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晋:特朗普向叙利亚开火,谁逼的?

2017-04-08 08:13:3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晋】

就在人们以为这次叙利亚化武风波会像2013年叙利亚化学武器事件那样,最终在美国和西方国家高呼“军事打击”却仅限于外交场合“抨击”下虎头蛇尾草草收场,4月7日,特朗普却出人意料地下令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这让此次化学武器事件不仅进一步激化了美国和叙利亚之间的关系,还成为了美军动武的直接原因。

在特朗普动武之前,美国的叙利亚政策似乎已经发生了一些改变,逐渐接受巴沙尔作为叙利亚领导人的现实,不再坚持“巴沙尔下台”这样的原则立场。3月底访问土耳其首都安卡拉期间,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就表示,美国认为阿萨德的去留“应当由叙利亚人民来决定”,显示出美国放弃了之前坚持的“阿萨德下台”的立场;与之相应,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也表示,阿萨德下台并不是“美国的优先选项”。然而就在美国态度刚刚软化之时,叙利亚化学武器危机再次爆发,让人怀疑此次事件是不是有着某种“巧合”,似乎要将特朗普和美国重新拖入叙利亚内战的泥潭之中。

化武事件的爆发,迅速改变了特朗普政府对于巴沙尔政府的态度。从事件一开始,美国就通过情报研判,此次化学武器事件的“罪魁祸首”就是叙利亚政府军。而源源不断的舆论压力,迫使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必须有所行动。

美军59枚战斧导弹射向叙利亚政府军基地

美国国会议员、少数派领袖南希·佩洛西就批评特朗普的中东政策,甚至暗示特朗普和俄罗斯与巴沙尔之间的“暧昧关系”:“当特朗普和阿萨德与俄罗斯关系亲近时,平民和孩童正在叙利亚遭受磨难。”南希·佩洛西进而要求,要“尽快”召开一次相关的情报听证会,来了解更多叙利亚问题的信息。

国会议员迪克·德宾甚至直接将叙利亚化武事件的责任推到了俄罗斯头上,认为是俄罗斯未能尽到彻底清除叙利亚政府军手中化学武器的责任,因而导致了此次化武事件。“至今为止,我们对事件的措施并不得力。没有设立人道主义区域,而是关闭了叙利亚难民出逃的大门,而且如今白宫还与阿萨德的头号支持者普京关系暧昧。”迪克·德宾进一步要求美国政府要采取措施:“特朗普总统和联合国安理会需要展示出决心,来处理好相关的人道主义危机。”

而国会外事委员会领导人艾力阿特·恩格尔也抨击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无所作为”,认为“很遗憾,阿萨德政权现在感觉大权在握,这一周我们的政府更是安抚了阿萨德,并且接受了莫斯科和德黑兰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美国国会众议院共和党议长保罗·莱恩也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没有什么能够让杀戮变得合法,尤其是针对孩童的杀戮。我们与特朗普政府一道,谴责针对叙利亚人民惨无人道的屠杀。”

在国内舆论压力下,特朗普还是改变了之前对叙利亚示好的态度

面对指责,白宫、国防部和国务院纷纷发声,表达愤怒,只不过并没有明确表示美国会发动武力攻击。比如在化武事件之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表态,较之一周前3月30日的表态,有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认为“叙利亚巴沙尔政府毫无疑问要为这起袭击负责,强调巴沙尔不再适合管治叙利亚。”但是当被问到是不是要“军事打击”时,蒂勒森只是表示希望俄罗斯和伊朗对叙利亚发挥更多影响力。白宫发言人斯派塞也表示“谴责惨无人道的行径”,只是没有明确表示美国是否会使用武力。特朗普的声明也对此次化武事件“强烈谴责,不可被文明世界所忽视”,但并没有明确表示是否动武。而国防部和情报机构,也很快起草了一份打击叙利亚政府军的作战计划呈交特朗普抉择。可以说,各方将“是否动武”这一选项,留给了特朗普。

一方面是国内舆论步步紧逼,此次化武事件影响恶劣,美国国内反对派更是将责任推给特朗普,认为是特朗普“纵容”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巴沙尔政府,才使此次事件得以发生;而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安理会,在事件之后陷入争执,毕竟在拿出过硬证据指认“凶手”之前,仓促实施武力打击并不合适。因此在化武事件之后,特朗普面临的压力与日俱增。

作为一个在中东政策上猛烈抨击前任奥巴马的总统,特朗普有自己的强硬立场和团队。他认为如今中东乱局,尤其是伊拉克和叙利亚乱局,就是因为前任奥巴马政府“太过软弱”,以至于错失时机,“甘愿做一个旁观者”而造成的恶果。因此特朗普认为,美国需要在中东问题上采取果断(或者武断)的措施,来打击极端分子。当此次化武事件发生之后,尤其是当美国国内舆论将化武事件与特朗普在选举中与俄罗斯“关系暧昧”联系一起之后,他必须做出一定的表态,来提升自己的政治合法性。

显然,特朗普没有顶住国内压力,不仅下令袭击军事打击叙利亚政府军,还通过国务卿蒂勒森之口表示准备“采取坚决行动”,“将利用日内瓦进程推翻阿萨德政权。”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阿萨德刚刚放下的心估计又要悬起来了。

化武事件的发生以及随后美国打击叙利亚,从现在来看,很可能会对中东政局造成巨大影响。首先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共识”可能会被打破。尽管特朗普长期批评奥巴马,认为要在中东问题上多多介入,但其实特朗普更关注与打击伊拉克境内的极端分子,而在叙利亚境内,则更多的尊重和谅解俄罗斯和伊朗的影响力,甚至不惜给土耳其在叙利亚划出一定的“底线”。此次在国内舆论重压之下,如果美国打击叙利亚将是长期且持续的军事决心,那么很可能会挫伤美国和俄罗斯在叙利亚以及中东问题上的共识,双方在中东尤其是叙利亚形成新的对峙,也并非不可能。

估计普京也没料到,特朗普翻脸比翻书还快

美军空袭过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就已经表示,美国的袭击是对主权国家的侵略,违反了国际法,转移了外界对伊拉克平民死亡的关注度,是国际联盟打击恐怖主义进程的障碍。普京认为,美国对叙空袭严重损害了俄美关系。

其次,美国军事打击叙利亚,很可能会进一步催生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的信心。在过去数年,尤其是2016年以来,叙利亚政府军逐渐在战场上取得优势,尤其是去年解放阿勒颇,更是将反对派武装压缩到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为中心的区域,形势一片大好。此次美国军事介入,不仅显示出了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军事决心,而且很可能会激励周边国家如土耳其、沙特、卡塔尔等,在叙利亚问题上继续支持反对派武装。比如一周前还在为蒂勒森表态“不再将阿萨德下台视为优先选项”而发愁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美军动武后第一时间表态支持美国军事打击。特朗普这一炮,极大地拯救了埃尔多安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外交立场,考虑到一周后土耳其国内的修宪公投,埃尔多安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美国对叙利亚军事打击,还将可能影响周边国家的国内政治形势。比如伊朗将会在今年举行总统大选,而现任温和派总统鲁哈尼之所以能够在过去数年获得巨大的支持,主要就是由于美国奥巴马政府相对温和的伊朗政策,尤其是“伊朗核协议”的签订。但是特朗普上台之后咄咄逼人,不断推出针对伊朗的制裁,尤其是此次直接武力攻击叙利亚,将很大程度上提升伊朗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造成保守派和强硬派“反美”舆论的攀升,也给伊朗大选前景增添了不确定因素。

此外,美国地区传统盟友以色列和沙特,在长期反对伊朗核协议和奥巴马政府中东政策的背景下,终于“熬到了”特朗普的军事打击,这对于在以色列国内右翼尤其是左翼政党和右翼政党“左右夹击”下的内塔尼亚胡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对于沙特来说,美国的军事介入将意味着沙特所倡导的“逊尼派-什叶派”对垒的正确性,也将会帮助沙特盘活萨拉曼国王上台后日益陷入尴尬的地区外交政策。对于埃及来说,在过去数年塞西政府长期摇摆于沙特-伊朗/叙利亚反对派-叙利亚政府之间,此次美国介入,如果能够持续进行军事压力和打击,那么埃及也很可能要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

其实如果我们审视叙利亚的“化武事件”,与其说显示出叙利亚境民众所承受的化武血泪,倒不如说是多年以来叙利亚战火持续的一个代价。叙利亚内战持续多年,造成的伤亡不计其数,难民人数更是将近千万。在国际社会纷纷谴责此次化学袭击的时候,美国和其他地区国家,是不是应该反思下自己在叙利亚内战的所作所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晋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