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晋:惹了俄罗斯又闯伊拉克,土耳其吃了什么胆

2015-12-09 07:57:11

当地时间12月4日,部分土耳其军队以“举行军事演习”、“训练当地军队”为名,越过土伊边境开进伊拉克领土,伊拉克政府发布了要求土耳其限时撤兵的“最后通牒”。在当前土耳其和俄罗斯关系持续紧张的背景下,土耳其为何会突然出兵伊拉克?这样的决策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土耳其军队假借演习之名进入伊拉克

摩苏尔周边的竞争

此次事件的起因主要是数日之前,土耳其在没有事先知会伊拉克政府的情况下,向伊拉克尼尼微省的巴希加军营运送了接近一个装甲团的兵力。伊方认为这是对伊拉克主权的严重侵犯,要求土耳其人立即离开。而土方则称是训练人员定期“换防”,以帮助伊拉克志愿者抗击“伊斯兰国”,收复摩苏尔。

土耳其此次派出大量武装人员进入的巴希加军营,成立于2014年底,当时是土耳其的军方人员在该基地内对于周边一些当地的土库曼人和库尔德人进行军事训练。设立巴希尔军营之时,正是“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北部大规模扩张之时,因此巴希尔军营的作用就在于帮助土耳其军队在当地扶植自己的武装力量。其正式运作进行人员招募和培训是在今年年初,是土耳其在伊拉克北部重要的战略支点。由于成立之时,伊拉克尼尼微省局势混乱,因此该营地的设立和运作得到了摩苏尔所在的尼尼微省省长授权并与伊拉克国防部磋商,所以土耳其官方认为,巴希尔营地“并非新营地”。

不过随着局势的发展,“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北部的力量不断收缩。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在摩苏尔以东地区,伊朗和其支持下的伊拉克什叶派武装不断向西反攻,“伊斯兰国”在伊拉克东部的扩张受到重创;在巴格达-提克里特-摩苏尔的南北方向上,“伊斯兰国”受到了来自伊拉克政府军和地方部落武装的攻击;而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库尔德武装不断发动反攻,“伊斯兰国”在当地的扩张势头已经被制止。这三方面的巨大压力,最终促成了今年上半年伊拉克政府军和什叶派武装收复了伊拉克中部的提克里特。

“伊斯兰国”在伊拉克战场的衰微,导致了“伊斯兰国”控制下的摩苏尔遭到了来自多个方向的战场压力,在今年10月,“伊斯兰国”在摩苏尔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困守”阶段,除了留下少部分守卫部队之外,大部分部队都已经撤回到了叙利亚北部。而与伊拉克战场相比,叙利亚北部的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同样在发动反攻,尤其是今年9月份俄罗斯直接介入叙利亚局势以来,“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控制区也大幅度缩小。

不过在各方地面反攻“伊斯兰国”的情况下,在伊拉克境内也出现了一些内斗的因素。伊拉克战场上的政府军、逊尼派武装、什叶派武装乃至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内部的巴尔扎尼和塔拉巴尼等人的部队之间,相互存在着微妙的矛盾关系,与之相伴的还有去年8月份从叙利亚自治区进入伊拉克北部辛佳尔地区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随着各方大兵围攻摩苏尔城,未来该城到底属于哪一派武装控制,各派争端四起。

除去伊拉克政府军和什叶派武装的“伊朗背景”(伊拉克什叶派武装的各个领导人大多数曾经在萨达姆时期长期避祸于伊朗,2003年后返回伊拉克东部和南部并迅速崛起为地方领袖),伊拉克战场上错综复杂的关系中尤其应当引人注意的是库尔德人的内部关系。与不少人印象中库尔德人“铁板一块”的认知相反,库尔德武装内部尤其是伊拉克和叙利亚库尔德人之间矛盾深刻,关系微妙。

库尔德人的内斗

自从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后,利用叙利亚乱局和叙利亚政府军收缩而迅速成长的库尔德“民主联盟党”武装不断在叙利亚东北部扩张,并且逐渐建立了范围广大的控制区。尽管叙利亚库尔德人扩张迅猛,但是其同伊拉克库尔德人尤其是“库尔德民主党”之间的关系却不断紧张,双方在意识形态、领导人关系、政治立场和对外关系等一系列问题上存在着巨大分歧,彼此争吵不断。

然而随着“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强势崛起,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民主联盟党”和“库尔德民主党”之间的关系,促使双方展开切实的合作。“伊斯兰国”武装的进攻,迫使“库尔德民主党”武装在伊拉克北部和西北部受到严重威胁,同时“民主联盟党”武装也感受到了来自控制区以南和以西方向的巨大军事压力。随着“伊斯兰国”2014年6月进攻伊拉克西北部辛佳尔地区和2014年9月进攻叙利亚-土耳其边境重镇科巴尼,“库尔德民主党”和“民主联盟党”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辛佳尔地区,随着“伊斯兰国”武装的不断进攻,大批当地的雅兹迪教徒被围困在山区内。为了解救这些雅兹迪教徒,“库尔德民主党”和“民主联盟党”武装之间开展了军事合作,打通了伊拉克-叙利亚边境地区,被围困的雅兹迪难民通过这条通道向西逃亡入叙利亚。但是这条军事通道的开通也产生了另一个问题,即谁主导当地局势的问题。

“民主联盟党”复制了自己在2011年后叙利亚库尔德人地区的经验,积极在辛佳尔地区组织“民兵卫队”“地区委员会”等地方自治武装和自治机构,希望能够动员地方力量;但是此举也遭到了“库尔德民主党”的反对,“库尔德民主党”领导人、“伊拉克库尔德自治政府”主席巴尔扎尼指责“民主联盟党”在当地“怀有私心”,认为当地的库尔德机构“非法”,威胁“伊拉克库尔德自治政府的统一”。

“库尔德民主党”和“民主联盟党”之间的关系随着2014年9月“伊斯兰国”进攻科巴尼而再受考验。尽管“民主联盟党”武装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是仍然无法有效抵御“伊斯兰国”的进攻。不得已“民主联盟党”向“库尔德民主党”求援,并且得到了土耳其“借道”的许诺。“库尔德民主党”领导人巴尔扎尼在向叙利亚增兵的同时,也意识到此次援助行动是向“民主联盟党”施压的绝好机会,因此要求“民主联盟党”同亲“库尔德民主党”的“叙利亚库尔德民族委员会”(ENKS)分享权力。似乎两党就要摒弃前嫌,库尔德人的政治蜜月即将到来。

但是“民主联盟党”和“库尔德民主党”之间的关系很快破碎。在击败科巴尼周围的“伊斯兰国”武装之后,“民主联盟党”并没有向其他库尔德党派分享权力。2015年初,“民主联盟党”还宣布在辛佳尔地区成立了“自治政府”,此举被“库尔德民主党”视为“抄后路”,双方关系再度陷入僵局。

外部力量对于库尔德局势的介入同样影响了库尔德内部政治关系。“库尔德民主党”长期同伊拉克中央政府关系不佳,双方在能源红利分配、军队人数数量和库尔德自治政府权力范围等方面长期存在矛盾;而由于伊拉克政府长期被什叶派把持,因此包括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政府和海湾国家在内的外部势力,就成为了巴尔扎尼和“库尔德民主党”的最大支持者。也正因为如此,在叙利亚问题上,“库尔德民主党”倾向于“推翻巴沙尔第一”的政治目标。

与“库尔德民主党”-土耳其联盟相对,“民主联盟党”则由于其独特的“库尔德工人党”背景,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长期不佳;再加上“民主联盟党”本身面临叙利亚战场上更为复杂的军事局面,其与伊朗之间也形成了较为密切的关系,同伊拉克中央政府的关系也较为暧昧。

土耳其的战略目标

应当指出的是,进入2015年之后,随着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形势的变化,土耳其在对待叙利亚和伊拉克问题上的底线也随之形成。对于“伊斯兰国”撤离之后的叙利亚地区,土耳其要求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尤其是“民主联盟党”武装不得向西越过幼发拉底河一线,而在幼发拉底河以西到土耳其边境地区,土耳其希望扶植土库曼人武装、“胜利阵线”和“沙姆自由军”等团体来控制,以此组成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缓冲区”。

在叙利亚问题上,从过去的数月来看,土耳其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新战略已经形成,仍然以“监控”和“情报搜集”为主,辅之以边界管控和外交介入,目标在于形成在叙利亚北部和伊拉克北部的“战略缓冲”。具体可以分为三个方面:

一是着重情报搜集工作,在尼尼微省的摩苏尔周边加大情报搜集力度,利用原有的影响和情报网为伊拉克库尔德武装提供帮助;以英吉利克空军基地(Incirlik)为核心,监控和打击叙利亚北部和伊拉克北部的敌对力量;动用土耳其南部马拉迪亚(Malatya)、贝特曼(Batman)和迪亚巴克尔(Diyarbakir)空军基地,以此为依托,建立完善的空中监管系统,搜集伊拉克和叙利亚北部的战场情报。

第二是着重培训“亲土耳其”的地区力量,如在迪亚拉省北部和尼尼微省北部开设训练营,派出军事人员帮助该省的伊拉克库尔德人进行军事训练,使该省成为未来制衡南部伊拉克政府和西部制衡“伊斯兰国”的重要枢纽;在叙利亚北部阿勒颇地区扶植新的武装团体,以此保护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利益。

第三是加强土耳其-伊拉克和土耳其-叙利亚的边界管控,防止可能出现的由于军事行动如解放摩苏尔而导致的伊拉克北部的难民潮,以及当前叙利亚北部由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军事行动而导致的叙利亚难民潮。

在伊拉克北部,土耳其希望尽最大限度的将“民主联盟党”力量遏制在辛佳尔以西,不要再向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和尼尼微省其他地区扩张;在摩苏尔周边,土耳其不希望看到亲伊朗的什叶派武装和塔拉巴尼领导的库尔德武装进入到摩苏尔地区,在土耳其看来,这些武装团体同伊朗关系紧密。

此次出兵伊拉克,土耳其旨在加强在摩苏尔周边的“代理人”组织的力量。其实对于一直密切关注伊拉克局势的土耳其来说,早在数月之前就已经有出兵伊拉克的计划,但是由于土耳其大选以及土耳其军队领导层换届的影响,几经拖延。从当前看,土耳其向伊拉克北部派驻部队和军事人员,旨在训练当地的武装力量,扶植地方亲土耳其的力量,创立一个“后伊斯兰国”时代摩苏尔周边的“缓冲区”,借以隔断包括“民主联盟党”和“库尔德工人党”在当地的扩张。

土耳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北部的行动,尤其是对于地方武装派别支持的过程中,一直与包括美国和沙特在内的国家进行着较为密切的沟通和协调。近期土耳其将会和沙特一起,在利雅得组织包括“沙姆自由军”“胜利阵线”“库尔德联盟党”等活跃在叙利亚北部的武装团体领导人的“见面会”,借以协调未来在叙利亚北部的立场。尽管美国认为“沙姆自由军”和“胜利阵线”同“基地组织”关系紧密,但是美国并没有将“沙姆自由军”列为“恐怖组织”,而是通过与土耳其和沙特的协商,希望能够尽量降低这些组织在未来叙利亚北部活动的重要性(有消息显示,美国和土耳其就这一问题的谈判进展并不顺利)。

土耳其在伊拉克北部出兵行动,是为了能够在该地区建立自己的缓冲区。在当前叙利亚和伊拉克局势不断变化,各个地方和国际势力争相竞争之时,土耳其主动出击,就是希望依靠当地“代理人”来维护自己的地区利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晋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伊拉克局势
伊拉克局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