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东军火贩的耻辱:在战火纷飞的地道里走私KFC

2016-02-25 15:34:28

尽管阿布艾亚德穿着迷彩服,蒙着长头巾,背着火箭筒,但你还是能在他长期出没的地道某处闻到吮指原味鸡的香味……对于巴勒斯坦人来说,KFC宅急送用户体验最差的地方在于老巴的快递小哥总会急切的催促你,“拿好你的炸鸡,我现在得去加沙运火箭炮了。”

微信公众号“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就为我们介绍了一下在战火纷飞的地道里走私KFC是个啥体验?

穿越两条战争中的国境封锁线,在运火箭炮的地道里走私KFC全家桶的感觉,就像当你在考试面对最后一道大题时候绝望看着最好的朋友,然后他会心一笑,奋笔疾书,在躲开监考老师的目光之后,你小心谨慎的捡起了朋友扔过来的纸条,里面优美的字体写着一句话,“中午吃什么?”

这应该是世界上最慢的快餐了。叫一单加沙KFC你需要在前一天晚上预定,先打国际长途电话,把钱转账过去。第二天埃及的哥会在埃及给你买鸡,交给快递员,快递员穿越半公里的隧道,把货交给加沙的哥,加沙的哥再交给摩托车手——这时候三小时已经过去了——由他再开一小时送货上门。你永远也猜不透鸡到底在哪?

“亚玛玛”公司职员马达尼介绍说,一个肯德基全家桶套餐在阿里什的价格是80埃镑(约合12美元),而送到加沙城后价格则高达30美元。

------肯德基上校的出埃及记。

但是巴勒斯坦根本就没有自己的货币,更谈不上金融体系。他们地道交易用的大都是以色利货币,好处是他们可以不用过多的操心通货膨胀的问题。

在对肯德基的热爱上,美国和中东终于达成了共识。南方公园里,每人只能去医院领一小杯肯德基酱汁解瘾,然后胖子去联系肯德基上校,走私炸鸡。他吃炸鸡会用刀片把鸡皮刮下来,分成一小份一小份仔细切碎,然后用鼻子吸。加沙简直就像南方公园的场景重现。在这所“世界上最大的监狱”,如果想吃炸鸡还能有什么比地道走私更好的方式呢?

不过在巴勒斯坦,最知名的并不是KFC,而是CFC——查理炸鸡店,这可是巴勒斯坦正经民族企业,只有那些懂得品味生活的宅男才知道该如何买到正宗的KFC,他们会打给走私贩,就和有需要的时候你会打电话给dealer一样。

巴勒斯坦地道长期是运送武器的专业通道。阿布艾亚德是加沙走私业的行家,对于这种old school气质的走私贩子,运送KFC简直就是对加沙快递业的羞辱,“我想知道那群人为什么花钱买几块鸡肉,这一顿饭的钱足够我买四整只鸡了。”他指着袋子上那个白胡子老头说。

在加沙走私KFC已经形成一个产业,这让很多有理想和职业道德的加沙走私贩难过的就像心爱的女人嫁给了一个基督徒,“我觉得隧道只配得上火箭和榴弹,用来类似送丝袜和巧克力这种东西,炸了也就炸了吧。”

加沙的伟大之处在于遍布城市的四百多条地道让你明明生活在战争的中心,却能潇洒的吃上吮指原味鸡和薯条。“给我写张购物单,随便写,枪啊烟啊伟哥啊SUV啊巧克力啊,不管什么玩意儿,两天都能到你手上。”对于那些新派走私贩来说这给了他们大显身手的机会。

南方森林公园里所有的畜生,鬣狗、狼、鸵鸟、大猩猩,基本上全是走地道过来的。这个公园最特别的的地方在于从国外走私了大量动物进来,但没什么员工敢跑出来给动物喂食。这是三分之二土地处于战火之下的加沙建立起来的动物园,只有真主知道巴勒斯坦人在想些什么。

不过走私活牛活羊的确常见,加沙一家小型动物园希望从埃及引进斑马,最后走私贩为他们带来了两头染过色的毛驴。

地道为加沙提供了65%的面粉、67%的消费品、98%的糖、100%的钢铁和水泥。但这并不是全部。据不完全统计和不负责任统计,走私最多的永远是黄赌毒:香烟、香水、录像带,以及其他一些可以带来收益的黑市商品,甚至女人。

走私的最多的是欲望。

一名没有出入境许可的加沙妇女在黑暗的坑道中前行,只为参加一场在埃及举办的宴会。

挖地道是秘密进行的。挖出的土不能一次运出,而是要装在面粉袋里,运到很远的地方。完成一条地道大约需要3个多月时间。地道口大多藏在居民住宅里,如卧室、客厅、卫生间,有时还会在孩子的睡房里。

巴勒斯坦人在挖掘地道上有着特别的优势。

挖地道可不是个好活。“第一次进地道的时候,我被吓哭了。”穆罕默德回忆说,“我不想在地下工作,地道看起来像一座坟墓。”

当他们身体麻木,精疲力尽,这时候赶快拿起手机,拨打400电话。点上一坨香辣鸡腿堡,一杯百事可乐。

这还不够,在那些巴勒斯坦年轻人里流行一种劣质的止痛药,这种药在加沙十分畅销,并且很容易上瘾,在地道里工作的许多儿童说他们经常吃这种药。

一份昂贵的肯德基,加上几片廉价的止痛片,就可以让你嗨上一整天。

“我的身体疼得厉害,但我还是要去工作的时候,我就吃一片。”

加沙地道往往空间宽阔,可以用来驾驶电瓶三轮车,往来穿梭于加沙和埃及之间。

当然,不是所有巴勒斯坦人如此心酸,对于那些地道走私贩,他们也许希望隔离墙永远不要拆除,和平永远不要到的那么早,因为一旦那样,他们就再也没有工作了。

生活在加沙,怎样通过地道吃上KFC是中产阶级需要掌握的本领,穷人有自己的对抗战争的方式,以色列女孩Kutikov已经可以穿着高跟鞋从容地走向掩体。“在这里,从空袭警报拉响到火箭弹落地有15秒时间,而我到达最近的庇护掩体只需要10秒。”

这里区别一个武装分子究竟来自以色列还是巴勒斯坦大概只有一个方式,就是看你的武器究竟是美产火箭炮还是自制臭鸡蛋。你最常看到的场景是巴勒斯坦武装摆开阵势,向以军投掷石块。更有大胆的少年,趁催泪弹刚刚落地开始冒烟时,就赶上前去,一脚把它踢下山坡。

所以真正应该让以色列担忧的是加沙地道快递员会不会在货物里附上臭鸡蛋,来让兄弟们作为自我防卫的武器。

如果有一天你去到加沙,一定要向当地居民要来一张自制的画满地道的地图,不过在那些入口后面你也许看到的只是一副班克斯涂鸦。

欧洲宇航员曾经发推说:“这是我拍摄的最让人伤心的照片。我们可以从国际空间站里看到加沙上空的爆炸和火箭。”

但他并没有看到加沙地带,这片飞地的全貌。因为巴勒斯坦一大半东西都埋在地底下……

过去7年,巴勒斯坦获得了一亿六千万援助,这些钱每一分钱都花在了实处,学校么?地道里。住房么?地道里。公共交通么?地道里。医院么?都在地道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

分享到
来源:微信号“公路商店” | 责任编辑:张璐
专题 > 巴以恩仇录
巴以恩仇录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