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文扬:“一带一路”的深水区藏在“国家背后”

2017-05-13 18:25:5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文扬】

5月14-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29个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92个国家的9名副总理、7名外长、190名部级官员,还有来自61个国际组织的89名负责人和代表参加论坛。

这样一个盛会,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四年前,还完全无法想象。所以,此次论坛隆重召开的本身,就宣告了中国的一个重大胜利。

考虑到“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个概念好几个大国都曾提出并加以推动,其中包括美国、日本、印度、伊朗等都有各自不同的方案,那么,中国在不到四年时间里就完成了从愿景到行动的快速进展,并且得到了众多国家的响应和支持,确实是令人瞩目。

当然,这四年里世界上发生了很多大事,客观上助推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进展。尤其是英国退欧和美国特朗普总统上台,导致了西方主导的全球化发生逆转,中国一夜之间被推到了一个引领者的位置上,而“一带一路”恰好成了一个切实可行的“中国方案”。

从去年9月杭州G20开始,历经11月的利马APEC和今年1月的达沃斯论坛,到了此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中国就像一个登台亮相的演员,通过一次比一次积极的表态,一次比一次切实的推进,在全球观众的注目下,踏着旋风般的步伐,来到了舞台中央。

塞尔维亚总理、候任总统武契奇将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论坛上的演讲称为“这是在一天中发生的一场革命”,说那一刻每个人都爱上了这位中国的领导人,认为中国在引导全球化进程中发挥了最重要的作用。

仅仅5个月之后,“革命”再入新阶段,以此次高峰论坛为转向点,中国的“一带一路”巨轮将正式驶入大洋航线,乘风破浪,走向深蓝。

国际合作的西方版与中国版

“一带一路”的原则叫做合作共赢,即共商合作大计,共建合作平台,共享合作成果。意思是:虽然是中国首创、中国主导,但这个中国版的国际合作计划决不是单边主义,而是自始至终大家一起商量,一起建设,一起分享。

按说这不应该是个新模式。当今世界是主权国家体系,联合国宪章原则是各国无论大小一律平等,任何国际合作都应该友好协商,互利互惠,不可强加于人。

遗憾的是,现实并不是这样。与“一带一路”合作共赢模式相对应的,就是西方近几十年在全世界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模式,不是“三共”,而是“三化”——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听起来好听,但是具体实施时并不是与接受国平等合作,而是仗势压人,贷款与改革措施挂钩,债务与政治表现捆绑,最后的结果,接受国甘苦自知。

所以,“一带一路”合作共赢模式的推出,多少也带有“拨乱反正”的含义。既与新中国六十多年来同第三世界国家之间的相互尊重、相互支持的传统一脉相承,也与中华民族历史上同异域国家之间的友好交往、互通有无的岁月遥遥呼应,在相互对比中,反衬出西方新自由主义模式的不正常、不合理、不讲道义。

对于准备接受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中国家来说,这就是一个西方新自由主义方案的替代物。共同之处在于都是大国主导,都是要解决发展问题,都是综合配套方案;不同之处在于一个是西方版,一个是中国版,前者基于自由主义理念,后者基于合作主义理念、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中国方面当然认为“一带一路”方案是对的,是好的,也一定会受到普遍的欢迎和积极的配合,考虑到当前世界经济不景气,西方国家自顾不暇,发展中国家深陷困境,中国方案不说是最佳出路,至少也是一条大有希望之路、走出危机之路。

从各国政府的积极响应来看,从联合国决议的呼吁支持来看,从本次高峰论坛的应者云集来看,也似乎印证了中国方面的想法,迎合了中国方面的期待。

然而,真正的现实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前方的深水区水有多深、浪有多急,仅从这些表面上的风风光光是看不出来的。

深水区不可避免

在近几年“一带一路”建设的落实和推进过程中,中方遇到的问题五花八门,有一些甚至明显违背常理,令人难以理解。例如以下几种典型的情况:

第一种:中方说,这个项目对贵国大有好处,但对方却不以为然,也不感兴趣。细究之后才发现,谈判方其实并无意代表国家,不从国家利益着想,他们主要关心的是本集团或本帮派或本部落或本氏族或本家族能够从中得到多少好处。对他们来说,中方项目的“落地”,只有落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才有意义。这种情况,叫做私权高于公权,或者叫强社会、弱国家,中国人对此不是很熟悉。

第二种:中方说,这个项目对贵国大有好处,对方也很感兴趣,但却久拖不决,落实过程一波三折,最后不了了之。细究之后才发现,谈判方虽然是政府官员,也代表国家,但却遇到来自地方民众的激烈抵抗,由于该国政府威权不够,政绩不好,形象不佳,面对民众的反对和抗议也无能为力。对中方来说,与该国政府的密切合作,反倒成了权贵资本主义的内外勾结,被当作了攻击对象。这种情况,叫做左翼民粹主义,或者叫强民众、弱国家,中国人对此也不是很熟悉。

第三种:中方说,这个项目对贵国大有好处,对方很感兴趣,并开始积极推动落实,但不久之后剧情反转,以前说好的都不算了,置中方的前期投入于不顾,好好的项目成了烂尾工程。细究之后才发现,政府受到了外国势力的压力,最后只得采取牺牲中方、满足另一方的权宜措施。对该国来说,经济之外还有地缘政治,还有国家安全,甚至还有意识形态,也是无奈。这种情况,叫做外国权力大于本国主权,或者叫半主权国家,中国人对此也不是很熟悉。

以上所说的几种典型情况,每个都有多个实际的案例,限于篇幅,不在此一一列举。

中国进入“一带一路”峰会时间

但情况虽然多种多样,其中也有共性,归结为一点就是:很多国家都属于弱国家,只有弱公权和弱主权,名义上也都叫国家,但实际上与中国这种真正的强大国家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中国是典型的强国家、大政府,对内公权高于一切,资本权力和民众权力都不能僭越,对外主权高于一切,外国权力和跨国权力皆不可进入。这是中国的基本国情,是中国自身的历史传统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现实所共同决定的。但若以中国这种国家完整性为标准,可以说,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达不到,有些甚至还差得很远。

这就是本文所说的“国家的背后”。“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政府提出的,也是中国政府主导和推动的。中国政府当然与各国政府打交道,共同签署声明和备忘录,共同推动规划的对接、项目的落地。但是,一旦走出国家层面,进入到“国家的背后”,就进入了另一种情况。平原尽头是丛林,庙堂之外有江湖,那里是中国人所不太熟悉的另一个世界——高高在上的私权力、根深蒂固的部落文化和氏族纽带、走火入魔的极端宗教和意识形态、此起彼伏的民粹主义、错综复杂的地缘政治、无处不在的大国影响和操纵、时不时就冒出来的反华活动……

这根本不是什么“自由民主”,完全就是半国家、半主权、前现代、国家建设的未完成状态。

“一带一路”峰会会场外的金色桥梁雕塑,象征“金色丝路”

“国家的背后”是“一带一路”沿线及其他地区大多数中小国家的现实,有着各自复杂深刻的历史和现实原因,不仅将长期存在,在有些地方甚至还会全面挑战国家本身,成为主流。

对于中国来说,需要认识到这一点:“国家的背后”这部分与西方的自由主义模式并没有根本冲突,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自由主义盛行的结果,但与“一带一路”的合作共赢模式之间,却可能存在很大冲突,在某些国家甚至可能难以充分融合。

这就是“一带一路”接下来必须要面对的现实。“一带一路”倡议的优越性是巨大的,世界对这一全球化新愿景抱以巨大的热情。越是有“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这样的大力助推,越是要充分做好很快进入深水区的各种准备。十八大以来,全国发展壮大起来的各类新型智库当境界高远,对此有所贡献。

谨以此文预祝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圆满成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文扬

文扬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中国研究院
中国研究院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