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西非三国扣押中国8艘渔船 当地渔业枯竭与中国有关?

2017-05-05 08:40:17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近年来,中国渔民航行到更远的海域进行捕捞,中国渔民也越来越多地牵涉进与其他国家渔业纠纷当中,而外媒对这些事件的报道也越来越频繁。

美媒:中国渔船导致西非渔业资源枯竭

5月3日,在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耿爽回答有关“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比绍三国近期扣留了8艘涉嫌非法捕鱼的中国渔船”的问题时表示,“我们已经注意到有关情况。中国政府一贯反对任何形式的非法捕捞行为,始终要求中资渔企坚持合法合规经营,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同时,中方希望有关国家能够文明执法,依法处理,保障中方有关企业和人员的合法权益。”

《纽约时报》 5月3日报道称,中国的巨大捕鱼舰队正在推动鱼类种群陷入崩溃边缘。

对于这样的指责,中国农业部渔业局副局长刘新忠回应说,“想怎么捕捞就怎么捕捞,想在哪里捕捞就在哪里捕捞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需要按规则来捕鱼。”

但是,他补充说,对中国捕捞活动的批评有时过于夸张,他认为,去往非洲的中国船队只是为了满足发达国家对海鲜的需求,这些发达国家已经减少了自己的捕鱼船队。

“人们来问我,‘如果没有中国人捕鱼,那么美国人吃的鱼从哪里来?”他说。

此外,专家称,中国远洋渔船捕到的鱼绝大部分来自西非。据某些专家估计,这些渔船中多达三分之二都在从事违反国际法或领海所属国家法律的捕鱼行为。

中国的远洋渔船已增至近2600艘,其中400艘是2014年至2016年投入使用的。

浙江港口庞大捕鱼船队

《海洋科学前沿》杂志(Frontiers in Marine Science)发表的一项新研究称,大部分中国渔船非常庞大,它们一周的捕鱼量相当于塞内加尔渔船一年的捕鱼量,每年给西非经济造成20亿美元的损失。

很多中国船主依靠政府资金,来建立船队和为去往塞内加尔的航行提供燃料——从中国繁忙的港口出发抵达那里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研究员张宏洲称,2011年至2015年间,中国政府对渔业的补贴高达近220亿美元,接近之前四年补贴总额的三倍。

他还称,这个数字还不包括中国沿海城市和省份为支持当地渔业公司而提供的数千万元的补贴和税收减免。

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的一项研究发现,对于一些中国渔业公司来说,政府补贴占其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根据大型国有企业中水集团远洋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份企业档案,去年获得的1200万美元的柴油补贴是决定公司盈亏的关键。

“现在,中国的船队遍布世界各地,没有这些补贴,这个行业根本就维持不下去,”绿色和平组织东亚办公室全球政策顾问李硕说。

对于补贴的问题,有关官员表示,政府表示正在大力减少燃料补贴,到2019年将减少60%。此外,正待生效的法律要求所有中国制造的远洋船只都在政府登记,从而实现更好的监管。

海洋纠纷

在全球捕鱼业中,中国是无可争议的海洋之王。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产品出口国,中国对鱼类的消费量占全球总消费量的三分之一以上,并以每年6%的速度增长。

中国渔业的从业人员超过1400万人,远超1979年的500万人,另有3000万人从事和鱼类有关的行业。

但是随着中国渔民逼近其他国家,他们也陷入越来越多的海洋纠纷。

印度尼西亚扣押了数十艘在其海域偷渔的中国船只。去年3月,阿根廷当局击沉了一艘试图撞击海岸警卫队船只的中国渔船。中国渔民和韩国当局之间的暴力冲突导致六人死亡。

在菲律宾的巴拉望省,一排排小艇闲置在那里,新近遭到砍伐的山坡上飘过一团团烟雾,这些都是中国影响力的体现。

菲律宾刀耕火种的农业

由于无法靠海洋为生,当地的渔民烧掉本应受保护的沿海丛林,想把它们改成稻田。但环保人士称,大雨经常冲走表层的土壤,致使陡峭的土地毫无用处。

塞内加尔沿着大西洋有300多英里的海岸线,海洋是它的经济命脉,也是这个国家身份认同的一部分。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称,海鲜是塞内加尔的主要出口产品,近20%的劳动力从事与渔业相关的行业。

塞内加尔是一个人口1400万的贫困国家,它的渔业储备正在急剧下降。当地渔民用手工制作的独木舟捕鱼,根本无法与超大拖网渔船抗衡,后者长达一英里的渔网几乎能把所有活物一网打尽。他们捕的鱼大部分被运往国外,其中很多最终成为鱼粉饲料,供应美国和欧洲的养鸡场与养猪场。

西非国家渔民

来自海洋的回馈不断减少,意味着塞内加尔渔民的收入骤然下降,食品价格则出现上涨——大部分塞内加尔人以鱼类作为主要的蛋白质来源。

尽管鱼类储备减少,但与气候变化有关的持续干旱也迫使数百万塞内加尔农村人口来到海边,这增加了该国对海洋的依赖。

塞内加尔有三分之二的人口在18岁以下,这种压力导致试图进入欧洲的塞内加尔年轻人数量激增。

“外国人抱怨非洲移民去他们的国家,但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来我们的水域,偷走我们所有的鱼,”22岁的穆斯塔法·巴尔德(Moustapha Balde)说。他十几岁的表弟在偷渡地中海时因船只沉没而被淹死。

迁往海边的移民把海滨城市若阿勒从棕榈成荫的渔村变成了一个拥有5.5万人的城镇。50岁的阿卜杜·卡里姆·萨勒(Abdou Karim Sall)是当地渔民协会的主席。他说,现在若阿勒有4900艘独木舟,而他十多岁时只有几十艘。

萨勒凭着一己之力,扣留了两艘非法捕鱼的中国船只的船长,因此成了当地的英雄。如今,居民们却在悄悄骂他,因为他扩大了反对过度捕捞运动的范围,为了帮助鱼类储备回升,他把矛头也对准那些无视捕鱼规则的塞内加尔船只。

但他的大部分愤怒仍是针对大容量的外国拖网渔船的。政府数据显示,目前有100多艘大型船只在塞内加尔的领海作业,有的悬挂欧洲和亚洲旗帜,有的悬挂本地旗帜。这个数字不包括悬挂塞内加尔国旗,但属于中国公司所有的船只。

西非国家鞭长莫及

非法捕鱼的船只也没有算在内。它们往往是在夜里,或是在塞内加尔200英里宽的专属经济区的边缘捕捞,对该国规模颇小的海军来说根本鞭长莫及。

试图量化非洲沿岸非法捕捞情况的渔业专家黛希娅·贝尔哈比卜(Dyhia Belhabib)表示,在西非,中国船只上报的捕鱼量仅为实际捕鱼量的8%,相比之下悬挂欧洲旗帜的船只上报的捕鱼量是29%。

据她估计,中国渔船每年从塞内加尔领海盗捕4万吨鱼,价值约2800万美元。

她的数据不包括从来没被抓到过的非法捕捞船只,相当于所有中国船只的近三分之二。

这个问题在西非各地更严重。一些国家,如几内亚比绍和塞拉利昂,只拥有少量船只去管理自己的领海。

在塞内加尔,最近的立法把针对非法捕捞的罚款大幅增至100万美元。官方也以被扣押在该国首都达喀尔的两艘外国船只为例,证明他们的行动卓有成效。

收获很少的塞内加尔渔民

向外瞥了一眼大海,塞内加尔渔业与海洋经济部(Ministry of Fisheries and Maritime Economy)执法局局长马马杜·恩迪亚耶(Mamadou Ndiaye)上校说起了自己面临的挑战。他指出,很多违法分子都是在塞内加尔领海的边缘捕鱼,面临威胁时可以轻而易举地逃脱。

他领导的机构买不起快艇,也用不起卫星图片或是功能正常的飞机。“但我们的设备依然比其他很多国家多,我们也得帮助它们,”他说。

塞内加尔海域内活动的大多数中上层小型鱼类会结成许多庞大的鱼群,在摩洛哥与塞拉利昂之间迁徙,它们提供了该国饮食中85%的蛋白质。专家说,一路上,它们被数以百计的工业拖网渔船捕捞,其中至少有一半渔船是归中国所有。

2012年,塞内加尔停止向捕捞这些小型鱼类的外国拖网渔船颁发执照,但邻国却拒绝效仿这一做法。毛里塔尼亚的大部分渔船队都是中毛两国合资的企业,根据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的数据,该国有20家鱼粉厂,将海洋生物碾磨为供出口用的动物饲料,另外还计划再开20家新厂。

有时候,保护海洋就意味着拒绝中国,而中国正在慷慨解囊,为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

“当中国还在为你修路的时候,要对他们说不是很困难的,”塞内加尔海洋研究所前负责人桑巴博士说。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廖志鸿
专题 > 海洋维权
海洋维权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