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晋:谁最不希望库尔德国家成立,土耳其、伊朗还是叙利亚?

2017-09-28 07:50:5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晋】

尽管面临来自于伊拉克中央政府及主要国际和地区国家的“反对”,但伊拉克库尔德公投仍然按部就班,一个公投之后宣布“独立”的库尔德国家,很有可能即将出现在伊拉克北部的政治版图之中。

独立公投之后,未来库尔德国家是否会建立,地区局势如何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周边国家对于局势的解读,而这其中,最为关键的变量是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

欢呼的库尔德民众,来源:新华社/法新社

犹豫的土耳其

土耳其在伊拉克库尔德议题上的态度有些自相矛盾,而这也显示出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在发展与伊拉克库尔德人关系上,内心存在的犹豫和摇摆。

一方面,在伊拉克库尔德公投开始之后,土耳其一直在多个场合表示了自己的反对,比如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多次表示要求伊拉克库尔德停止公投,甚至威胁要封锁边境和输油管道,而议会也批准了土耳其军队可以继续留驻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土耳其军队更是在土耳其-伊拉克宾静地区展开军事演习,并且与伊拉克军队一道开展军事演习,显示出对于伊拉克主权领土完整的“决心”。

但是另一方面,土耳其也似乎在其他场合对伊拉克库尔德人“准国家”地位存在一些特殊的“认同”,比如在公投开始之后,尽管土耳其官方高层言之凿凿地威胁“关闭边境”“停止贸易”,土耳其经济部长尼哈特·泽伊白科奇却表示,目前土耳其和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经贸关系“一切正常”,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尽管多次强调伊拉克库尔德公投是一个“错误”,但是其关注点恐怕更多的是强调伊拉克库尔德人自治公投可能给土耳其国内库尔德人带来的冲击,土耳其军队在“严密监控”之下,也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动作。土耳其制裁伊拉克库尔德人的“鞭子”一直没有挥舞下去。

如果我们回看伊拉克库尔德人公投的主要历程,其实恐怕土耳其在其后的作用是难以忽视的。传统的伊拉克库尔德人经济发展,与南部的伊拉克中部和南部联系更为密切。

但是在2003年以后,随着伊拉克自治区和土耳其之间天然气和石油管道的修筑,尤其是土耳其资本大举进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导致了伊拉克库尔德人经济的“向北看”,帮助伊拉克库尔德人打通了贯穿土耳其到地中海的经济出海口,从很大程度上促成了伊拉克库尔德人能够有“经济底气”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分家。

而从政治上,2003年以后土耳其长期是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重要地缘盟友,双方不仅与伊拉克中央政府关系不佳,而且土耳其埃尔多安政府似乎还有些同情伊拉克库尔德人的政治独立欲望。

比如在2月份伊拉克库尔德自治政府总理内奇尔万·巴尔扎尼在访问土耳其时,受到了来自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总理耶尔德勒姆的“盛情款待”。土耳其在举行的欢迎仪式中,甚至没有升起伊拉克国旗,而是升起了土耳其国旗和伊拉克自治区区旗。早在今年年初,伊拉克库尔德人想要举行独立公投的消息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土耳其领导层恐怕不会不知道伊拉克库尔德人的独立欲望。而在伊拉克库尔德领导人访问这样的时刻和这样的场合,做出这样的外交礼宾安排,难免不让伊拉克库尔德人对于土耳其未来在政治公投中“心存幻想”。

微妙的伊朗

与土耳其在伊拉克库尔德问题上的态度相比,伊朗的态度则显得相对强硬。从6月份伊拉克库尔德人正式公布将要在9月份举行公投开始,伊朗就通过多种渠道劝说伊拉克库尔德人放弃独立公投的举动。

一方面,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层,尤其是在伊拉克有巨大影响力的“圣城旅”指挥官卡塞姆·苏莱曼尼多次前往伊拉克北部,会见伊拉克库尔德人“库尔德民主党”领导人马苏德·巴尔扎尼和“库尔德爱国联盟”的领导人塔拉巴尼,伊朗认为,这次公投是建立在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这两大政治派别的“共识”之上,因此伊朗希望通过劝说两大派别的领导人,能够促成这次公投的“取消”;而另一方面,伊朗邀请与其关系密切的“库尔德爱国联盟”高层访问伊朗,与伊朗高层举行会面,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也派出了自己的代表与伊拉克库尔德代表团沟通,希望能够劝说伊拉克库尔德人放弃“公投”的愿望。

在伊拉克库尔德人宣布公投之后,伊朗在第一时间宣布断绝与伊拉克库尔德人的航空交通,并且开始通过与伊拉克中央政府之间的斡旋来向伊拉克库尔德人施压。然而伊朗的态度却也有些微妙,尽管从当前来说,伊朗与伊拉克什叶派中央政府有着很密切的关系,但一些伊朗人(笔者一位留学伊朗的同学曾经遇到过这样的说法)私下里认为,一个分裂的伊拉克,恐怕更加符合伊朗的利益。

在历史上,伊拉克一直是逊尼派和什叶派争夺的焦点地区,无论是历史上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与萨法维帝国在今天伊拉克的争夺战,还是萨达姆时期伊拉克与伊朗之间长达多年的“两伊战争”,伊朗和伊拉克一直是争夺地域领导权的重要竞争对手,只是当伊拉克在1991年遭受美国制裁,尤其是2003年萨达姆政府被推翻之后,伊朗和伊拉克之间地缘竞争优势,才转向了伊朗这一方。因此一个被削弱的伊拉克,一个陷入分裂的伊拉克,可能更加符合伊朗的利益。

当然对于伊朗来说,当前十分担心的是未来出现的库尔德国家,很可能会成为一个美国和以色列用来对抗伊朗的“前沿阵地”。毕竟当前从现实来看,以色列很可能会成为唯一一个承认伊拉克库尔德人政治独立的国家,而伊拉克库尔德人石油出口的70%都通过土耳其在地中海的港口运到以色列,加上历史上以色列与库尔德人之间的紧密关系,伊朗对于以色列在伊拉克库尔德人地区的渗透的担心也就可以理解了。

与此同时,一个独立的伊拉克库尔德人政治实体,很可能会刺激伊朗国内库尔德人谋求独立的政治欲望。尽管当前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在地缘争夺中获得了最多的政治自主权利,但是在历史上,伊朗和土耳其的库尔德人才是库尔德独立运动的历史“先锋”,尤其是伊朗的库尔德人曾在二战中短暂的建立过自己的国家,而且在伊朗伊斯兰革命之前长期谋求政治独立,这对于伊朗的民族身份和国家安全构成了极大的威胁。

但是伊朗的担忧不会太大,伊朗国内的库尔德人已经不再对政治独立或者政治自主有太大的热忱,而且逃离到伊拉克北部的伊朗库尔德人,尽管受到了来自于控制当地的“伊拉克库尔德爱国联盟”的收留,但“爱国联盟”鉴于与伊朗的亲密关系,事实上帮助伊朗约束着这些库尔德团体。而未来的伊拉克库尔德独立政治实体,也肯定需要伊朗的许可和帮助,才能够立足于地区政治之中,因此伊朗不会直接出兵干涉伊拉克库尔德政治独立,其反感情绪主要是来自于伊拉克库尔德人谋求改变当前地区政治版图的愿望,因此伊朗会通过一些措施来表达对于政治公投的不满,但是不会直接出兵干预。

不希望独立的叙利亚库尔德人

叙利亚库尔德人被很多人认为会跟随“伊拉克库尔德人”而谋求“独立”,这种判断主要是基于当前叙利亚库尔德人事实上控制了叙利亚东北部地区。但是他们的主要诉求还是希望获得相对自主和平等的民族权力。比如2012年叙利亚库尔德民族委员会领导人费萨尔·尤素福将库尔德人的政治诉求总结为:

“我们的要求包括,通过宪法承认库尔德人的民族身份,保证库尔德人的民族权力与国际法和国际公约相一致。此外,鉴于库尔德人在叙利亚所占的人口比例大约为15%,我们要求库尔德人在叙利亚反对派联盟及其各个委员会中所占议席与此比例相等同。对于库尔德人的歧视性规定和行为应当被禁止和取缔,因为这些规定和行为而受害的库尔德人应当得到补偿。我们要求,叙利亚国家的全称应当是‘叙利亚共和国’,而不是‘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我们还要求叙利亚反对派联盟应当支持所有的武装反对派,而不仅仅是叙利亚自由军。”

叙利亚库尔德人分布

当前实际控制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多次表示反对分裂叙利亚,不愿意建立一个类似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那样的地方自治机构,而是希望能够在叙利亚统一完整的前提下谋求叙利亚库尔德人自己的民族权力。“民主联盟党”强调,其目的在于促成叙利亚政治的“民主化”,认为一个民主的、公正的叙利亚政治氛围将会保证库尔德人权利的实现。在2014年1月发布的《社会契约宪章》,“民主联盟党”将叙利亚定义为“自由的、独立的和民主的国家,以‘分权制’和‘多元化’为原则由议会制政府来管理。”可以说,“民主联盟党”领导下的叙利亚库尔德人,至少在当前缺少促成自身独立的政治意愿。

总的来说,库尔德独立公投所带来的政治影响十分有限,其所谋求的政治独立并没有得到来自于相关周边大国以及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但是鉴于各种各样的因素,包括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都在此问题上有着自己的考量,通过制裁和外交压力来表达对于伊拉克库尔德独立公投的态度,而不是直接出兵,才是未来构筑公投后中东地区地缘环境的主要形式。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晋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