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晋:这半个月来,普京原来在忙这事儿

2017-05-09 08:21:4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晋】

5月4日,第四轮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谈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落下帷幕。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阿布德拉赫曼诺夫宣布,出席此轮和谈的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代表团团长签署了关于在叙利亚建立“冲突降级区”的备忘录。

根据三方共识,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将在叙利亚西部地区设立4个“冲突降级区”,由三国共同为该区域内的“停火”提供担保。此消息似乎成为了叙利亚冲突的重要转折点,叙利亚内战未来命运也进一步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

5月5日,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说,叙利亚“冲突降级区”备忘录将于午夜生效

根据此次和谈共识,“冲突降级区”将会分为四个区域。第一个地区包括伊德利卜省,以及拉塔基亚省东北部,阿勒颇省西部地区以及哈马省北部地区。在这一地区有大约100万平民,而活跃在当地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主要是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征服沙姆地区阵线”(虽然该组织在2016年7月公开宣布与“基地组织”断绝关系),反政府武装人数大约在15000人左右;

第二个地区在霍姆斯北部的来斯坦和塔勒比赛赫地区,当地大约有18万平民,由大约3000名反政府武装人员所控制;

第三个地区包括大马士革附近的东古塔地区,大约有平民70万人,反政府武装人员人数接近10000人;

第四个地区则涵盖叙利亚-约旦交界的附近区域,包括南部的德拉和库奈特拉省,大约80万平民和15000名反政府武装人员盘踞在此。

根据此次阿斯塔纳会议达成的共识,各方将会在“冲突降级区”周边划定安全线、设立检查站,防止冲突发生。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将作为“冲突降级区”担保国,可能出兵监督区内停火执行情况,此外,极端组织势力不得在区内活动。

5月4日,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签署了在叙利亚建立冲突降级区的合作备忘录

这次备忘录共识的主要内容,其实是由俄罗斯提出,并且在紧密的“穿梭斡旋”之后,得到了来自于土耳其和伊朗的支持,并且得以在此次阿斯塔纳会议上通过。在4月底,由普京授权组建的一个俄罗斯国防部叙利亚问题特别工作组,带着起草的停火协议草案,先后前往了大马士革和土耳其,会见了叙利亚政府高层和叙利亚反政府代表,听取了来自于各方的意见,并且说服各方接受即将出台的共识草案。此外,另一组俄罗斯代表团则往返于伊朗、土耳其和阿曼,甚至与以色列进行了沟通。

俄罗斯空军参谋部的斯坦尼斯拉夫·马格莫多夫中将就坦诚,俄罗斯在之前通过军事、外交和情报渠道,与各方进行了广泛的接触,而在5月2日普京与特朗普的电话通话中,双方就讨论到了即将建立的“冲突降级区”设想,并且得到了特朗普的赞同。

从会议共识本身来说,其主要的目的在于帮助叙利亚国内西部地区,尤其是政府军控制区周边实现长期有效的停火,并为促进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做出努力。此份共识,为叙利亚提供了长约六个月的停火安排,叙利亚政府军的空军战斗机将不再飞临“冲突降级区”上空,而俄罗斯的战斗机仍然可以在“冲突降级区”上空飞行,但是不能发动空袭行动。此外,在未来的停火时期内,叙利亚政府和国际社会将会为“冲突降级区”内提供基础设施和民用物资的援助。

从示范意义上讲,此次协议的达成,正如备忘录共识所说,“明确了不应用军事手段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原则,叙利亚问题只能通过执行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来解决”。“成立‘冲突降级区’的目的是制止暴力、改善叙利亚境内的人道主义形势,并为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创造条件。叙利亚各方应采取措施增强互信。”

从外交方面来说,此次共识,突出了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主导的阿斯塔纳叙利亚问题会谈,但是也“照顾到”了来自于联合国主导的日内瓦叙利亚问题和谈的努力。要知道在今年1月阿斯塔纳叙利亚问题和谈后,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表示将会联合建立叙利亚停火的“监督机制”,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就暗示了被“忽略”的不满。

因此为了能够“照顾”来自于联合国和西方国家的情绪,在此次协议出台之后,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都纷纷强调了,将会继续推动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双轨制”,即同时积极的推动即将在本月底举行的日内瓦叙利亚问题和谈,以及在7月份于阿斯塔纳举行的新一轮叙利亚问题和谈。对于三国的“照顾”,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对俄土伊三国就在叙利亚建立“冲突降级区”达成协议感到鼓舞,欢迎各方重申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重要性。

应当看到的是,此次共识,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在叙利亚问题上立场完全一致。此次三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共识”,仅仅是一份不到一张纸的草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俄土伊三方将和叙利亚政府一道来确认具体的“冲突降级区”地理范围。此外,如何通过“冲突降级区”来进一步促进未来叙利亚政府和反政府武装之间的敌意,将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

此外,叙利亚政府和反政府代表团之间的矛盾,凸显出双方在政治上依旧缺乏互信。在此次阿斯塔纳会谈中,叙利亚反政府代表团从一开始就和叙利亚政府代表团“剑拔弩张”,甚至在备忘录即将签署之时,话语不和要提前退场。

而在协议签署之后,一些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更是表达了对停火协议的不满,比如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派别“自由叙利亚军”的发言人奥萨马·阿布·宰义德就表示,将伊朗纳入“三国监督机制”“不可接受”。

在会议召开之前,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三国本希望在会谈结束后,签署一份旨在实现叙利亚国内和平、彻底停止内战的三方协议,协议主要内容包括如何实现停火,如何将恐怖组织与反政府武装区分开来,如何共同打击恐怖主义。不过,由于各方未能就协议内容达成一致,协议最后流产。这些都预示着未来叙利亚和谈进程并不会一帆风顺,以“停火促和谈”的构想,仍然可能面临叙利亚政府-反政府派别互信缺失的挑战。

战争冲击下的叙利亚一片狼藉

更加严峻的是对于“恐怖组织”的“零容忍”态度,可能会促使某些极端组织“狗急跳墙”,搅乱局势。在当前所划定的“冲突降级区”范围内,大体上并不存在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武装团体,但是在四个“冲突降级区”之内,基本上都存在“基地组织”的分支机构“征服沙姆地区阵线”的武装团体。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与国际主流社会一样,都表示了对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沙姆地区征服阵线”的“零容忍”态度。

因此未来“沙姆政府阵线”很可能会通过自己在该地区的武装人员,以及其他“同盟关系”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人员,来对叙利亚和谈“捣乱”。而在犬牙交错的一些区域,如何有效的将“沙姆地区征服阵线”与其他的反政府武装区分,避免由于“误伤”而导致叙利亚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之间的“擦枪走火”,成为了考验停火协议以及随后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国影响力的重大议题。

尽管仍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尤其是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的战略利益和安全关切、以及未来叙利亚“冲突降级区”内反政府武装如何安置,并没有囊括在此次备忘录共识之中,但是此次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所达成的“冲突降级区”共识,预示着未来叙利亚和平进程取得了重要进展,更预示着未来叙利亚问题全面解决的一个大概框架:

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共同负责监督叙利亚政府军和各个反政府武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和“沙姆地区征服阵线”除外)的停火,美国主导的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联盟空军力量,继续在“冲突降级区”之外打击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武装,而联合国主导的“日内瓦叙利亚问题和谈”将会继续发挥作用,在政治上进一步推动叙利亚问题的最终解决。从这个角度讲,阿斯塔纳会议在叙利亚未来的政治和解进程中,是一次重要的突破。

从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至今,六年的战火已经将叙利亚摧残成了战火频仍的混乱之地,因此在局部“冲突降级区”进行先行的“停火”,以此为突破口来降低未来各方之间的敌意,进而推动和解和政治重建,对于叙利亚人民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但是共识之下,如何取得叙利亚内战国内外复杂各方的广泛支持,仍然将是叙利亚未来面临的重要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晋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