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侠客岛:沙特终于要有“女司机”了!这事儿有意思

2017-09-28 11:10:08

沙特26日解除了对于女性驾驶汽车的限制,此前,女性必须要在男性的监护下才可以开车。27日,沙特又首次任命一名女性作为高级政府官员。

昨天(27日),微信公众号“侠客岛”(ID:xiake_island)撰文对沙特解除女性驾车限制的事件进行了分析。文章认为,对于沙特王室、尤其是年轻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外界将其视之为年轻力壮的改革派)来说,这将为其改革形象大大加分。沙特王储之前提出的“2030愿景”是个很大的摊子,这个改革方案力图实现经济多元化。

全文如下:

女性可以开车上路,是新闻吗?在某些国家是。比如沙特,就曾是世界上唯一禁止妇女驾车的国家。

不过今天,沙特国王颁布命令,宣布从明年起,允许该国妇女“合法驾车”。国王同时责成内阁在30天内给出建议,并在明年6月24日前落实该项政策。

(图自“侠客岛”,下同)

别看这新闻不怎么起眼,其实很有意思。

压力

首先……这禁令几十年了,沙特国王怎么“突然”就想起要废除了?

国际压力肯定是个不小的因素。毕竟,由于女性在公共场所几乎完全缺位,沙特常常成为全球社交媒体调侃甚至嘲讽的对象。数据和事实可能更扎眼一点:

在2015年世界经济论坛(The World Economic Forum)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沙特的性别平等指数,在全球145个国家中排名第134位;

2017年3月14日,沙特在盖西姆省召开首个“女性委员会”大会,然而大会照片里却没有出现任何女性;

2017年4月24日,沙特入选联合国的妇女权利委员会,该委员会致力于“提升妇女权利,塑造性别平等的国际标准”。事后,联合国观察组织(UN Watch)执行长希拉勒•纽尔说,“选举沙特来保护妇女权利,就像将纵火犯送入了消防队。”

事实上,沙特国内也不是没有呼吁改革的声音。在改变女性地位的呼声中,废除女性驾车禁令,一直是其中的焦点——

比如,2011年6月,40名沙特女性自行驾车开往全国各个城市,以抗议政府禁令。其中一名为麦纳尔·麦斯欧得·谢里夫的女性,因为在网上展示了自己的驾驶视频,随即在24小时后被沙特警方逮捕;

2013年10月,一名沙特著名宗教人士称,“医学研究显示,驾车会损伤女性的卵巢”,之后引发了60名女性的抗议。作为回应,150名宗教人士也前往沙特王宫外示威;

同样在2013年10月,26岁的沙特喜剧演员希沙姆·法吉赫,在网上发布了其自导自演的短视频“没有女性,就没有驾驶”(No Woman, No Drive),以搞笑的方式呈现了沙特女性无法驾车的现实。仅仅两天,该视频便被浏览了300多万次;到现在,这个视频的浏览量更是高达1400多万次。

改革

国际上压力不小,国内呼声也高,因此,对于对于沙特王室、尤其是年轻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外界将其视之为年轻力壮的改革派)来说,取消妇女驾车禁令,毫无疑问,将为其改革形象大大加分。

事实上,近年来,沙特在改变性别平等上,怎么说呢,也是在不断“积跬步”吧——比如2011年9月,沙特国王阿卜杜拉首次赋予女性在地方选举中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2013年,阿卜杜拉国王任命了30名女性为沙特协商议会成员;2015年萨勒曼国王继位以后,沙特通过政府的现代化改革,为女性创造更多的职位;上周的沙特国庆庆典中,女性也首次被允许进场参加活动。

此前岛叔分析过,在沙特近期的规划中,沙特王储提出的“2030愿景”是个很大的摊子(旧文:沙特换王储,这事儿可大了)。这个改革方案力图实现经济多元化,而开放女性驾车恰好符合这一要求。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为给经济注入新的活力,“2030愿景”提出,女性应占沙特改革后劳动力总数的30%——其实,在沙特全国所有的人口中,女性占了一半,而且超过一半的大学毕业生都是女性;但不能开车这一条,就极大地阻碍了女性就业。不能自己开车的话,上下班就只能打车或者雇佣司机,成本自然就高了。而允许允许女性独立开车,不仅可以增加职业女性的数量,还减少了对Uber和Careem等打车软件的依赖。

更重要的是,这个决定,在接受了现代化教育的沙特年轻人中呼声很高。对他们来说,同为年轻一代的王储正在掌握国家的前进方向,这无疑充满了希望。

解除女性驾车禁令的国际公关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也门的战争灾难、国内的教派冲突、国际上的恐怖主义指控等都让沙特感到国际舆论的压力;目前,沙特则正尽力避免联合国就也门战争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同时反击美国国内日渐高涨的批评沙特支持“911”事件的声音——解禁妇女驾车,至少暂时转移了一部分国际社会的关注。

在宣布禁令解除后,众多支持改革沙特国内外人士都称,这是“历史性的决定”;美国国务院也表态称,这是“朝着正确方向前进的伟大一步”。

阻力

这“伟大的一步”迈得必然不轻松。即使是国王颁布命令,也是说“明年6月再实施”,这就给了沙特政府更多时间,来平息国内反对声音;同时这也是在告诉外界,“我们这边改革很不容易”。

的确,在沙特,妇女仍然必须接受直系男性亲属的监管,在教育、就业、婚姻、旅行乃至就医等方面,都需“获得监护人的允许”。而据沙特驻美国大使哈立德·本·萨勒曼王子称,新规实施后,沙特女性获得驾照将不再需要监护人允许,驾车也不再需要监护人陪同,她们可以在沙特国内自由驾驶,包括两大圣地麦加和麦地那。同样,在阿拉伯海湾合作委员会其他国家拥有驾照的妇女,也可以在沙特境内驾驶车辆。

不出意外的话,这将遭到沙特国内部分保守派宗教人士的坚决反对,因为这将导致女性和非直系亲属男性接触,违反了严格的性别隔离政策。

此前,沙特保守派宗教人士就已经对允许女性进入国庆活动场地表达了抗议。批评者在社交媒体上说:“爱国不是罪恶的借口。这些行动不会令安拉和真主满意。爱国不是跳舞、男女混合、道德沦丧和演奏音乐。这个时代真奇怪。”

去年,沙特政府废除监控道德行为的宗教警察后,也有相当数量的沙特公民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要求恢复该制度,重建社会的保守逊尼派价值观。目前,沙特最活跃的11个twitter账号都是塞莱菲宗教人士,可见保守价值观在沙特社会仍拥有不可小觑的影响力。

在颁布命令之前,沙特政府刚刚封杀了阿西尔省的教令长(Head of Fatwa)萨阿德·希吉里——后者宣称,女性在购物时只拥有男性头脑的四分之一,因此不能驾车;同时,沙特政府还逮捕了一大批拥有社会影响力的宗教法官和学者。这也被外界解读为可能是为了提前保证推行改革、而不会遭到保守派的公开反对。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沙特的性格隔离政策将会取消。因此,为了实施解禁令,还有一系列行政、司法等程序要走。比如,由于目前社会对女性获得驾驶执照还有很多限制,因此需要重新为女性提供学习驾驶的设施、专门培训与女性司机打交道的交通警察,等等。

同样,沙特政府也未取消女性在其他领域受到的来自男性监护人的限制。例如,虽然她们被允许进入运动场参与国庆活动,但仍不能合法地参与体育竞技活动。

但无论如何,沙特终归是迈出了这一步。据沙特官方通讯社稍早前报道,年轻的王储在国庆演讲中说,“在这个伟大的时刻,我们认为,这个王国已经成为一个重要国家,在地区和国际层面发挥着开创性的作用。”

对于沙特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国家来说,解禁女性驾车,会否是一次更大规模的改革的起点?

(文: 瓦斯帕夏)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号侠客岛 | 责任编辑:魏其濛
专题 > 当代妇女解放
当代妇女解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