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晋:特朗普忽悠印度陷入阿富汗,中国将成最大赢家?

2017-08-25 07:34:3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晋】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表示,将会继续美军在阿富汗的战斗任务,但是“不能重复在伊拉克战争中的错误”。特朗普提出了在阿富汗的三个“根本结论”,即美国“必须谋求光荣而不朽的结果”,美军理应拥有一份“取胜的计划”,匆忙撤军将造成“可预见、无法接受的”后果。

特朗普的计划中,让中国感到担忧的,一方面是美军可能重新增加在阿富汗的军力部署,进而直接影响中国西部的战略安全;另一方面是特朗普直接抨击了巴基斯坦,而且提升了印度在未来美国阿富汗战略中的重要地位,这也给当前中国印度边境对峙而导致的中国-印度敏感关系平添了些许变数。

8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发表讲话(新华/法新)

几经变化的阿富汗战略

美国当前在阿富汗共有8400名官兵,实际战斗人员只有6900人,与其他6000名来自于北约国家的士兵共同执行任务,而剩下的1500名美国官兵则负责培训阿富汗军队和执行情报分析等任务。

而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要追溯到2001年“911事件”后。当时美国推翻了从1996年就控制阿富汗绝大部分地域的塔利班政权,追缴被其藏匿的“基地组织”武装网络。

美国在阿富汗的战略,与在伊拉克的战略非常相似,即通过武力来消除可能存在的“极端主义势力”和“邪恶轴心”。在推翻旧权力后,美国并不尊重当地客观存在的权力格局基础,而是将其视为应该通过“民主化”来“改革”的对象,简单地认为民主化将会策动当地民众的广泛参与和认同,带来旧有权力格局的变化,最终促成一个和平、繁荣和民主的当地政府。

但是简单的帮助阿富汗反塔利班武装“夺权”,并没有能够彻底剿灭塔利班武装。美国当时所幻想的“民主化”,并未能够超越国家内部所面临的民族纷争与派系裂痕,阿富汗政府内部一直十分脆弱。而塔利班武装在随后的数年内不断扩张,反而渐渐蚕食阿富汗政府军控制地区,加之阿富汗国内特殊的族群和部落关系,有分析甚至戏称阿富汗中央政府为“喀布尔市政府”。

其实从过去十多年来说,美国在阿富汗的战略变动,可以从“增兵”“撤兵”这样的变量来窥探。面对战场窘境,美国亟需给阿富汗地面军事力量“输血”。2008年,布什总统宣布向阿富汗增兵,到2008年中旬,已经有大约48500名美军官兵驻扎在阿富汗,并且发动了一系列针对塔利班的军事进攻,也收到了一定的成效。

美军在阿富汗行动

但是近五万美国大兵仍然无法保证阿富汗全境的安宁,在奥巴马上任之初,进一步增加了在阿富汗的驻军人数,美国军队在阿富汗官兵达到了68000人,而在2009年12月,奥巴马决定继续增兵,美国在阿富汗的官兵达到了近十万人。

但是与增兵带来的战场进展相伴随的是两方面的窘境,一个是美国的驻军并不受到阿富汗当地人“待见”,无论是从民族情感上,还是从伊斯兰教义上,外国军人(异教徒军队)大量驻扎在阿富汗,都被视为阿富汗政府的“卖国”行径,因此阿富汗中央政府在此问题上一直受到巨大的内部压力;

另一方面,美国大规模介入,并没有完全摧毁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很多塔利班士兵仍然能够藏匿在阿富汗南部地区,甚至沿着边境管控薄弱的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进入巴勒斯坦藏匿;与此同时,美国的军事介入,需要进一步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来帮助夯实军事战场的胜利成果,这无异于让美国持续地向包括阿富汗中央政府在内的整个阿富汗国家“持续输血”,这对于奥巴马来说,无力长期承担。

在此背景下,2014年9月,美国和阿富汗签署了双边协定,大约12800名北约士兵(其中9800名美国官兵)继续留驻在阿富汗,其任务也从过去“带领”阿富汗军队直接作战,转变为执行“打击‘基地组织’的反恐行动”,以及“培训阿富汗士兵”。

美国军事行动范围的压缩,要求阿富汗政府军承担更多的战场职责。但是从客观实际效果看,阿富汗的安全形势在2015年后持续恶化:塔利班不仅持续攻城略地,甚至包括阿富汗北部地区也受到了塔利班袭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内的一些伊斯兰极端组织武装,开始站稳脚跟,持续对阿富汗政治局势施加威胁。

尽管在过去数年内,美国在阿富汗战场上确实取得了一系列军事成功,比如帮助阿富汗中央政府建立了自己的武装力量,击毙了“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击毙了“伊斯兰国”在阿富汗当地的多个头目,但是美国在阿富汗仍然面临巨大挑战。

这些挑战一方面来自于阿富汗政府军士兵“缺乏训练”、“伤亡严重”且“兵员不足”,比如2017年2月美国发布报告就显示,2016年阿富汗政府军减员相较于2015年增加了近三成。有限的兵力部署到广大的阿富汗战场,显得捉襟见肘。在2017年2月9日,北约驻阿富汗援助部队的总指挥、美军驻阿富汗司令约翰·尼克尔森就明确表示,自己的官兵太少,“我们陷入了僵局”。

中国利弊参半

特朗普在上任之初,就十分关心阿富汗局势,有白宫官员表示,特朗普曾经多次询问关于阿富汗的情况。而国防部长马蒂斯在特朗普就任总统后不久也表示,美国和盟国将会致力于增加在阿富汗的驻军人数。有消息称,美国将会在近期增派大约3900名士兵进入阿富汗,以提升在阿富汗打击塔利班和极端组织的能力。

尽管特朗普的言论信誓旦旦,行动也看起来风行雷厉,但是阿富汗的局势实际上可能会消耗美国更多的精力和资源。如果想要彻底剿灭塔利班和其他极端武装,阿富汗需要的不仅是数千美国官兵,而可能是数万甚至数十万;此外,阿富汗还需要通过国内的经济和社会建设,夯实政治基础,这就需要安全保障的前提下,投入数百亿甚至数千亿美元的援助,而且还要有长期的“输血”和经济援助机制,来帮助阿富汗政府夯实对于基层的控制;另外,在周边邻国关系上,美国还需要动员如伊朗、巴基斯坦这样的关键周边邻国来帮助打击阿富汗极端组织,而这又需要美国进一步调整在南亚和中东的战略。

对于中国来说,特朗普在阿富汗问题上的新表态,可能会带来一定的冲击。特朗普提出阿富汗新战略,意味着美国将会重新大规模介入到阿富汗问题之中,而由于阿富汗独特的战略地位,美国在当地的强势存在,将很可能会直接对中国西部以及在中亚和南亚的利益产生影响,甚至从地缘政治上威胁“一带一路”战略的利益链条分布。从这个方面来说,中国确实将会面临一系列的挑战,可能会在未来面对来自于美国在情报和军事方面的压力。

但应当看到的是,特朗普在阿富汗问题上的“新战略”,其主要目的为了应对在阿富汗不断滋生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客观地讲,特朗普在阿富汗的关切,主要是担心当地可能会重新成为伊斯兰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肆虐的“天堂”。实际上从过去的一段时间看,这种担忧似乎并不为过。在战场上,阿富汗政府军“不堪大用”,而且内部分歧也逐渐影响到了阿富汗政府的实际效用。如果没有外部的强力干预,那么阿富汗政府控制地区也将会持续的萎缩,伊斯兰极端组织,如“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和“基地组织”以及塔利班等,都将不断在当地发展壮大。

作为贯通中亚和南亚的重要国家,阿富汗的伊斯兰极端组织扩张容易对周边国家以及整个国际社会形成威胁,因此国际社会有责任帮助和援助阿富汗来抗击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扩张。在当前,如果美国人真的“拍屁股走人”,那么可能直接受到威胁的,就是包括中国在内的阿富汗的周边邻国。从这个角度讲,特朗普做出要加强在阿富汗问题上努力的决定,对于中国来说,也许是一个客观的利好消息。

在特朗普的战略构建中,印度也将在阿富汗承担更多的责任,印度国内在欢呼与美国关系“更进一步”的同时,甚至有声音“出兵阿富汗”。这种声音可能是低估了阿富汗问题的复杂程度。

从大国关系来说,阿富汗无疑是一个小国,但是从介入内战角度讲,直接介入阿富汗将耗尽任何一个大国的资源。中国在过去几年中,也存在一些“面子工程”而贸然投资阿富汗,导致重大损失的案例(比如艾娜克铜矿)。因此,如果印度真的全面介入阿富汗乱局,对中国来说,将必然帮助损耗印度自身的资源,中国甚至可以“偷着乐”。

特朗普在阿富汗问题上的新表态,确实表现出其愿意在阿富汗问题上做出努力的雄心与愿景,只是考虑到当前阿富汗战场和社会所亟需的“增兵”、“输血”还是“变战略”,恐怕都不是短期内特朗普能够及时解决的难题。但特朗普愿意以“公共产品”提供者的身份,继续在阿富汗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对中国来说应该是一个利好消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晋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阿富汗
阿富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