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提姆·阿朗戈:ISIS——从恐怖组织到恐怖国家

2015-07-24 08:21:53

恐怖,是伊斯兰国对内迫使民众屈服、对外恫吓敌对势力的手段。这个组织侵占领土,毁坏古迹,屠杀少数民族,把妇女逼成性奴隶,把儿童训练成杀手。

但伊斯兰国的官员们似乎能抵御贿赂的诱惑,不少民众和专家认为,至少在这个方面,伊斯兰国比腐败的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要好一些。

在叙利亚,一位IS成员将足球递给孩子

拉卡实际上可以算作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首都,一位名叫比拉尔的居民说:“从拉卡到摩苏尔这一路上,即使你怀揣百万美元,也没人敢打你的坏主意。哪怕一美元,也没人敢拿。”出于对人身安全的担心,比拉尔不敢透露自己的全名。

伊斯兰国全称“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也有人称其为“达伊沙”。最初,伊斯兰国完全是作为一个恐怖组织来运作的,除了更加冷血残暴,它与基地组织没有什么不同。可后来它开始掠夺土地。

随着伊斯兰国不断巩固自身领土、建设治理能力,它逐渐演变成一个机能完整的、利用极端暴力和恐怖作为统治工具的国家。

对那些生活在伊斯兰国统治下的居民们来说,现在和从前的区别是本质性的,远非不同视角那么简单。在这个战争肆虐、混乱不堪的地区,腐败的政府在统治过程中原本就经常诉诸逮捕、酷刑、拘留等暴力手段。当国家失败时,伊斯兰国抓紧机会填补了这个真空,为当地人带来了相对稳定的环境。

虽然没人认为伊斯兰国会很快变成一个负责任的、有良好机制的国家,但这个组织的确采取了一些治国措施,比如颁发居民身份证、颁发限渔令、规定汽车司机必须常备应急工具等。这些变化意味着西方需要反思企图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思路。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国际事务教授斯蒂芬·沃尔特代表着一种非主流的声音,他不认为伊斯兰国最终会葬送在自己的邪恶上。他说:“毫无疑问,该组织正在革命建国。”如今,这种非主流声音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

不久前,沃尔特曾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文章“如果伊斯兰国胜利,我们应该怎么办?”他在文章中提出,在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伊斯兰国在美国领导的军事进攻之下,仍然占领着叙利亚与伊拉克的大片地区,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伊斯兰国可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他写道:“如果伊斯兰国能在当前控制范围内维持权力,阻止外部势力‘削弱破坏’它的企图,那它就获得了胜利。”

他认为,在对该组织进行空袭近一年后,美国应清楚地认识到“击退并最终消灭伊斯兰国的唯一方法,是大规模外国干预。”

许多人坚信:不靠政治和解,不给异化的逊尼派教徒树立另一个权威,单凭军事战略不足以击垮伊斯兰国。沃尔特的文章与这种看法不谋而合。

在伊斯兰国的统治下,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国的许多逊尼派教徒除了伊斯兰国看不到可行的政治选项,尤其不愿重新接受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的统治。

伊拉克的逊尼派教徒大多对受什叶派控制的中央政府持敌视态度。至于叙利亚,已有超过20万人在阿萨德总统的内战中丧生。

不久前,古董商阿哈姆德因躲避空袭而逃至拉卡。他说:“老实说,叙利亚政府和达伊沙的手上都沾满血污,但拉卡人更接受后者。”

阿哈姆德也不愿透露自己的全名,他说自己曾生活在叙利亚自由军控制区。在他口中,这个于2011年崛起的反政府武装“跟阿萨德政权一样,都是盗贼。”

他承认,在伊斯兰国的统治下,生活或许有些坎坷,但如果你不惹该组织的头头脑脑,至少能过上相对平稳的日子。他说:“在这里,他们施行真主的教法。杀人者偿命;通奸者受石刑;偷盗者斩手。”

二十年前,阿富汗也曾弥漫类似的情绪。人们一方面对塔利班残暴执法感到恐惧,另一方面又对他们打击贪腐、维护稳定感恩戴德。正是如此,塔利班才得以在阿富汗维持牢固的控制权,直到2001年美军入侵。

约翰·麦克劳克林曾于2000年至2004年担任美国中情局副局长。不久前,他曾出席澳大利亚驻华盛顿外交官举办的某场晚宴。当时,宾客们的话题转到了伊斯兰国上。

“我突然想到,综合考虑各种因素,这些人可能取得胜利,”他对这个具有争议性的判断作出解释:伊斯兰国的各种残暴行径,包括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血腥视频,使人们产生一种印象,认为它多行不义必自毙。

他说:“但正义并非总能战胜邪恶。”

(观察者网杨晗轶译自《纽约时报》)

提姆·阿朗戈

提姆·阿朗戈

《纽约时报》驻巴格达首席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楚悦
专题 > 伊拉克局势
伊拉克局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