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晋:阴谋论四起,沙特这场政治变动水有多深

2017-11-09 07:49:1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晋】

沙特近日开始了大规模的反腐败行动,数十名王子、高官和知名人士被捕,与此同时一些沙特王室成员或是“坠机身亡”(比如前任王储穆克林之子曼苏尔王子),或是被解除职务(比如沙特国民卫队指挥官米塔布)。在短时期内,如此大规模的“反腐”行动,使得世人为之震惊。

与此同时,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出人意料地在沙特首都利雅得播放了新闻视频,宣布受到了来自于“真主党”和“伊朗”的“生命威胁”,因此宣布辞去总理职务,惹得国际社会对于黎巴嫩和沙特之间关系出现了诸多猜测。

而这一切,都源于32岁的现任王储、现任国王萨拉曼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所实施的反腐行动和世俗化改革。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沙特武装力量的人事变动

这次因为“反腐”而被抓捕的王室和高层,以及随后的一系列“花边新闻”,如“坠机身亡”“拘捕被杀”等,似乎都足以吸引眼球。比如沙特国内的亿万富豪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在此次被捕名单中就具有极高的“新闻性”。

瓦利德王子是Twitter和花旗银行等美国大公司的大股东,因此其被捕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此外经济和规划部大臣阿德尔、前财政大臣和现任国务大臣易卜拉欣等人被捕,也让人们对于沙特国内经济和社会形势充满担忧。

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

然而对于沙特国内政治稳定来说,最为重要的,恐怕是沙特国民卫队的指挥官米塔布·本·阿卜杜拉王子的被捕。米塔布王子是上一任沙特国王阿卜杜拉的儿子,他曾被认为是王位的竞争者,但最后被经验不如他的堂兄弟取代。而从客观的政治影响力来看,米塔布的被捕,可能对于沙特国内政治格局的冲击和影响更加巨大。

米塔布的身份之所以重要,主要是因为其领导的沙特国民卫队。沙特国民卫队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是当时的沙特王室为了能够防范来自于沙特军队种可能的叛乱行动而成立的“王室武装”。沙特国民卫队的主要职责是驻防首都利雅得和圣城麦加和麦地那,以及一些沙特边境地区的重要关隘。沙特国民卫队的士兵大部分来自于沙特的内志地区,这一地区的部落相对较为传统,被认为对于沙特王室的忠诚度较高。沙特国民卫队可以说是沙特国内至关重要的一股政治和军事力量。

沙特国民卫队在历史上的王室争斗中,确实扮演过非常关键的角色。沙特国民卫队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平衡和震慑沙特军队中可能出现的“异动”,尤其是保卫王室安全,监督军队中受到世俗主义和当时流行阿拉伯世界的“纳赛尔主义”影响的军队官兵。

而作为沙特国内重要的武装力量,国民卫队也在国内政治斗争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在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萨乌德国王和他的弟弟、当时的王储费萨尔长达十多年的权力斗争中,沙特国民卫队也成为了决定沙特政局的关键因素,成为了费萨尔王储的支持者。而费萨尔王储最终也成为了国王,成为了政治斗争的大赢家。

随后的数十年中,沙特国民卫队参与了一系列的内外敏感政治事件,但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尤其是一些内部纷争,比如在1979年麦加大清真寺事件中,一伙伊斯兰极端分子占领了麦加圣地的大清真寺,并且绑架了正在这里朝圣的数百名穆斯林。而根据当时的传言,这些武装分子的目标是要绑架来此的沙特王室成员,只不过沙特王室临时改变了行程,才最终躲过一劫。而且参与事件的武装分子当中,很多人与沙特国民卫队官兵部落关系密切。

1979年麦加大清真寺事件

在平叛过程中,沙特国民卫队表现也非常糟糕,出现了士兵不听军官命令,只有等到自己的部落领导人下令之后,才投入战斗,让国际社会大跌眼镜。最终沙特王室在法国和巴基斯坦军队的帮助下,才将此次事件平息。随后,沙特国民卫队参与了一系列重要的战争,比如在海湾战争中帮助守卫沙特边界。

尽管沙特国民卫队的战斗力孱弱,但毕竟是沙特国内非常重要的一股政治力量,因此是沙特国内政治力量斗争的关键因素。在历史上,很多沙特国王都在国民卫队担任领导职务,比如上一任沙特国王阿卜杜拉,就长期担任沙特国民卫队的司令员,在阿卜杜拉之后,沙特国民卫队也成为了阿卜杜拉家族的“大本营”。

有了自己独立的“枪杆子”,也让沙特国内政治权力斗争出现了比较大的分歧。在2015年以来,沙特经历了多次王储继承人变动,先是阿卜杜拉指派的王储穆克林被撤换,副王储纳耶夫继任,而现任国王萨勒曼的儿子穆罕默德升任副王储;随后纳耶夫的王储职务也在今年被撤换,穆罕默德成为王储。

每一次的王储和副王储人事变动,都伴随着沙特国内政治的小范围波动,一些政府部门的领导人也“被退休”。只不过沙特国民卫队一直保持着相对的独立,没有被政治变动所波及。

此次之所以拿沙特国民卫队的领导人米塔布“开刀”,从未来权力架构的角度讲,还是为了能够确保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权力的稳固。穆罕默德是沙特国内的国防大臣,在2015年3月,沙特通过发动针对也门的战争,将穆罕默德提升为沙特军队的负责人,负责指挥沙特的常备军队,而不是沙特国民卫队。

因此,以“腐败”的名义,拿下沙特国民卫队指挥官、前任国王阿卜杜拉之子米塔布,也就能够帮助穆罕默德巩固权力,确保未来萨勒曼国王王位平稳传给自己的儿子、现任王储穆罕默德。而在此背景下,沙特国民卫队的指挥权,也就变得敏感而重要。

黎巴嫩总理辞职的“阴谋论”

与沙特国内轰轰烈烈的“反腐风暴”相比,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11月4日在利雅得宣布辞职,则更为当前沙特国内政局平添了一抹神秘色彩。

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是在沙特访问时宣布辞去总理职务的,并声称受到暗杀的威胁。如果从历史和现实上看,哈里里的“辞职声明”确实显得有理有据,比如哈里里的父亲、前任黎巴嫩总理拉菲克·哈里里曾于2005年被暗杀,而国际和地区社会普遍认为是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策划了暗杀行动(当然,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指责以色列策划了暗杀行动)。同时,萨阿德还指责伊朗和真主党对地区安全的威胁,干涉阿拉伯国家内政。因此,鉴于当前黎巴嫩国内的安全形势,哈里里认为需要在沙特阿拉伯提出辞职。

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在沙特访问时宣布辞去总理职务

但诡异的是,哈里里提出辞职的方式,并不是以在沙特召开记者会方式宣布,也不是通过自己在黎巴嫩的政治阵营下属的“未来电视网络”来宣布,而是通过沙特媒体阿拉伯电视台(Al Arabiya)发布的一个录像,而不是实时直播。而且哈里里在发言中所用的一些词汇,明显是沙特阿拉伯的流行语,而不是黎巴嫩流行语,这不得不让人们对于哈里里所宣读辞职报告是否是其本人所写产生了怀疑。

更为诡异的是,目前哈里里在节目播出之后,即处于失联状态,根据哈里里在黎巴嫩的家人表示,哈里里一到沙特,其贴身的黎巴嫩保镖即被撤换,而且随后其家属(姑妈)给哈里里打电话,一直无法接通。因此哈里里当前是生是死,是否被沙特软禁,都是人们热议的“阴谋论”。

退一万步讲,哈里里所指责的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本质上缺少改变当前黎巴嫩国内政局的意愿。多年以来,真主党已经成为了黎巴嫩南部地区的国中之国,不仅拥有自己的政党组织以及政党联盟,而且还在黎巴嫩国内拥有自己的独立武装部队,在过去十多年黎巴嫩政治内部纷争中,真主党的一言一行可以说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黎巴嫩政治进程与演变。

而在当前,无论是伊朗还是真主党,其主要的关注点还是在于日趋稳定的叙利亚国内政治重建,对于黎巴嫩国内政治来说,当前真主党及其政党联盟“3月8日运动”,在黎巴嫩政治格局中趋于比较“舒适”的政治地位,当前无论是“左右逢源”的总统奥恩,还是与相对温和的哈里里总理,其实都不能对于真主党在黎巴嫩国内的存在产生影响和干扰,因此无论是真主党还是伊朗,并没有理由要将哈里里置于死地。

反倒是沙特尤其是萨勒曼国王和穆罕默德王储,可能与哈里里之间的关系相对“微妙”。哈里里和其父亲一样,都是具有黎巴嫩和沙特双重国籍,而且都是通过向黎巴嫩“投资”的形式,将沙特的影响力延伸到黎巴嫩境内。而哈里里家族掌控的Saudi Oger企业,则是沙特国内最大的建筑公司之一,与沙特高层和王室成员关系密切。

但是在2016年当选总理之后,哈里里并没有能够如沙特所愿,压制国内的真主党阵营,这让沙特王室有了诸多不满,甚至出现过削减对黎巴嫩经济援助的事件。而由于哈里里家族本身与沙特高层关系密切,比如不久前因为拒捕而被沙特安全机构击毙的法赫德王子,就与哈里里家族的Saudi Oger企业关系密切。当然在一切仍然处于猜测的情况下,我们难以做出明确的判断,但是哈里里蹊跷的“辞职宣言”,恐怕仍然与沙特国内的政治纷争存在着诸多关联。

美国和以色列影响大?

当然了,美国的影子在沙特新一轮王室争夺中“时隐时现”,比如在沙特开始“反腐风暴”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带领着亲信、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蒂娜·鲍威尔和国际谈判特别代表詹森·格林布拉特,“非常规”地访问沙特,在随后不久沙特即开始大规模“反腐”行动。如果时间推到6月份,正是特朗普访问沙特之后不久,沙特、埃及、阿联酋、巴林等国开始针对卡塔尔实施制裁。而即便最近忙于亚洲行,特朗普依旧不忘发推力挺沙特国王萨拉曼。

一些声音认为,美国恐怕在沙特的地区异动中有着十分关键的作用,甚至进而认为是美国和以色列策划和支持了沙特的一系列国内行动。但是我们不应忘记,任何国家内部的权力更迭,恐怕离不开内部力量对比的客观现实。相较于现任王储穆罕默德,前任王储纳耶夫长期以来与美国情报和安全机构关系更好,但是仍然被予以撤换。由于沙特政治的封闭性,不少观察家难以深入地了解沙特内部发生的变动,因此在事实真相出现之前,各种“阴谋论”也就可以理解。

沙特的“反腐”斗争,当然与国内权力密不可分。沙特国王萨勒曼希望能够将自己的国王宝座传给自己的儿子穆罕默德,穆罕默德也将很可能成为沙特“王三代”中第一个获得国王宝座的沙特王室后人。而从2015年以来,穆罕默德先后通过“也门战争”获得了军事权力,通过“2030愿景”获得了财政经济权力,通过“反腐”则获得了政治权力,其象征着权力向穆罕默德的集中。

当然从穆罕默德的做事风格看,可能“太过雷厉风行”,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比如介入也门内战,比如要建立“温和伊斯兰”,要赋予沙特妇女“开车权”,穆罕默德都似乎希望在短时间内收到政治效果。

而面对长期以来沙特国内“刑不上王室”的潜规则,以及沙特王室成员“子子孙孙无穷尽”的现实,穆罕默德在短时间内接连“出招”,很容易造成社会震动,但也是集中全力,改变沙特当前低油价时代国内政治经济改革掣肘的重要举措。

无论是拿沙特国民卫队“开刀”,还是出现各种“坠机”“拒捕”,或者他国总理“失踪”,都说明沙特国内政治正在经历一个非常关键且非常剧烈的变动时期。在经历了数十年相对平静的局面之后,沙特王室内部矛盾再次显现,也很可能预示着沙特巨大政治和社会变动的前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晋

王晋

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