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外媒称或有两百俄罗斯人被美军炸死 俄方为何表现低调?

2018-02-18 20:11:37

【观察者综合报道】2月初,美军在叙利亚战场的一次空袭可能造成约300名俄罗斯人伤亡,其中至少确定5人死亡。彭博社援引俄罗斯消息源称,可能最多有200名俄罗斯人丧生。但出人意料的是,这场空袭并未造成美俄间的紧张对立。尤其是俄方,始终表现低调。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月18日报道对本次事件进行了分析。

按照CNN的报道,在2月7日晚间,一支大约有500人组成的部队从叙利亚政府军控制的东部城市代尔祖尔附近跨越幼发拉底河。这支部队主要由俄罗斯雇佣兵和亲叙政府的基督教民兵组成,配备有坦克和火炮。这些俄罗斯人均受雇于一家叫做“瓦格纳”的私人军事承包商。当晚这支部队的具体任务尚不清楚。但他们确实在幼发拉底河东岸挺进约10英里,逼近一个由“叙利亚民主军”控制的油田。后者主要由库尔德人组成,受到美国支持。

叙利亚近期局势示意图,篮框内即代尔祖尔地区

亲叙政府的部队随后开始炮击叙民主军营地。该营地内有一个美军分遣队,美军随即还之以猛烈的空袭和炮击,据称持续了近3个小时。

此战非常惨烈。路透社援引美军消息称,美军动用了F-15E战斗机、AC-130炮艇机、B-52轰炸机、AH-64武装直升机、MQ-9无人机和地面炮火。空袭造成大约100人阵亡,多数是基督教民兵。当地媒体报道称,该派别曾组织起一场超过30人的大型集体葬礼。

家属正在展示一名雇佣兵Stanislav Matveyev的照片,他可能在空袭中阵亡(视频截图)

路透社推测,约有300名俄罗斯雇佣兵伤亡。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另一个俄罗斯”党领导人亚历山大·阿韦林的话报道称,在美军空袭中受伤的俄罗斯雇佣兵已经被送回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治疗。

Valery Shebayev在莫斯科一家医院走访了多名此次战斗的伤者。他来自俄罗斯一个哥萨克社区,瓦格纳从中招募了不少人。Shebayev告诉CNN,当时那支部队接到命令去占领一个“无主油田”,他们没有得到空中支援。他形容那晚的战斗是一场“屠杀”。

Ruslan Leviev是莫斯科一个专门分析俄罗斯在叙利亚军事介入情况的组织成员,他表示“尽管伤亡数字存在多个版本,但据我们了解至少有20至30名俄罗斯公民死亡。”

Stanislav Matveyev的遗孀

如果最后死亡人数真的达到了200人,那这次很可能是美俄在冷战后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冲突。但目前双方都表现冷静。

美国方面坚决表示自己严格遵守了关于避免偶发冲突的相关守则。美俄双方为了避免偶发冲突,在叙战场设有紧急热线。美防长马蒂斯在11日称, “当我们告知俄方有一只部队正跨越幼发拉底河时,俄方起初表示并不知情。”

到了17日,马蒂斯在面对媒体时还是表示“我们并不清楚是谁策划指挥了这场攻击。”

而俄罗斯政府方面称,仅有5名俄罗斯人可能阵亡。同时强调这些人都不是俄罗斯现役军人。

俄新社2月15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媒体关于“数百名俄罗斯人死亡”的消息是“典型的虚假报道”。她指出,可能有五名死者,推测是俄罗斯人。扎哈罗夫补充:“也有伤员,但这一切还有待验证”。

俄官方否认向叙利亚派有雇佣兵。官方口径中,俄罗斯在叙只有一个海军基地、一个空军基地、部分军事教官和少量特种部队。

在去年解放代尔祖尔的战斗中,来自西边的亲叙政府联军和来自东边的“叙利亚民主军”就险些发生冲突。后来双方大致以幼发拉底河为界,代尔祖尔战场保持了较长时间的平静。为什么在这时发生冲突,多数观察人士推测,目前库尔德人被土耳其人牵制在遥远的阿夫林地区。亲政府联军可能趁库尔德人分身乏术,在代尔祖尔地区抢占油田。但本次很有可能只是一次单独事件。

但为什么瓦格纳愿承担风险去充当“前锋”呢?CNN称,俄罗斯公司Evro Polis曾和叙利亚政府签订协议,Evro Polis帮助收复并控制油气田,而叙政府则拿出油气田未来收入的四分之一。据信,Evro Polis公司老板叶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与瓦格纳老板德米特里·乌特金(Dmitry Utkin)关系紧密。

叶夫根尼·普里戈津,此人来自圣彼得堡,曾是普京的私人厨师

但在那些死者亲属中间,不满和愤怒情绪正在蔓延。67岁的Farkhanur Gavrilova来自俄罗斯中部一个小镇,她的儿子鲁斯兰就是其中一名死者。她是从熟人那里得知这个消息的,瓦格纳和俄罗斯官方均未正式表态。

“他们也是人吧?很明显他们是去那里战斗帮助叙利亚人的。虽然他们是为钱才去的,但我们也没办法啊,留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工作。”Gavrilova在接受私营媒体“当前时间”(Current Time)采访时表示。这家媒体在去年被俄政府认定为“外国代理人”。

根据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网站去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俄罗斯雇佣兵一个月大概能拿2500美元。这与俄罗斯国内相比是个不错的价格,而同样在顿巴斯战斗军饷要低很多。如果受伤,可以获得约1.5万美元;若阵亡,家属能获得2万至5万美元不等的抚恤金。具体金额依级别和战斗情况而定。

另一名死者是51岁的激进国家主义者Vladimr Loginov,和大多数在叙利亚的佣兵一样,他此前也参加过在乌克兰东部的战斗。波罗的海哥萨克社区在一份声明中确认他是俄罗斯公民,并且称其在一场“一边倒的战斗”中阵亡。

另一方面,3月18日,俄罗斯大选将开始投票。目前俄国内的舆论也开始日渐敏感。

而俄罗斯官方媒体的态度引发了部分俄罗斯国内反对派的不满。亚博卢党总统候选人亚夫林斯基在接受“莫斯科回声”采访时表示,普京是俄罗斯总统,他必须为俄罗斯公民的生命承担一定责任。普京不应继续缄默,他有义务向国民公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郭光昊

郭光昊

不合时宜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郭光昊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