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晋:折腾美国人不够,还要中东七国陪着一起玩

2017-02-07 08:49:2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晋】

作为新总统,特朗普的三把火放得似乎并不顺利。TPP引起的抗议先不谈,“禁穆令”刚签署没几天,就遭到了来自联邦地方法院和国土安全部的抵制。

2月3日,美国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罗巴特作出裁决,在全美范围内暂停实施特朗普颁布的限制难民等群体入境的行政令。根据美媒的报道,这一裁决也许是自特朗普签署入境限制令以来遭遇的“最严重法律打击”。紧接着4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发布声明,根据联邦法官的判决,已全面暂停实施特朗普的行政令。

在此之前,特朗普的移民限令导致了大规模示威活动,在美国多个机场引起混乱。美国国务院称目前已有约6万张签证作废。这起官司最先由华盛顿州提出诉讼,随后明尼苏达州加入。此前多个联邦法官已下令暂停把签证持有人递解出境,但此次西雅图法官所作出的裁决,是首个适用于全国的判决。

作出裁决的法官詹姆斯·罗巴特否定了美国州政府无权挑战特朗普政府行政命令的说法。罗巴特质疑特朗普政府以“9·11”作为移民限令的依据,指出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应建立于事实,而非虚构情节”。该法官认为,限令对一些州“造成损害”,例如导致一些大学生被困海外。该裁决意味着这7国的公民“理论上”现在可以申请美国签证。华盛顿州总检察长弗格森形容该裁决是一大胜利。他说:“没有人,包括总统,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他认为移民限令违法和违宪,且带有宗教歧视。

尽管禁令的颁布与中止极大地影响了美国政治和司法关系,但是实际上受到影响最大的,无疑是中东七国的普通百姓。

比如约瑟芬·阿布·阿塞勒(Josephine Abu Assaleh)一家的行程就正好赶在了行政命令出台之时。约瑟芬一家来自叙利亚大马士革,是叙利亚基督徒,很早就开始向美国使馆申请“难民签证”。在不久前,他们终于获得了美国使馆签发的难民签证,满心欢喜地准备前往美国。在前往美国之前,和许多其他国家的移民一样,约瑟芬一家开始收拾行李,卖出自家的房产和贵重物品,举办饭局赠送礼物与亲友道别,大人辞去工作,小孩子离开学校,看似一切都井井有条。随后一家人花了近二十多个小时,乘坐大巴车通过大马士革前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从贝鲁特转到约旦首都安曼,再从安曼飞往多哈,最后从多哈飞往美国费城。

作为一个年近六旬的人,二十多个小时,数万公里的行程,对于约瑟芬来说十分艰苦。因此到达费城国际机场之后,约瑟芬一家人十分激动和开心,认为新生活即将就此来临。但是很不幸,约瑟芬一家到达费城国际机场时,正好是美国时间上周五,特朗普的移民禁令刚刚出台。因此当出入境的海关官员翻看约瑟芬一家的护照时,就将他们扣了下来。随后约瑟芬被告知,由于行政命令的影响,他们不能进入美国,一家人不得不返回叙利亚。对此约瑟芬表示,自己无法理解美国政府的政策调整,毫无预兆。这种瞬间的希望破灭落差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十分巨大的,约瑟芬不得不强打精神,在回家后重新摆放物品,一家人密切关注美国政策,希望能够早日有机会回到美国。

约瑟芬一家的境遇,代表着众多来自于中东七国申请难民签证者的境遇。来自于伊拉克福阿德·沙立夫(Fuad Sharif)一家也遭到了同样的困境。沙立夫表示,自己为了得到美国难民签证,已经等待了数年的时间。沙立夫长期在“三角国际研究院”(RTI)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分支机构工作,逐渐与美国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政府机构攀上了关系,并且最终获得了前往美国的难民签证。

和约瑟芬一家类似,在出发前,沙立夫一家也变卖了自己在伊拉克的家产,自己和妻子都辞去了工作,孩子们也离开了学校,退了学籍。自己一家也宴请亲友,赠送礼物,表示分别。他们一家首先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前往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然后飞往开罗,准备从开罗飞往美国。但是在更换登机牌时,沙立夫一家遇到了难题。当机场工作人员打出机票之后不久,沙立夫一家在满心欢喜准备登机之时,机场工作人员又找了过来,将机票收了回去,表示他们不能前往美国了:“就在几分钟以前,你们被美国禁止入境。”

随后沙立夫一家在开罗机场等待了将近一天时间,才不得不返回巴格达。在回到埃尔比勒家中之后,他们收到了一封来自于美国驻伊拉克使馆的邮件,解释了特朗普的新行政命令。这让沙立夫一家难以接受。他们能做的,只是关注美国的政治新闻,希望针对难民签证的禁令能够早日解除。

民众抗议特朗普的“禁穆令”

与此同时,中东七国的社会精英人群,也受到了来自美国政策的影响,伊拉克著名的社会女活动家维安·达希尔(Vian Dakhil)就是其中之一。达希尔是一名来自于伊拉克被的雅兹迪信徒,从2014年“伊斯兰国”肆虐伊拉克北部开始,达希尔就积极投身于解救和帮助那些“伊斯兰国”淫威之下的雅兹迪妇女,帮助她们逃脱“伊斯兰国”的手掌,防止她们成为“伊斯兰国”的性奴。面对“伊斯兰国”的武力,达希尔也时常面临死亡威胁。但是达希尔仍然以非常人的勇气来捍卫伊拉克妇女的权利和安全,也因此受到了世界的赞许。

原本这一周,达希尔将会前往美国,领取“蓝图斯人权奖”(Lantos Human Rights Prize)。但是特朗普的禁令一出,达希尔的行程也就无法实现。尽管包括“蓝图斯基金会”在内的美国公益组织可能会通过游说,让美国海关对达希尔网开一面,但是达希尔本人对于美国的行政命令表示失望,并表示自己并不确定是否将会前往美国。

而随着美国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2月3日的裁决,全美范围内暂停实施总统特朗普颁布的限制难民移民入境的行政令之后,美国国土安全部2月4日发布声明,已全面暂停实施入境限制令。而消息一出,反而让难民陷入到了“慌乱之中”。由于“禁令暂停”的消息来得太过突然,很多原本无法入境而不得不折返的七国难民,不得不加紧前往美国。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生活的叙利亚难民阿代勒(Adel)就是如此。

阿代勒一大早就被来自妻子拉米亚(Lamira)来自美国的电话从床上叫醒。拉米亚告诉阿代勒,赶紧收拾东西来美国和她团聚,美国刚刚暂停了特朗普的难民入境禁令。而由于不知道这次暂停能够持续多久,阿代勒也赶紧收拾行装,赶往约旦首都安曼,从那里坐飞机前往美国。

阿代勒和拉米亚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两人结婚不久后,叙利亚内战爆发,于是俩人只能逃亡邻国黎巴嫩。在黎巴嫩期间,阿代勒和拉米亚除了日常生活,就是穿梭在周围国家的美国大使馆,申请难民签证。拉米亚的难民签证下来的较快,于是也就先到美国安排生活;而阿代勒经历了数不清的艰辛后,才在今年1月中旬拿到签证。当阿代勒慢悠悠地收拾行装,准备前往美国时,正好遇上了来自特朗普的“难民禁令”,无奈之下,阿代勒也只能暂时折返贝鲁特。而这次随着美国国内政治变化,阿代勒也只能急急忙忙地“先走再说”,免得美国国内再出新的限制政策,导致自己无法入境。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尽管有大选言论作为“先兆”,但是发布和实施都太过突然,打乱了中东七国很多难民的生活与安排,给这些人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行政命令的撤出,一方面显示出美国国内社会对于特朗普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领导人施加的巨大制约力,另一方面也显示出特朗普禁令无法深得大多数美国人人心。

事实上,特朗普的禁令,可能不仅无法保护美国的安全,反而可能刺激中东七国乃至整个中东世界穆斯林极端分子的不满情绪,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而朝令夕改的入境禁令,也使得那些翘首入境美国的难民们折腾不已。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晋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