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义桅:“一带一路”面临两种全球化模式博弈

2017-05-17 13:17:37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义桅】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闭幕了,习近平主席同与会的29国领导人在圆桌峰会上一致通过了联合公报,这是本次高峰论坛重要的政治成果文件。此外,论坛公布《“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果清单》可谓硕果累累,共包含76大项、270多项有代表性的成果。

此次一带一路论坛硕果累累,成果清单共包含76大项、270多项有代表性的成果。

不过,有个小细节经外媒报道后引起各方关注:高峰论坛高级别会议期间的贸易畅通平行主题会议上,“一带一路”贸易畅通合作倡议的签署中,欧洲提出了异议,最终推迟发表并不得不改动。

欧洲官员表示,中国提议的贸易声明没有包含有关透明度和合约招标标准等方面的内容。声明也删除了将一带一路计划称为全球公共产品的描述,取而代之的是,该计划被称为一项“重要的国际倡议”。

尽管这只是小插曲,但也提醒我们,除了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安全、经济环境进行风险分析,还应该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的参与是好事,同时也带来合作的难处,需要我们化解。核心是如何兼顾一带一路国家的多样性,又坚持市场化原则和国际标准。

如果说“一带一路”开启的是发展导向的中式全球化,如何处理与既有西方开创的规则导向的全球化关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带一路”合作机制能走多远,能走多快。

“一带一路”尝试连接中外,融通古今,聚合南北,打通东西,也拉开了发展导向的全球化与规则导向全球化的博弈。

中国全球化:以发展为导向

“一带一路”在新时期推行开放、包容、均衡、普惠、可持续的全球化,倡导的互联互通,将分裂的世界、分割的市场,形成平等、横向的合作架构,解决跨国公司全球分工所推行的、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联系的横向全球化所遗留的不公正、不均衡发展问题;倡导战略对接,将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最广泛连接在一起,真正实现东西、南北、中外、古今的大融通。

这种理想遭遇现实困境严峻挑战:“一带一路”之六大经济走廊沿线65国中,有8个最不发达国家,13个非WTO成员国,24个人类发展指数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这些国家给世界经济和和平在拉后腿,现在将和平与发展的希望寄托在“一带一路”上,如何不让其失望?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最初源于开发性金融实践,弥补市场经济发育不良与基础设施短板的双重困境:不同于商业性金融和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不只是金融活动,同时还是一个制度建设的活动。

‘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的市场经济制度不健全,中国就希望通过金融服务的推广来帮助这些国家进行制度建设。这就是开发性金融。

基础设施先行的工业化:过去,中国有“火车一响黄金万两”的说法,改革开放又有“要致富,先修路;要快富,修高速;要闪富,通网路”的脱贫致富经验,让世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人民很容易为“一带一路”四个字所打动。

三十八年改革开放,中国将七亿人脱贫致富,占人类脱贫致富贡献的七成,这是激励许多发展中国家愿意跟着中国走,积极融入“一带一路”的最直接动因。没有基础设施,就很难实现工业化;没有实现工业化,民主化就注定失败。

两种全球化之争

问题是,发达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带来发展导向与规则导向的全球化之争。中国主张,发展是解决所有难题的总钥匙;规则当然重要,但要不断成熟、循序渐进形成。

中国改革所探索出的政府-市场双轮驱动经济发展模式正在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短板,带来基础设施建设的第一桶金,通过养鸡取蛋而非杀鸡取卵,增强自自主发展能力,同时培育了新的市场。

像乌兹别克斯坦这样的双重内陆穷国,按市场经济规则是很难获国际金融机构贷款的,但获得了国家开发银行贷款,彰显“政府+市场”双轮驱动的中国模式魅力。

截至目前,中国对乌兹别克斯坦直接投资和贷款共52亿美元,合作实施项目70个。图为中铁隧道集团乌兹别克斯坦安革连至琶布铁路隧道项目海外职工。

印尼雅万高铁之所以中方击败日方胜出,就在于中方绕开了印尼方政府担保的前提,背后都是中国国有银行的支持。

中国模式在非洲正大显身手。非洲第一条中国标准跨国电气化铁路,从设计、施工到运营,全都采用中国模式。肯尼亚的蒙内铁路和蒙巴萨港口建设也是如此。中国改革开放探索出一条工业走廊、经济走廊、经济发展带模式,先在沿海地区试点,继而在内陆港口城市和内陆地区试点推广,形成经济增长极、城市群,带动整个中国的改革开放。

现在,“一带一路”要让非洲市场以点带线,以线带片,从基础设施(港区铁路贸五位一体)互联互通着手,帮助非洲获得内生式发展动力,形成经济发展带,实现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共同脱贫致富。

这些国家纷纷在借鉴中国模式发展经济,是否对西方模式构成挑战,让西方推行的基于规则的全球治理相形见绌?这是不得不考虑的一个问题。

以成熟市场标准看一带一路 会看走眼

当今世界之乱象,就是如何治理,怎么解决不折腾的问题、碎片化问题。中国人考虑问题要标本兼治、统筹兼顾。很多人用西方经济学的观点说中国修高铁是不赚钱的。

他所谓的赚钱就是卖了多少票,但是修高铁以后带来的房地产、旅游等产业的发展,西方经济学是考虑不到的。所以,不能用原来的模式理解“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建设在很大程度上是在弥补历史和现实的三大短板,第一大短板是原来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没有实现互联互通;第二种是补世界经济短板,尤其是实体经济的短板;第三补全球化短板,打造包容性全球化。

这样才使“一带一路”在世界上受欢迎,解决了世界上重要的发展难题、发展瓶颈。中国人不从意识形态出发,实事求是,主张将自身利益与别国利益结合,如此才形成了全球大合唱。

因此,单纯强调高标准,以成熟市场经济原则看待和要求“一带一路”,评估其风险与收益,一定会看走眼,就像以前每次预测中国会崩溃,一直在打自己嘴巴一样。

“一带一路”成功的关键,仍要弘扬中国共产党的三大法宝:群众路线、统战、实事求是。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国与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近著《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分获“2015年中国好书”、“2016年中国好书”,新著《一带一路:中国崛起的天下担当》)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义桅

王义桅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