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晋:两年间沙特又换王储

2017-06-21 16:22:42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晋】

作为中东世界的重要一极,沙特的政治变动强烈影响着地区政治走向。在不久前沙特对外联合其他阿拉伯海湾国家,针对卡塔尔实施制裁之后,在周三沙特国内又发生了剧烈的王室人事变动:沙特国王萨勒曼宣布,王储纳耶夫、即萨勒曼的侄子遭到“罢黜”,王储之位交由原来的副王储、萨勒曼国王的儿子穆罕默德王子接替,同时免除了纳耶夫的副首相职务,交由穆罕默德担任,而穆罕默德原有的国防部长职务仍然保留。

此次“政治地震”,显示出沙特国内王室政治的独特性与神秘性。事实上,上次政治地震并不远,发生在不久前的2015年4月底,当时的沙特国王宣布,免去时任王储穆克林的职务(也是沙特开国君主、萨勒曼的父亲伊本·沙特的小儿子),擢升纳耶夫为王储,同时将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提升为“副王储”。

而在随后的两年时间内,穆罕默德长期行使着“王储实权”。萨勒曼本人年纪较大,而当时的纳耶夫王储较为合适(不似穆罕默德这般年轻),因此无论是年纪还是政治才干,都更适合担任国家领导职务。但是萨勒曼国王却让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担任国防部长,并出台了改革沙特经济的“2030愿景计划”,等于让年轻的穆罕默德副王储掌管政治经济和军事大权。

有不少分析认为,2015年3月沙特开始的打击也门军事行动,也是沙特萨勒曼国王要帮助穆罕默德副王储“扬威立万”,只不过之后可能结果并不乐观,反而让沙特自己深陷战争旋涡。但穆罕默德副王储长期在诸多场合风头“盖过”纳耶夫的“正王储”,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此次“王储换人”的消息传出之后,各方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惊奇,最多只不过慨叹一声:“这一天终于到了。”

如果回顾现任沙特国王萨勒曼之前的历任国王,几乎都没有“换王储”的先例,除非“王储”或者“副王储”“因病逝世”,否则最终都可以名正言顺的“接班”。我们可以将萨勒曼之前的历任国王的履历以及近些年的王储/副王储名单来做一个对比:

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几乎历任王储或者副王储,都会有着较长时间的“地方工作”和“中央工作”经验。除了沙特前三位君主,伊本·沙特、萨乌德和费萨尔之外,随后的几位君主以及王储,都有着较为完备的中央和地方任职经历。

在地方经历上,各个国王和王储在进入中央核心之前,担任地方较为重要省份如汉志省、麦加省、麦地那省和利雅得省等地区的行政长官;在进入中央部门之后,往往被委任以重要的安全、情报、外交和国防事务。这有利于候选王储和国王积累地方执政经验和人脉,在中央安全、外交等敏感部门任职,则有利于熟悉国家敏感和重要事务。

根据这种“先地方,后中央”的培养模式,我们发现此次撤职前的王储纳耶夫在处理地方政务方面缺少相关的经历。纳耶夫从外国留学归来,几乎一直在沙特情报部门工作。而此次被擢升为“正王储”的穆罕默德,更是缺少相关的从政经验,几乎是以“火箭上升”的速度成长为“王储”“国防部长”“副首相”。

长期以来,沙特王室尤其是王室内部任命和王室相互关系无法被外界所探知,因此外界只能通过一系列的政治人事变动和相互之间的人物背景、履历以及言论来窥探沙特王室内部决策的前因后果。

在历史上,沙特王室家族的内斗也屡见不鲜,比如老国王伊本·沙特在1953年去世之后,当时即位的国王萨乌德就与自己的同父异母弟弟费萨尔关系紧张,两人在施政理念、个人性格等方面差异很大,最终费萨尔取得了政治权利斗争的胜利(甚至动用军队),背后得到了“苏德里七兄弟”的支持,而这七个兄弟,随后成为了沙特政坛的重要派系。

现任国王萨勒曼就来自于沙特境内著名“苏德里家族”。“苏德里家族”意指沙特开国君主伊本·沙特宠妃苏德里所生的七个儿子,分别是法赫德、苏尔坦、拉赫曼、纳耶夫、图尔基、萨勒曼和阿赫马德七兄弟。其中法赫德(1982-2005)和萨勒曼(2015-今)先后担任了沙特国王,而苏尔坦和纳耶夫则先后担任了沙特王储,不过因病辞世。图尔基和拉赫曼都曾经在内政部和国防部任职,然而都较早离开政治中心,选择自我放逐。

阿赫马德曾经是王储的有力竞争者,在2012年曾经担任刚刚辞世的纳耶夫王储兼任的内政部长职务。不过阿赫马德最终因为内政部内部的人事斗争所拖累,在王储竞争中被萨勒曼所击败。当前“苏德里家族”在沙特王室中仍然具有重要地位,萨勒曼国王在即位后,便任命“苏德里家族”第三代领导人纳耶夫为新的副王储。随后在2015年4月将纳耶夫提升为“王储”,似乎是希望能够将王权继续留在“苏德里家族”中。不过今天看来,萨勒曼的“私心”更多,其目的在于捧出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

当权力归萨勒曼国王之后,其实沙特王室的“第二代”已经步入暮年,“第三代”王子们都跃跃欲试准备着“接班”。萨勒曼国王的儿子穆罕默德和侄子纳耶夫也不例外。穆罕默德是沙特政坛中近些年涌现出来的新星。作为萨勒曼国王十分宠爱的一个儿子,默罕默德王子的政治轨迹与萨勒曼国王密切相关。

穆罕默德副王储早年一直远离政治,直至2009年才开始进入政坛,开始担任时任利雅得省省长萨勒曼的“特别顾问”,从此穆罕默德一路高歌猛进,成为沙特国内政治舞台的一匹黑马。随着2012年萨勒曼成为“副王储”,穆罕默德王子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副王储顾问”。当萨勒曼成为“王储”,2014年穆罕默德也被正式任命为“国家部长”,成为了沙特国内掌握实权的年轻政治家。

2015年年初,萨勒曼继承沙特王位之后,开始进行一系列的政治人选调整。年轻的穆罕默德王子被萨勒曼任命为新任国防部长,不久又被任命为新成立的“经济和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协调沙特国内的经济政策。一手抓军事,一手抓建设。2015年沙特发动针对也门的军事打击,让穆罕默德副王储成为了沙特政界的“红人”;而在2016年沙特推出了“2030经济愿景”,更是让穆罕默德成为沙特未来发展的“代言人”。

需要指出的是,萨勒曼尽管宠爱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却并没有利用权力来过度擢升自己其他的儿子。这一方面显示出萨勒曼国王谨慎的态度,避免过度培植自己的子女势力而遭到其他王室成员的不满,另一方面也显示出萨勒曼国王要“突出重点”,不给穆罕默德王子在未来的家族竞争中树立“竞争对手”。

此次人事变化,尽管是“水到渠成”,恐怕仍然会对沙特国内政治生态、尤其是王室内部政治生态产生重要影响。由于沙特王室自身的独特政治合法性标签,既有伊斯兰宗教的“两圣城守护者”身份,又兼有沙特独特的“王国体制”,因此在王室继承人问题上,往往受到伊斯兰教传统的“推选”、王室的“亲缘继承”以及部落传统中“兄终弟及”的影响。所以尽管存在一个较为明确的“潜规则”,将王位传给沙特家族的男性成员,但是究竟是哪一个男性成员,究竟如何产生,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定。

事实上,沙特王室继承人变化,往往一方面有着“血缘继承”的因素,比如早早通过“王储”“副王储”来圈定继承人,也有一些“民主议事”因素,比如通过“王室会议”,召集王室内部的代表人通过投票的方式(此次沙特王室内部的“效忠委员会”就绝大多数赞成穆罕默德成为“王储”),再由国王“确认”。

当然,在沙特王国内部,强势的萨勒曼国王,很可能通过“造势”、“选取会议参与者”等方式,来事实上操纵王室“王储”候选人的选举工作。而这样“父子相随”,则事实上打破了过去家族内部各个主要人物支派之间内部“传承王位”的传统,可能会在未来的沙特政治生态中造成一定的混乱和不安定因素。

此次人事变化,在这一敏感时刻,很可能意味着沙特国王萨勒曼身体“抱恙”。长期以来沙特王室成员身体健康状况往往难以为外界窥探,但是年事已高的萨勒曼国王,如果在穆罕默德仅仅经历了短暂的“实习期”之后就将“王储”这一重要位置交给他,那么很可能说明萨勒曼对于身体状况并不自信,因此需要尽早帮助自己的儿子确定未来的权力宝座;而另一方面,穆罕默德执掌政坛,也似乎说明了萨勒曼对于当前沙特国内局势把控的自信,认为自己此举难以受到来自于王室内部以及外部政治反对力量的挑战。

从2015年到2017年,短短两年间,沙特国王萨勒曼先后罢免两个“王储”,而将自己的儿子以“火箭速度”上升为“王储”,打破了过去沙特王国内部王室继承的平衡和传统,在沙特历史上十分罕见。而年轻的穆罕默德,是否能够在未来沉稳老练的周旋于自己的堂兄弟、远亲兄弟以及王室内外其他挑战者,恐怕仍需时间给出答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晋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