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义桅:印度反对一带一路,究竟在反对什么?

2017-11-07 07:45:59

【印度反对一带一路,究竟在反对什么?或许“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间”。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义桅于2017年11月2日在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发表题为《一带一路与中印文明的共同复兴》的演讲。本文为其演讲内容。】

感谢谭中先生将我带到和平乡,带我关注印度。我对印度的了解很大程度受谭先生启发,就像谭中先生父亲谭云山先生九十年前追随泰戈尔来到这里创设中国学院一样。

我的微信名“一苇”就源于达摩祖师“一苇渡江”的故事。身份证是中国名,微信名用印度名,可见我对印度文化的热爱。当然,印度的佛教文化传入中国,嬗变为佛学和禅宗,已经成为中国文化一部分。中国DNA就与印度密不可分,其情形拿莫迪总理的话说就是“印度和中国是同一个大脑两个身体”,拿习近平主席的话来说就是中印是“命运共同体”。

佛教之路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丝绸之路的主要作用是文化交流,其次才是贸易,因为贸易量很少,但文化交流影响源远流长。中印就是喜马拉雅山的南北。山之南谓之阳,山之北谓之阴,中印是阴阳和谐的典范。为何今天却民心不够通,忘了初心?在中国媒体中,印度甚至被描绘成公开反对一带一路的唯一国家,果真如此?

一、印度对一带一路的误解

印度对一带一路的反对,首先是不了解,其次是误解。由于先天的成见(1962年边界战争和当今的瑜亮情结作怪),使得印度人并未真正去了解,而只是选择性关注,服务于本能的抵触和反对。

误解一:一带一路是地缘政治战略

一带一路源于古丝绸之路而非简单复兴古丝绸之路,只是借助古丝绸之路历史记忆激发的国际合作倡议,因此是面向未来的“新西域想象”(西安音乐学院罗艺峰教授语)。德国人李希霍芬1877年提出丝绸之路概念时的确出于统一的德国进行欧亚大陆地缘政治扩张的需要,因此中国没有用陆克文等西方人建议的中国新丝绸之路战略(计划)这种提法。印度是文明古国,印度人怎么能顺着西方丝路理解一带一路呢?

误解二:中巴经济走廊经过印度领土

印度看中国,总是有绕不开的巴基斯坦情结,认为中国帮助巴基斯坦来对付印度,因此反对第一个理由就是中巴经济走廊经过克什米尔地区,而克什米尔地区印巴有争议。其实走廊经过的是巴控克什米尔地区,是巴基斯坦领土,并不需要印度同意。20世纪60年代中国派三万建设者(主要是工程兵)帮巴基斯坦修筑卡拉昆仑公路,牺牲了七百多人,印度当时怎么没意见,如今升级公路,印度却要反对呢?

再说了,修路造桥造福民众又不是建军事设施,印度不必大惊小怪。中国邀请印度加入中巴经济走廊,而印度说要改成中国南亚经济走廊,但是巴基斯坦反对。因此,印度莫怪中国。中国人常说,邻居是无法选择的,只能换思路:亲望亲好,邻望邻好。印巴领土纷争是英国殖民者留下的,中国也是英国殖民统治受害者,怎么能让中国来背英国黑锅?

误解三:一带一路包围印度

“西边是中巴经济走廊,南边是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汉班托塔港,东边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尼印经济走廊,这不是对印度进行U型包围么?”这种印度人的想法让中国人哭笑不得。

中巴经济走廊也是邀请印度加入的,因为英国也参与了,其他走廊是印度参与的,怎么是对印度的包围呢?再说,中国的战略目光主要集中在美国身上,在中国人眼中印度不是战略对手,中国犯得着包围印度吗?

印度对东北邦控制力弱,而参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主要是东北邦,印度又担心被中国分而治之,故产生洞朗对峙。这一再提醒我们,印度的悲情诉求一直在干扰印度看中国。也证实了这样一个事实:凡是喜欢中国的,就喜欢一带一路;凡是担心中国的,就担心一带一路。

误解四:一带一路是零和博弈

一带一路强调合作共赢,印度的多元文化在西方民主制度发酵下,产生奇怪的二元现象——经济基础是发展中国家,上层建筑是发达国家那套:利益集团绑架了政治,选票和政治正确的考量,让政客们无法正视一带一路带来的长远、整体国家利益,而对周边国家纷纷参与一带一路而损害印度的影响力和现实利益斤斤计较,于是出现为反对而反对的怪现象。

比如,印度军火商大量从进口西方、俄罗斯军火中拿回扣,这种固有的印度与发达国家价值链环流被一带一路推崇的横向互联互通价值链环流所冲击,于是利益集团寻找政治代言人打着中巴经济走廊损害印度领土主权权益的旗号,通过媒体和智库不断释放反对声音,维护的是自身的固有利益,可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

印度次大陆、印度洋是印度的一亩三分地,外来力量不能染指,反对周边国家参与一带一路,这是印度的地区霸权主义遗毒作怪。印度洋是未来增长极。印度政府搞“季风计划”对抗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不仅于事无补,且渔翁得利,让印度洋的未来潜力被美日欧所挖掘。

郑和七下西洋,西洋就是印度洋,谱写了中国和印度洋沿岸国家的友谊篇章。如今“郑和”再来,沿岸国家都欢迎,为何唯独印度例外?习近平主席指出,“一带一路是亚洲腾飞的两只翅膀,互联互通是血脉经络。”一带一路推动互联互通,最能助推印度经济腾飞。

比如,科伦坡港七成的货物都是印度的,中国招商集团投资改造科伦坡港,最大的受益方就是印度,而印度建造基础设施尤其是港口的能力又跟本上,不仅不感谢中国,还大张旗鼓反对科伦坡港建设,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莫迪政府提出了“数字印度”战略和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为何不像手机那样选择和中国企业合作,而非要把高铁计划给日本呢?日本建造高铁的资金、人才都短缺了,最终还得靠中国帮忙。日本建造高铁更不可能沿着高铁搞产业链、经济带,产生溢出效应。印度的矫情只能自缚手脚。中欧都合作开发欧洲前殖民地市场了,中印合作开发第三方市场:南亚、非洲,都是值得做的大文章。

二、中国对印度态度的误解

话说回来,上述误解,不全是印度的过,中国人对印度也不了解,对印度的一带一路态度也有误解:

误解一:印度反对一带一路

1)领域:由于地缘环境和历史记忆,印度有强烈的安全关切。其实经济利益还是要追求的,印度也是亚投行创设成员国,不能一味说印度反对一带一路。关于对华态度,特别是一带一路,印度民间与政客观点不同。印度人民党与国大党观点不尽相同 。印度不同政府部门对华态度经常不同。 邦政府与联邦政府观点有时也不同。但最终的表现是,印度不参加不赞成一带一路,视中国为“既友又敌”(frenemy);

2)区域:尽管华侨华人在印度少得可怜,才六千多,主要集中在印度东部,尤其是西孟邦特别是加尔各答,可成为两国交往的桥梁和纽带。参与一带一路,可从印度东部开始,对冲德里的消极态度。新得里智库多有军方背景、西方思维,影响了印度中央政府对一带一路的态度,令人遗憾。

误解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进展不大因为印度

1)印度不反对中缅油气管道,不能说印度阻碍该走廊建设。

2)印度参与并获益:许多项目已经让印度的东北邦获益,印度也加入了亚投行,而亚投行的项目已经在缅甸落地。

误解三:印度、日本、越南、澳大利亚四角战略围堵中国

1)印度奉行独立自主外交,不结盟,不会轻易被人利用,不能把印度推向美日阵营。

2)美国的炒作:四角战略是美国战略界的设计,仍然希望对亚洲离岸平衡,分而治之。

误解四:印度洋是印度人的洋

1)印度洋是达伽马的命名,并非印度人取名。少数印度人认为印度洋是印度的洋,这种看法不能代表多数,不要受西方媒体蛊惑。

2)古印度与现印度的区别与联系:一脉相承的是文明,现实分为印度次大陆不同国家,未来都是命运共同体。

3)郑和下西洋:西洋就是印度洋。如果郑和殖民世界,印度洋今天就叫西洋了。郑和当年那么强大都没有殖民一寸土地,如今中国会吗?!由于印度洋大部分在非洲东,也可称为非洲洋。

三、印度在一带一路中的角色定位

据谭中先生研究,世界最早与唯一名符其实的“丝绸之路”,是三星堆文明时期四川丝绸销售到印度洋(得到作为古代货币的数千枚印度洋齿贝)。丝绸从四川经云南、缅甸、孟加拉湾到达恒河平原。汉使张骞在“大夏”(今阿富汗)发现印度商人转销“蜀布”(丝绸)。

印度孔雀王朝开国宰相昌纳琪亚·考底利耶Chanakya Kautilya在《政事论Arthasastra》书中名句“kauseyam cinapattaska cinabhumija”,仔细研究可以发现,公元前数世纪印度已经掌握中国丝绸生产技术。印度一方面生产“cina布(中国绸)cinapatta”(即张骞所说“蜀布”)另一方面又使中国丝绸销往古希腊、罗马。昌纳琪亚·考底利耶这句话中的“cinabhumi”,“bhumi”就是“地方/国家”,指的是“出产丝绸的地方/国家”。古希腊人不但从印度买到中国丝绸,也从印度学到称中国为“丝绸之国”。

汉朝中国俭省丝绸消费却开展国外市场。汉文帝不穿华丽丝绸,民间只能“布衣”,不能著绸,印度权贵及神像却穿丝绸,埃及艳后克莉奥帕特拉Cleopatra七世皮肤稍黑,丝绸服装使她美貌动人,赢得罗马首领安东尼Antony热爱。罗马帝国大量消费丝绸使其财政破产,是它崩溃的原因之一。

另外一大国际动态是印度阿育王Ashoka向国外传播佛教。佛教在全球率先跨国传教,象征印度文化与经贸对外交流。汉明帝梦金人派人去西域欢迎印度高僧,等于响应印度发起的互联通运动。这样就创造了从印度西海岸出发,经阿富汗到中亚,再从敦煌进入中国的大通道。后来波斯与阿拉伯商人积极参与,把这一通道延伸到地中海、亚历山大港及欧洲大陆。

从这一通道的目的与性质来看,我把它定名为“法宝之路”(用梵文说是“dharmaratna marga”),也就是大家公认的“丝绸之路”。这“法宝之路”与“丝绸之路”是一而二、二而一,不可分割。(印度僧人不带钱,必须依靠商队旅行。)它不但传播佛教,也传播其他宗教以及五花八门的文化。

这“法宝/丝绸之路”主要在欧亚大陆运作,也在海上从印度半岛与锡兰岛经东南亚到达中国海岸。中国到“西天”取经的三大法师:法显由陆路去,海路归;玄奘由陆路去,陆路归;义净由海路去,海路归。这条以中国与印度为枢纽的“法宝/丝绸之路”可以说是由印度法师与商人缔造,中国法师积极参与(义净《求法感赋》曰“高僧求法离长安,去人成百归无十”),中国商人裹足不前。渐渐波斯和阿拉伯商人大量加入。阿拉伯人投入既经商又传教。

印度古代积极开发“法宝/丝绸之路”,从印度西海岸延伸到阿富汗、中亚(现今新疆),再到敦煌、兰州、洛阳,可以从佛教石窟艺术发展去追溯。如今,印度怎么能置身一带一路度外呢?

概括起来,印度在一带一路中有四大类角色:

1、传承者:印度是中国西天取经的国度。中印文化传承与民心相通,源远流长,如今不能开历史倒车,今不如昔。

2、联系人:印度次大陆是一带与一路的链接,即打通欧亚大陆——“世界岛”与印度洋——“世界洋”的关键。

3、获益者:未来5年,预计中国将进口10万亿美元商品,对外投资将超过5000亿美元,出境旅游人数将超过5亿人次。这将给印度创造多大机遇啊!一带一路重要市场。印度的经济发展水平处于中国改革开放中期,某些方面如基础设施甚至是初期,中国的工业化经验,如开发区、经济园区、特区经验对印度非常有吸引力。中印一带一路合作可平衡贸易,在向前看中回应各自关切,而不是在抱怨中丧失发展机会。

4、贡献者:上合组织、金砖国家、G20推动国际规则制订和国际秩序转型。印度面临的国际环境与中国有诸多类似之处,需要在上合、金砖、G20框架下精诚合作,推动新型全球化、全球治理,推动国际秩序更加公正、合理、可持续发展,增强新兴国家国际话语权,而一带一路正肩负该使命,因此中印只能合作,竞争对抗只能让西方人受益。西方人在制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游戏,印度千万别上当。

四、印度参与一带一路,如何合三为一?

梁启超先生曾概括中国的三重身份:中国的中国,亚洲的中国,世界的中国。其实,印度也有这三重身份:

1、印度的印度:印度梦与中国梦融通,正是一带一路主张梦梦与共、天下大同所期待的。与中国战略对接而非战略对抗,是印度的明智选择。

2、亚洲的印度:中印崛起了,亚洲世纪才会来临(邓小平语)。亚洲的未来在于中印携手,喜马拉雅山养育了亚洲,而不是分割了亚洲。

3、世界的印度:正如中国与世界关系一样:世界好,印度才能好;印度好,世界会更好。印度的世界雄心绕不开中国,与中国共鸣、共振,乃上策。

总之,印度的担心、顾虑仍然是西方殖民体系余毒在作怪,总是本能地以殖民受害者心态看中国,看一带一路。如何实现印度的印度、亚洲的印度、世界的印度与中国的中国,亚洲的中国,世界的中国和谐共振,而非错位对抗,关乎21世纪亚洲的未来,关乎世界的未来。希望中印都能尽早走出近代、告别西方,携手开创21世纪人类文明新纪元,体现古文明的时代担当。中印携手将造福于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和古老文明的共同复兴。

一句话,印度是西方殖民受害者,怎么能用西方视角看一带一路呢?早参与,早得益。希望在座的各位印度友人成为今天的法显、义净,从中国到西天取经,到中印相互取经,携手开创文明包容互鉴的一带一路新时代。

当然,印度的参与也有参与的麻烦,就像印度在WTO谈判中以“不先生”著称那样,太多的关切,太少的换位思维常常让合作者无所适从。

据《福布斯日本》11月3日报道,日本标中的印度首条高铁项目,还未开始就问题频发。

首先,在完全没有与日方商量的前提下,印度方面单独将项目建设完成时间,由2023年调整为了2022年,印方的理由是2022年赶上印度独立75周年的整日子,印度政府希望以此展示自己的执政业绩。

第二,日本提供的借款年利息仅为0.1%,几乎放弃利息收入。而且在印度老旧的原有线路上建设新干线,使日本工程师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技术困难。

第三,就是印度土地私有的现状,为建设中收购土地带来不少隐患。

第四,印度政府希望新干线的原材料选择使用印度国产制品,但日本建设方对印度产品的性能根本不信任。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处境就是很好的印证。因此,中国也不必太在意印度的消极态度,对印度永远要有耐心。中印要增加互信,增加交流,增加互访,增加沟通, 我们需要更多位于和平乡的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

正如中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马占武今天早上在“中印友好交流国际研讨会”开幕式致辞时所指出的,印度是中国的重要邻国,中印关系是中国周边外交和大国外交重要组成部分。尽管两国之间存在一些问题,但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只要双方共同努力,中印关系就一定能够不断取得新的进展。

这说明,印度在中国外交谱系中既占据周边国家又占据大国外交的双重优势,同时具有新兴国家的新身份,完全可以在一带一路所连接的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大国的三类国家中扮演独特作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义桅

王义桅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一带一路:机遇与挑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