价值性指标数据主要考察全球各个主权国家在“价值性指标”上的表现情况,分为公开、公平和公正三个二级指标。其中,公开指标包括财政公开、立法公开和决策公开三个评价标准;公平指标包括分配公平、保障公平两个评价标准;公正指标包括性别公正和少数群体公正两个评价标准。排名前50名的国家,得分差异不大。从整体上看,小国排名相对比较靠前。从经济体量看,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有,但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主。

持续性指标考察了全球各个主权国家在国家发展持续性上的表现,分为效率、环保和创新三个二级指标。其中,效率指标包括治理成本和治理产出两个三级指标;环保包括资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两个三级指标;创新包括创新投入和创新产出两个三级指标。中国在创新指标中排名前列。

国家治理的中国方案:发展中国家的国家治理之道

报告最后在“治理阶梯”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在中国经验基础上的国家治理的中国方案,来为发展中国家的治理建设提供借鉴支持。报告指出,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首要的任务是加强基础设施的完善,实现“基本道路权”、“平等信息权”、“安全饮水权”、“均等卫生权”。

而在公共秩序方面,发展中国家一方面要实现本国政体制度化运转,另一方面要防止其他国家利用民主输出对本国政治的干涉。需要在“完善社会保障”、“优化治安环境”、“建立有效政府”、“加大农业投入”、“消除贫困”、“保护生态”等方面做出努力。

另外,发展中国家应提供足够的公共产品,满足本国居民对于公共服务的基本需求。这就需要发展中国家在卫生、教育和就业等领域统筹财政力量,实现均衡发展。

总之,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三个途径加快本国基础性指标的建设。一是在机制上成立全球基础设施联盟,二是积极与国际组织合作,在其技术支持和物质援助下开展建设;三是统筹本国财政投入,设计科学的长期规划。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马密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