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骁:SAT取消考场,嘴上说公平,心里全是利益

2017-03-02 10:24:3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骁】

23日,美国College Board(以下简称CB)突然宣布,取消美国以外其他国家考场6月的SAT I 考试(American College Test)。此消息一出,给所有准备前往美国留学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来了个措手不及,因为这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留学计划。

SAT被中国留学界称为“美国高考”,分两个部分:SAT I是基础能力测试,其内容是写作、阅读和数学;SAT II则是学科测试,对于希望申请具体专业的学生来说,如果参加了SAT II的考试,会为自己增加一定的竞争力。这两门考试分开进行,并不硬性规定都要参加。

其实这已不是CB第一次搞突然袭击了。2013年,CB曾一次性取消韩国所有考场的成绩。无独有偶,2014年在中国香港和韩国参加SAT考试的学生也出现了成绩被无端取消的情况。2016年1月,有部分考场被取消。今年最新消息表明,不单单6月的国际考场将被取消,就连7、8、9月的国际考场也有被取消的可能。

SAT经常搞突袭的主要原因是严重的作弊问题。

虽然美国国内SAT考试也存在作弊情况,但作弊的重灾区还是在海外考场。这一现象在留学圈内也是公开的秘密:

由于美国目前仍是全世界留学大军的主要目标国,所以在中国就有大量的留学培训机构以此为生。而其中某些机构为了保持盈利则建立了一整套完善的“作弊”系统。

笔者也曾是一名时差党,经历过留学前的考试准备阶段,所以也算是有一定的发言权。

就我所知的作弊方式就有如下几种:

首先,SAT一年开放多次考试机会,加之在全球都有考场,所以每一次每一地的考试都出新题是一个过于消耗成本的事情。美国的考试题经常在海外考场中被重复使用,而这就给考试机构提供了钻空子的机会。

1、一些考试机构会派人前往美国参加SAT考试,而这些“特派员”将会通过记忆或其他高科技渠道获取考题。

2、还有些利用时间差,派人前往当天开考较早的地区参加考试,再将题目邮件告知后考试地区的考生。

3、甚至有一些培训机构的特派员会利用中场休息时间将答案发给考生,或者发到考生的科学计算器上。

4、最为干脆的,还有人直接找到和考生容貌相似的人进行代考。

总而言之,作弊的方法花样百出。

抛开这些明显的作弊手段,学生之间的“经验交流”已是一个非常模糊的地带。如在2001年成立的collegeconfidential.com就是一个供大家进行考试交流的平台。每次考试之后很多人都会在此进行经验交流,过程中你一言我一语,众人拾柴火焰高,足以把考试题目一直复述到具体的段落甚至词汇。有心人做个资料汇总,复制粘贴就可以把一个考试的题目全都拿到手。由于这样的情况过多,CB人员对此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没有人力物力进行管控。

所以,在获得了几套真题,计算出考试内容的重复几率,以及大量的刷题和测评,具备较强判断能力的人几乎都可以推测出某一次考试的大概题目,得个高分也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那么,问题来了。

SAT考试作弊由来已久,而且这也不是CB第一次搞突袭,为何此次取消6月份的考场却引起了如此的轩然大波呢?

要知道美国大学的申请截止日期多在年末或次年年初,因此对于准备出国留学的考生们来说,通常的考试时间方案是一年两次,而第一次往往会选择在有较长时间可以复习的暑假期间,即6~8月份。由于6~8月份多以增加实战经验为主,因此不一定会得到理想的成绩,也因此考生们最晚会在10或11月再考一次。一旦暑假期间的考场被取消,就代表着考生们失去了一次重要的试手机会,而10月的考试就成了他们申请年中最后的机会,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参考一年只有一次机会的中国高考)。

一些学生希望通过考SAT II来增加自己的竞争力,争取进入全美排名前50的名校,甚至是常春藤盟校。SAT II的考试时间设在5、6、10、11、12月,而传统的备考策略是先把SAT I考完,再全力准备SAT II。

这样的变动将会让所有考生措手不及,甚至很可能被迫延长一年的申请时间。

针对目前的情况,很多留学机构都建议学生把SAT I的第一次考试放在5月,而10月参加SAT II的考试,对成绩不满意的学生可以选择在11月再次参加SAT I的考试。但这样的方案所造成的问题就是考生需要同时准备SAT I和SAT II的考试。

反观CB方面,不得不说,这样的反“作弊”手段十分陈旧,治标不治本。他们惯用的方法不外乎突然袭击,取消个把成绩,取消一些考场,就连时差问题都不能够解决。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些学生被取消成绩,或者有一些考场被莫名取消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2012年,有一名叫Sam Eshaghoff的代考人就曾接受过美国CBS电视台的访问,他不单单帮考生代考SAT,还帮考生代考其他考试。他形容CB旗下的考试反作弊系统全都很糟糕。

Eshaghoff说:“任何人只要有半个脑子,就可以躲过安全检查。这实在是太简单了,我认为全国各地都有人这么干。”

CB,一个教育体系私有化弊端的经典案例

CB对于作弊问题有恃无恐,缺少改革意愿,每次只有到了激起众怒的时候才会突袭一下做做样子。说到底,这与美国“独特”的教育体制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中国是一个单一制国家,教育系统是由国家教育部指导,地方教育厅教育局执行下推动的。所以中国人接受教育的方式有系统有步骤,也都在国家的规范范围之内,个人可以自由发挥钻空子的地方很少。比如虽有“北约”、“华约”这样的面试和推荐体系,但是中国人上大学的主要方式还是通过政府主导的高考。

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教育具有高度的地方化和私人化特色,美国联邦政府对美国教育可以说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话语权。从美国联邦教育部的官方网站上可以得知,目前美国教育部只有4400名雇员。这样的人数显然不是一个中央强力部门,因此美国联邦教育部只能够通过经费来影响各地的教育。

在美国,各州和私人对于教育体制明显有着更大的话语权。财政富足如加州便创建了闻名世界的加州大学系统,旗下的加州大学各个分校都名列世界前茅。财政贫乏的州也可以自己创办一两所公立大学,以州财政支持,突出在个别专业领域的投入以实现专业领域的突破。而美国最强的大学则是私人创办、运营的常春藤盟校,这些学校从招生到教学都自成一系。不管各个留学中介告诉你常春藤的申请条件到底如何,其实事实就是,这些大学的招生没有什么明确标准。

既然美国的“中央政府”不能够提供一个进入大学的统一标准,这一空档就会被私人领域填补,而CB就是这样的机构。CB的身份是一家非营利性机构,它旗下的SAT几乎是每个美国中学生都要经历的考试。这,正是CB所希望的事情。

随着美国社会和美国政府越来越强调大学文凭的重要性,CB的收入也越来越高。2010年,CB的净利润已达到6.6千万美元。CB称他们的收入都会被用以设计更多的产品和教育服务,但是如下几个案例或许能让大家了解这些收入到底被投放到了什么地方。

CB马萨诸塞州分部2011年付给游说事务所2.4万美元来推动其旗下的AP课程。AP课程就是学生可以在高中提前进修大学等级的课程,通过AP考试后可以代替大学学分。CB希望产品可以得到立法保护,成为该州所有高中生必须要接受的课程。

2011年,CB还支付给印第安纳州的游说事务所5万美元来推动SAT的备考产品和AP课程。

在加州,CB希望让州政府立法使每一个加州高中生都必须上AP课程。

2011年,CB支付了5.4千万美元来推动让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也更多参与到CB旗下的考试项目。

在国家层面,CB为了保证其在美国教育体系中的卓越地位,在2009年就花了148万美元游说美国国会。为此CB还雇佣了3家游说事务所,总共有7名登记说客为CB的利益奔走。

在美国,SAT考试的价格为每次49美元,之后可以将此成绩免费寄送给4所学校,超过4所则每加送一所学校需支付10.5美元。加急寄送需要每个学校加收30美元。AP考试每次87美元,而2009-2010学年全美有310万学生参加了AP考试。光是简单的算数就可以知道这里面是多么大的利益。更值得一提的是,CB总裁的年薪已经达到了100万美元,所以……

从以上的案例可以看出,目前CB的主要工作重心已不是SAT,而是推广其AP课程。由于美国留学热,SAT已成为一个难以回避的考试,CB已可以从目前的SAT项目中赚得盆满钵满。所以,CB在现阶段并没有把重心放在SAT改革、开发新题或是提升防作弊系统等方面。他们的重心显然是AP这个更为广阔的市场。

不信你看,识时务的国内教育机构也已经把眼光放到了这上头:

“这两年最潮的,当属AP……”

“如今,美国大学先修课程AP变得越来越‘流行’了,几乎成了各大名校的‘开门砖。’”

所以,既然SAT已是一个稳定的入账,而AP课程又成了新的发展点,谁还会认认真真处理SAT中存在的问题呢?时不时关一关就好了。而识时务的你,如果准备出国,赶紧去报名上AP课程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骁

王骁

美国爱荷华大学历史和国际关系双学位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