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席亚洲:解放军如何对付萨德

2017-04-01 17:21:42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席亚洲】

美军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这件事,经过数年时间酝酿,终于在2017年进入实施阶段。美韩不顾中国的安全关切,将这一系统部署到韩国,引起了我国民众的愤慨。我国通过外交、经济等多方面,对美韩进行了必要的回应。在最近的国防部记者会上,我军也义正辞严的表示:反对部署“萨德”,中国军队绝不是说说而已。

那么,我们该如何对付“萨德”呢?

“萨德”对中国的威胁有多大

首先当然我们还要再澄清一下,“萨德”究竟对我国产生多大威胁。

AN/TPY-2是目前美国性能最好的精确跟踪反导雷达系统,在作为火控雷达使用时,其可以在600公里范围内同时追踪数十个目标;而在将波束能量集中到极为狭窄方向上,在其他大型雷达提供的目标搜索指示下,它甚至能够在2000-3000公里上精确跟踪尚未头体分离的导弹。此外,它还能在1000-2000公里上,分辨多个轨道目标的性质,可以判断其究竟是作为诱饵的气球、还是弹头。所以,“萨德”确实能够在,“看到”我国发射的导弹和火箭的部分弹道。

不过,有很多人,包括在网上激烈发言反对“萨德”的人,对于这种威胁也有些夸大。

例如,有人声称“萨德”部署后,其AN/TPY-2雷达能够“监控半个中国上空的任何飞行器”。

TPY-2雷达体积就这么大,要能看2000公里,就不能进行搜索,只能将波束能量高度集中进行跟踪识别,此时需要与其他雷达联合工作

其实这种说法是不对的,AN/TPY-2雷达是一种多用途相控阵反导雷达,它的主要任务是对高空目标进行探测,其一般探测的目标是几十公里到几百公里的高空乃至太空中的目标。对于飞行高度一般不超过30公里的飞机,它是没有远程探测能力的。

实际上,AN/TPY-2雷达的天线还呈45度角向上,就是避免波束指向地平线方向,接收地面回波影响其探测远程高空、轨道目标的能力。因此,它实际上只能看到上升到接近宇宙空间的导弹,而无法“低头”来探测飞机。

既然其实AN/TPY-2雷达的性能并非那么可怕,那我国对“萨德”系统的主要担忧在哪里呢?

在3月22日上海召开的一次中美学者交流会上,我军退役少将,原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姚云竹博士对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明确表述了我方对于“萨德”系统对我国的威胁。

姚云竹博士表示,美方及其盟友所谓的“导弹防御计划”,实质上是在构建日本、韩国、台湾、澳大利亚一线包围中国的“反导网络”。中国所担心的,正是这一系统的长远影响,这将会加强美国的影响力和威慑力,本质上是美国从战略上压制中国的工具。同时,中国主要担心的是“萨德”系统的雷达能够探测中国深远内陆发射的导弹,对其部分弹道进行精确测绘,从而让美国获得“更早期的早期预警能力”。

换言之,我国目前对于萨德系统的反对,不单单针对在韩国的部署。包括在日本、澳大利亚、乃至未来可能在台湾部署这种雷达,都是我们坚决反对的。尤其是在台湾部署这种雷达,将意味着直接侵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彻底推翻美国“一个中国承诺”,将毫无疑问的引起战争。

面对我方的这一态度,台湾方面表示“即使美国给,我们也不敢要”。

韩国在2010年黄海事件后,对中国问题上采取了较为投机的态度,但毕竟这不是一个完整主权的国家,如今它发生转变,把自己再次绑在美国的战车上,并不奇怪。中国民间对韩国的愤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从军事角度来说,我们还是要客观看这个问题,应该意识到,美国在韩部署AN/TPY-2雷达,不过是对其在亚太已有反导系统的进一步完善和补充,并非“从无到有”的建立新的反导系统。我国的反对,也不仅仅是针对“萨德”部署到韩国这一件事,而是针对美国在亚太部署反导系统的整个行动,乃至是针对“重返亚太”的整个战略的。

美国在亚太部署反导系统,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美国自己的政治智囊,很清楚,中国、俄罗斯这样大国对美国本土实施的洲际导弹攻击,靠GMD系统是防不住的。在这种条件下,前推雷达探测系统,对于抗击来袭导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而另一方面,2010年的黄海,东风-21DS导弹的“首秀”,2016年南海危机,美国卫星发现整旅的东风-21D导弹开始起竖。

反舰弹道导弹、精确制导中程弹道导弹、核常兼备中远程弹道导弹系统的阴影完全笼罩着美国亚太地区的所有前置兵力。有了这些“东风快递员”,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才能更好的实施。

随着现代精确制导技术的进步,中程弹道导弹、中远程弹道导弹早已不再需要核弹头即可形成强大的威慑能力,这对于在海空军总体实力上仍对中国占有优势的美国感到非常“气闷”。

去年美国就提出了所谓“第三次抵销战略”。我们知道,前两次“抵销战略”中,美国都是以一系列先进武器和大幅度扩充的军事力量来抵消苏联的“不对称优势”。而在这“第三次抵消战略”中,美国必须考虑如何在不能轻易撕毁“中导条约”前提下(我们之前讨论过,对于美国来说撕毁“中导条约”代价太大,因为要重新部署大量中程导弹到欧洲和亚太,且在亚太,美国的前沿基地不论如何生存力都不够,即使部署中程导弹,也无法抵消中国的中程导弹)

在这种前提下,反导系统似乎成为了一个可行的选择。根据2016年美国在夸贾林环礁靶场的试验,THAAD和“宙斯盾”舰的标准2、标准3导弹配合,可以对来袭中程导弹进行两层拦截,有一定的防护能力。

而根据美国现在公开声称掌握的情报,中国的中程、中远程东风导弹的总数还不至于“饱和”掉这样的防御能力。

如果美国在亚太地区前沿关键海域部署若干“萨德”,理论上,对解放军的东风-21、东风-16等导弹就可以产生“抵消”作用。

而且——不管战时是否能够有效击落来袭导弹,只要这种系统部署了,美军就可以“忽悠人”,告诉那些正在中美间摇摆的国家:美国还是老大,我们可以抵消中国的“威胁”。从而维护美国在亚太的威信。

美国在亚太推进导弹防御系统,其实已经有段日子了,除了在台湾、日本部署“铺路爪”,还已经在日本部署了AN/TPY-2雷达,也就是此前国内媒体曾经热议的“在日本部署X波段雷达”事件的主角。

在日本部署的该型雷达可以和“铺路爪”等大型雷达联合工作,由“铺路爪”进行目标搜索,AN/TPY-2担任精确跟踪和分辨目标。部署到日本的AN/TPY-2雷达已经成为美国反导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完全有可能在日本部署“萨德”导弹。

而在韩国部署的AN/TPY-2雷达则是美国在亚洲部署的第二套此类系统。如果美国进一步在亚太更多地点部署这型系统,可能在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形成一套可以互相联通,交换信息的弧形反导预警带。不论如何,这将成为美国在亚太军事存在的一针“强心剂”。按照美国战略学者们经常说的话,这叫“在危机情况下,可以将形势引导向更有利于美国的一边。”

对付萨德有哪些手段

不过,有矛就有盾,面对这种威胁,中国自然也要在军事上采取措施,以恢复亚太安全形势平衡。

针对AN/TPY-2的窥探,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对其实施干扰。尤其是,此前美国在台湾部署的“铺路爪”雷达据透露遭到我在福建沿海部署的大型相控阵雷达的干扰,难以正常工作。

据报道,有美军高官透露,我方部署在福建沿海的大型雷达一开机,“铺路爪“就会无法正常工作。虽然这种干扰究竟是有意为止还是“无心插柳”,我们尚无法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铺路爪雷达作为一种技术起源于70年代的雷达,对于现代干扰技术来说,还是比较容易干扰压制的。

查阅相关论文,可以发现2004年我国公开发表的相关论文就指出,“铺路爪”雷达的工作频段较为狭窄,信号处理技术较为简单,通过旁瓣进入的大功率干扰信号可能对其实现有效的压制。

部署在东北的中国远程相控阵预警雷达

结合这些信息来看,我们就可以推断,对“铺路爪”的干扰也就是通过这一方式实现的。

但与“铺路爪”相比,AN/TPY-2雷达的抗干扰性能不可同日而语。

首先,AN/TPY-2雷达的天线特性决定,从旁瓣方向进入的干扰很难干扰这种先进雷达。同时期波束又极为狭窄,因此目前对其干扰的主要设想是在被其跟踪的火箭、导弹上安装有源干扰机,类似飞机上的自卫干扰,有可能降低其探测精度。其他方式的干扰难度较大,而且AN/TPY-2因为采用了新的信号处理技术,抗干扰性能本身就很高,这就更加大了干扰难度。

虽然难以用对付“铺路爪“一样的办法来干扰AN/TPY-2,但也并不意味着这种雷达就”天下无敌“了。

除了干扰手段,还有其他方式来让THAAD的跟踪监视难以取得理想效果。

首先,可以在导弹、火箭飞行弹道上下功夫,使对方雷达即使再好的跟踪精度也难以捕捉实际弹道,从而扰乱其监控能力。

亚尔斯洲际弹道导弹的不规则机动

例如,俄罗斯的“亚尔斯”等新型洲际导弹在上升段就会开始进行不规则机动。即使AN/TPY-2雷达能够观测到上升段的弹道,也能很大程度上扰乱其判断。

正如我们上面的分析,AN/TPY-2在跟踪远距离目标的时候,无法做到对近距离目标那样的高速实时更新目标轨迹,只能10秒,或者更长时间更新一次导弹的位置信息,采用小幅度的不规则机动,可以影响其对导弹实际飞行轨迹的预测和判断,从而降低其预警能力。

我国的新一代洲际导弹完全可能也具备类似的能力。

白杨-M洲际弹道导弹一样具备机动突防能力

另一方面,针对AN/TPY-2具备分辨气球和弹头目标能力,如果采用与弹头外形相同的“硬”质诱饵,就可以让这种分辨能力失效。

对于机动式洲际弹道导弹而言,一般使用气球诱饵,因为这类导弹的尺寸较小,空间有限,因此无法携带与弹头外形相同的“硬”诱饵。但正如我们上面说的,东风-41等新一代机动式部署的固体燃料洲际导弹本身雷达反射面积更小,而且可以采用上升段机动等对抗手段,让对方难以准确跟踪。但对于采用液体燃料的大型洲际导弹,例如SS-18,我国东风-5等导弹而言,问题就不一样了。这类导弹因为研制时间较早,尺寸较大,不大可能采用上升段机动之类扰乱敌方监视的措施。但这些大型洲际导弹一般有充足的空间,其头部空间完全可以容纳尺寸外形与真弹头一致,但重量轻一些的“硬质”诱饵,这些诱饵要比气球诱饵更难识别。尤其是如果再和气球诱饵联合使用,就更提高了弹头的突防能力。

近期美国媒体称,观测到我国进行了一次东风-5导弹携带10个分弹头的试验,这10个分弹头里有几个是诱饵呢?这就是个秘密了。

再有,就是国外媒体热议的“高超音速飞行器”。在洲际导弹上,采用“钱学森弹道“,让导弹在高层大气中高超声速滑翔,可以大幅度降低弹头的弹道高度,对于“抬头45度望天”的AN\TPY-2来说,这就意味着目标进入其观测范围的时间大幅度延后,它所能跟踪的距离大幅度下降。而且,因为高超声速滑翔中,弹头的飞行轨迹是可控的,甚至可以进行横向机动,实际上就跟航天飞机再入大气层的时候一样。这就大大增加了雷达监控的难度,也使拦截更加困难。

外媒设想的DF-21D弹道轨迹图

对于中远程或近程弹道导弹而言——这些导弹也是THAAD系统拦截的目标,如果要突破THAAD系统,可以采用与“高超音速滑翔器”类似,但技术难度更低一些的解决办法。

也就是在大气高层拉起,利用高层大气的阻力,使弹道轨迹发生急剧变化。这可以大大降低THAAD拦截弹的命中概率。

这其中的原理其实也并不复杂,因为拦截空中目标时,拦截弹机动所需要承受的过载是目标的数倍。THAAD虽然号称能够进行横向300个G的过载,但面对进行大幅度机动改变弹道的末段机动弹头,这个过载实际上已经很勉强。而造成的影响,就是命中率大幅度下降。

中国战术导弹的突防技术到什么水平呢?M-20这种专门为外贸研制的导弹都已经实用化,能够有效躲避爱国者3和THAAD导弹的拦截,自用型就更不用提了

当然,这些突防技术,目前也只有中、俄这样的大国能够掌握。对于刚刚掌握中程、中远程弹道导弹技术的朝鲜、伊朗这些国家来说,“门槛”就比较高了。不过,目前伊朗已经展示了其在“流星3“导弹上安装的具备末段机动能力的弹头——由此看,这些突防技术,对于他们来说,也并非完全高不可攀。

另一方面,在战时,对AN/TPY-2雷达实施硬打击可能是更为快速有效的解决办法。

有些媒体说可以用反辐射导弹攻击AN/TPY-2雷达的雷达阵列,事实上这很困难。事实上,现代的反辐射导弹主要作用其实是用来逼迫敌方雷达关机转移,真正摧毁雷达的机会很少。

但对AN/TPY-2雷达进行打击并不困难,虽然该雷达可以机动部署,其生存力要比“铺路爪”之类固定式大型雷达强。但其系统相对庞大,并不能真正做到快速转移。

THAAD导弹的机动能力主要依赖姿态控制火箭

THAAD虽然号称具备在数百公里上跟踪雷达反射截面积0.01平方米目标的能力,但正如我们前面提到的,这种“仰望星空”的雷达是无法有效探测飞机目标的。

同时,THAAD拦截弹也并不具备拦截空气动力学目标的能力。

在战时条件下,使用飞机或巡航导弹对其进行精确打击具有较大的胜算。当然,消灭AN/TPY-2的作战行动和所有“斩首行动”一样,需要进行周密的策划,才能确保成功。不过,具备较强穿透敌防空能力的隐身战斗机可以使之大幅度简化。

此外,中国如果要打击韩国部署的AN/TPY-2雷达,除了使用空袭手段,也可以使用具备突防性能的弹道导弹,例如东风-16B,该型导弹的集束弹头完全可以完全覆盖THAAD阵地,摧毁雷达系统。

而对于韩国的死对头朝鲜而言,如果要想摧毁“萨德”系统,手段就更多了,因为距离更近。因为萨德系统仅有72枚备弹,即使在最不利的条件下,朝鲜使用其去年公开的300毫米精确制导火箭炮来发起袭击,一个团的齐射完全可以耗尽“萨德”和掩护“萨德”的“爱国者”3导弹发射架上的备弹。之后,这些阵地就成了开放目标,不管是哪种“火星”导弹都能将其夷为平地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韩国正考虑购买以色列“铁穹”小型反导拦截弹的主要考虑。

总之,“魔高一尺,道高一丈”,AN/TPY-2虽然技术性能先进,但绝非坚不可摧的“金钟罩、铁布衫”。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而言,这种系统有一种“癞蛤蟆上脚面,不咬人膈应人”的感觉。然而反过来,如果以为一套“萨德”就能遏制中国的弹道导弹系统的威力,那就成“癞蛤蟆过马路,愣充迷彩小吉普”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席亚洲

席亚洲

独立军事评论员,IT业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宇波
专题 > 半岛火箭
半岛火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