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瑞:朝韩体育外交史梳理

2018-01-10 08:27:3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瑞】

最近,体育外交再次成为朝鲜半岛局势的热门话题。

自从2018年1月1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通过新年贺词表示有意派代表团参加平昌冬奥会以来,2日韩国政府提议举行高级别会谈,3日朝鲜宣布恢复板门店联络渠道,5日双方通过板门店的传真确定,朝鲜同意和韩国在“和平之家”举行会谈,并提出商讨包括平昌冬奥会相关事宜在内的朝韩关系改善问题。9日会谈成功举行。可见,新一轮的朝韩体育外交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中。

朝韩双方在板门店举行高级别会谈(图/东方IC)

在期待朝韩关系发展的同时,我们首先回顾一下朝鲜半岛体育外交的历史发展与效果。

首先,体育外交并不是朝鲜半岛的专利,在历史上有很多国家通过体育外交破冰,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双边关系。1954年,印度和巴基斯坦通过“板球外交”为双方恢复对话和降低紧张局势提供了机会;1971年,中美之间的“乒乓球外交”为中美关系解冻打开了窗口;2008年,土耳其与亚美尼亚的“足球外交”为双方长达一个世纪的历史恩怨消融起了推动作用。这次朝韩之间借助冬奥会改善关系是国际关系中再次借助体育外交的案例,同时也是朝韩体育外交的继承与创新。

1991年4月,朝韩两国共同组队参加日本千叶举办的第4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两国运动员联手组成“单一队”,实力强大,让中国女队的连冠纪录戛然而止。同年6月,在葡萄牙里斯本举办的第6届世界青年足球锦标赛上,两国再次组成“单一队”获得不错成绩,打入8强。这一年是朝韩成功创下南北体育合作的先例,是朝韩体育外交的元年。

这些,其实是两国关系缓和后的结果。

卢泰愚就职后实施了“新统一政策”,开始摆脱意识形态的束缚,行动半径扩大,由保守转向开放,并于1988年7月7日发表了《民族自尊与统一繁荣》(简称“七七宣言”)。同年,卢泰愚政府借助韩国汉城(今首尔)举办第二十四届奥运会一事,大力推动以体育为媒介的“北方外交”,获得了超过预期的外交成果。

在这种“和谈攻势”下,朝鲜时而采取守势,时而半推半就采取拖延战术,若是遇到对朝鲜有利的议题,就积极参与会谈,否则进行冷处理。在这种背景下朝韩双方进行了多次会晤,其中两次共同组队是1990年11月至1991年2月举行八次体育会谈的结果。

1999年韩国现代集团名誉董事长郑周永先生(1915-2001) 及其第5儿子郑梦宪先生捐资4700万美元修建柳京郑周永体育馆(Ryugyong Chung Ju Yung Stadiums)。体育馆开工之际,韩国男女篮球队赴朝参加友谊赛,同年12月,朝鲜篮球队回访。2002年体育馆竣工之时,韩国篮球队访朝,进行友谊赛。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双方在半岛内的体育外交是双边关系改善的延续与发展。

1994年,金泳三总统原定于7月15-27日访问平壤,参加首次高峰会谈,但是7月8日金日成突然去世,原行程安排取消。经过多年努力,2000年6月13-14日,金大中访问平壤,实现了朝韩领导人首次会晤。可见,体育馆的捐建和篮球队友谊赛是在朝韩关系缓和的背景下稳步推进的结果。

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韩朝两国体育代表团首次携手共同入场。韩国手球运动员皇甫盛、朝鲜足球运动员李贞姬,一同擎着朝鲜半岛旗缓缓走入赛场。两国800名代表团成员手拉手紧随其后。他们穿着统一服装,同举一面旗帜——“朝鲜半岛旗”,唱着有名的民谣“阿里郎”入场,这一幕也成为奥运会开幕式中最煽情的瞬间,开启了韩朝体育代表团在大型国际运动会开幕式、闭幕式中共同入场的先例,并在今后的国际性体育赛事中保留。

2002年釜山亚运会期间,在朝鲜白头山将军峰,韩国10多名人员参加采集圣火的活动。釜山亚运会组委会把在朝鲜采集的圣火与在韩国济州岛采集的圣火合二为一。在后来的2004年雅典奥运会、2005年澳门东亚运动会、2006年多哈亚运会、2007年长春亚洲冬季运动会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朝鲜、韩国体育代表队共同入场。记录显示,六次入场均为朝鲜主动提出,由韩国作出决定并落实具体细节。

2002年釜山亚运会,朝韩两国运动员共同入场(图/CCTV 新闻)

从朝韩南北关系史来讲,“共同入场”集中发生在2000年至2007年之间。这一期间,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卢武铉推行对朝“阳光政策”,并与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举行会谈,签署系列宣言,促使半岛局势大幅缓和。所以,朝韩体育外交同样是政治外交缓和的结果,进而加深和稳固了双边关系。

然而,过去近10年里,朝韩关系处于紧张状态,体育外交陷入僵局。

2012年11月,朝鲜劳动党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提出建设体育强国的构想,朝鲜自此刮起一股体育热风,不仅帮助本国民众强身健体,也为朝鲜打开了外交突破口。过去一年中,朝鲜利用体育手段向西方国家频频示好,金正恩本人也逐渐成为玩转“体育外交”的好手,通过跨越国界和意识形态等种种藩篱的体育交流,力促国家之间的对话与和解。但是,就朝韩关系的改善来讲,体育外交所发挥的作用极为有限。

新年伊始,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通过新年贺词表示有意派代表参加平昌冬奥会,3日朝鲜宣布恢复板门店联络渠道。希望今次高级别会谈的成功举行,能开启一个新的良性循环阶段。

观察1991年以来的朝韩体育外交,既有国际场合的多边体育外交,又有围绕体育外交展开的双边互动交流。但是从体育与政治的关系来讲,此次朝韩体育外交有重要的意义。

以往朝韩体育外交是在双边政治关系缓和的背景下展开的,具有夯实两国关系的意义,突出民族和平统一的人文交流色彩。无论是“共同组队”、“共同入场”,还是两国之间的友谊联赛,都受到政治关系的影响,可以说是政治关系在体育领域的辐射,也可以说是体育文化交流促进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但是前者的意义和成分明显更多。

而此次有所不同。在过去一年,朝鲜频繁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活动,韩国则通过引进美国“萨德”导弹防御系统以应对,双方军事对峙色彩愈加浓厚,双边政治关系陷入僵局。新的一年体育外交是在此背景下展开的,而且随着新一轮的体育外交的发展,朝韩两国关系将会进入新一轮的缓和与对话阶段。

所以,此次体育外交是先行于两国政治关系的缓和,可以说是朝韩关系改善的一个窗口,也将为缓和朝鲜半岛长期紧张的局势奠定基础。所以,此轮体育外交是中美“乒乓球外交”式的经典体育外交在朝鲜半岛的登陆。

而若探讨此次体育外交能够开启的具体原因,主要应有两个:第一,韩国新一届政府对朝频频释放善意;第二,朝鲜核试验成功后的高度战略自信。所以新的一年朝鲜将以核大国的身份自居,进而展开新一轮的外交,这是朝鲜金正恩执政以来首次积极主动的对韩外交。

希望朝韩关系通过此轮体育外交会有所缓和,因为朝鲜半岛局势的稳定与和平不仅仅事关当事者朝韩两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瑞

王瑞

辽宁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硕士研究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三八线之南
三八线之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