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一周军评:解放军的“新轻坦”究竟是什么

2017-01-08 12:39:33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席亚洲】

本周,新型35吨级主战坦克在军列上的照片首次出现在网上,标志着这种坦克经过多年研制,终于进入了装备阶段。那么在已经拥有99A、96B等型号主战坦克和8*8轮式坦克之后,解放军为何装备这样一种新型坦克呢?有很多猜想和说法,这次我们则从需求和能力的角度,对这种坦克做一个简单的分析,看看它究竟满足了什么方面的需要。

此外,本周媒体传出特朗普要大举改革情报机关,尤其是将削弱中央情报局的说法,尽管特朗普的发言人稍后迅速否认称这些说法都不是真的,甚至说特朗普是中情局的“大粉丝”,然而本周四,特朗普过渡团队中的重要顾问,前中情局局长武斯利宣布辞职,推出特朗普团队,似乎又表明这个传言并非全无原因。那么,究竟中央情报局在美国军事力量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如果特朗普削减中情局,可能用什么方式呢?我们来猜猜看吧。

35吨新轻坦的地位

本周,曾以VT-5的名称在珠海航展上亮相的解放军新型35吨级主战坦克通过军列到南方某地的照片出现后,不少人感到惊讶。首先换装该型坦克的部队是41集团军下属某装甲旅,该部队此前装备的是96A型主战坦克。

在军列上南下的新型坦克

此前不少人对这种“新轻坦”有看法,主要就是它的105毫米坦克炮。以我国90年代以来形成的关于坦克火力的看法,与敌人坦克交火始终是主战坦克的主要任务,为了在尽量远的距离上击穿战斗全重高达62吨,采用先进复合装甲的几种潜在侵略者所装备的主战坦克,解放军的主战坦克自然要装备长身管125毫米坦克炮,配合新型穿甲弹,准备与它们进行最强的装甲面对最强穿甲弹的“巅峰对决”。而105毫米炮,再怎么先进,在穿甲威力方面也已经无法远距离正面击穿这样的对手了。

因此笔者在最初看到“新轻坦”的时候,就曾产生了这种坦克应该装125毫米炮的想法,当时也有消息源表示,当时解放军对于“新轻坦”的火力也存在争议,因此当时推测,它最终可能采用125毫米炮。

2014年新华网正式公布的“新轻坦”照片,关于它究竟取代62式还是会取代包括59在内的各种老式坦克当时就有争论,不过现在看来,解放军对这种坦克寄予的希望更大

然而,“新轻坦”并没有按照这个路子走下去,相反的,它的动力系统、驾驶员座位、通讯、观瞄、火控等子系统在后面一段时间内几轮样车身上陆续有所调整,但就是这门105毫米长身管坦克炮,仍然“稳坐钓鱼台“。

到现在,“新轻坦”已经列装部队,而它首批取代的对象,也不是之前大家普遍猜测的换掉62式轻型坦克,而是相对而言还很新的96A式坦克。

这就让人不能不多想一些了。

回顾90年代初,海湾战争中伊军的大量国产、苏制坦克在多国部队面前仅仅坚持100小时即告战败的残酷现实对于军迷来说很震撼,但对于我军来说,这并不意外,毕竟我们还是很清楚T-72M坦克和69式坦克的底细的。

但同一时期我国从俄罗斯购得少量“原装”T-80U坦克后,对这些坦克进行了实弹射击测试,这却对我军是很有震撼意义的。在此之前我国获得过苏联出口型T-72M坦克(从罗马尼亚换回,该坦克国内当时代号“64式”。)和英国“酋长”坦克,也接触过德国“豹2”坦克,但真正获得世界头号坦克大国当家主力坦克却是首次。

90年代出初,急于出手手中各种先进装备的俄罗斯把包括T-80U在内的先进装备都提供给中国,图为当时的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同志视察T-80U坦克


海湾战争对于民间爱好者而言,震撼意义较大,但其实军方早就知道T-72、69式这样的坦克怎么可能打得过M1A1?

当时,T-80U坦克在我军进行的实弹打靶测试中,只有89式120毫米自行反坦克炮有机会在一定距离击穿其炮塔正面装甲,而美制M1A1(HA)的贫铀复合装甲的防护力即使不是比T-80U更强,至少也不会比它更弱。这意味着,当时我军装备的大部分反坦克武器都面临失效的危险。

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面对周边的装甲力量威胁,89式反坦克炮都是具有重要意义的装备,从2015年开始这位特殊老兵终于可以放心退役了

虽然随着苏联解体,我国面对的苏联“装甲洪流”威胁不复存在,但如果与美军发生地面战——不论是在对台作战时遭遇美国的干涉,第二次朝鲜战争这样的战场环境下,如何应对我军几乎所有武器都难以在正常交战距离击穿的M1A1(HA)坦克呢?

红箭-9导弹和89式反坦克炮,一度是对抗M1坦克威胁的最重要装备

因此当时就有了“全军打M1”运动,各种新一代反坦克武器的设计都以击穿M1A1(HA)和后来的M1A2装甲为首要目标。坦克炮的三期穿甲弹、红箭-9反坦克导弹、后来的AKD-9\AKD-10反坦克导弹、100毫米轮式自行滑膛反坦克炮……其热度不亚于当初为了对付T-72搞的反坦克大会战。

然而到了今天,蓦然回首,我们周边的主要对手手里的装甲装备与20年前相比,进步并不明显。我军的反坦克作战能力大幅度提高后,已经完全可以轻松对付了。

另一边,国外在装甲、反装甲领域的进步速度比我们当初想象的慢。虽然周边许多国家都在80年代先后开始研制本国的复合装甲,但其技术始终未能追上世界一流水平。105毫米长身管火炮配三期弹,从穿深水平上来说,这对组合的威力只有比德国Rh-120 L44炮发射的DM33穿甲弹更高。对付中国周边乃至世界上大部分国家装备的二代和早期三代主战坦克都是绰绰有余。

“新轻坦“采用了模块化装甲设计,在珠海展出的VT-5仅是其中防护等级最低的一型。而配备了完整装甲的自用型”新轻坦“的正面防护足以抵御大口径破甲弹和较老的大中口径穿甲弹。应该说,作为一种战斗全重36吨左右的坦克,防护力能做到这个水平已经是很好的了。

以VT-5的技术水平,即使是现在的坦克外贸大国的自用货都鲜有匹敌,重量减轻带来的后勤优势更增添了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

作为对比,我们可以看一下瑞典CV90-120T轻型坦克,该坦克披挂全部装甲战斗全重约35吨,与“新轻坦”类似,发动机功率800马力。其正面装甲可以抵御30毫米穿甲弹,全向可防14.5毫米机枪。主炮则是低后坐力120毫米滑膛炮。

CV90-120T坦克性能表

某种程度上说,CV90-120T坦克可能是按照我军“反坦克为主“思路研制”新轻坦“的很好镜鉴。这样造出来的”新轻坦“其实更接近于89式自行反坦克炮的延续。

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新轻坦”的设计上,牺牲了火炮口径,换来装甲防护力的大幅度提高和机动性能的全面提高。从传统三大性能角度来说,已经足以满足我军对于坦克的大部分要求。

而且,这种“新轻坦”还是我军第一种从设计之初就全面考虑信息化要素的装甲战斗车辆。现代军队“信息化”建设是必然要有基础性平台的,比如美军的“斯特瑞克”,以及英国正在研制的“阿贾克斯”步兵战车,都是这样的一种平台。可以说,未来我军的信息化部队,或许就会被称为“新轻坦‘旅。

以“斯特瑞克”类型的车辆作为未来中型旅级战斗队的作战核心基本已经成了欧洲未来军事编制的固定方式,英军“打击旅”也有几分类似美军斯特瑞克旅的地方。而以主战坦克为基准的信息化平台似乎还是首例

当然,我们也不能因为新轻坦的上述种种优势,就忽略了它在火力、防护性上的缺点,这些缺点让它在与先进三代主战坦克正面对决的时候不占优势。

不过结合某些消息来源的描述,“全副披挂”的新轻坦的防护能力在未来的战场需求下应该还是足以应付的


英国陆军将来主要的信息化作战平台就是“阿贾克斯”步兵战车,其战斗全重比“新轻坦”还重,防护力和火力则还要弱一些,在防护方面主要强调抵御RPG火箭筒,显然,这主要考虑的依然是“治安战”的需要

但是,如果考虑快速反应、快速部署、通过性等方面的优势……那么“新轻坦”的缺点就完全可以接受了,毕竟信息化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坦克应对敌人的方法不仅仅是自己的主炮,还有各种可以召唤来的打击火力。

就好像美国人当初设计“斯特瑞克”旅的时候所设想的那样,相比半年后才能抵达战场的重型装甲部队,能够在72小时内到达世界任何地方的“斯特瑞克”旅会更有用。

对于我国来说情况也是这样,能够用运-20空运,或者通过公路迅速投送的部队,相对于重装部队而言,在中国面临安全威胁的时候,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部署到位,这要比按部就班向前部署的重装部队更有意义。至于其作战能力方面的缺点,则可以通过信息化技术得到弥补。

多年调侃的“五对轮”即将离去了,而具备与59式坦克接近的重量,却拥有跨时代技术水平的新轻坦将成为能够快速部署的尖刀


自俄罗斯推出“阿玛塔”坦克以来,西方国家才开始重新重视反坦克威力,图为德国莱茵金属公司推出的130毫米坦克炮,旨在击穿“阿玛塔”坦克传说中达到800毫米防护力的正面装甲,简直不由让人联想起我们那个“全军打M1”的时代

从这点来说,新轻坦能够取代一部分96式系列坦克也就毫不奇怪了。未来我军的坦克部队可能将就会形成99A、96B和新轻坦三分天下的局面,不论如何,“五对负重轮”的历史使命,总算是完成了。

能够快速部署的“新轻坦”从作战理念上都洋溢着一股美式风格的“民主范”,却又有着解放军的鲜明个性,对于解放军而言,不管是“民主范”,还是“土鳖范”,能拔脓就是好膏药,保家卫国上,好东西从来不挑剔,不嫌多,越多越好

中情局风波

周四,特朗普过度团队重要顾问,前中情局长伍尔西宣布辞职。关于中央情报局与特朗普矛盾的报道在各大媒体都占据显要位置。

前中情局局长、特朗普团队顾问詹姆斯·伍尔西因为坚持俄罗斯黑客干扰了美国大选的事情,最终跟特朗普分道扬镳了

即使稍后特朗普的发言人表示“这100%不正确“,还说特朗普是情报部门的”大粉丝“。但特朗普对中情局的不满早已是尽人皆知,中央情报局早在竞选阶段就对特朗普不友善,可以说是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希拉里一边,现在又在“俄罗斯黑客干涉选举”事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指望特朗普不”打击报复“?恐怕不现实吧。

不过,特朗普真的仅仅是因为对中情局的政治立场不满,就要大幅度缩减这个老牌情报机关吗?

国内媒体谈起美国中央情报局,大多数读者大概会不自觉的联想起007电影里的内容。然而与这种传统想象不太相同的是,自从冷战开始,中央情报局的工作就日益从“情报”的获取和分析变成了对外颠覆和破坏。而且,这些颠覆破坏行动往往最终会以军事行动的方式开始,甚至直接把美国卷入战争中去。

针对卡斯特罗的暗杀中情局组织了638次,最终反而成就了一个传说,取走传奇性命的还是时间

历史上美国最丢人的一次军事冒险,就是中央情报局主导的“猪湾事件”。那次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央情报局作为一个情报机关组织军事行动上有多么业余和低效。

然而,有意思的是,随着时代的变化,美国从80年代开始越来越多的让中情局来主导这些军事行动。我们之前介绍过“尼加拉瓜诉美国”案,当时为了颠覆南美洲的左翼政权,中央情报局就主导了对尼加拉瓜境内右翼民兵力量的支持。苏联入侵阿富汗后,支持反苏“圣战“游击队可能是中央情报局主导进行的最成功的一次军事行动,美国援助的”毒刺“导弹和东欧、中国制造的各种武器从巴基斯坦、中国和阿富汗边界的通道流入,给苏联造成了相当的损失。

冷战后的中东乱局也多有CIA的身影,甚至有直接指认中央情报局就是IS恐怖组织的幕后推手。不管是否为真,中东各种极右武装的崛起导致中东如今的战火连绵。对美国中东布局的破坏,中情局是脱不开关系的

冷战后,中央情报局的“秘密战争”规模继续扩大,许多打着“私营军事公司“旗号的雇佣兵实际上都成为了中央情报局的“秘密军队”,其中“黑水”一度就是很出名的一个旗号。

不过在其“本行“方面,中情局却出现了许多失败的案例,尤其是出现了斯诺登这样丢人现眼到家的事件。而中情局提供给美国总统的很多分析判断结论,事后也被证明没有什么价值。可以说,特朗普不信任中情局,不想再参加他们的情报简报会,并非没有原因。

在俄罗斯黑客干扰美国选举方面,斯诺登的曝光的情报却跟中情局的结论是一致的,难不成中情局和斯诺登拥有一样的“忧国情怀”?那到现在中情局没有对斯诺登进行任何有效的行动,不由得让人怀疑,是中情局无能为力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不过,从节约开支角度而言,用中情局进行秘密战争并不省钱。事实上,与“绿卡兵”战死所需要支付的抚恤金相比,中情局用的雇佣兵若是死了虽然不需要政府支付抚恤金,但实际上要为他们购买高额的保险,因为风险大,政府实际需要支付的保险金可不低。两相权衡,当然还是用“绿卡兵”“大学兵”更便宜一些——当然,美国政府在这方面主要是考虑用军队去打“治安战”带来的一系列除了经济之外的问题。

除了用雇佣兵去执行特种作战任务,中情局还主导了对巴基斯坦境内塔利班的空袭行动,他们使用的主要武器是无人机。然而从无人机在巴基斯坦、阿富汗的实际使用情况来看,由于无人机的损失率高,实际的作战成本并不低。如果不是为了考虑“给当地政府留面子”和“减少误伤避免舆论压力”两方面的考虑,其实空袭塔利班最便宜的武器恐怕还是B-52轰炸机去扔铁炸弹。

从上面的几点可以看出,在过去20年里,中央情报局已经变成了美国的“第二国防部”,越来越迷醉于在世界各地以近乎站到前排的方式来进行“秘密战争”。

现在,特朗普想要改变这种情况,因为这样的“秘密战争”说白了就是奥巴马政府束手束脚的表现。一方面,想要打击恐怖分子,迎合国内需要;另一方面,不敢死美军,不愿破坏美国“关心人权”的“道德高地”。

从结果来看,这种扭曲的做法最终没能达到目的,钱没少花,目的也没达到。

在这种情况下, 叫停中情局的“秘密战争”,让美军去执行很多现在让中情局“代劳”的任务,在特朗普上台后,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的。

毕竟,特朗普的美国,恐怕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要脸了。

对于“自信”的特朗普而言,奥巴马政府这种盘下的暗算方式显然是不符合他的胃口的,“川普王”自然是要“正面上”,可如今的美国也未必想捏谁就能捏谁,全世界静等“推特总统”下一步的出招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席亚洲

席亚洲

独立军事评论员,IT业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事观察
网友推荐最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