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他在战火纷飞的索马里建使馆馆舍

2017-04-30 14:44:23 据新华社4月30日报道,到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新建馆舍项目驻地采访并不容易,需至少提前一天报批,与索马里当地居民一大早排长队,经过非盟驻索马里特派团层层安检,才能驱车前往。

馆舍项目负责人叫曹江伟,1989年出生在中国云南。可能由于长年在非洲工作,强烈的阳光在他皮肤上留下印迹,这位“80后”小伙子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大。“我长得比较着急!”他用流行语自嘲。

曹江伟来到非洲已是第六个年头。2011年,他被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派到阿尔及利亚工作,4年后转到吉布提。2015年,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办公所在地半岛皇宫酒店遭恐怖袭击后,使馆决定新建馆舍作为办公场所,曹江伟去年底被派往索马里负责这个项目。

2016年11月25日,曹江伟与中土集团吉布提公司负责人等到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做前期考察。为保证馆舍项目质量,他们前往摩加迪沙市区外30公里处的一个碎石厂调研当地碎石母材及生产情况。碎石厂不在政府军控制范围内,安全形势比较差,必须雇武装护卫前往。几名持冲锋枪的护卫在前面开道,考察人员紧随其后,这场景在国内是完全想象不到的。

随后,曹江伟只身一人在索马里开展项目前期准备工作。在此期间,发生了一次惊险的爆炸,让他至今记忆犹新。“当时项目临建还未开始,我住在安全区外的酒店。当时我正在吃午饭,突然听见一声巨大的爆炸,感觉酒店的门都快倒了。”后来了解到,是一伙索马里青年党武装分子冲击机场安全区失败后,在摩加迪沙安全区马迪纳门附近引爆了半卡车炸药,路两侧附近的房屋都被夷平了。

现在,曹江伟对枪声、爆炸声已经习以为常了。工地在安全区里,由非盟驻索马里特派团把守,安全形势好了很多。“工地边上有个靶场,天天有人打靶,所以对枪声已经免疫了,”他说。

曹江伟介绍说,馆舍这个项目本身工程技术难度不大,难的是协调和组织。项目位于摩加迪沙安全区内,这里既有联合国、非盟的存在,也有当地警察局等机构。比如,项目需要协调附近地块作为项目临建用地,但经多方协调也未能实现,最后只得把临建布置在馆区内。

地处热带的摩加迪沙气候干旱,项目驻地所在的地块,四周连一棵树都没有。“刚到的时候,这里一片空旷,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沙地。”中午阳光很强,曹江伟和工友每天都会到海边一块大岩石下吃饭和午休。“太晒了,后颈上晒脱了两层皮。”

不过,曹江伟和工友们也学会苦中作乐。工地离海边非常近,走路两分钟就到,他们笑称“坐拥270度无敌海景”。刚来的时候没通水,他们下了班就去海里洗澡。“一边在海里洗澡一边洗衣服,也是一道风景。”有一次,他们在海边发现一条鱼搁浅在水坑里,捡回来让厨师做了大家吃。“味道很好!”曹江伟笑着说。

曹江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大女儿两岁多,小女儿才7个多月。大女儿出生时,因工作原因他没能陪在妻子和女儿身边。回国后,感觉大女儿跟他比较陌生。“只要她妈妈或奶奶在,就不愿意让我抱她。”去年小女儿出生,曹江伟特意向公司请假回家,陪在妻子和孩子身边。

“在国外工作最难的不是工作上的压力或生活条件的艰苦,而是远离家人的那种孤单,这也许是每位海外工作人员都会有的感受吧,”曹江伟的工友说。

曹江伟现在最操心的是工程进度。索马里局势动荡,各种情况都与和平国度有很大不同。工人招聘、出入安检、材料进场、手续办理……太多因素制约着工期。曹江伟绞尽脑汁想办法,希望按时把项目交付给中国驻索马里大使馆。

“说大了是为国家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说小了是作为中土集团的一名普通员工,这是我应该做的。有幸参与到这样一个项目中,不虚此行,”曹江伟说。

新华社记者卢朵宝

分享到
来源:新华网 | 责任编辑:张少杰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