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晋:土豪国王访问莫斯科——俄美势力在中东消长

2017-10-09 10:59:36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晋】

沙特国王萨勒曼当地时间4日深夜开启访俄之旅,这是两国建交以来沙特国王首次访俄。沙特国王或者王储出访,其出行往往会与“壕”相伴,这次也不例外,当萨勒曼缓缓地走上那台专供国王上下飞机的黄金电梯之时,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正当国王缓缓随着电梯下落之时,电梯却戛然停止,让他不得不略有尴尬的步行走下电梯。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视频截图

去过俄罗斯的同学们恐怕都知道,这个时候,尤其是凌晨时分,当你走出飞机的那一刻,莫斯科郊外的“透心凉”绝对让人“神清气爽”。尽管此次萨勒曼国王的飞机停在了莫斯科的伏努科沃机场,而不是笔者无数遍转机往返的谢列梅捷沃机场,但是恐怕当时刚刚从仍然温热的沙特赶来的萨勒曼国王,在经历了一番机场“小插曲”后,心中也应该感到了来自莫斯科凌晨的一丝凉意吧。

不过小小的插曲之后,俄罗斯人却准备了非常周到的仪式。不仅普京和俄罗斯高层悉数会面,而且克林姆林宫也专门为腿脚不方便的萨勒曼的到访改装了电力设施,能够帮助萨勒曼的侍从操纵专门的电动汽车;从机场到沙特团队下榻的酒店,沿路都是用俄语和阿拉伯语书写的欢迎萨勒曼到访的标语;护送到莫斯科的车队更是绵延不绝,让人们想起了俄罗斯人总爱对阿拉伯人开的笑话:阿拉伯人君王的车子和他们的名字一样多(国王的全名是萨勒曼·本·阿卜杜拉齐兹·阿尔·沙特)。

微妙的沙特-俄罗斯关系

尽管萨勒曼和普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2007年普京访问沙特时,曾经与当时还是利雅得省省长的萨勒曼见过面),但是萨勒曼对于俄罗斯的访问,是沙特最高领导人对于俄罗斯的第一次访问,也是沙特-俄罗斯双边历史上的重大事件。沙特和俄罗斯之间从过去曾经关系微妙的敌手,转变为了如今的合作伙伴。这些转变对于沙特来说,恐怕显得既无奈,也必须。

沙特与俄罗斯的关系,可以追述到苏联时代。苏联是最早承认沙特阿拉伯的国家之一,在现代沙特王国建立后不久,苏联即在1926年宣布承认沙特阿拉伯,并且在吉达开设了大使馆。在上世纪20年代,当时的苏联领导层将沙特视为抗击和打破帝国主义外交封锁的重要对象。在1932年,当时的沙特老国王伊本·沙特的儿子费萨尔王子(后来也成为了沙特国王)曾经访问了莫斯科,并且与苏联高层进行了会晤。但是斯大林对于沙特印象不佳,不仅没有会见来访的费萨尔王子,而且还在数年后撤销了苏联驻沙特大使馆,沙特和苏联关系也陷入僵冷。

冷战开始后,倒向西方阵营的沙特与苏联关系更加紧张。沙特一直担心推行“社会主义”的苏联,很可能会推翻自己的王权和神权基础。而当上世纪70年代随着国际油价的攀升,沙特的外汇储备飞速增长,一个力图向外宣扬伊斯兰教,尤其是“瓦哈比”教义的沙特,也开始给苏联造成麻烦。一个是伊斯兰教“瓦哈比主义”的重要支持者自居,另一个则是世界大国,国内和周边地区穆斯林众多,双方难免会产生诸多矛盾。

早在苏联入侵阿富汗时期,沙特就是阿富汗境内众多“圣战者”的重要支持人,包括后来的国际恐怖主义大亨本·拉登、“基地组织”早期重要的理论家和创立者阿扎姆,都是在久居沙特之后,前往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与苏联“圣战”,让苏联吃尽苦头。

其实冷战结束之后,沙特和俄罗斯之间有着很强的合作空间。一方面沙特仍然手持大把的外汇,虽然能从西方获得先进的武器,但也想得到部分西方不可能给的技术装备,甚至希望能够获得来自于俄罗斯在核能技术方面的帮助;而另一方面,作为产油大国的沙特和俄罗斯,都希望能够保持较高的国际油价,以此提升自己的外汇储备,因此沙特也需要和俄罗斯保持一定的默契关系。

但是沙特与俄罗斯的关系很长时间内并没有实现突破。在第一次车臣战争期间,沙特国内也有不少团体暗中支持和自助车臣极端分子,一些沙特富豪或者伊斯兰慈善团体,有意无意或明或暗的资助车臣地区的伊斯兰极端分子,这让俄罗斯十分恼火。

需要指出的是,车臣战争期间的叛乱分子并不都受到沙特的资助,受到沙特资助的只是车臣叛乱分子内部秉持瓦哈比教义的一小部分。但是正是这一小撮“圣战分子”却支持将“圣战”扩展到中亚和高加索其他地区,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最终促成了俄罗斯打击车臣的“第二次车臣战争”。

从美国倒向俄罗斯?

沙特和俄罗斯之前的关系,直到2014年之后,尤其是2015年俄罗斯决定出兵叙利亚之后,才发生了一系列微妙的变化。从2011年以来沙特一直暗中资助叙利亚的一些伊斯兰极端分子,以求推翻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另一方面沙特在2015年春天开始直接介入也门内战,希望能够通过打击北部的胡赛武装,来遏制“伊朗和什叶派扩张”。

除了在周边国家战场深陷泥潭之外,沙特的外交政策在过去的一年中也显得十分莽撞。无论在叙利亚还是在也门,沙特的战略目标都没有达成。尤其在也门,沙特持续不断的军事干涉,使得自己深陷也门内战泥潭的同时,还造成了巨大的也门人道主义危机,沙特居然还使用如白磷弹这样的杀伤性武器。而且由于沙特军队战斗素养确实不佳,经常造成大量也门平民死亡,联合国甚至还组建了专门的调查团谴责沙特在也门的“滥杀无辜”。

自上世纪30年代美沙结盟以来,沙特向美国提供廉价石油,美国则为沙特提供安全保障,沙特和美国“互利共赢”的模式长期持续,其核心就是军火贸易。沙特的国防工业基础非常薄弱,军队战斗力由于国内政治因素而孱弱无力,不得不通过大量的对外军购提高军队的装备水平,这也是沙特在国际军售市场上动辄大手笔购买尖端武器的原因所在,甚至被一些学者形容为沙特交给美国和其他大国的“保护费”。

因此当沙特在今年6月份特朗普访问美国之时,宣布向美国采购1100亿美元的“超级大单”之时,其实也就是希望能够通过向美国“交保护费”,拉拢特朗普政府在伊朗核问题和其他地区问题上,重新与沙特“站在一起”。

但是特朗普在中东问题上并没有与沙特站在一起。特朗普的上台,尤其是数月前访问沙特,尽管受到了沙特国内的“最高礼遇”,但是特朗普的“夸夸其谈”却并没有转变为实际的支持,时至今日特朗普政府仍没有如沙特所愿,退出2015年奥巴马政府与伊朗签订的核协议。

而6月份沙特与埃及、阿联酋、巴林等阿拉伯国家,一起向卡塔尔施加外交压力,却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反而造成了如今海湾国家内部事实上的分裂,以及卡塔尔与伊朗关系的走近。特朗普却在关键时刻在沙特和卡塔尔之间“左右平衡”,让沙特大跌眼镜。

内忧外患下,无论是解决未来的叙利亚问题,还是安抚沙特在伊朗核问题上的关切立场,以及平息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在也门人道主义危机上对于沙特的指责,沙特可能都“指望不上”特朗普和美国,只能需要俄罗斯的帮助和支持。此外,在国际油价持续走低的背景下,沙特也需要与俄罗斯协调立场,共同提升国际油价,来获取更多的外汇。萨勒曼国王自己就亲口表示,沙特非常期待同俄罗斯在稳定油价方面开展积极合作,认为这有助于全球经济的稳健增长。

长期遭受西方经济制裁的俄罗斯,正面临经济增长过于依赖能源的瓶颈。此次萨勒曼到访,两国签订多项投资协议。沙特将花费30亿美元,从俄方购买S-400型防空导弹系统、科尔涅特反坦克导弹系统等军事装备和其他“尖端科研技术”。同时,沙特和俄罗斯两国达成的一系列协议包括能源、空间探索和农用工业合作等内容。其中,“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同“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签订了一份价款为1亿美元的协议,双方将在俄罗斯投资建设交通运输工程。

尽管萨勒曼此次到访意义重大,而且“大单”不断,但是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缺少经济上的基础。对沙特贸易额仅仅占据俄罗斯对外贸易额的0.1%,甚至与俄罗斯和处在以色列封锁下的巴勒斯坦的双边贸易额不相上下。

沙特和俄罗斯之间仍然缺乏足够的政治互信,对于沙特来说,俄罗斯仍然是中东地区“劲敌”伊朗的重要“支持者”,在许多地区问题上仍然意见相左;而对于俄罗斯来说,仍然十分担心沙特会通过对外援助国内以及周边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伊斯兰圣战分子”,因此需要予以一定的遏制。

沙特国王萨勒曼对于俄罗斯的访问,应该被视作当前中东变局中下,沙特对于俄罗斯在中东地区享有的“战略主动权”的承认。在美国奥巴马的“置之不理”和特朗普的“口惠而实不至”之后,俄罗斯已经成为影响中东地区的重要因素之一。沙特此时向俄罗斯抛出橄榄枝,同俄罗斯对叙利亚局势和其他中东事务的积极介入,也终于让沙特承认了俄罗斯中东“掌控者”的地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晋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