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田飞龙:当关税成为唯一的帝国武器

2019-06-03 09:01:1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田飞龙】

6月2日,国务院发表《关于中美经贸磋商的中方立场》白皮书,明确指出“美国在中美经贸磋商中出尔反尔、不讲诚信”。谈判期间,美方三次“出尔反尔”,动不动祭出关税大棒,可见一心“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特朗普对“关税”迷信甚深。

现实看来,特朗普确实有“关税癖”。他不仅对中国开征大规模、高额关税,而且对近邻墨西哥甚至加拿大也开征关税。近日,特朗普宣布,为了彻底解决南部移民问题,准备对所有墨西哥输美商品征收5%关税,并逐月增加至25%。

这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因为墨西哥议会正在讨论《美墨加自贸协定》。如果与近邻之间的经贸关系可以因为美国单方面的理由随便破坏,那么任何协议的签署又有何意义?更讽刺的是,这一协定还是“特朗普版自贸协议”的模范版本,是准备推销给全世界的。

特朗普(资料图/IC  photo)

特朗普迷信关税,以国内交易艺术中的极限施压和临时变卦方式对国际政治与经贸主体展开同类型敲诈,表面上看威风凛凛,实质严重损害了全球化贸易体系的基本制度框架与信任基础。

关税为何不会如特朗普所期望的那样奏效呢?

笔者认为关税属于较为落后的重商主义制度武器,在全球化经贸关系日益呈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之格局时,这一武器的频繁动用最终将损害关税加征国自身的市场与消费者福利。

美国本身是一个全球化市场,美国的超额经济利润来自于对全球市场的制度与技术优势,美国的超额消费者福利也来自于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中的美国主导权。但特朗普滥用了这一优势和主导权,人为切断了美国市场与国际市场的自然经济联系。

如果这种人为切断只是极限施压的一种技术性手段,是短期措施,也就罢了。问题是,此次极限施压的对象主要是中国。如白皮书中所指出,“中国不会畏惧任何压力,也做好准备迎接任何挑战。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特朗普无疑碰到了硬骨头。特朗普应该想到(但可能没想)的一点是,其他国家正在看中国如何坚持和应对,中国不简单妥协,则可带动全世界的市场力量对特朗普主义予以反制,其长期结果就是美国市场的持续疲软和美国经济的继续空心化,而其超额利润和超额消费者福利也会结构性下降。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特朗普团队对关税战的计算逻辑是:美国加征关税可以直接增加财政收入,用于国内再投资和补贴;加征关税可以打击对象国市场,迫使资本回流美国,重建美国制造业;加征关税可以逼迫对象国主动降价以抵消关税影响,变相补贴美国消费者。

这样的计算当然是对美国有利的,但问题是存在着严重的逻辑和事实错误:

其一,加征关税会减少外贸交易量,总体上对财政收入支撑不大;

其二,美国已不具备制造业复兴的基础条件,其法律环境、产业工人素质、产业生态配套已经回不到过去,因此即便资本流转也是在美国之外另寻合理投资地,而不是回流美国,抑或部分回流资金根本不会进入制造业,而是进入金融股市,造成经济的表面繁荣和系统风险;      

其三,谁为关税买单的问题,IMF及美国国内主流经济学家的计算结果与特朗普是相反的。其实这应当是常识,特朗路只看到了中国对美国市场的依赖,没有看到美国消费者对中国商品近乎刚性的需求和依赖,因此即便加关税,如果美国消费者依然选择中国商品,则美国进口商就不得不继续大量进口,真正的买单者是美国进口商,最终转嫁给美国消费者。

随着关税战的持续延烧,我们可以通过美国进口数据的实证统计来对上述两种逻辑加以验证。白皮书中也列出多组数据,证明加征关税措施不仅没有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反而带来了严重伤害。当美国消费者最终意识到贸易战的结果是自己买单,那时特朗普可能在选战压力下改弦更张,但只怕为时已晚了。

中美经过一年多的贸易战,至今未有结构性妥协迹象,有陷入“持久战”的风险。美国对于始终未能压制中国完全屈服非常恼火,也意识到仅仅依赖关税是无济于事的,而且自身也在承受巨大的压力和损失。但美国的思考方向不是反思和调整,而是继续扩大战线,极限施压,挑起了中美科技战。华为成为这一新战线的首选对象。

5月16日,特朗普命令美国商务部采取管制措施,禁止美国公司与华为保持业务联系,并在世界范围内策动其他国家和企业跟从,甚至有本应中立的国际学术组织和行业组织也被勒令制裁华为。联邦快递甚至参与了转运和截取华为商业秘密文件的非法行为。

华为进入美国的“实体名单”,相当于被切断了与美国控制的经济体系的所有可能联系。这对一家真正全球化的企业是致命的。客观而言,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家通信企业可以做到全产业链的自主,美国也不存在这样的企业,但美国此次挑战的就是华为的这种“极限生存”能力。

但这也使得美国冒了一个非常大的风险:如果华为顺利通过了极限生存测试,完成了全产业链的自主化,则美国很多供应商将会萎缩甚至倒闭。一个超级大国对一个中国民企的经济战争是注定不公平和不正义的,中国不可能坐视不管,而必然采取援助措施,这又可进一步刺激中国政商关系的良性互动与危机应对,加强了中国政治力量与市场力量的团结。

可战可和,才可赢得平等且有尊严的最终协议,甚至这个协议已不是关键目标,这个斗争过程获得的全世界认可及自身技术的结构性进步才是根本。当关税成为特朗普唯一的帝国武器,当严重扰乱全球技术发展的科技战被单方面升级时,美国对世界的领导权与道义基础就在加速瓦解。作为反制和保护性措施,中国商务部宣布采取同样的“不可靠实体名单”,将恶意参与制裁中国的有关企业、组织及个人纳入其中,这是正当的自卫措施,也是对美国单方面升级之科技战的有力回击。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特朗普主义恰似美帝国的极限挣扎,是其力量衰落和精神焦虑的病态交织。曾经一度,美国青春灿烂,海纳百川,超越旧欧洲而成为世界立法者,并成功驯服了中国大多数文化精英跟从。如今,美国霸道蛮横,老气横秋,闭关锁国的守成心态日益凝重,惧怕竞争的非市场化取向日益显著,滥用霸权和优势地位的非道德化趋势不断加深,这些都是世界新旧秩序交替之际的通常症候。

惟愿这一巨型权力的交替和转移不至于衍生出难以控制的极端风险和代价,而这显然需要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集体努力,承担责任,共同驯化特朗普治下的“异常美国”。也希望特朗普能早日明白,“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选择,共赢才能通向更好的未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田飞龙

田飞龙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当关税成为唯一的帝国武器……
美国布下陷阱,法国人掉进去了,中国人……
面对中国改革成功,总有人很幽怨
作为“一国两制”试验田,港澳接下来怎么走
取缔“香港民族党”,西方又要过度解读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