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鹏:炮打媒体司令部,特朗普底气从何来?

2017-02-28 15:16:2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鹏

早在上任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美国主流媒体就撕得不可开交;走马上任后,特朗普不仅没有与这些媒体和解、将其收编,反而屡屡抨击CNN、《纽约时报》等一些媒体不利于他的报道是“假新闻”“不诚实”,甚至称它们是“美国人民的公敌”。而最近两天更是爆料跌出。

特朗普2月17日推文

先是白宫24日举行非正式吹风会,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将地点从惯例的白宫新闻发布室临时更改到自己办公室,并明文禁止《纽约时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洛杉矶时报》、Buzzfeed新闻网站、英国广播公司、《卫报》等主流媒体参加当天的吹风会,却允许保守派媒体如福克斯电视台、《华盛顿时报》、布赖特巴特新闻网、同一个美国新闻网进入会场。美联社和《时代》周刊虽没被封杀,但走出会场以示抗议。

24日举行非正式吹风会,多家主流媒体被拒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5日特朗普在“推特”留言,今年4月29日他将不会出席一年一度的美国白宫记者协会招待晚宴。理由呢?莫须有。在美国政治传统里,自20世纪30年代后,时任总统参加年度晚宴已经成为惯例。在这场名流云集、精英毕至的晚宴上,记者们常常以开玩笑的形式“捉弄”总统,而总统也会借此机会抖包袱、讲段子,挖苦政敌,吐槽媒体,大展美式幽默,成为“美式民主”的一道景观、橱窗。

其实,特朗普仇视、打压这些主流媒体的动机很好理解,因为它们从来也没有消停过,处处给新总统找茬儿。但让人费解的是,对于这些素来有“无冕之王”、“第四种权力”之称的美国主流媒体,特朗普哪儿来的底气和实力去持续叫板?

当年越战的结束,就曾被学者归结为几个记者、几张照片所致;尼克松也在媒体发酵水门事件后失去了继续遮掩、辩驳的勇气,黯然下台。而今这位非传统、非典型美国总统,就真的不怕被“黑”吗?为什么他可以做到持续对抗、打压美英主流媒体?下面,我们层层剥笋,来辨析这个反常且有趣的现象。

首先,从个人层面分析,我们必须承认,特朗普确实比他的同行们更耐“黑”。特朗普的商人出身和生平经历,让他在媒体攻击面前比其他政客多一些免疫力、抵抗力。早年涉足地产、娱乐等行业,早已绯闻满天飞。而民众对商人的道德要求终归比政治家要低。得过一次天花的人,不会得第二次。

同理,早就是花花公子、声名狼藉、习惯于傲慢无礼、逢人便说“I am rich”的特朗普,也不在乎多一条绯闻、多一场骂战——他甚至已经习惯于通过公开对骂提高曝光度,达到个人商业和政治目的。大无赖精神的精髓就是:“我本来就是流氓,我怕谁?”从这个角度讲,也只有类似“弗林勾结俄罗斯”这样涉及国家安全的“硬丑闻”才能迫使这位无赖总统就范。

其次,美国主流媒体自身并不干净,在大众层面也并不是很得人心。在人民心中,美国主流媒体早已不是当年“进步时代”对抗资本家、为民请命、对财阀“扒粪”的英雄斗士,而是作为建制派的核心骨干,一并压迫、剥削、欺骗民众的帮凶。这并非耸人听闻,希拉里、建制派与华尔街、硅谷精英的公开联盟已经为此做了注脚。

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的一份最新民调研究表明,美国民众对政府和媒体都不信任。面对“特朗普和媒体,你到底相信谁?”这样的问题,有50%的美国选民不赞同媒体对特朗普的报道,但61%的人也不认同特朗普对媒体的评价。在被问及相信谁会“告诉你关于重要问题的真相”时,52%的受访者选择媒体,只有37%的人更信任特朗普。而且,这一结果还有着明显党派色彩,譬如86%的民主党人相信媒体,78%的共和党人则选择相信特朗普。这意味着特朗普和主流媒体叫板,在受众层面上半斤对八两,谁也占不了明显的优势。而从党派政治角度来讲,共和党选民的支持率是特朗普政权的基本面,所以他自然更会做出某些强硬的姿态,来迎合这约占八成的共和党民众。

第三,历史地观察,从美国大选与媒介生态演化互动的角度看,我们不得不得出一个悲观的看法:劣币驱逐良币,在“娱乐至死”的大趋势下,越是浅层的介质,越容易抓住底层民众。纵观美国总统竞选史,在影响基层民众的能力上,著作学说不如报刊杂志,报刊杂志不如广播电影,广播电影不如电视广告,电视广告不如短视频、段子手、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随着通讯、媒介技术的演变,越新的媒体越能满足大众的娱乐需求,但同时它们所提供的信息愈加碎片化、浅层化。这不是“寓教于乐”,而是把严肃的重大政治、经济、社会问题娱乐化。

而在这一进程中,套用流行的话说叫“得屌丝者得天下”:擅长运用、操作他那个时代更新、更low的媒体的人,将在传播理念、赢取选票上获得相对其竞争对手的一定优势。特朗普被人戏称为“推特总统”,正是抓住了当下这个从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向社交新媒体代际转换的时机,通过巧妙设置议题、炒作,成功地通过推特等社交媒体实现了和民众的直接沟通。质言之,发推特就相当于简单粗暴的“大字报”;而缺席记者协会,就是炮打美国媒体帝国建制派大本营的司令部。

最后,最根本的原因恐怕还是根植于美式民主的本质属性。为加深理解,我们不妨做一个中美对比。试想一下,在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的思维模式下,如果将中国领导人置于特朗普当下的处境,在召开媒体座谈会时,一定会把支持的、反对的媒体记者都召集一堂,开诚心、布公道,充分交换意见,甚至不排除建立个人友谊,通过多种渠道、方法,逐步地减少分歧、提升共识,最后达到一定程度的团结一致。

而作为对比,美式民主是标准的投票—简单多数式民主。英国公投也是如此。只要超过半数,就意味着“多数人”的意见将成为国策而被国家机器合法、合理地推进。这种模式看似公平合理、公正无欺,但是在一个撕裂的社会中,面对极富争议的议题时,不仅无效,而且是有害的。张维为教授曾经评价英国公投:“像英国是否脱欧这样的事,如果借鉴中国的协商民主模式,效果会好得多。

采用公投的方法,坦率地说,是愚蠢的。只会导致英国社会的撕裂乃至国家的解体。”可谓一语道破。正如前文所引用的数据,美国社会正在加剧极化、撕裂。这种趋势在特朗普身上就明显体现为,支持者无比爱戴,反对者无比憎恶。但鉴于美式投票—简单多数民主的游戏规则,特朗普缺乏中国领导人那种必要的胸襟、能力、意识和相应的制度与技术手段,去身体力行地弥合冲突、减少社会族群分裂,营造共识,团结全民。

事实上,特朗普只需要保住自己的基本盘,同时争取部分摇摆州、中间选民,只要票数过半,就可以民正言顺、合理合法地维系其统治。所以对于特朗普这样一个人品可疑、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著称的商人政客而言,以损害美国国家利益为代价,恶意利用社会撕裂、族群矛盾来实现个人的权力诉求,也并不奇怪。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鹏

王鹏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中国研究院
中国研究院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